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85章眷恋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3:21: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徐学民说喻嗔醒了,是骗柏正的。

  但胜在效果十分不错,柏正清醒过来,他上车,再次把少女抱进怀里。

  柏正不说话,没人敢开车离开。

  少年专注地看着怀里的女孩,维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他太久没有见过她,此刻抱在怀里,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甚至让他舍不得放手。

  不管再高档的地方,地下车库的味道都很难闻。

  柏正嗅觉不灵敏,感觉不到。

  徐学民叹了口气:“柏少,我们先出去吧,喻小姐应该是吸入了乙.醚之类的气体,去空气流通点的地方比较好。”

  少年总算哑声开口:“开车。”

  “那两个人怎么办?”

  “让人一起带走。”

  地上的人被拖起来,他们惶惶不安,其中一个人还吓得尿了裤子。缺德事他们平时没少帮林总干,但翻车是头一遭。

  徐学民好久没有给人当过司机,这次怕柏正发疯,重新给他当司机。他偶尔透过后视镜看,看见自家主子,手指一寸寸摸人家姑娘的脸。

  从精致的眉眼,晕红的脸颊,到玲珑锁骨。

  他微凉的指尖抑制不住用了点儿力,眷恋入骨。

  徐学民都不好意思说,你把人家细白的肌肤都摸出红印子了。病态得徐学民没眼看。

  可能只有柏正一个人不知道他自己是什么表情。

  柏正太久没见喻嗔,整整三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最想她的时候,也只能以观众的身份,远远隔着屏幕看她。

  现在阴差阳错,人到了他怀里,还是昏迷状态。

  他抱着少女,简直爱不释手。

  徐学民咳了好几声,柏正都没反应,老仆人终于忍不住提醒自家主子:“你得把她送回去,不知道喻小姐什么时候会醒。”

  这句话一出,后座的少年冷冷抬眸,刮骨般看徐学民一眼。

  活像徐学民要抢走喻嗔似的。

  柏正如今的状态,有几分疯魔。

  如果人不让他抱着还好,阴差阳错到了他怀里,看架势,柏正已经不愿意松手。

  徐学民不再劝,活了大半辈子,这些情情爱爱的事,他多少明白几分。柏正总能自己想通。

  车子开到喻嗔学校门口。

  柏正手指紧了紧,艰涩道:“她需要检查身体。”

  徐学民用眼神默默道:信我,她不需要。

  柏正一不发,死死抱紧怀里的少女。

  她米白色外套在拉扯间被弄脏,早就被柏正脱了下来,如今里面只穿了一件打底的绯色单衣。

  少女小小一团,被高大的主子圈在怀里。

  徐学民觉得他有点儿卑微可怜。

  行吧,喻小

  姐需要。

  徐学民重新上车,问柏正:“您觉得,我们是去医院给喻小姐检查好,还是回您家给她检查好?”

  “去琅廷。”

  徐学民打了一圈方向盘,往柏正家开。

  柏正在s市住的联排别墅,徐家有钱,不管哪个年代的有钱人没事总喜欢购置房产,徐家的s市的房产不少,但是这别墅是柏正新买的。

  他没有住徐傲宸买的房子,多多少少还是有几分心病。这种身世,搁在谁身上都接受不了。

  平时别墅里只有几个打扫的佣人,还有两个做饭的厨子。

  这个时间点厨子走了,几个照顾主人家的婶子倒是还在。

  别墅里亮着灯,他们看小柏总抱了个女孩进来。

  小柏总的外套裹住女孩单薄的躯体,佣人们有几分诧异,人的好奇心驱使他们想看看女孩到底长什么样子。

  很可惜,女孩的脸颊埋在柏正怀里,只露出一只嫩白小巧的耳朵。

  柏正一路抱着喻嗔进去,徐学民在路上就叫过家庭医生,此刻医生已经等着了。

  医生替喻嗔检查了一下身体:“吸入部分乙.醚,没有大碍,药效过了就会醒过来。”

  徐学民不意外,带着医生一起走出去。他替柏正关上门。

  今晚的事情谁都清楚,柏正太想她了,他总得找些理由,多留她片刻。

  如果她醒着,他一定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偏偏她昏迷,沉睡的美人安静无害。

  站在理性的角度来说,徐学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总是得把人送回去的,待在一起越久,越不舍越难过。何必再撕心裂肺一回?

  房间内,柏正靠坐在床头,他单膝曲起,少女睡在他腿上。

  冬夜并无月光,天空是一望无际的墨蓝色。

  柏正取下耳朵上的助听器。

  这样,他会觉得自己正常一些,可以欺骗自己片刻,忘记那些不好的事情,装作这是他要的地久天长。

  但柏正知道,总会有结束那一刻。没有结果的未来,本不该在过程中蹉跎。

  她的长发散落开,铺在他腿上,他遇见她那年,她尚且带着几分稚气,如今少女已经是朵盛放的花儿。

  他心中既爱又怜。

  凌晨两点的时候,他看见喻嗔的睫

  毛轻轻颤了颤。

  柏正知道不能这样,其实早该放她回去。毕竟她快醒了。

  他低眸,关了房间的灯。

  喻嗔迷迷糊糊有了意识,她记得昏过去之前的事情,那两个陌生人提到了林总。

  她除了头晕,身体并没有异样。

  喻嗔松了口气,她努力想睁开眼睛看看,药效还没完全过去,她睁眼本就吃力,没想到一只冰冷的手,盖在她朦胧的眼睛上。<

  p>

  喻嗔什么都没看见,起初是屋子里一片黑,接着便是那人掌心的温度。她看不见这是谁,总不会是什么林总吧!

  那只修长的手,在冬日里,凉得她发颤。

  放――开――

  她无力的手指,想要拿开覆住自己眼睛的手。没想到五指被人紧紧扣住,十指交缠,指缝亲密无隙。

  喻嗔那点幼猫般的力气,什么都做不到。

  看不见,只剩感官。与她相扣那只手,指节修长有力,他的手比她大了将近一半,这是一只男人的手。

  说不上来为什么,本该害怕,可是她害怕的情绪并不浓烈。

  喻嗔懵懂之际,甚至有种想看看他究竟是谁的迫切感。

  可惜她连发出声音都做不到,乙.醚浓度不小,她能在这个时间点醒过来,算抗药性比较强的人,脑子里一片混沌,此刻些许清醒,只是短暂的。

  他就这样安静扣住她手指,垂眸看喻嗔再次失去意识。

  柏正知道,他必须送她离开了。

  他看着少女嫣红的唇瓣,低下头,却在距离她唇上一点儿停了下来。

  他不配。

  至少对她,不能这么下作。

  “别怕,我送你回去。”

  *

  徐学民一点都不关心今晚主子什么时候把喻小姐送回去。

  他老了,折腾不动了,情啊爱的,实在太过深奥复杂。

  此刻他返回五星级饭店,打算约那位传说中的“林总”吃个饭。

  林总叫做林朋义,今年四十八岁,有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严格说起来,他连猫尾的经理都高攀不上。

  此人虚荣心很强,还好色。

  林朋义喜欢打赏小主播,他享受被感谢的过程,也会在这个过程中物色小美人。

  这几年直播圈子火,有部分主播涉世未深,年龄又小,长得倒是还可以。

  贪财点的,林朋义就利诱,拒绝他的,林朋义就耍手段,但他胆子不算大,耍手段的次数并不多,也相对谨慎。

  这么猴急动喻嗔,却是因为,他的的确确,第一次见这么好看精致的人儿。

  肌肤雪瓷一般,整个人透着年轻娇嫩的活力,娱乐圈一线女星都比不上她分毫。

  巧的是,林朋义还没

  走。

  他排遣的两个人一直没回来,林朋义就觉得不太对劲,但是即便失手,他们也一定会汇报情况,怎么连个音信都没有?

  林朋义在心里骂那两个人不靠谱,这时候猫尾的经理突然打电话给他说:“老林,我们徐总想请你吃个饭,和你商量一个生意。”

  林朋义不可置信。徐家什么地位,平时他连话都说不上,现在要和他谈合作,还有这么好的事?他心里一喜,也顾不上喻嗔,急急

  忙忙来赴约。

  徐学民说:“林总请坐。”

  林朋义知道,这位头发半百的中年人,在徐家地位可不低。

  林朋义殷勤备至,一面询问合作的事。

  徐学民只是道:“别急,等等我们柏总。”

  “这位柏总是?”

  徐学民但笑不语。

  林朋义一惊,不会是据说这几年才回来的那位徐家主子吧!林朋义有些拿不准了,平时他给正统的徐家人提鞋都不配,今天那位要亲自和他谈生意!

  他生出几分惶恐,到底是什么生意?

  接着他就知道了。

  林朋义不敢走,和徐学民坐了大半夜,林朋义困倦疲惫得不行。黎明前,一个高大的年轻男人,带着晨露走进来。

  他的步子缓慢,不疾不徐,皮鞋敲打在地板上,有种冷沉的压抑。

  林朋义一看,为他的年轻惊讶。

  二十多年前,徐傲宸是传奇一样的人物,林朋义只闻其名,连徐傲宸的面都没见过。

  今天倒是有幸,见到了徐傲宸的后人。

  林朋义立马挤出笑容迎上去。

  然而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年轻男人一脚踢到桌子上。

  林朋义的身体带动桌子被掀翻,这声巨响,却没引起任何人注意。

  徐学民眉梢跳了跳,听这声,觉得骨头都要碎了。

  柏少并不轻易动手,但他动手打人有多痛,人尽皆知。

  只一下,平时疏于锻炼的林朋义进的气儿都虚弱不堪了,他心中愤怒,但武力和财力,都没法让他和这个年轻阴冷的男人对抗,他哆嗦道:“柏总……你……为什么……”

  柏正拿起一个酒杯,随手在墙上敲碎。碎裂的玻璃,在灯光下折射出冷光。他走近林朋义。

  林朋义是真的快吓疯了,也不管骨头有多痛,往桌子下面爬。

  “你想知道为什么?”他的嗓音很轻,带着磁一般好听,却让林朋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对,我哪里得罪您了?我、我会道歉。”

  “你没法道歉。”柏正用碎裂的酒杯,抵住林朋义脖子,“我都不舍得动的人,你怎么敢?”

  林朋义这回明白了。那个小主播!

  他吓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我没动她,我不知道那是您的人,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徐总,徐总你救救我。”

  一旁的徐学民听见了他的求助,扮演着木头人的角色。哦,谁让你胆肥呢。

  林朋义就算去捅柏正一刀,柏正也不见得反应这么大。

  可他动了更重要的东西。

  徐家的人疯起来自己都杀,何况一个林朋义。

  徐学民觉得,林朋义能拣一条狗命,就算最好的下场。何况糟蹋了那么多小姑娘,也该有人治治他。

  *

  喻嗔在宿舍醒过来。

  天快亮了,梁乐丹睡得正香,祝婉的床位空着。

  喻嗔推推梁乐丹:“乐丹,祝婉回来了吗?”

  梁乐丹迷迷糊糊应:“喻嗔啊,没有呢,她昨晚打电话回来,说在那边住。她没事。倒是你的电话打不通,她很担心。”她打了个呵欠。

  喻嗔沉默了一会儿,问她:“你知道谁送我回来的吗?”

  “宿舍阿姨,她说你喝醉了。”

  “不是她,你有没有看见其他人?”

  “没有。”

  喻嗔没再打扰要睡回笼觉的梁乐丹,她也躺回床上,看着自己手指,他冰凉的温度,似乎也浸透

  到她手指里。

  尽管没看见,可她知道那是谁。

  他不知道,辨认一个人的方式有很多种,她并不需要看见他,可是能感受到他。

  这所曾经约定好一起来的城市,又是一个新年。喻嗔用被子盖住脸颊,柏正都回来了,可他只是把她扔了回来。

  既然他不要她,她也不要他了。

  谁还会稀罕再等他一个三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