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霆琛时笙全文免费阅读 第62章楚行和嫂子的感情

小说:顾霆琛时笙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桐哥 更新时间:2020-02-04 21:20: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顾霆琛突然张嘴咬住了我的肩膀,很下劲道的,似乎在克制自己什么,他的手掌没有再游走,而是握住不动,不肯退缩撤离。

  我的心被他拔撩的有点痒。

  我吐了口气问他,“想要吗?”

  闻顾霆琛突然惊喜若狂的目光望着我,特别的璀璨,像大海星辰那般浩瀚无垠。

  他舌.尖舔着我的肩膀问:“可以吗?”

  他问,可以吗?!

  我下定决心说:“嗯,但你轻点。”

  顾霆琛手指缓缓的脱下了我的衣裙,随即走遍我的全身,又绕回去轻轻的调戏我问:“痒吗?”

  我点点头粗着粗气说:“痒。”

  特别特别的心痒。

  男人低沉的问我,“哪里痒?”

  我:“……”

  我用沉默回答他,顾霆琛似乎玩上了瘾,他一点儿也不着急,我像块烂泥似的躺在他的怀里,最后他进来的时候忍不住的哼了一声。

  他轻笑着说:“真烫。”

  ……

  清晨醒来时顾霆琛没在身边,我伸手摸了摸旁边是冷的,估计已经起来了很久了。

  我起身洗漱完换上衣服,拿起手机时看见嫂子昨晚凌晨三点的时候给我回了消息。

  她说:“我刚睡醒呢,笙儿你身体最近怎么样?我和你哥结婚?估计短时间内是没戏了。”

  我回复她问:“为什么没戏?”

  她和楚行闹了矛盾?!

  嫂子还没有回我,我推开门站在二楼看见顾霆琛和楚行此时都坐在客厅里沙发上的。

  他们没有发现我,我悄悄地走近听见楚行淡淡的威胁说:“我不管你怎么样,但这次绝不能再对不起笙儿,不然我会带她离开你。”

  顾霆琛答道:“与你无关。”

  楚行的脸色瞬间阴沉,我喊了声哥哥,他见我下来起身说:“走吧,我们去医院。”

  可能是刚刚在客厅里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此刻车里坐着他们两个男人显得气氛很压抑,我即使偶尔说些什么楚行都懒得回答我。

  不过他看上去异常的疲惫。

  检查完身体后我们等着检查报告,二十分钟后医生说一切正常,但他说我的精神有点不稳定,提醒我要适当的减轻自己的心理压力。

  楚行皱眉问我,“你压力怎么那么大?”

  我摊开手解释说:“我不知道,可能是陈楚去世后这两天我没有休息充足……”

  楚行叮嘱道:“嗯,回梧城后注意身体。”

  楚行这是愿意放我回梧城。

  我点点头道:“好的。”

  他啰嗦道:“记得按时吃药。”

  我笑说:“好。”

  楚行送我和顾霆琛上了飞机,在飞机上顾霆琛对我说道:“楚行对你太过关心。”

  我下意识回答:“他是我哥哥啊。”

  “你嫂子可不这么认为。”

  顾霆琛莫名其妙的来了这么一句,似乎说的有些道理,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楚行和嫂子的矛盾会不会是我造成的?

  一想到这个问题我心里就觉得不舒服,下了飞机后赶紧给嫂子打了电话,她正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问我,“笙儿,有事吗?”

  “嫂子,你和哥哥吵架不会是因为我吧?”

  在亲人面前我是有什么说什么的人,所以问的很直接,嫂子怔了会说:“算吧。”

  嫂子是一个直接的人。

  “因为什么吵架呢?”

  嫂子坦诚的解释说:“他觉得我成天没心没肺,对谁也不上心,你做手术到现在我都在外面乱跑……说到底他可能觉得我对他不够爱,笙儿你只是我们之间的一个爆发点而已。”

  楚行担忧我是因为负责,他心底责任感特别得强,我也毫无顾忌的享受着他的好。

  在这其中我们都忘了嫂子。

  我愧疚的说:“抱歉,嫂子。”

  我伸手捂住发红的眼睛道:“对不起,我从没有想到这点,其实哥哥……他特别爱你,而我只是他以为的责任。嫂子,我以后会尽量少麻烦哥哥,你别生他的气。”

  “不是这样的,笙儿。”嫂子耐心的解释说:“跟你没有太大的关系,我们只是找了个原因吵架而已,真正的原因是他觉得我对他冷淡,他觉得我没有想象中那么的爱他。”

  “那嫂子待哥哥……”

  “我和你哥哥在一起之前其实我们……没有那么顺利,他曾经伤过我很多次,我以为自己这辈子无法原谅他,但最后抵不过他的死缠烂打……再次与他在一起时我们的确过的很甜蜜,但我的心里始终有芥蒂,所以我对他一直冷淡,再也做不到像曾经那般爱他。”

  没想到楚行和嫂子之间一直有芥蒂……

  我抿了抿唇想说些什么,嫂子接着说道:“我们之间的事从不是因为你,你从没有做错什么,笙儿,我和你哥哥的矛盾需要我们自己去消化,需要我去放下曾经的芥蒂,不然我一辈子都无法真正的和他在一起!”

  每个人都有自己在感情方面的糟心事,这些东西只能靠自己去消化,原谅自己。

  比如我终究原谅了顾霆琛。

  毫无芥蒂的原谅了他。

  “抱歉嫂子,让你糟心了。”

  我以后会尽量的远离楚行,至少在他们真正的放下芥蒂之前我都不能让自己插进他们的生活。

  “笙儿,我爱过他,恨过他,但最终原谅了他,可这个原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嫂子的困扰我并不能解决。

  甚至都无法与楚行说嫂子的心声,这会让他心里很难受,毕竟有些事只能靠他们两个人自己去解决,旁的人也插了不足。

  我和嫂子聊了一会儿就挂了电话,挂断之前嫂子说会调整自己的心态,等她想通了她就回s市与楚行开诚布公,只是这个过程估计需要很长的时间。

  我心里很难过,顾霆琛拥住我的肩膀带着我回了时家,刚到家顾霆琛就因为临时有事离开了,随后他给我打了电话。

  我接起好奇的问:“有事吗?”

  “笙儿……”

  顾霆琛的语气犹豫了。

  我心底隐约升起不好的预感。

  “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季暖深受重伤,正在手术室里抢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