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46章小麻烦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3:21: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四月份很快到来,喻嗔渐渐融入了班上。她性格本就不错,融入一个环境往往只是时间问题。

  班主任赵诗文性格难改,但是作风显然好了不少。

  自从被球砸的事件过后,朱弈叶每次见了喻嗔都冷哼,但是到底什么都不敢做,尽管气氛有些微妙,却相安无事。

  朱弈叶心中愤懑,简直恨死了丁梓妍这个馊主意。

  星期五快放学之前,丁梓妍化了淡妆,又换了条漂亮的裙子。

  她那身衣服是半年前买的,当时从灾区回来,她央着柏正给她买的第一样东西。

  镂空白色蓬蓬裙,在春季所有人穿着校服外套的天气里,丁梓妍显得十分打眼。

  衣服十分漂亮,丁梓妍还背了一个名牌包。

  别的学生认不出来,家境不错的朱弈叶一眼就认出来了。

  丁梓妍慢悠悠从七班路过,好多人看过去。

  范书秋说:“天,她也不怕冷,我们都穿两件,她竟然穿短裙。他们六班今天最后一节是体育课吧,不然她跑回来换这样的衣服,敢不穿校服,老师得骂死她。话说回来,她背的什么包啊,挺好看的。”

  朱弈叶眼睛都快喷火了。

  “打扮得好看又什么用,长得丑怎么就救不回来。”

  除了范书秋和朱弈叶,还有不少人在讨论丁梓妍。

  说起来,丁梓妍在三中话题度也不小,以前是靠着牧原,现在她自己也能作。

  喻嗔翻错题集,听见同学们的议论声,也抬眸往窗外看了一眼。

  恰好,丁梓妍还没完全走过七班教室门口,对上喻嗔目光,她露了一个挑衅的微笑。

  那个目光意味深长,又充满敌意,很久之前在衡越,喻嗔在她眼里看到过。

  身边有人小声议论:“丁梓妍不是和牧原分手了吗?她一副要去约会的样子做什么?”

  “你们没听说吗?丁梓妍转来我们学校读书之前,在那个垃圾学校,对就是衡越,有个混社会的男朋友。”

  一石激起千层浪,学生们不可置信道:“真的假的啊?”

  “那还有假,听说那个男生又痞又野,之前桦光的校霸张坤都不敢惹他。”

  “丁梓妍现在是想和他复合吗?那个男生和牧原能比?”

  后桌的女生小声说:“那当然,你们怕是不知道,那个男生是我们市首富的儿子,清煌集团太子爷。丁梓妍上周和她闺蜜说的,你们别说是我说出去的啊。”

  “首富”两字,不管在哪个时代,都有种神秘的魔力。

  学生们目光充满八卦,赶紧让那个女生多说说。

  喻嗔收回目光,在周围窃窃私语声中,她总算理解丁梓妍换身夏装来自己班级外面晃悠的真实目的。

  丁梓妍这是又打算回去找柏正

  了。

  喻嗔小声在心里说,反正和我没关系。

  之前以为柏正是自己恩人的时候,她总担忧柏正喜欢的人不够好,现在坏蛋配坏蛋,似乎没差。

  *

  丁梓妍最后一节体育课都没上,直接就去衡越了。

  她瞧不上这破学校,踏进校园之前,还面带嫌弃。然而走进去那一刻,她愣了愣。

  整齐的校园干净有序,一个烟头都没有。

  丁梓妍抱着胳膊,看着操场上整齐有序跑步的学生,恍然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这里竟然是衡越?

  她倒也没纠结多久,毕竟她的目的是来找柏正。

  说起来,丁梓妍许久没见过柏正了。

  她这个人脸皮不薄,但是有一点特别致命,贪生怕死。

  柏正不发火的时候,她觉得有他庇护简直是身处天堂,但是上次,在“庆功宴”外被柏正收拾那一回,让丁梓妍险些有了心理阴影。

  她这才明白,恶龙二字不是白喊的。

  丁梓妍忍了这么久,才来找柏正。她心想,柏正即便有火气,也都差不多了。

  他喜欢喻嗔,可是喻嗔不也没有选择他吗?

  以柏正的傲,喻嗔不回头,他肯定不会去找喻嗔。

  自己这个时候回去找他,说不定能让他感动,重归于好。

  教室没人,丁梓妍去操场,果然看见了柏正。

  少年们正在进行网球练习。

  春天带着些许凉,然而荷尔蒙爆棚的少年们,每一次击球都十分有力。

  丁梓妍远远就看见,汗水顺着柏正脖子滑入他衣服。

  柏正不在意地拉起衣服擦了擦,腹肌若隐若现。

  丁梓妍心跳加快了几分。

  在三中待了一学期,她再次直面这样有爆发力的场面,竟然真能明白几分柏正的帅。

  三中那种慢节奏生活,无论如何也不会有眼前一幕有冲击性。

  丁梓妍小跑过去:“柏正!”

  第一个发现她的是乔辉,乔辉网球都没接到,下意识道:“卧槽,她怎么来了?”

  庞书荣擦擦汗水,倒也不意外:“我之前就说过,说不定有一天丁梓妍会后悔。”

  乔辉小声道:“这女的也牛逼真的,反复在两个人之间摇摆。”

  柏正微微挑眉,把网球拍扛肩上,丁梓妍已经跑了过来。

  她看着他,忐忑又兴奋地说:“我有些事想和你说。”

  柏正懒懒道:“不听,滚。”

  丁梓妍心中有几分恼意,但她知道柏正脾气一向如此,她干脆直接说:“我和牧原分手了。”

  柏正嗤笑:“那真是恭喜。”

  丁梓妍说:“柏正,我没和你开玩笑,我一直以来,喜欢的人都是你,真

  的。”

  柏正伸手,伊庆连忙给他递了一瓶水。

  柏正拧开瓶子灌了两口,漫不经心道:“喜欢我的钱?”

  丁梓妍脸色僵了一瞬。

  “不是,喜欢你的人。”

  柏正大笑:“那你这眼光可真够烂的。”

  他把水瓶扔回去,语讥讽:“可惜,我不要牧原用剩的垃圾。”

  这句难听的话让丁梓妍脸色都变了。

  来找柏正之前,她想过许多种情形,也许他会高兴,也许会发脾气,但是没想到,他竟然是无所谓的态度,完全不在意,并且还出讥诮毫不留情。

  丁梓妍想想柏正能带来的好处,忍住不满说:“你明明知道,我和牧原什么都没有。”

  “老子知道个屁。”柏正懒得和她说话,看见她就烦,“要滚赶紧,不然要我送你一程吗?”

  丁梓妍眼睛都快被他气红了。“这些事情能怪我吗?还不是你自己不够好,不然为什么喻嗔也会选择有牧原在的地方!”

  柏正嘴角的笑意没了,冷冷盯着她:“你再说一遍。”

  丁梓妍见他沉下脸,后退了一步。

  到底不敢再说第二遍。

  乔辉连忙拉住柏正:“正哥。”

  丁梓妍现在知道,柏正对她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他发火很吓人,她不小心触了他逆鳞,连忙转身就跑。

  连今天来的目的都顾不上了。

  庞书荣也说:“正哥,继续训练吧,别被她弄差了心情。”

  半晌,柏正道:“嗯。”

  乔辉小心翼翼看柏正一眼,要是有一天,喻嗔和牧原在一起了,正哥无论如何也说不出今天对丁梓妍说的这番话吧。

  喜欢一个人到极致,哪还在乎别的,哪怕回他身边再晚,只要她回来就好。

  丁梓妍离开三中,这才觉得冷,她抱紧胳膊,骂了几声,打算去奶茶店买杯水。

  结果路上遇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和一群小朋友玩耍的小女孩也看见了她,怯怯缩了缩,下意识想去找自己保姆。

  丁梓妍微笑着上前:“小清禾啊,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和小朋友玩,姐姐带你去找你哥哥好不好?”

  柏青禾眼睛亮了亮:“哥哥?”

  “对啊,柏正。”

  柏青禾连忙把小手伸出去。

  丁梓妍忍住厌恶,握住那只脏兮兮的小手。

  她心想:你哥哥羞辱我,我就在你这个小傻子身上找回来。

  *

  周五下午放学以后,喻嗔收好东西准备回家。

  天空灰蒙蒙的,随时要下雨的样子。

  果然,公交车还没来,天上已经飘起小雨。

  喻嗔连忙往里面站一点。<

  p>

  她再抬眸,视线落在了对面一个蛋糕店铺外面。

  粉色衣服小女孩看着橱窗,约莫六七岁大的模样,路过的灰衣男人打量了小女孩好多眼,最后走了过去,在蛋糕店买了块蛋糕,上前与小女孩说话。

  喻嗔心中觉得不妙。

  小女孩衣着十分漂亮,不过身上溅了许多个泥点子。

  灰衣男人穿着很普通,看上去也不是小女孩家人。

  喻嗔一咬牙,跑进雨中,她穿行过街道,来到商铺前,气喘吁吁道:“妹妹,你怎么在这里,爸爸说马上来接我们,你下次再乱跑我就生气了!”

  灰衣男人本来是个人贩子,他看看柏青禾,再看看喻嗔。

  小女孩姐姐来了,看来今天骗不走这个小女孩。

  灰衣男人撑起伞,快步走了。

  喻嗔提起的心这才放了下去,她低眸,一双大大的猫眼看着自己。

  小女娃目光清透,看着她满是惊艳。

  喻嗔好笑极了,蹲下来,给她擦擦脏兮兮的脸颊:“你爸爸妈妈呢?刚刚遇见坏人了知道吗?”

  小女孩不说话,好奇地打量她。

  她仿佛不知道这个世界充满危险,目光天真无邪,还有几分痴傻。喻嗔意识到了什么,动作顿了顿,轻轻摸了摸她头发。

  小女孩应该智力不太正常,七岁的模样,可是看上去没有那股跳脱聪明劲儿。

  喻嗔左右看看,最后在小女孩金镯子上发现两个字。

  “清禾,你叫清禾吗?”

  柏青禾听见自己名字,吮着手指,点点头。

  喻嗔有几分发愁,雨越下越大了,她连忙抱着小女孩往屋檐下站了站。

  与柏正五感不太敏锐相比,柏青禾从小鼻子就灵,才靠近喻嗔,她就闻到了一股好闻的味道。柏青禾抱着喻嗔脖子,在她身上嗅了嗅。

  “姐姐,香。”她奶声奶气说,舍不得放手,紧紧抱住喻嗔。

  喻嗔失笑。

  “你可怎么办呀?你知道家在哪里吗?”

  柏青禾显然不知道家在哪里,但是她记得自己原本要做什么。丁梓妍姐姐说要带自己来找哥哥,然后推了她一把,还骂了她几句,就离开了。清禾茫然走呀走,没有找到哥哥,反而走到这里来。

  柏青禾说

  “找哥哥。”

  喻嗔问她:“你也有个哥哥吗?你哥哥叫什么名字?”

  她原本想,要是实在不行,只能把人往警局送了。

  柏青禾想了想,拍拍手,终于想起最喜欢的哥哥的名字,脆生生说:“柏正!”

  喻嗔愣愣看着柏青禾。

  许久,她鼓了鼓脸颊,轻声道:“小麻烦。”原来捡到了大混蛋的妹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