而谢叔和胖姨虽然天资有限,可此刻也成为了半步散仙。

  今次事变。

  他们一家人得知消息之后,立马便赶了过来。

  可没想到谢晶晶刚一到,便落得个生死不知。

  胖姨落地去查看女儿的伤势。

  而老谢眼都红了,“你们这群混蛋,我要跟你们拼了!”

  说着,他手拎菜刀,不顾一切的往上冲。

  夜琉焰连看老谢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对于他而,连散仙都不是的老谢根本连蝼蚁都算不上。

  老谢刚冲到半途,一尊神灵护卫冷哼一声。

  老谢的半截身躯便凌空炸裂,跌落于地。

  手中的菜刀,更是当啷落地。

  这一下,全场皆惊。

  刚刚抱起女儿的胖姨,一见老谢炸碎了半边身躯,眼前一黑,险些晕倒在地。

  而唐萱儿见状,更是惊呼出声。

  “谢叔!”

  这几年的相处,在唐萱儿的心目中,老谢俨然已经是自己的一名长辈。

  可没想到居然会死在此时此地。

  所有目睹这一幕的人全都心中惨然。

  而夜琉焰则冲着唐萱儿狞笑一声,“薛安既然特意为你布置阵法,可见你是他很重要的人了,放心,我现在不会杀你,但我会当着你的面,慢慢的将这个世界所有的人都杀光,希望你会习惯这一切,哈哈哈哈!”

  与此同时,已经有无数流光自神州各地飞来。

  “一群蝼蚁,杀光他们!”夜琉焰淡淡道。

  身后的众神立马冲了上去。

  这些降临的神灵有跟随夜琉焰从离恨天而来的强大神卫,还有便是北欧神王奥丁以及血神该亚等人。

  每一个实力都极为的强横。

  虽然华国现如今道法大昌,灵气充沛,法则完整。

  但毕竟时间太短,还远没有形成气候。

  这些冲来的修士们最强者也不过是半步金仙,一个金仙强者都没有。

  这种悬殊的实力对比之下,往往这些神灵们一掌拍下,便会打爆好几名修士。

  一时间,天空之中血落如雨。

  可面对这样血腥而残暴的一幕,却没有一个修士选择后退,而是继续悍不畏死的往前冲锋。

  一时间。

  所有观看这一幕的人全都沉默了。

  唐萱儿鼻子发酸,泪水夺眶而出。

  可夜琉焰却面色一沉。

  因为这一幕,让他想起了很多不好的回忆。

  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这华族的人还是这么的认死理?

  想到这,他冷哼一声,直接一掌拍落。

  实力上的碾压让这一掌便拍爆了所有赶来的修士。

  而后夜琉焰抬手一指,冷声道:“屠戮整个世界,记住,我要的是……寸草不留!”

  一声令下。

  诸神全都俯首领命。

  “是!”

  而后这些神灵便四散而去。

  整个世界,就此滑入了黑暗的深渊。

  血神该亚兴奋的直奔欧洲方向而去。

  他可以感受到,那里有着自己很熟悉的气息。

  可当他的身影刚刚出现在欧洲上空。

  一道道黑暗禁咒便跟不要钱一样往他的身上疯狂叠加。

  衰老,迟缓,瘟疫……。

  这些负面效果,伴随着足以将高山轰为平地的黑暗冲击波,将本来兴冲冲的该亚打了个猝不及防。

  但他毕竟是神灵之体,这些攻击虽然强悍,却只是伤了他一些皮毛。

  因此他不禁怒吼道:“该死的黑暗蛆虫,我要将你们全部碾碎!”

  可话音刚落。

  一道足以将低等神灵震为疯子的女妖嚎叫便传进了该亚的耳朵里。

  这种恐怖的冲击波只针对灵魂,所以即便强如该亚,都不禁微微失神。

  就在这瞬间。

  一条巨大无比的黑色骨龙承载着泰坦巨人直接冲来,这尊泰坦巨人赤裸上身,恐怖的肌肉之上绘满符文,即便只是一个轻微的抖动,这些符文都会闪烁出道道流光,显示出其强横无匹的威力来。

  而在冲到近前之后,这泰坦巨人一声爆喝,双臂一晃,便死死抓住了血神该亚,然后泰坦巨人浑身肌肉暴涨,无数符文流光更是疯狂的往上臂之上汇聚而去。

  足以将上古巨人生生撕碎的巨力之下,该亚的神躯也承受不住了,开始发出咔咔的脆响。

  可就在这时。

  血神该亚已经从迷茫之中苏醒过来,然后狞笑起来。

  “黑暗蛆虫,你们即便再强大,可蛆虫就是蛆虫,根本奈何不了我的!因为神……是无敌的!”

  说着,该亚的身躯如水一般扭曲,瞬间便从泰坦巨人的掌控之中挣脱出来。

  而后他身躯之上的伤势在瞬间便恢复如初。

  “很抱歉,接下来,就是我的用餐时间了!”该亚彬彬有礼的说着,嘴角渐渐现出了令人胆寒的獠牙。

  但就在这时,黑暗的夜空之中,一个王座急速成形。

  而后一股强大的黑暗威压便降临于该亚之身。

  该亚一愣,失声惊呼道:“黑暗王座!是谁居然可以掌控此界黑暗?”

  无怪乎他会如此惊惶。

  因为只有一界的黑暗至尊,才有资格坐上黑暗王座。

  而能称为黑暗至尊,也说明此人的实力有多强悍。

  就见黑暗王座之上,一个足蹬长筒皮靴,身穿黑色礼服的女子渐渐浮现。

  这女子的相貌如黑暗天使般,美丽中带着令人不敢直视的黑暗威压。

  泰坦巨人,黑暗骨龙,以及站在黑暗之中的所有人全都十分尊敬的冲着女子弯腰行礼。

  没错。

  出现在此处的,正是范梦雪。

  她神情冷漠的看着血神该亚,“滚出此界,否则……死!”

  血神该亚目光闪烁不定,然后狞笑起来,“你的实力确实不错,而且同为黑暗一族,不如投靠于我,我保证会向少君大人美几句,而且以你的相貌和资质,没准会被少君大人所看重,甚至点亮神格,成为真正的黑夜之神也说不定!”

  话音刚落。

  范梦雪便已经痛下了杀手。

  对于这些无故进犯地球的神灵,范梦雪简直恨之入骨。

  因此出手便是至强杀招。

  开始的时候该亚还没当回事,可几个照面之后。

  他就有些慌了神。

  要知道他现在的神格是残缺不全的,所以实力下降极多。

  而范梦雪现在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此消彼长之下,范梦雪居然将这该亚打的左支右拙,难以招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