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20章真的香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3:21: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柏正示意服务生放开崔婷婷,崔婷婷连忙往会所里面跑。

  丁梓妍看着崔婷婷的背影,懊悔又惊怕。崔婷婷不靠谱就算了,还被柏正一吓唬就什么都说了。

  柏正点了根烟,似笑非笑看着丁梓妍:“我上回说了什么?你当老子的话耳边风吗?”

  丁梓妍虽然心慌,却依旧抱着希望,她勉强笑笑:“你说什么呢阿正,不是崔婷婷拿的吗?我听不懂。”

  “听不懂。”柏正咬字极慢,“那要不要帮你回忆一下。”

  丁梓妍总算怕了,她连忙道:“你当初说过的,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因为那床被子的事保护我。”

  这一点丁梓妍起初也怀疑,然而那次柏正从灾区回来,看她的眼神极其复杂。

  她之前刻意撩拨柏正,却反被他讥讽得无地自容。可是那天以后,柏正竟然说,她要做他女朋友都可以。

  并且,今后他尽量护着她。

  丁梓妍当时十分震惊,要不是恰巧知道了那个秘密,她一定欢欢喜喜做了柏正女朋友。

  尽管拒绝了,但她后来屡次试探柏正底线,发现他真的说到做到,因为一床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被子,丁梓妍这半年都过得顺风顺水。

  学校里无人敢正面招惹她,而且柏正出手也和柏天寇一样大方,丁梓妍惊喜之下,乐不思蜀。

  包括喻嗔的事,柏正也因为过那床被子,让喻嗔给她道歉。

  丁梓妍想到这里,底气又足了些。

  柏正神色却冷了下来。

  他的确因为那股香对丁梓妍心动过,也因此承诺护着她,尽管丁梓妍后来再也没有带给过他那样惊艳的感觉。

  这让他无比烦躁,柏正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喻嗔。

  少女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他的外套脱下来了,挂在他车上,她穿着桑桑的衣服,远远看着他们,仿佛在看一场闹剧。

  她眸中宁和安静,似乎笃定,他风风火火要带她讨回公道的事,最后会无疾而终。

  柏正心里突然有点不舒服。

  喻嗔就这么不信任他?

  他回头,刚要说话,崔婷婷已经跑了出来。

  “在这里,这个我没扔。”

  她手上拿了件浅蓝色的柔软布衫,小小的打底里衣,两掌合拢就能遮住。

  崔婷婷很后悔,早知道她不该答应丁梓妍去干这件事。谁知道柏正会插手管啊?

  丁梓妍现在看见崔婷婷就恼火。

  让你丢衣服,你还非得留一件?喻嗔那种穷乡村里出来的少女,能有什么好衣服!

  搞得现在成了证据,百口莫辩,还自己交出去了。

  柏正也没在意,随手接了过来。

  十一月的夜晚伴着秋天的凉意,街道刮着风,城市的行道树在寒风中依旧葱

  茏。

  他拿着那件仅存的里衣,第一感觉就是女孩子的衣服怎么这么软。

  小小一块布料,能挡什么寒?

  想起喻嗔其他衣服已经被丢了,柏正当场就想发火。然而下一刻,他愣住。

  他竟然再次闻到了那股很浅很浅的香。

  十分独特。

  从三月到十一月,明明已经过了两百多天,他甚至已经记不清当初味道,却记得那种心动的感觉。

  像是嫩枝抽出绿芽,花苞悄悄绽放,让他在最冰冷的夜,第一次感受到心颤的滋味。

  柏正下意识看向丁梓妍。

  然而丁梓妍根本没注意到他的异样,以为柏正会因为被子的事偃旗息鼓,所以正一脸恼怒让服务生放开自己。

  不是她。

  柏正意识到。

  他的大脑有一刻运转很慢,最后低头,看向自己手中的浅蓝色里衣。

  怎么会是……

  喻嗔。

  柏正握紧手中的衣服,怕它沾了香烟的味儿,干脆踩灭了烟。他上前两步,冷冷看着丁梓妍。

  “你说那是你送来的被子,那时候你用的香水,我怎么再也没见你用过?”

  丁梓妍呆了一瞬,这个问题柏正以前也貌似不经意问过,她不明白柏正为什么会再次问她这个问题。

  她只好按照原本的说辞又讲一遍:“我忘了那是什么香水。”

  撒谎。

  他如今将这衣服靠丁梓妍这样近,即便忘了,她闻到这样熟悉的香,也该想起来了。

  但她没有。

  柏正收紧掌心中的衣服。

  所以那晚,他盖的是喻嗔的被子。他半年前,就喜欢错了人。

  最可笑的是,他还帮着丁梓妍,欺辱过他真正心动过的人。

  喻嗔她……如今那么讨厌他。

  柏正闭了闭眼。

  心中愤怒、难堪、却也夹杂着一股连他也说不明白的喜悦。他胡乱把里衣塞进自己裤兜里,像在藏什么珍宝,然后居高临下看着丁梓妍。

  妈的,骗老子。

  “你们既然喜欢拿人衣服,让人冷得没衣服穿。”柏正嗤笑道,“今天就给我也试试这滋味儿。”

  “你要做什么?柏正,你说过的,你之前……”丁梓妍不

  敢置信。

  柏正烦躁地打断她的话,几乎吼道:“老子说过个鬼!”

  现在喻嗔看见他的目光比看见街上的二流子还惊怯,他想也不敢想少女清透的眼睛之下,对他是怎样的厌恶。

  他不是她恩人,她却在两人不相识的时候就让他心动过。

  柏正道:“自己脱了外套在这里吹到凌晨三点钟,还是我找人帮你们?”

  丁梓妍终于明白他是来真的。

  “不,我不要。”

  下一刻,丁梓妍眼睛一亮:“牧原,救我!”

  柏正偏头,果然牧原从车上下来。

  牧原带了几个柏家的人,原本是来参加丁梓妍生日宴会的。

  牧原看这架势,皱眉问:“怎么了?”

  “柏正他疯了,他让我脱了外套去吹冷风。是崔婷婷!崔婷婷扔了喻嗔的衣服!明明就与我无关。”

  秋天这么冷就不说了,今天她生日,那么多人都在会所里面。要是真这样干,估计脸都得丢完。

  牧原沉吟片刻,转头看见路灯下的少女。

  喻嗔仿佛和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她或许被柏正伤害多了,所以不管他做什么,她都只是安安静静待在一隅,等他意思意思闹够,就结束这场偏心丁梓妍的闹剧。

  涩疼的滋味儿,又一点点啃噬柏正的心脏,他抿抿唇,低声道:“喻嗔。”

  对她做过的那些混账事,他真恨不得去死一回。

  喻嗔真是怕了如今这个阵容。

  对面三个人,都是有钱有势的城里人。

  一个丁梓妍,一个丁梓妍男朋友,还有个丁梓妍追求者。

  柏正看喻嗔一眼,下一秒,他回头,眼神狠得跟小狼崽子似的,冷冷盯着丁梓妍,命令道:“脱。”

  牧原身后几个,都是柏家的人,大家都知道柏正是柏家唯一继承人,所以平时柏正的话他们也听。

  他们刚要上前,牧原皱眉:“不行。”

  柏家的保镖动作顿住。

  牧原说:“丁梓妍如果做错了什么,让她赔礼道歉,该赔偿就赔偿。但今天,一来是她生日,二来我有义务保护她。”

  丁梓妍连忙躲在牧原身后,心中隐隐得意,她就知道牧原有担当。

  柏正嗤笑一声,看着牧原:“老子要干的事,你护得住?”

  牧原平静对上他的目光:“那就试试,如果你今天想惊动姑姑的话。”

  “你不蠢嘛伪君子。”柏正语调转冷,“还会威胁老子。”

  牧原不说话。

  柏正张狂弯唇:“但是你可能忘了,老子长这么大,什么时候怕过事!”

  妈的,牧梦仪的人他指挥不动是吧。

  “徐学民,喊几个你的废物过来。

  ”

  牧原皱紧了眉。

  丁梓妍慌了:“徐、徐学民是谁?”柏正身边从来不跟人,像个小混混,如果不是他本身凶,丝毫没有首富柏家继承人的模样。

  牧原也不知道徐学民是谁。

  但是他很快就知道了。

  五分钟不到,十来个黑衣保镖过来,把尖叫的丁梓妍和崔婷婷给拎走。

  牧原带来的人根本阻止不了。

  牧原看着柏正,曾经那个挨了打满脸无措的小男孩,眉眼渐渐成了这幅带着几分野的模样。

  眼前的柏正,哪怕他踽踽独行,可从来就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柏正嗤笑一声,不屑地重复一遍:“你拦得住?”

  牧原无力发现,自己拦不住。

  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怎么柏家从来没见过?

  一旁的徐学民高兴啊!这还是柏少第一次喊他出来做事,算是承认他的地位。

  然而柏正用完人就走,并不需要他做更多,他说:“别跟着老子。”

  说完,柏正朝着喻嗔走过去,也不管身后的徐学民和牧原是个什么表情。

  喻嗔亲眼目睹柏正一身戾气,锐不可当的模样,有些怕他。

  见柏正过来,她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柏正险些给气笑了:“喻嗔,你躲什么?”他伸手,把人捉过来,“嗯?满意不。你吹过的风,我让她也吹一回。”

  少女清凌凌的眼睛看着他,半晌不说话。

  柏正说:“你这什么表情啊?”

  “我没想过出气。”喻嗔说,“我只想把这件事告诉老师,然后把衣服找回来。”

  柏正喉咙里发出些许笑声,仿佛笑她幼稚。

  “何况,柏正。”她轻声公允地说,“让我吹风的,不是丁梓妍,是你。”

  是你欺骗,是你不守诺,是你最初的恶趣味。

  柏正嘴角的笑凝固。

  许久,他噪声开口:“是我,是我成不成!”

  妈的过去那傻.逼玩意儿是谁啊,他都想抽死他自己。

  小软刀子,你挺会戳人啊。

  柏正低头看她:“那我也罚我自己好不好,今晚我也去吹风。”

  他说这话时,眼中重新带上星星点点的笑。

  映衬着夜色,竟生生沾上烟火气和三分柔情。喻嗔怕这样的目光。

  真诚,炙热,往往比冷漠恶劣更加灼人。

  “先带你回学校。”柏正说。

  喻嗔没说话,心里却松了口气。一晚上,大暴龙终于折磨完人了。

  这么来回一折腾,回到学校,已经下了晚自习。换所学校,估计他们都得被开除了。

  柏正坐摩托车上看

  她:“明天我赔你衣服好不好,现在去睡。”

  喻嗔哪里敢要他赔的衣服。

  她说:“不用你赔,柏正,我看见崔婷婷还了一件衣服,你把那个还给我可以吗?”

  柏正扬起唇:“你看错了。”

  少女皱起秀气的眉:“没有呢,是浅蓝色的。”

  柏正心里低低骂了声操,张开双臂,笑了:“哪来的衣服,什么金贵玩意儿啊,老子还贪你一件衣服不

  成?”

  她黑葡萄似的眼睛,最后落在他鼓鼓的裤兜上,指了指:“在你兜里吗?”

  柏正忍不住笑:“对老子耍流.氓啊喻嗔?指哪儿呢你。”

  喻嗔呆了半晌,脸通红。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她收回手指,交叠起来。

  她不喜欢这样的柏正,让人好不自在。

  柏正懒懒散散坐着瞅她,妈的,真是纯情可爱惨了。

  他故意对着她偏了偏身体:“怀疑你就自己来找啊。”

  喻嗔总算知道,谁才是耍流.氓的人。

  她心想,这太不科学,恩人怎么会是这样一个人。

  喻嗔向来拿他没办法,只好说:“我不要了。”

  柏正知道这结果,喻嗔多排斥他,他心里门儿清。要不是占了“救命恩人”这个大情分,她估计这辈子都不想和他说一句话。

  可说他不要脸也好,说他贱也罢,这个谎他要撒到底。

  不管她笑,她委屈,还是恼怒,都像往他空泛的世界一点点上色。

  何况……他想到兜里那件香喷喷的小衣。

  这姑娘用什么香水?睡过的被子都那么香。

  还往衣服上喷?

  喻嗔怕他还说什么奇怪的话,连忙跑回寝室。

  她跑远了,柏正才从兜里把那件衣服摸出来。

  女孩子衣服布料怎么可以那么小。

  兜里竟然都能揣得住。

  校园的夜慢慢深了,头顶只有一盏昏黄的光。

  他低头嗅嗅掌心的小衣服,最后忍不住弯了弯唇。

  曾经令他魂牵梦绕的味道,此刻一点点,更加清晰地展露出来。

  妈的,是真的香。

  他也真的是个混账。

  柏正下了车,往操场走,秋夜已经很凉了,特别是操场,因为没有遮蔽物,大风肆虐。

  狂风鼓起他的衣摆。

  柏正脱了外套,用自己外套包住那件宝贝衣服。

  他顺带随手就扔了衣兜里的烟。

  长这么大,跟她比起来,第一次觉得自己臭。

  他珍视这样的香味。

  可惜不敢闻闻她身上还有没有。

  柏正坐操场上。

  今夜特别冷,暴风预警天气,降温。

  天空黑压压一片,万籁俱寂之下,天地间只有他一个人。

  他又想起了她的话。

  “让我吹风的,不是丁梓妍,是你。”

  从来都是他。

  即便刻意回避,依旧想一回痛一回。

  她曾经就是在这样冷的夜晚,眼睛缀着星星等他。

  可他那时候在做什么呢。

  他讥讽地说,是她自己蠢。

  直到今夜,他坐在无尽刺骨的寒风里一整夜,才明白,愚蠢的从来不是人,是情不自禁想付出、会痛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