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霆琛时笙全文免费阅读 第447章谁是那个倒霉蛋?

小说:顾霆琛时笙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桐哥 更新时间:2020-02-04 21:20: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能杀小五的凶手肯定不是普通人,一时半会自然查不到真相,目前无法给她善终。

  嫂子先我回答道:“暂时很难查清,因为我听警局的人说过凶手是个熟手,作案的手段极高,警局的监控录像以及周围的全都被破坏,而且这次尸体偷运都是悄无声息的。”

  我爸震惊,“一点线索都没有?”

  至少助理现在都没有给我任何线索。

  嫂子答道:“嗯,先安排小五下葬吧,毕竟入土为安最重要,爸打算怎么安排她?”

  我爸和我妈不同,我爸对小五没有那么多的心软,他犹豫了一会儿道:“小五毕竟不是时家人,所以不能下葬在时家祖坟,但她又无家人,再加上你妈对她又太过同情,我考虑了一会儿打算出重金买三座坟地给她。”

  嫂子疑惑问:“为什么是三座?”

  我爸考虑周全道:“如果将小五一个人埋在墓园太孤独,这事你妈肯定于心不忍,我自己也觉得过意不去,我想将她亲生父母的坟墓迁移过去,也算是我送给小五的礼物。”

  我爸的这个决定的确周全。

  小五不是说自己一直孤单嘛,这样至少让她死后有了家人陪伴,也算是周全美事。

  只是梧城算得上是新一线城市,房价高的离谱不说,就连买个墓碑都是不容易的。

  三座墓碑至少要花我爸妈几十万。

  我爸妈现在毫无收入,又给时骋留了一些钱娶媳妇,他们两人现在算得上是贫穷。

  所以掏出这几十万也不容易。

  我仔细想了想我和小五之间的恩怨,虽然她大错特错,但毕竟人都死了我不想再计较什么,我心里想出这几十万,因为这个对我来说是小钱,可我觉得小五不稀罕我的!

  我看向嫂子眨眼,嫂子秒懂道:“我赞同爸的决定,不过这钱还是让楚行为小五拿。”

  闻我爸叹道:“你们真是有心。”

  小五的下葬的事敲定,我爸又出门联系人为小五的葬礼忙活,而我和嫂子怕见妈难过的模样忙双双的出了时家别墅回自己家。

  在车上我问她,“最近和哥哥怎么样?”

  上次在宴会上他们还在闹离婚,许久不见也不知道他们两个的感情到什么地步了。

  “算是平和吧,你哥哥现在很维护我,我也尽量的为他考虑,至少表面上云淡风轻。”

  我听出不对劲问:“表面是什么意思?”

  嫂子惆怅道:“他总是疑神疑鬼怀疑我对他的感情不忠,然后总是莫名其妙的置气。”

  楚行这是在吃醋啊!

  只不过吃醋吃的太频繁!

  我手指点着方向盘问:“缘由有吗?”

  “你知道的,好看的女人身边总不乏追求者,你哥哥对那些陌生的男人警惕性太高。”

  嫂子对自己的颜值很是自信。

  不过嫂子是真的漂亮!

  “哥哥吃醋是好事啊!”

  嫂子苦笑道:“是,但他置气不理我,这让我很无奈,他总是实行他的冷暴力,我怕时间一久我会崩溃的,毕竟太过束缚了!”

  这个问题我得和楚行聊聊。

  “嫂子别太糟心,有时间我跟他说说,我不会提及你的,就是兄妹间随意的聊聊。”

  “嗯,我感觉宋小姐的状况很差。”

  宋亦然的身体也就这样。

  “嗯,快极限了。”

  我把宋亦然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她,嫂子怜悯的语气道:“其实最为可怜的是她。”

  是的,最为可怜的就是宋亦然。

  最可恶的就是小五。

  她千方百计的拿走了那颗肾但不过两年就死了,而且还将宋亦然陷入了如此绝境。

  其实小五做的这些事随着她的死我都能够谅解,唯独她对宋亦然做的我无法原谅。

  我和嫂子双双叹息回到家,当时的宋亦然正在逗弄几个孩子,时骋就在她的身边。

  他们这样瞧着还是蛮和谐的。

  我过去从沙发上抱起乖巧的润儿,正玩着遥控车的九儿一直甜甜的喊着我姑姑。

  九儿很听话,特别的讨人喜。

  我回应着九儿,“好玩吗?”

  她猛的点点头,“好玩。”

  嫂子看着几个孩子很是开心,她抱着允儿突然来了一句,“要是我的孩子还在估计也快要生了,都怪我自己……没保护好他。”

  嫂子的这个话很有深意。

  我追问:“嫂子你的意思是?”

  嫂子摇摇头道:“没什么。”

  嫂子不愿意说我就没再强迫问,不过我不能在家里待太久,因为席湛还在医院里等着我,我在家里炒了几个清淡的菜去医院。

  我是自己开车去医院的,荆曳没在梧城我心里有点空落落的,没有以前的热闹感。

  主要是最近一两年身侧有人跟着我习惯了,所以荆曳和助理不在梧城我都不适应。

  而身后的那些保镖搭不上话。

  我到了医院将车停在了门口,走到席湛的病房门前听见里面有人在说话,其中一个是席湛的声音,而另一个似乎是赫冥的!

  赫冥不是在芬兰吗?

  赫冥问道:“云翳已经出现在梧城了,肯定会调动自己以前的人,还不处理他吗?”

  席湛音色淡淡道:“嗯。”

  赫冥奇怪的问:“你明知道他是云翳的人为什么一直不处理?而且一留就是十几年。”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席湛的身侧有内奸?!

  席湛一副胜券在握无所谓的语态说道:“留着吧,指不定他以后是有用的呢?”

  赫冥担忧的语气说:“我提醒你也不管用,也就你心大的留了他这么多年在身边。”

  席湛道:“他做事令我很满意。”

  赫冥:“……”

  赫冥连回话的心思都没了。

  我伸手敲了敲门随后打开了门走进去问他们,“你们在说什么呢?谁是内奸吗?”

  赫冥否认道:“没什么重要的事。”

  我问他,“你怎么到梧城了?”

  赫冥神神秘秘道:“你猜。”

  我赶紧道:“不必,我没兴趣。”

  “切,真是无趣,你猜一下!”

  “难道你哄骗了谁到芬兰接你的位置?”

  赫冥一副佩服的神色说道:“席湛你瞧瞧你家席太太,这可不是一般的聪明!”

  我放下饭盒双手抱拳问:“所以?”

  席湛莞尔一笑在一侧不不语。

  赫冥懵逼问:“什么?”

  “谁是那个倒霉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