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13章少女信仰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3:21: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胡乱揉完,打开外套一角,露出少女一张小巧的脸,还有被他弄得兔子一样红的眼睛。

  喻嗔头发乱糟糟的,老老实实看着他。

  柏正表情已经恢复成了讨人嫌的不耐烦模样:“给我拿着衣服,等拿个奖杯回来。敢走收拾你。”

  喻嗔弯着眼睛,抱住他衣服,用力点点头。

  柏正重新回到场上。

  乔辉他们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还以为他上厕所去了。

  “正哥,要不要我重新给你讲一遍比赛规则啊。”

  柏正说:“不用。”他虽然为人不羁,但是不屑在比赛上犯规,所有体育项目,只要他会,就清楚每一项规则。

  体育馆的广播开始播报决赛制度与名单。

  赛制分为预决赛、半决赛、总决赛三场。

  一向嬉皮笑脸的衡越男生们都严肃了脸,听他们的对手。

  “重新调整结果,男子排球预决赛,衡越体校对桦光中学。”

  听到广播,场上爆发出一小阵笑声。

  有人忍俊不禁,说道:“精彩啊,两所垃圾学校的对决。”

  “比赛谁打架厉害呗。”

  “哈哈哈!”

  别说乔辉,这次就连庞书荣的脸色都很难看。

  都知道桦光中学在每一届的体育联赛中垫底,还时不时犯规,刻意把他们对手调成桦光中学,说实在的,本身就是一种瞧不起。

  柏正出奇沉静,他冷冷笑了一声。

  “好好比。”

  他的冷静感染到了乔辉他们,众人愤愤不平的情绪降下一些。

  往好处想,桦光水平那么差,也算是福利局了。只要有能力,就能在半决赛和总决赛中叫嘲笑他们的人好看。

  比赛开始前两分钟,喻嗔看见了丁梓妍。

  丁梓妍今天刻意打扮过,一身绯色长裙,还系了条漂亮的纱巾。她听到广播,以及周围议论衡越的声音,小声嘟哝道:“衡越比什么啊,丢死人了。”还好他们认不出自己是衡越的。

  丁梓妍也看见了喻嗔。少女坐在后排,怀里抱着一件宽大的白色运动服外套。

  丁梓妍越看那衣服越眼熟,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

  她起身走到喻嗔旁边:“柏正的外套?”

  从帮了丁梓妍那天晚上起,喻嗔就不喜欢她。喻嗔不喜欢一个人的方式不是和她吵架,而是不搭理。

  丁梓妍说:“问你话呢。”

  喻嗔只好提醒她:“你是来给牧原加油的。”

  丁梓妍脸色一僵,她确实是来给牧原加油的,甚至觉得柏正出现在这里十分丢人。他难道不知道他自己在外面的名声么?

  即便柏正特别坏,但是一想到他给自己带来的好处和优越感,丁梓妍即便有了男朋友也不舍得放手

  她看着喻嗔秀美的侧脸,心里莫名不舒服,有种自己的东西快被人抢走的惶恐感。

  丁梓妍说:“看来你真是不长教训,上次才被柏正逼着向我道了歉,为了他的钱,你还真是不要脸,可惜,他看不上你。全校都知道,他心里究竟是谁。”她笑容十分得意。

  喻嗔莫名其妙看她一眼。恩人喜欢谁,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吗?

  丁梓妍见喻嗔不生气就算了,还这幅茫然的样子,一时有些来气,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她语塞半天,愤愤回到了自己位子上。

  这时候比赛也开始了。

  喻嗔紧张地看向场上。

  柏正、乔辉他们都上了场,对面是桦光中学的学生。

  巧的是,对手竟然有张坤。

  张坤看见柏正,脸色难看得要命,因为上次在小巷里发生的事,现在身上都还痛。

  乔辉也差点喷笑:“卧槽,张坤啊。”

  柏正抱着双臂,弯了弯唇。

  张坤:“……”他觉得自己倒霉死了。

  然而比赛得继续。

  裁判一声口哨,张坤那边球员开始发球。

  看这场比赛的并不多,毕竟这一场是两所垃圾学校,谁也没有耐心和兴趣看“菜鸡互啄”。大多数人都去第三排球场看三中对七中了。

  柏正他们从气势上就完全碾压张坤,这场比赛结束得很快,并且毫无悬念。

  联赛十分快节奏,休息半小时后,广播宣布晋级的学校。

  “半决赛,第一中学对衡越中学。”

  “外国语学校对第三中学。”

  ……

  这回沾了对手市一中的光,看柏正他们打比赛的人总算多了不少。

  观众席上有人起哄道:“投降吧衡越,允许你们六分钟投。哈哈哈哈!”

  周围一阵哄笑声。

  比赛开始。

  柏正看向对面,好几张熟面孔,恰好就是刚才笑话过他们的一行人,他眸光深邃冷厉。

  接触到柏正目光,对面攻手和二传莫名有些紧张。

  他们不敢大意,肌肉紧绷起来。

  第一颗球是对方发球。

  乔辉接了发球以后,心中发狠,传给庞书荣。

  庞书荣没说话,肃着脸,传到柏正的位置。

  柏正压根没客气,跳起来狠狠扣球。

  那颗球高速弹回去,角度正好是死角。一中离得最近的球员连忙救球。

  他救是救回来了,但没想到那颗球接起来那么痛,妈的!这他.妈是排球?怕不是原子.弹吧!

  一中球员脸都青了,摔在地上。

  人群吸气,显然没想到第一局一颗球就跪。

  一中队长沉着脸说:“再来,大家打起精

  神。”

  乔辉不屑地嗤了一声。

  柏正没打算让他们翻身,想起他们的嘲笑声,他第一次用这样的狠劲打球,扣球专往最刁钻的地方打。

  有一局对方的自由人几乎趴地上去接,可是最终没能救起来,球出场了。场上氛围死一样安静。

  这一场结束得竟然比桦光中学还快,一中的啦啦队除了开头喊了声加油,后头掌心冒汗,呆若木鸡。

  围观的张坤队也惊呆:莫名觉得衡越那群暴力的大杀器,对我们有点好怎么办?

  握手的时候,柏正啧了一声,语气很狂:“下回是孙子就要有点孙子的样子。”

  对面一中脸都青了。

  观众席上不可思议:“不是吧,一中除了发球,一颗球都没接到就结束了?”

  即便再不可思议,事实就是如此。

  比赛告一段落,总决赛在下午进行。

  衡越赢了两场球,喻嗔十分高兴,她去外面的小餐馆吃了饭,又连忙赶回来。

  下午两点钟,广播里女声说:“下面我宣布,男子排球总决赛:第三中学对衡越中学!”

  场上一片哗然!

  没想到衡越竟然打到了总决赛,还对上了三中的男神球团!

  喻嗔听见有人说:“今年三中对衡越啊?牧原是不是也在?”

  “对,我要去给他加油。”

  牧原?

  喻嗔经常听见这个名字,但她从未见过这个人。

  上午还嫌无聊的丁梓妍,这下来了精神,毕竟牧原上场了。

  比赛通道那里,六个穿着蓝白衣服的少年走出来。

  他们穿着整洁,头发也是符合规定的学生发型。对比柏正他们流里流气的模样,三中的球员看上去额外精神抖擞。

  丁梓妍一声尖叫:“牧原!”

  场上因为牧原的出场而沸腾,三中啦啦队挥舞着加油棒,大声喊道:“三中加油,三中必胜!”

  “牧原加油!”

  “牧原最棒!牧原碾压他们!”

  空前盛况中,喻嗔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牧原。

  少年容颜清隽,目光清明。面对这么多追捧,他表情却没有半分自得,反而带着对上衡越的凝重。

  他不自大,且不轻敌。

  喻嗔带着好奇心歪头看了牧原两眼,最后再次坚定不移看向柏正。

  牧原似有所感,转头便看见了观众席上的少女。下午灿烂的阳光里,漂亮的少女目光明亮极了,像在看自己的信仰。那样的目光……牧原怔住。

  旁边有人喊他:“队长,你怎么了?”

  牧原顿了顿,觉察自己第一次看一个陌生女孩失神,他抿了抿唇角,收回目光。

  柏正嘴角带着懒洋洋的笑,

  眼里染上三分讥嘲。

  从三中一出场,乔辉就发现,场上基本全是喊‘三中必胜’的。

  乔辉小声对庞书荣说:“庞庞啊,牧原这他.妈人气这么高?”

  庞书荣苦笑:“对。”

  “我们能赢吗?”

  庞书荣说:“不知道,尽力吧。”

  乔辉说:“咦?我们人气也挺高,不信你听,听得见喊我们的。”

  庞书荣心想不是吧!侧耳一听。

  人群唱衰道:“衡越必输!”

  “衡越下场!”

  “衡越low逼!衡越投降!”

  ……

  庞书荣:“……”乔辉你.妈的。

  乔辉:“哈哈哈哈!”

  三中的队员们上场,有人对牧原说:“队长,你别那么紧张,对面一群小混混而已。”

  牧原严肃地说:“这种话不能让我听见第二遍,每个人都打起精神,你们忽略了半决赛衡越的战绩,一中没有接到他们一个球!”

  队员们惊讶:“怎么可能!”

  但是随即大家纷纷高度集中精神:“听队长的,打起精神,不要轻敌。”

  柏正倒是习惯了这种场面,毕竟有牧原在的场合,被鼓励的永远轮不到自己。

  他忍不住往人群中看了眼。

  乔辉觉得自己相当机灵:“正哥,看丁梓妍呢?别担心,我们打赢了牧原,丁梓妍就知道谁强。到时候她说不定就甩了牧原哈哈哈。”

  柏正顿了顿,漫不经心应:“嗯。”

  裁判员鸣哨,两方在各自场区端线站好。

  第二次鸣哨,按原定位置站好。

  乔辉从来没有参加过这么正式的比赛,这一场比之前紧张多了,手都有点抖。

  因为太紧张,第一局乔辉接球失误,球落了地。

  观众席上:“嘁——”

  随即一声群嘲,支持三中的呼声更高。

  三中默契地互看了一眼。

  喻嗔忍不住站了起来,跑到最前面。

  不管周围三中喊声多大,也不管柏正他们是不是能听见,她双手成喇叭状:“衡越加油!柏正加油!”

  旁边两个女生面色怪异:“衡越的啊?”

  “牧原在这里,给柏正那种败类加油?疯了吧。”

  喻嗔知道,这一场比赛对于柏正他们来说很难。一队是从小到大受人关注

  的男神团、天之骄子;而柏正他们却是众人眼中的体校垃圾。

  乔辉失误以后,可算知道,前几届三中拿冠军是有理由的。

  柏正拍了拍低落的乔辉肩膀:“打起精神,别他.妈一副孬种样。”

  他眼神压下去,对上牧原,嘴角带上几分冷淡的疏狂。

  来啊,今天让你看看。

  ——老子和身后的兄弟,不是生来就该被你们这种人碾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