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57章逗她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3:21: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57章

  国外,刘琼和丁梓妍在家里安生待了好几天。

  这几天风平浪静,刘琼难免有几分得意。她就说吧,柏天寇的手伸不到这么长。

  想归想,日子怎么过却成了难题,总不可能一辈子躲在家里。

  刘琼发愁的时候,不远处的住宅开过来一辆豪车。

  丁梓妍推推她:“妈,快看。”

  刘琼探头看过去,车上下来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这男人东方长相,气质很好,他从车后面抱出来一个穿着精致的小男孩,父子俩一起进了宅子。

  丁梓妍从窗户边看:“那个房子挺大的,之前还以为没人住呢?”

  没想到不但有主人,主人看上去还十分富裕。

  光那车子,就得上百万美金。

  刘琼眼睛都直了直。

  她们来国外无依无靠,丁梓妍的爸爸又死了那么多年了。以前刘琼不敢再嫁,生怕嫁人以后柏天寇不再管她们母女。

  如今境况可大不一样,她们最好找个依靠,如果那个男人家里没有女主人的话……

  刘琼收回视线,让女儿去学英语。

  “你多看看书,不然我们都不会英语,在这里生活也不方便。”

  丁梓妍应了一声,看母亲一眼,回房间看书去了。

  *

  徐学民道:“陈枫那边已经和刘琼相处上了,刘琼那女人主动得很,甚至还帮着陈枫带孩子。”

  柏正翘着腿,漫不经心笑了笑。

  徐学民也觉得滑稽。

  如果将来刘琼知道这个表面富贵的中年男人是个骗子,表情一定很好看。

  柏正起身,打算回衡越和乔辉他们一起训练了。

  徐学民说:“现下把柏家的钱拿回来,只需要时间。”

  柏正道:“知道了,你不用跟着我。”

  “柏少,”徐学民问,“你打算一直住在这里吗?”

  “不然?”柏正回头,他跨上自己车,唇边带了几分轻松的笑意,“我连那个男人姓什么都不感兴趣,不想过去住。”

  他的梦想并不伟大,可是也不卑微,能够靠自己双手活得不错。

  他边说边启动车子。

  徐学民笑看他风风火火的背影,摇摇头。

  “还有个事。”

  柏正“啧”一声:“你还没五十岁,就这么啰里八嗦。”

  徐学民放缓语调,悠闲地道:“我听说今天晚上,三中高三的期末考试。于是高一高二的放假,喻嗔她要回衡越。”

  少年猛然抬起头。

  “你说什么?”

  这下不嫌他啰嗦了吧?徐学民道:“如果算得不错,她现在已经到衡越了吧。”

  柏正戴上头盔,发动车子开了出去。他外套被风吹得鼓起,柏正路过小吃街时,一家水吧生意很不错,外面正在排队。

  柏正顿了顿,刹

  车走下去,从店里拿了杯冰蓝。

  现在是夏天,梦幻的蓝融入水中,丝丝缕缕成了靡丽的色彩。

  他唇角忍不住带上几分笑,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学校。

  *

  衡越的操场上,喻嗔和桑桑还有邢菲菲坐在一起。

  几个少女许久未见,久别重逢都很高兴。

  桑桑说:“喻嗔你是不知道,这一年来我们班老师讲课质量明显提高了好多,我现在都考班上十二名了。”

  考得好就觉得,学习真香!

  喻嗔为她感到高兴,桑桑压制不住兴奋,给了她一个熊抱。

  邢菲菲垂眸,手指紧握。

  桑桑嗅了嗅:“你身上还是那么香啊,你那个牌子的香皂我们都买了,全都洗不出这味儿,太好闻了,想死在你身上。”

  喻嗔哭笑不得推开她:“你还是喜欢乱说话,对了,我给你们带了礼物。”

  她从荷包里拿出两小瓶香水。

  一瓶粉色的,一瓶薄荷绿。

  粉色的给了桑桑,薄荷绿的递给邢菲菲。

  桑桑打开闻了闻,心花怒放:“太好闻了,这是什么牌子的香水啊?”

  喻嗔道:“我自己做的,这是第一批成品,很少,送给你和邢菲菲,希望你们喜欢。”

  “喜欢喜欢,特别喜欢。我的妈呀,喻嗔你竟然真的会做香水!”

  可不是嘛,这点香水花了喻嗔大半年功夫。

  邢菲菲握紧冰凉的瓶子,许久把它还给喻嗔:“你做这个不容易,留着自己用吧,我一般也不用这些,谢谢你的好意。”

  喻嗔和桑桑都看向她。

  邢菲菲性格偏冷,很少说这么多话,她自己也觉得不妥,站起来道:“我身体不舒服,回去了。”

  她生怕多待一刻,会忍不住嫉妒这个少女。

  喻嗔问桑桑:“邢菲菲怎么了?”

  桑桑挠挠头:“我也不知道,好奇怪。”喻嗔回来了,邢菲菲不是应该更高兴吗?

  邢菲菲一路急行,差点撞到一个人。

  吕飞航不满地说:“你怎么回事,走路不看路啊!”

  邢菲菲皱眉。

  这个人她自然认识,也是学校富二代。以前喜欢丁梓妍,天天追着送名牌,后来倒戈喜欢喻嗔,可惜喻嗔没多久就离开衡越去三中了。这人轻佻又放纵。

  邢菲菲心中一动:“喻嗔回来了。”

  吕飞航瞪大眼睛:

  “喻嗔?”那个让他心痒痒的大美人啊。

  问清楚喻嗔在的地方,吕飞航连忙跑过去了。

  邢菲菲垂下眼睛。

  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喜欢喻嗔。

  她以前也很喜欢喻嗔的,邢菲菲有片刻后悔:“吕飞航!”

  可是吕飞航早已不见人影。

  喻嗔才要出操场,就被一个人拦住。她抬眸,隐隐记得这个人叫吕飞航。

  吕飞航说:“还真是你啊,回

  来也不说一声,我请你吃饭啊。”

  喻嗔皱眉:“不用了。”

  吕飞航挑眉:“喻嗔,给我一个面子啊。”

  他们吕家也不算上不得台面,他爸搞建材,挺有钱的,以前丁梓妍也私底下和他吃过饭。

  他故意张开手拦住喻嗔。

  喻嗔心中恼怒,桑桑也十分不满:“吕飞航,你做什么?”

  “关你什么事,一边儿去。”

  桑桑道:“柏正说了,学校里不许有欺压同学的行为。”

  吕飞航邪邪一笑:“你他妈是不是要笑死我,柏正他算哪根葱啊,我们圈子谁不知道他被柏家赶出来了。你还拿着鸡毛当令箭,何况这哪里是欺压,我就是请她吃个饭。”@记住杰-米-哒xs63

  柏正身世曝光以后,不服管的人里,就有吕飞航。

  喻嗔道:“让开,我不会去。”

  她这幅模样,倒是激起了吕飞航血性。怎么着,以前柏正在,他追丁梓妍偷偷摸摸,现在柏正自身难保,他总不至于一直活在那个野种的阴影下吧。

  吕飞航哼道:“今天柏正就算在这里,你也得和我出去。”

  他说起来也没多少坏心,只不过没面子又不甘心,吕飞航伸出手,想去拉喻嗔。

  喻嗔反应很快,退后一步,顺带踹了他一脚。

  吕飞航懵了,我去!看着挺纯,实际还挺野啊。

  他脸色难看,就要发火。

  桑桑刚要喊人,就看见他身后的少年,桑桑瞪大眼睛。@记住杰-米-哒xs63

  柏正截住吕飞航的手,冷冷格挡回去。

  吕飞航被自己拳头打中眼眶,他疼得嗷嗷直叫,原地打转,弯腰崩溃,眼泪狂飙。

  柏正一字一顿:“你刚刚说什么来着,我现在在这里,你碰她一个试试?”

  吕飞航吸气,他蹲地上,举起双手作投降状:“我开个玩笑,真的。柏……正哥,正哥,我喊你哥还不成吗?有话好好说,你别动手。”

  他也冤啊,本来想山中无恶龙,扬眉吐气一把。

  平心而论,他哪来的胆子对喻嗔做什么。

  现在直接被揍,吕飞航太委屈了,他这个人有个优点,有自知之明还能屈能伸。

  学校里打得过柏正的估计还没出生。

  吕飞航转瞬被打脸,桑桑憋笑憋得腮帮子痛,喻嗔忍了忍,实在没忍住,噗嗤笑出声。

  柏正回眸,冷冷看

  她一眼。

  喻嗔住口。

  柏正回身,踢了吕飞航一脚:“滚。”

  吕飞航就是老虎面,耗子胆,闻连忙跑了。

  桑桑觉察柏正发火,冲喻嗔挥挥手,一溜烟跑了。

  喻嗔:“……”

  少年目光阴沉,喻嗔低头看自己鞋尖,小声道:“谢谢你,我没事,你别生气。”

  她也不是故意要笑的,实在是一来吕飞航模样滑稽,二来桑桑笑声太有感染

  力。@记住杰-米-哒xs63

  柏正把冰蓝放进她手中。

  冰凉的感觉让喻嗔一激灵,她险些直接丢出去,柏正握住她的手,让她扣紧杯子。

  夏夜天色暗下来,操场上偶有几个同学跑过去。

  夜风和暖,柏正低眸看她。

  他说:“喻嗔,你招蜂引蝶这么厉害,牧原那种性格,护不住你。”

  喻嗔呆了一瞬。

  她下意识不满道:“谁招蜂引蝶厉害了!这又关牧原什么事?什么叫牧原护不住我,难道你……”

  空气突然沉静一瞬。

  他黑瞳看着她,喻嗔有种不好的感觉,几乎要捂住他的唇。

  “我可以。”

  她脸颊莫名开始发烫,从粉嘟嘟的脸,一路烧到耳根,喻嗔道:“你瞎说胡说乱说。”

  柏正笑了一下。

  “你就当我乱说,你高兴骗自己也成。”

  她握紧冰蓝。

  柏正唇角上扬,逗她道:“正哥护你一辈子,所以如果有一天,你和别人在一起了的话。”

  他故意顿了顿。

  喻嗔莫名有几分好奇,那会怎样?她眸光忍不住落在他身上。

  柏正低头,故意将神情冷下来,在她耳边道:“我也护着你,不允许他有任何让你受伤让你痛的行为,包括……”

  他顿了顿,突然含笑在她耳边轻轻咬了两个字。所以你最好别选其他人。

  喻嗔听清楚那两个字,涨红了脸,一把推开他:“变.态!”

  好脾气的姑娘一瞬炸毛,快跳起来打他了。

  他弯了弯唇,只是笑。

  作者有话要说:那么问题来了,这个猜字谜游戏。嗯……

  我看到读者说:包括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微笑脸jpg)

  读者:我也没听清,麻烦再说一遍。

  哈哈哈哈!

  你们猜字谜游戏低调一点啊我的天,完蛋这个评论区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