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49章先他一步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3:21: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柏正怕她生气,率先移开目光。

  喻嗔抿抿唇,坐在椅子上,也没心思想柏正的事,她往机场入口看,期望能看见喻燃的身影。

  晚上八点的飞机已经飞走,要是喻燃再出什么事,一家人估计都难以承受。

  柏正坐在她身边,陪她等,没有说话。

  八点四十五,一个少年捂着额头走进机场。

  喻嗔连忙跑过去:“哥哥!你怎么了?”

  喻燃松开手指,眉头皱得死紧,喻嗔这才看见,他额头上一片淤青,还往外渗血。

  刚好喻嗔还有止血工具,让他先捂着。

  喻燃身后,跟了一个打扮十分精致的女孩子,喻燃沉着脸不答话,她耸耸肩开口,笑眯眯道:“这个小帅哥帮我扛了几棍子,我让他去医院,他不肯。”

  喻燃沉着脸,他根本没想帮她,是这个莫名其妙的人,死死搂住他脖子往他怀里钻,那几闷棍根本反应不及,他差点当场晕了过去。

  喻嗔这才注意到她的存在。

  女生约莫二十左右的模样,长着一双带电的猫儿眼,见喻嗔看她,她眨眨眼,赞扬道:“小姑娘长得也挺美,长大不得了啊。”

  喻嗔十分怀疑女生的话,喻燃竟然会帮人?他不是冷漠得路上看见一百块都不会弯腰吗?

  猫眼女生见喻嗔惊疑不定的模样十分可爱,伸手想捏捏她脸颊,被一只手挡住。

  “卿灵,你自重。”

  卿灵抬起眼睛,看见柏正十分意外,真没想到,闹得满城风雨的八卦主角,竟然在这里。

  她见过柏正几回,自然知道他原本的身份,是个让人忌惮的小二世祖。

  只不过现在这小霸王自身难保,与她的狗血身世有种同病相怜的滑稽感。

  喻嗔看看柏正,他脸色不太好看,警告地看着卿灵。

  喻嗔便明白,他们认识。

  卿灵举起手,笑盈盈道:“不碰就不碰,你别发火啊。”

  她媚眼如丝,冲喻嗔隔空飞了一个吻:“小妹妹陪你哥哥去看看,确保一下他没事。”

  喻燃抬起头看航班,眸中终于多了一丝波动。

  喻嗔说:“飞机已经起飞了。”去s市的飞机,这是最后一班,总不能等到明天,现在耽误的每一分钟,对他们而都是浪费。

  喻燃垂眸,一不发。

  坐在一边的卿灵看看兄妹俩的脸色,嘴角的笑意没了,她似乎意识到,自己耽误了人家的大事。

  卿灵难得有心虚的感觉。

  但她转眼想到,柏正还在这里,卿灵看看柏正:“柏少,想办法啊。”

  尽管现在喊柏少这个称呼十分刺耳,柏正冷冷看她一眼。

  他看看低落的喻嗔,手指微微颤抖,下了

  决定。

  最后他说:“别怕,我想办法让你们回家。”

  喻嗔并不看他。

  卿灵却若有所思看柏正一眼,柏正走出去打电话。

  没过多久,徐学民连忙开着车子过来。

  徐学民看见柏正,松了口气,少年一个人站在夜风中,握紧的拳头不住颤抖。

  整个t市都在谈论他这个奸生子,徐学民心中叹息难过,连“柏少”这个称呼都不敢喊,只能小声问:“他们人呢?”

  柏正进去,他蹲下,对上喻嗔眼睛,低声道:“我带你们回家。”

  喻嗔有几分不解诧异。

  徐学民跟进来,弯了弯腰,道:“我们有私人飞机,可以去s市。”

  卿灵瞅瞅徐学民,她不是没见识的人,却还是忍不住小声在心中赞叹道:靠,酷啊。

  她就知道这小霸王身份不简单,不然仪夫人当年怎么会人间蒸发,柏天寇那样的人都找不到她。

  喻嗔下意识看看喻燃,喻燃点头。

  谁都知道,现在能最快回去就是最好的,兄妹俩跟着徐学民走。

  私人飞机也停放在机场,t市没有通用机场,只能在机场租用。

  短短时间,徐学民已经把一切安排妥当。

  喻嗔和喻燃这都是第二回坐飞机,私人飞机和经济舱完全不同,像个小客厅。他们上去,卿灵也要跟上来。

  徐学民笑盈盈拦住她:“卿小姐,我们柏少并没有邀请你。”

  卿灵指一下自己,觉得有趣:“你认识我?”

  徐学民但笑不语,语虽然客气,但是神情毫不动摇。这位小姐本身也是个麻烦,豪门被调包的假千金,如今人家真的千金回来了,卿灵身份尴尬得不行。

  卿灵性格本就咸鱼,闻也无所谓,下了飞机。

  下飞机前,她忍不住看了眼那个小帅哥,大声道:“你没事吧?有事记得找我,我叫卿灵,你别忘了。”

  飞机起飞。

  徐学民忍不住看了一眼柏正脖子上的包扎,血迹已经渗了出来。

  他记得这个伤口,是柏正十三岁的时候,被仪夫人用刀子割伤的,当时闹得很厉害,徐学民连忙救了他,也是那天开始,柏正知道了徐学民的存在。

  后来小少年在脖子上文了一只凶恶的穷奇。

  去年他洗去穷奇,也变得爱笑了。

  徐学民不知道,柏正在这样的情况下找自己,是下了多大的决心。

  这等于他承认了自己是个肮脏的存在。

  徐学民让医生过来,给柏正和喻燃看看。

  喻嗔连忙退开,医生检查了一下,对喻燃道:“我先帮你消毒,下了飞机,你有空要去医院拍个片子,毕竟受了重击。”

  喻嗔守在哥哥身边。

  柏正一个人坐在对面,医生给他处理伤口。

  他沉默着,眼睛只看着喻嗔。

  徐学民看见这一幕,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心酸又难过。

  他偷偷看着柏正长大的,柏正小时候渴望仪夫人一个拥抱,后来明白那个女人再不会爱他,渐渐变得无所谓起来。

  没人爱过他,也没人教他怎样去爱一个人。

  徐学民对喻嗔温和道:“喻嗔,你能跟我过来确认一下,下飞机以后的路线吗?”

  喻嗔点点头:“好的。”

  她跟着徐学民过去,徐学民拿出一支笔,与她商量飞机降落以后,怎样去涟水。

  确认好路线,徐学民这才道:“喻嗔,柏正让你感到困扰了吗?”

  喻嗔抬起眼睛,她不习惯和长辈探讨这样的问题,轻声道:“您怎么会这样问。”

  徐学民笑道:“我也算看着他长大,你别看他现在性格这么讨人厌,小时候也长得很可爱的,臭着脸不理人,眼睛却亮亮的,别提多好笑。”

  喻嗔抿起唇角,想象到那个场景,也忍不住微微一笑。

  “前几天他出事,你应该也知道。柏正确实不是柏总的孩子,对此,我除了愧疚,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身份光鲜,却一直活得挺不容易。说到底,如果能选择,我相信他一度不愿意来到这个世界。”

  从来没有人和她说柏正的事,喻嗔安静地听着。

  “他脾气硬,估计没有和你说过,他生着病。”

  喻嗔抬起眼睛。

  徐学民叹息一声:“他五感不如常人敏锐,算是遗传带来的先天缺陷吧,柏正的嗅觉、触觉、味觉,都十分迟钝,没有这些美好的感受,他少了许多正常人能体会的快乐。”

  “我说这些,”徐学民顿了顿,“不是倚老卖老,让你喜欢他,而是想告诉你,他没有你想象那么坏。很多自卑的、怯弱的东西,他不敢说出口。你讨厌他,他茫然又毫无办法。他什么都没得到过,才这样害怕失去,如果可以,你温和一些教会他学会放手好不好?”

  喻嗔说:“我也不确定可不可以。”

  徐学民鼓励道:“肯定可以的,你试着和他沟通,他一定不会伤害你。”

  喻嗔点点头。

  她微微偏头,对上了柏正的目光。

  他一直看着

  她和徐学民,却因为隔了段距离,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她想起自己以前骂他变态。

  尽管现在心里还这样想,但是徐学民的话让她倒是想通了许多。

  柏正这样的性格,还真不是她一直说讨厌就可以远离的。除了让他更疯,还真的没什么好处。

  喻嗔坐回去。

  喻燃和柏正也没什么话讲,知道能回去,他又进入沉默淡然的状态。坐飞

  机和坐大巴对于喻燃来说没什么不同。

  徐学民亲自给每个人倒了杯水。

  几个少年少女之间,氛围之分诡异。徐学民咳了一声,脱离他们的圈子。

  他能做的都做了,就不要再碍小柏少的眼了。

  喻燃头晕,干脆闭着眼睛休憩。

  喻嗔今晚哭过,她眼眶也是红彤彤的,于是靠着哥哥,也闭上眼睛休息。

  柏正站起来,似乎也知道自己多余,过去和徐学民坐一块儿了。

  徐学民诧异道:“为什么不坐那里了?”

  柏正抿抿唇,低声道:“我坐那里,她睡不着。”

  徐学民叹息一声,倒也没说什么。

  很多问题他想问柏正,比如以后还回柏家吗?怕不怕面对曾经同学的目光?

  然而他的身份不容许他逾矩,徐学民能做的,就是在柏正作出选择以后支持他。

  “徐叔,”他哑着嗓音,看着自己双手,第一次问这个问题,“我能治好吗?”

  徐学民不会骗他,眸光黯淡几分,不开口。

  柏正低笑了一声:“怪不得牧梦仪说我是天生的败类。”

  越来越靠近涟水,柏正说:“我以前来过这个地方,那一次是因为柏家那个小傻子。”

  徐学民看着他,这还是柏正第一次提起那段过往。

  柏正低眸:“柏青禾的保姆虐待她,被我看见了,我教训了保姆,柏青禾很害怕,一直哭。牧梦仪以为是我做的。”

  他说得很隐晦,事实上那个春天,柏青禾的保姆,脱了小女孩裤子打她。

  柏正偶尔会去看她,毕竟柏家只有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不会用看垃圾的目光看他。

  那一刻柏正发了很大的火,一脚把保姆踹到门边。

  牧梦仪来的时候,只有惊惧的柏青禾,还有脸色难看的柏正。

  保姆害怕了,说是柏少欺负青禾,她去阻止却被打。

  “你说好不好笑,牧梦仪信了保姆的话。她把我当禽兽看,认定我对一个小女孩起了色心。”

  柏正说:“我做什么都是错。”

  徐学民惊骇,心中滋味难,牧梦仪的遭遇,让她看整个世界都带着一股扭曲和疯狂。想到柏正的身世,徐学民心中沉痛。

  “我想变好,真的,徐叔。”柏正哑声道,“可我似乎越来越糟糕了,我是不是有一天,也会变成他那样的人?”

  徐学民安慰道:“不会的。”你和他不同。

  柏正突然笑了一下:“不会有那一天,在我真正伤害

  喻嗔前,我会先自我了结。”

  徐学民震惊地看着他:“你!”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去年我在衡越,其实也救了很多人。”柏正笑笑,“如果可以,我多么不想当个骗子,我多想,即便双手鲜血淋漓,废了这双手,赔上一条命,先牧原一步救她出去。”

  那样就不会难过,不会歉疚,也不会怕被遗忘。

  可惜,命运向来对他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