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霆琛时笙全文免费阅读 第471章你本就是我的小孩

小说:顾霆琛时笙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桐哥 更新时间:2020-02-04 21:20: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们是连夜回的梧城,席湛不知道从哪儿听说我最近害怕坐车,特意安排了专机。

  回到梧城时两个孩子都睡了,我去了他们房间待了一会儿才回自己的房间,回到房间里又想念孩子,席湛见我这样索性去隔壁房间将两个孩子抱到了我们自己的卧室。

  席湛身体高高大大,胸膛又宽阔,抱着两个孩子绰绰有余,给人极大的安全感。

  他将两个孩子放在了床的中间,我过去躺在床边用手指逗弄着允儿的鼻子和睫毛。

  见我这样乐此不疲,席湛拿了睡衣进浴室洗澡,他出来见我还没有睡便过来坐在我的身边揉着我的脑袋温柔问:“还不累吗?”

  我摇摇脑袋道:“我很久没见孩子了。”

  “嗯,那我先处理点公务。”

  席湛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坐在床边忙碌,我玩了一会儿觉得疲倦就进了浴室洗澡。

  洗完澡出来他还抱着笔记本电脑专心致志的做着自己的事,我过去依偎在他的肩膀上看见尹助理发的邮箱,大致是些公司的近况,席湛仔细的翻着,随即他又打开了另一封邮件,另一封邮件里发的信息与尹助理发的别无二致,原来他对尹助理一直有防备。

  我疑惑问他,“这样累吗?”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他不可能不明白,既然如此他又为何一直留着尹助理?

  “我并非时时这样,只是偶尔抽查,而且我看重的人从不是尹助理一人,尹助理随时跟在我身侧,更多的是偏向外面,而内部还有一位助理,他掌握的权利并不比尹若低,而且在他们之上还有元宥、赫冥以及易徵他们,所以我从不担忧公司内部会腐朽,我抽查这些也并不是为了防备尹若,只是我个人的习惯,我不仅会提防尹若也会抵挡其他助理,我唯独比较相信的只有元宥而已。”

  席湛合上电脑道:“跟在我身边时间最久的就是元宥,他那人看似贪玩不靠谱,实际上很令人放心,比赫冥易徵更值得信任。”

  元宥曾经说过,他先有二哥才是我的三哥,我只要对席湛稍微不利就是他的仇人,倘若我对席湛没坏心他待我就是自己人。

  他这人倒爱恨分明。

  “嗯,你有你自己的思维和管理,我认为这种方式挺不错的,我今晚算是学到了。”

  席湛打个比方道:“席家的谈温和姜忱这两个人就是相互牵制,不会背着你搞事。”

  呸,这两个人总是背着我搞事!

  一个帮席湛,一个帮墨元涟。

  不过只要他们不触碰我的原则我平常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且席湛对我绝无坏心我没有必要防着他,而姜忱那边我信他。

  毕竟在时家那么多年是姜忱帮衬着我走到现在的,没有他我肯定也支撑不到现在。

  我没有戳破谈温暗地里帮席湛的事,我把脑袋放在他的肩上问:“要休息了吗?”

  “嗯,明天我要去处理点事。”

  我感兴趣问:“什么事?”

  “伤口复发,要去处理下伤口。”

  我赶紧撩开被子要看他的伤口,刚摸上他的睡衣他就将我摁住道:“没有危险的。”

  “我都忘了,你刚刚还洗澡了。”

  席湛勾唇,“我又不傻。”

  我执意要看席湛的伤口,他不得已让我撩开了衣服,白色的纱布上透满了血色。

  我担忧问:“怎么复发了?”

  席湛面色微红,“可能是最近饮酒。”

  我瞪了他一眼,“谁让你喝酒的?”

  “嗯,是我的不对。”

  他认错倒是挺麻溜的。

  我也没有再为难他,只是心疼的盯着他的伤口道:“不行,你得现在处理伤势。”

  他笑的温润道:“那宝宝帮我?”

  我赶紧找到房间里的医疗箱,取出里面的纱布放在床边,又找到了消毒的东西。

  我脱下他身上的睡衣小心翼翼的替他解着纱布道:“你这样扛着会令我心疼的。”

  “我没事的。”

  他这男人总是习惯隐忍。

  我吐了口气问他,“疼吗?”

  “宝宝,很担忧我吗?”

  这不是废话吗?

  我又抬头瞪了他一眼,没事找事道:“你别喊我宝宝,我不喜欢,像叫小孩一样。”

  “你本就是我的小孩。”

  我:“……”

  我心里甜鼾了。

  ……

  清晨我醒的比席湛早,我艰难的抱着两个孩子下楼给了保姆,随后去了厨房做饭。

  时骋起来看见我在厨房很惊讶,他溜达着过来问:“舍得回来了?在做什么呢?”

  “三明治,你们要吃吗?”我问。

  “嗯,不吃白不吃啊,我还要喝一杯橙汁,冰箱里有,你拿出来我来榨一下吧。”

  我白他一眼,“自己拿。”

  时骋哼了一声绕过我到冰箱前拿了几个橙汁,见还有草莓他说道:“亦然喜欢吃草莓,冰箱里这个还是她买的,我给她榨一杯草莓汁,顺道给我家九儿也来杯,你要吗?”

  “我喝牛奶,你给席湛榨一杯橙汁吧。”

  时骋乖乖的拿着水果在厨房里榨果汁,我做完三明治看了眼自己熬的山药小米粥。

  再十分钟左右就差不多完事了。

  见我空闲了时骋吩咐我给他拿杯子。

  我拿过去放在他面前,他忽而放低声音说道:“时笙,她最近总是偷偷去医院。”

  时骋指的是宋亦然。

  宋亦然的病情我和席湛都想过办法,医生也在梧城待命,但她自己不想做手术了。

  她之前和我说过失败率太高。

  的确,失败率非常高。

  而且至今都没有合适的肾源。

  这一瞬间我又想到了顾霆琛。

  不不不,绝不能牵扯顾霆琛。

  我不能打他肾脏的主意。

  不然这一牵扯又没完没了。

  现在最大的办法就是找其他的肾源。

  我和席湛的人都在快马加鞭。

  希望宋亦然能撑住。

  再多给我们一点点时间。

  时骋心里爱着宋亦然的,而且这病情还是因为他引起的,他心里的愧疚无法想象。

  但他的确是做错了事。

  这点我不会偏向他的。

  我安抚他道:“我们都在想办法,但具体怎么样没人知道,你还是尽力陪陪她。”

  我希望宋亦然是开心的。

  “可她到现在都没原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