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64章虔诚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3:21: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64章

  喻嗔自己敲了几下,但她不知道管不管用。她回到浴室开了一下花洒,依旧一滴水不出来。喻嗔只好再次回到阳台上,盛夏的阳光温暖,披条浴巾并不冷。

  她始终觉得哪里不对劲,喻嗔四处看看,大树枝繁叶茂,雀鸟跃上枝头,偏头看她。

  喻嗔低眸,终于看见树下的少年。

  因为大树繁茂,他一身褐色运动服,十分不打眼。

  他也正好抬起头,对上她的眼睛。少年眸光带着几分闪躲,别开眼睛。

  @记住杰-米-哒xs63

  喻嗔愣了愣,她看看自己的角度和他的角度,脸一下红得彻底。

  她头脑空白了一瞬,忍住了一声没吭,跑进屋子里找了夏凉被裹住自己。

  喻嗔回到阳台,怒道:“柏正!”

  柏正的反应也很快,趁她藏春光,他手上的血全擦到棒球帽上,然后把帽子往树枝上一挂。

  少年调整好表情,手插兜里,含笑应了一声。

  @记住杰-米-哒xs63

  “你在这里做什么!”

  “不很明显吗,找你啊。”

  “你看到什么了!”尽管很不想问这个问题,但喻嗔实在忍不住。

  柏正顿了顿,看一眼她裹到脚踝的被子,道:“你家热水器坏了。”

  别的呢?喻嗔涨红了脸,到底没勇气再问这句话。

  柏正仰头,问她:“我会修,需要帮忙吗?”

  喻嗔立即否决:“不要,你赶紧走。”

  柏正并不意外,懒懒靠树边:“那你修,我看着你修好。”

  喻嗔能修好才怪!她又羞又恼,柏正肯定站了好一会儿,往她浴巾底下看。她拿起阳台上的纸板、塑料瓶扔他:“混蛋,流氓。”

  她准头不好,这些东西又没有什么重量,不需风吹,落下去也不在她想砸的地方,因此很少有砸中的。

  柏正躲也没躲,任塑料瓶轻飘飘砸到自己脑袋上。

  阳台上少女快要爆炸了。

  他笑道:“够了啊,你这样不热吗?”

  柏正也明白喻嗔不会给自己开门。

  她认定他耍流氓,尽管他真不是故意撞见她……

  但少女显然十分恼,她家积攒起来,准备卖的“废品”全扔在他脚边了。

  柏正干脆往树上爬。

  他动作很利落,甚至带点儿酷,喻嗔头皮发麻:“你做什么?”

  柏正站在枝干上,半蹲着,蓄力前看她一眼。

  粗壮的枝干离阳台少说两米距离。

  他眸光冷静沉着,往喻嗔家阳台上一跳。

  喻嗔捂住唇,压抑住惊呼声。

  下一刻,少年成功落在了她家窄窄的阳台上。

  喻嗔被吓得心砰砰跳,他还有空逗她:“刺不刺激?”

  “你有病吗?

  摔下去怎么办?”

  柏正眼里带着笑意:“还知道关心我啊,不是认定我耍流氓吗?我先帮你把热水器修好,别生病。”

  他神情颇坦然,径自走向热水器。

  喻嗔一时倒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冤枉了他。

  柏正身高足够,抬手就能检查问题。

  刚刚看到那一幕太让人上火发躁了,他心不在焉,把螺丝钉拧回去,喻嗔走到他身边,带着几分别扭,轻声问:“你真的什么都没看到吗?”

  柏正失笑:“对,是。”

  喻嗔松了口气,站在他身边看他修。

  柏正怕她感冒,动作不含糊,很快修好热水器,他道:“你再试试。”

  喻嗔刚要点头,结果他转身,少年运动裤上,带着比褐色更深的几点痕迹。

  调香的人,鼻子本就灵敏。

  她嗅了嗅,香水味早就散得差不多,那丝他身上浅淡的血腥气,终于能被人捕捉。

  柏正看见她打量的目光,在心里低低骂了句。

  @记住杰-米-哒xs63

  他神情平静,还算镇定,手插兜里看着她:“去洗澡啊。”

  少女眸中有片刻茫然,随即脸色几变:“柏正,你这个骗子!”

  她脸颊像三月桃花,拿起身边的扫把,毫不客气往他身上招呼。

  “色胚!离开我家。”

  柏正说:“巧合,我最近火气重,当真什么也没看见。”

  喻嗔再信他,就是最大的傻瓜。

  她抿抿红唇,打在他身上,混蛋混蛋!

  柏正让她打了好几下,腿上全是喻嗔家扫帚上的灰。他由着她打,半晌握住那扫帚,顺手一拉,少女连人带被子被他扯到怀里。

  怀里软软一团,凹凸有致。

  她头发乱糟糟的,一半挽起,一半落下。像个炸毛的小毛球。

  然而一双水眸委屈又愤怒,像是要生生咬他一口。

  靠这样近,他终于再次清晰地闻到了她身上那股香。

  他眼神温柔下来,几乎虔诚地,手指轻轻触上她脸颊。少女柔软气鼓鼓的脸,蝶翼般的长睫。

  喻嗔从未见过他眼里这几分痴,第一次在他黑瞳中看清楚。

  她恼怒道:“松手,不然我哥打死你。”

  “你可以自己动手。”他点点自己心口,“往这里打,你随意。”

  喻嗔没和他客气,狠狠捶了两下。柏正笑笑,

  忍不住在她发顶一吻。

  “别生气,我真不是故意的。”

  喻嗔脸颊又开始发烫,她像是捉住了一个心怀不轨的小偷,语气都快颤抖了,她指控道:“你终于承认了!”

  他弯唇,如实夸赞道:“嗯,很美。”

  喻嗔呆了好几秒,反应过来恨不得和他同归于尽:“柏正!”

  柏正握住她的手,揉揉她头发:“先去洗澡吧,我不走,就在这里等你,你到时候过来杀了我都成。

  ”

  他把人放开,眼带笑意看她。

  别人说这话,顶多是哄人。可柏正说这话,一下子让喻嗔想到他自残那一刀。他的喜欢偏执而热烈,她真把刀架在他脖子上,柏正估计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她毫无办法,世上任何一个人,对这样的人都没办法。

  喻嗔挫败极了,跑进浴室,反锁住门,飞快地洗了个澡。

  她换好衣服出来,闷不吭声,蹬蹬蹬跑去喻燃门口,对着门踹了一脚。

  最坏的哥哥啊啊啊啊!

  要你何用。

  门哐当一声响,喻燃组装模型的手顿了顿,他眼皮子都没抬。却也忍不住想,家里小蠢货发哪门子疯?

  喻燃踹完哥哥的门,悄悄往阳台上看了一眼,柏正果然还在。

  他抬眼:“洗完了?”

  喻嗔不说话,他这才从阳台走过来。

  柏正第一次来喻嗔家里,他不动声色,却已经把房子打量了一遍。

  老旧的天花板都快渗水了,房子很小很烂,但是东西摆得井然有序,一看就知道主人十分干净。

  他拿起沙发上一只黄鸭子,低眸笑道:“你的?”

  喻嗔抢过来抱在怀里,默认了。

  她看一眼时间,有点儿着急:“柏正,我爸妈快回来了,你先走吧。”

  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了万姝茗和喻中岩说话的声音。

  喻嗔脸色都差点吓得发白。

  柏正倒是很淡定,看她一眼,没有动。

  她头脑发懵,几乎下意识,推着他往自己房间塞,让柏正躲一下。她爸妈是认识柏正的,且他出现在这里怎么都不好解释。

  柏正十分配合。

  喻嗔顿了顿,最后关头,咬唇看他一眼,把另一扇门拧开,将柏正推了进去。

  柏正看见里面的喻燃,两个少年对上彼此的眼睛,脸色都沉了沉。

  柏正冷笑一声,回头轻轻拧了把喻嗔的脸蛋儿。

  成,喻嗔,简直好样的。

  下一刻,钥匙转动声响起,喻嗔顾不及计较,飞快把门合上。

  喻中岩看见站在儿子门边的喻嗔,诧异道:“嗔嗔,找哥哥有事啊?”

  喻嗔摇头:“没事。”

  万姝茗说:“你脸色怎么这么白?和哥哥吵架了?”

  此一出,喻中岩也看过来。他最怕一双儿女闹别扭,闻想上前去敲敲儿子的门,让他们有事说清楚。

  “没有没有,我没和哥哥吵架。”

  喻中岩说:“是不是哥哥欺负你了?这混小子。”

  喻嗔拦住爸爸:“爸!哥哥喜欢安静,不喜欢别人闯进他房间,有什么我们晚上再说吧。”

  房间里。

  喻燃从椅子上站起来,冷冷看门外一眼——小蠢货原来还知道他不喜欢别人闯进来啊。

  他转头,看着柏正这个不速之客。

  两个人无良久。

  喻燃不喜欢他,这少年戾气太重,性格还偏激。尽管上次奶奶去世,是他帮了他们,但是喻燃的世界里,可没有人情一说。

  他看柏正的眼神,讨厌和不耐都快溢出来了。

  柏正抱着双臂,喻嗔不在,他身上讨人厌的刺儿就尽数冒了出来,柏少嫌弃地打量喻燃简陋的房间,眼里弥散着几丝轻嘲。

  你以为老子愿意待你这里?

  他是真的不愿意,柏少直男直得一匹,两个人在这个房间简直显得逼仄。

  柏正上前,打开窗户,估量了一下距离。

  喻嗔家在二楼,他直接跳了出去。

  *

  喻嗔和爸妈心惊胆颤聊了一会儿天,哥哥房间安安静静,她忧虑了一会儿,反而想笑。

  他们两个那种性格,天呐!

  一个讨厌任何人,一个无比讨人厌。

  喻嗔无意中干了件坏事,但却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活该!谁让柏正这么坏,哥哥也从来不保护她。

  憋死他们算了。

  晚饭的时间点到了,喻燃打开门出来,就看见妹妹在发笑。

  她看见他,一瞬间憋住笑意,大眼睛往他身后看了一圈。

  她倒是不担心喻燃指着自己房间说:爸,里面有个人。

  喻燃不是这种性格。

  喻中岩道:“阿燃,你是不是欺负妹妹,和妹妹吵架了?”

  “没有。”喻嗔接话道,示意哥哥快坐下。

  喻燃走过来,抬起手,生疏地拧一下妹妹脸蛋儿。很好笑是吧?

  全家人都愣住。

  喻嗔捂住脸,傻眼了。

  喻燃冷漠脸,明白地表示:这就开始吵。

  作者有话要说:嗔宝:我和我哥从不吵架。

  喻燃:嗯,我这就打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