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41章醋意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3:21: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柏正这个样子,喻嗔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柏正拿起喻嗔放在一旁的小铲子,就着浅坑铲土。

  他力气和喻嗔天壤之别,速度也很快。

  喻嗔要去拿自己铲子:“不用你帮我。”

  她无奈又心烦:“柏正,你离我远一点吧。”离她远点,她就谢天谢地了。

  柏正没有抬眼,喻嗔看不见他什么神情,然而他声音很低:“我不会对你做什么,郊区土质很硬,你自己种手会磨破,我帮你种完树就走。”

  喻嗔还要说话。

  柏正道:“如果你不想所有人都看过来的话,喻嗔,安静点。”

  即便郊区很大,周围的人分散很开,每个人自顾不暇,可是难免会有人注意到。

  喻嗔咬唇,蹲在小树苗边,降低存在感。

  柏正低眸,他其实只是想安安静静和她待一会儿。

  喻嗔看看柏正,觉得自己每次都被他这样威胁,实在让人恼怒。

  “你想种就自己种吧。”

  她起身,自己的小铲子也不要了,往六班的方向走。

  她不种自己的,去做喻燃那份还不行么!

  在喻嗔离开那一刻,柏正的手顿住。

  柏正看着她去的方向,骨节修长的手指,慢慢握成了拳。

  喻燃一个人坐在岩石上。

  周围忙碌得像一群小蜜蜂,只有喻燃是一股清流。

  他长腿支在地上,眼里映着光秃秃一望无际的郊区,看不出在想什么。

  周围拿树苗的同学路过都会多看他一眼。

  喻嗔忍不住小声道:“哥哥,你要自己试试植树吗?”

  喻燃毫无反应,连一个眼风也不给她。

  喻嗔明白了,他并不打算尝试。

  和一个孤独症讲“劳动最光荣”、“融入团体”有多重要,完全没有意义。喻嗔也不管他,径自去和牧原沟通。

  喻嗔离开,喻燃也不喊住她。

  尽管在喻燃看来,这群蠢货做的事情毫无意义。

  因为学校挑选的地点不正确。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一颗树要长大需要几年乃至十年的时间,而这片郊区紧邻城市,如果推测不错,要不了三年,就会被开发成别墅区或者度假山庄。

  这些可怜的树苗还没长大,就会被人连根拔除,换成钢筋水泥,根本起不到吸收二氧化碳和二氧化硫的作用。

  喻燃远远看了喻嗔一眼。

  家里小蠢货眼中的世界从小到大都是彩色的,不像他,看见的都是灰色。

  天气正好,难得早春出了太阳,阳光晒在人身上暖暖的。

  喻嗔走到牧原面前,少年额

  上一层薄汗。

  “牧原,谢谢你之前帮喻燃说话,他应该种的树,我可以完成。”

  牧原抬起眸,见是喻嗔,笑了笑:“没关系,你自己的种完了?”

  这么快?

  提起这个话题,喻嗔就总觉得身后有道视线在看自己。

  她坚持住不回头。

  牧原心思敏锐,见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就明白喻嗔多半不好说。

  他跳过这个问题,看看站在自己班级区域手足无措的姑娘,笑着道:“如果你想帮忙,帮我扶着树苗可以吗?”

  喻嗔连忙点点头。

  牧原正在填土,喻嗔知道牧原是为了让自己不尴尬。

  比起柏正总是威逼利诱自己,牧原真的算得上绅士又体贴。

  她忍不住歪头多看了他两眼。

  说起来,牧原长相俊朗,尽管性格温和,却一点也不女气。尤其是谈举止,十分有教养,怪不得三中暗地里叫他校草。她恩人一直和曾经想象中一样,是个很好的人。

  自从喻嗔过来以后,牧原心跳止不住加快,他心中微微苦笑,偏偏喻嗔心思简单又不暧昧,看人和说话都大大方方的。

  他忍不住抬头看他,少女下意识露了一个微笑。

  春天的阳光下,十分漂亮。

  牧原耳根发热,他叹息一声,觉察到了什么,抬眸看了眼喻嗔班级的方向。

  那少年黑瞳微微垂下,与他对上。

  空气仿佛安静了一瞬。

  柏正率先收回目光,他承认自己此刻有几分狼狈。

  但他却清楚地知道,自己谁都没法责怪。

  不过就是一个笑容而已。柏正告诉自己,不要看,不看就好了。

  然而心中难受翻涌,直到乔辉走过来:“正哥别别别,树苗都断了!”

  柏正抬眸,才发现掌中树苗断成两截。

  柏正抿紧了唇,松开手。

  乔辉道:“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正哥,喻嗔呢?这是她的树苗吗,你弄断了怎么办,她会不会生气啊?”

  “她不会在意的。”柏正冷冷道。

  他倒宁愿她发火,回来再打他一巴掌,可是柏正清楚地知道,她不会回来,她去牧原身边了。

  乔辉神经再大条,也发现柏

  正说话语气不对劲。

  乔辉咳了咳,把小树苗拿起来,准备去毁尸灭迹。

  “别碰。”柏正下意识说。

  乔辉看他一副煞神样,举起手:“行行行,我不碰成了吧。”

  一根破树苗,用得着那么宝贝吗?

  柏正揉揉眉心,努力平复情绪。

  他知道,这还是个开始,要是现在就受不了,他和喻嗔迟早得完。

  “你拿去换棵新的吧。”

  乔辉不确定道:“那我真拿走了啊?”

  柏正说:“赶紧去。”

  他克制住情绪,拎起水桶,把喻嗔剩下的树种完。

  少年眉眼冷然,铁铲进入泥土,比其他人都深入几分。

  当他把第六个二十三号牌系上去,已经中午了。

  太阳高悬,乔辉小声给庞书荣说:“正哥一直就那情况,头也不抬,感觉不到累一样。”

  少年额上全是汗水,黑瞳只盯着脚下的泥土。

  庞书荣没有看见喻嗔,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他只能感觉到问题不小。

  这会儿身边三中的同学陆陆续续去车里拿东西吃,伊庆猛然注意到一个问题:“书荣哥,我们没带吃的怎么办?”

  一群少年提前准备别人学校的校服已经算奇迹了,此时大家才发现没饭吃。

  乔辉顺口发说:“下馆子啊。”

  庞书荣说:“你蠢吗?偏远郊区,哪来的馆子。”

  不要说馆子,连瓶水都没得卖。

  他这样一说,大家才发现晃悠一上午,饿还能忍,渴真是没法忍。

  柏正这时候走过来,冷静道:“伊庆去买,看看别人有没有多的水和食物。”

  他洗干净了手,从钱包里拿钱给伊庆。

  伊庆擅长这样的事,连忙点点头,挨个儿问去了。

  乔辉道:“正哥,这里热,我们去那边等伊庆吧。”

  他闲闲晃悠了一上午,倒真找了个好地方。

  整个郊区能遮阳的地方,只有不远处那两棵并不茂盛的香樟树。树下可以坐人,相对来说比较凉快。

  庞书荣看看天空:“才三月中旬,阳光就这么刺眼,今年夏天肯定特别热。”

  一群少年走过去,乔辉冲占位子的少年打招呼:“张顺利,干得漂亮。”

  黄头发的少年张顺利咧嘴一笑:“正哥、辉哥,你们坐。”

  其实也有不少人发现了这片“风水宝地”,然而一看一群不良少年在这里聚集,忙不迭起身离开,还不忘用奇怪的眼神看他们一眼。

  张顺利撇了撇嘴,耸耸肩。

  乔辉啧了一声:“好学生们明明也可以坐对面,但是都跑了,我们是有多不招人待见?”

  柏正不在意地勾了勾唇,没说话。

  没一会儿伊庆回来了,他怀里抱着四五瓶水,还有几个面包。

  乔辉拿过来挑挑拣拣:“伊庆你买的这什么玩意儿,这种干面包一点味道都没有吧?”

  伊庆尴尬道:“人家都只带了一个人的量,我出十倍价格才买到这些。”

  还是找几个穷学生买的,人家缺钱才卖给了他,不然连这些都没有。毕竟种了一上午树,每个

  人都又饿又渴。

  乔辉嘟囔道:“至于不啊。”

  柏正淡淡对乔辉说:“别吵吵,喝你的水。”

  他从伊庆手中拿起自己那一份,起身离开。

  伊庆有几分天然呆,问道:“正哥你去哪儿?”

  乔辉挤眉弄眼,给伊庆比了一个杀头的动作。

  意思是――

  别问,问他得杀人。

  上午才被人家抛弃,中午还怕她没吃的,赶着去送。

  伊庆情商相当在线,连忙闭紧了嘴。

  *

  喻嗔从车上拿下来背包,笑着跑到喻燃面前。

  喻燃还是早上那个神态和姿势,变也没变过。

  喻嗔拉开拉链,把一份塑料盒递给喻燃:“哥哥吃饭!抱歉今天晚了点,没赶上你饭点。我知道你也不喜欢吃面包,里面大多数是布丁和蛋糕,还有水果,记得吃。菠萝很甜的,一点都不酸。”

  她说着,顺带给喻燃递了一瓶新的矿泉水,尽数塞到喻燃手中。

  喻燃打开盒子,塑料盒里分了格子,真有布丁和水果。

  周围同学为了轻便,都只带了面包,此刻嗅到空气中甜蜜的香味,好多人都羡慕地盯着喻燃手中的盒子。

  喻燃面不改色,开始吃饭。

  喻嗔拿出给牧原准备的另一份走过去。

  牧原已经在吃饭了。

  牧梦仪关心他,老方照顾他的生活也十分周到,此刻亲自给他送了一份饭。

  荤素皆有,两层饭盒,香得不远处的丁梓妍频频侧目。

  纵然她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当着众人的面让牧原分一半给她。

  喻嗔走过去,见他在吃饭,她犹豫了一下,准备不打扰他,转身离开。

  牧原出声:“喻嗔。”

  喻嗔回眸。

  牧原抬眼看她,笑着道:“上午辛苦了,谢谢你帮我,我饭有多的,一起吃吗?”

  喻嗔把手中另一份水果饭放在他面前,摇摇头:“谢谢你,我自己有饭。这是……”

  她顿了顿:“我为你准备的,我能为你做的并不多,你别嫌弃。”

  牧原拿起来,眼里带上笑意:“不会,那我们交换好不好?”

  他把丰盛那份递给喻嗔。

  少年语调从容清和:“这份你和喻燃一起吃吧。”

  手中暖呼呼的,喻嗔微微歪头看他。

  少女打量的动作有几分呆萌,牧原失笑,耳根暗自红了。

  牧原也明白,自己长这么大,第一次这样直白地讨好一个女孩。

  喻嗔刚想说不要,抬眸就看见了柏正。

  他手中拿着面包和水,神情似讥似讽。

  柏正走过来,就看见这一幕,好一出郎有情妾有意。她以前也对他那样好,只不过曾经他

  犯浑,一心偏袒丁梓妍。

  然而现在,换了个人,她依旧可以那么好。

  温柔、天真、善意、笑容,尽数属于另一个人,她并不在乎这个人是不是柏正。

  如果没有遇见他这个混账,她是不是早就和牧原在一起了?

  手上的水和食物都不如那个人给她的,好半晌,柏正东西也不要了,扔在旁边没带饭的男生怀里。

  他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