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6章生日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3:21: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喻嗔这一感冒,到了周五都没好。

  她上课提不起精神,倒是这几天陆陆续续总在抽屉里发现感冒冲剂。

  桑桑早上的时候发现班长毛俊星都偷偷摸摸往喻嗔桌子里塞了药,笑得不行:“喻嗔你不知道毛俊星平时在班里多书呆,他可能是除了丁梓妍,第二个想以文化课念大学的。早上他拿药过来,我咳了一声,他吓得直接从椅子上摔了下去,脸都红了。”

  喻嗔趴在桌子上,声音闷闷的:“你别瞎说,昨天我给班长借了笔记。”

  “就算毛俊星是意外,其他药总不是意外啊。喻嗔,让我数数啊。”桑桑掰着手指,“你才来几天,还生着病,可是人气高得不行啊,你没看见丁梓妍这几天脸黑的,比得上锅底了。你也算间接给自己报了仇。”

  喻嗔哭笑不得。

  但是桑桑说得没错,这几天丁梓妍脸色确实十分难看。她享受众星拱月的感觉,可是喻嗔才来,什么都没有做,这项殊荣便无形消失了。

  到了今天,丁梓妍突然高兴起来,几个女生叽叽喳喳围着她说什么。

  桑桑上个厕所回来,悄悄给喻嗔说:“我说她怎么又高兴了呢,原来她男朋友这周六生日,丁梓妍打算请客办生日宴会。”

  “她男朋友?”

  “是呀,三中的牧原。”桑桑突然来了,“听说他是柏正表哥呢,不知道真的假的,柏正没有承认过。”

  喻嗔十分惊讶,她没想到丁梓妍有男朋友,对方还是柏正传中的表兄。

  桑桑感叹:“这女的真有手段啊,但是我很疑惑,大家都知道柏正才是柏家继承人,丁梓妍这种人怎么会舍弃柏正和牧原在一起?难不成她还讲究真爱啊。”说完最后一句,桑桑自己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恰好下午最后一节数学课的上课铃响了,两个女生便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假期之前最后一节课总是十分躁动,廖羽招呼了几次纪律都没作用。她把书往讲台上一放,狠狠拍了拍,除了吵醒了懒洋洋睡觉的,其余人还是说说笑笑。

  廖羽也心烦,干脆不讲课了:“班长!”

  毛俊星吓一跳,站起来连忙说:“老师。”

  廖羽说:“把学校的体育联赛报名表发下去,轮到我们班填了。”

  毛俊星拿起报名表,清了清嗓子:“同学们一一传阅,要参加的,就写一下自己信息。”

  这个话题倒是吸引住了人,桑桑显得很高兴:“我要报短跑!”

  喻嗔知道桑桑跑得很快,像个小炮弹似的,一下子就能跑好远。

  喻嗔有些艳羡,毕竟她体育就一样都不行。

  表格传到喻嗔手上,桑桑问:“你报什么?”

  喻嗔顺手递给她:“我没有擅长的,就不报名了。”个人荣誉要载入班级荣誉的,她水平确实

  拿不出手,喻嗔怕给四班拖后腿。

  桑桑劝道:“你多翻一下,万一有感兴趣的呢。”

  喻嗔知道她的好意,也不拒绝,拿起来翻了翻。

  没想到看见了前面几个班的报名,柏正的名字出现频率额外高。篮球、长跑、铅球……竟然都有涉及。

  喻嗔视线往后一扫,愣了愣。

  个人信息栏上,柏正的出生日期映入她眼中。

  喻嗔惊讶地问:“柏正生日是周日啊?”竟然就比牧原晚一天,而且满十八了,是郑重的成人礼。

  桑桑也愣了:“我去,还真是啊。”随即她不在意地摆摆手,“算了,那种败类,谁会在乎他生日哪天,大家都怕他,躲他都来不及,去年也没人提过这事。”

  喻嗔看着那个日期出了神,她看看丁梓妍,丁梓妍正在给要好的同学讨论牧原生日买什么礼物的事。

  柏正喜欢的人,也不在意他吗?

  相隔一天的生日,竟然一个众星拱月,一个悄无声息。

  *

  喻嗔放学回家的路上,先去蛋糕店看了看。

  店员微笑问她:“妹妹买点什么吗?”

  喻嗔看着那个昂贵的数字“256”,城里的蛋糕也太贵了吧,她想起兜里总共只有五十块钱,窘迫地摇摇头。

  店员很有礼貌:“没喜欢的也没关系,欢迎下次光顾。”

  喻嗔走出蛋糕店,拉紧自己书包袋子,上公交车回了家。

  喻嗔开门,万姝茗正在厨房忙碌。两个孩子今天都放假,她想给他们做点好吃的。

  沙发上坐着一个笔直的背影,喻嗔很欢喜:“哥。”

  喻燃顿了两秒,缓缓回头。

  少年眼里是深灰色,大多数时候,他安静得像个木偶人。他并不回应喻嗔,兀自回房间去了。

  喻嗔习以为常,洗了手去厨房帮万姝茗。

  “妈妈,我明天可以去买点干花和奶油吗?”

  万姝茗正切菜,咚咚咚响:“干花,你要做香啊?”

  尽管桑桑只提了一句,可是喻嗔一直放在心上,她笑着说:“想送给室友。”

  缺乏蒸馏工具,她没法帮桑桑和邢菲菲做香水,可是香囊之类的还是能做。

  万姝茗笑道:“当然可以,但是要奶油做什么?”

  喻嗔如实告诉妈妈:“地震里救我的那个同学生日,我想试着给他做个蛋糕。”

  万姝茗惊讶道:“你找到人了?”

  喻嗔轻声问:“妈妈,他真的叫柏正吗?”

  “你不是自己都打电话给镇长确认过了,当初的记录难不成有假!是叫这个名字,的确该报恩,啥时候打听一下他们家地址,我和你爸爸亲自登门道谢。”

  镇长确实肯定地说过两遍救她的

  人是叫柏正,白纸黑字登记过,喻嗔心中略羞愧。

  她点点头,心中发愁,不敢告诉妈妈,要是他们一家登门,估计会被臭脾气的柏正不耐烦当成穷光蛋让他们赶紧滚。

  万姝茗不清楚柏正脾气,想起另一件事,有些失落,切菜声顿住。

  “小燃还是不接纳我们。”万姝茗难受极了,女儿把机会让给柏燃,自己去念体校,这么多年,懂事得让人心疼对柏燃好,甜甜追着喊哥哥。

  然而柏燃对身边发生的一切,始终一无所感。万姝茗有时候都忍不住怨恨不平。

  喻嗔抬起脸,弯弯眼睛:“妈妈,别那样想哥哥。我回家之前他坐在沙发上。”

  万姝茗转头,不太明白女儿的意思。

  “哥哥作息很规律,下午六点他会回房间,可是刚刚已经六点十五了。”喻嗔声音温和含笑,“他在等我回家。”

  没有石头做的人心。

  哥哥会好起来,总有一天,柏正也会变好的。

  *

  周六晚上,电竞吧里打游戏的柏正接到一个电话。

  他看了眼屏幕,随手接了。

  蓝牙耳机里,牧原干净的声线响起来:“柏正,今晚我生日宴,很热闹,你回来看看吧,你已经大半年没回过家了。”

  柏正往椅子上一躺,觉得牧原简直是个智障玩意儿。

  “你生日,关老子屁事。”

  牧原并不介意他的粗鲁,平静道:“姨妈也在,你到底是她儿子,应该找个机会和她和解。”

  柏正嗤笑:“你脑子有坑是不是?那么喜欢多管闲事先管好你那个喜欢赌博的爸再说,再敢哔哔老子的事,打得你爹妈不认信不信?”

  牧原:“……”他叹了口气,挂了电话。

  柏正腿往椅子上一放,扔了鼠标。5v5游戏里,嚣张得不可一世、战绩12-0-3的打野死在了团战中。

  然后说好一起去抓人,结果变成孤立无援的上单乔辉也被群殴死了,尸体躺在草丛。跟上来救人的队友上演“葫芦娃救爷爷”,一个个死,导致团灭。

  队友看出他们俩开黑,已经疯狂开骂打野和上单是演员。

  乔辉:“……”

  夜色渐渐沉下来,柏正说:“不玩了,回。”

  乔辉挠挠头:“不是说玩通宵吗?”

  “没心情。”

  柏正出去骑车,乔辉也只好跟上。柏正慵懒吹着口哨,拜牧原那个比女人还八婆的男人提醒,他想起自己确实已经半年没回柏家。

  “你走吧,老子一个人兜兜风。”

  乔辉应了声,掉头回家去了。

  柏正一个人游荡在城市,他没住校,牧梦仪企图把他关在那个囚笼一样的学校,他偏不如她所愿,在外面买了套房。

  夜晚的城市车水马龙,柏正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时,他打开看,已经过了凌晨。

  那头中年男声沉稳,还夹杂着翻文件的声音:“阿正,生日快乐。”

  柏正笑笑,漫不经心开口:“是柏总啊。”

  “臭小子,叫爸。”

  柏正眼皮子都没抬,踹了一脚树,树叶被他踹得簌簌响:“什么事?”

  “今天你十八岁了,回家吧,我在家里给你办宴会。”

  柏正不屑地道:“娘们儿唧唧的玩意儿,小爷不需要。”

  “你.妈妈也在,我保证,我会让她控制情绪的,这么多年,我们从来没给你过过生

  日,回家吧。”

  柏正半晌不说话。

  许久,他不紧不慢说:“考虑一下。”

  柏天寇笑道:“行,慢慢考虑。”柏正小时候也曾艳羡地看着牧梦仪给牧原过生日,只是长大了,明白所有人都不喜欢他,他便一副什么都讨厌的模样。

  渐渐的,所有人连他讨厌什么,喜欢什么都不清楚了。

  明明再喜欢美好的东西不过,偏偏他再也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