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宠悍妻 第703章很快可以回家了

小说:权宠悍妻 作者:六月 更新时间:2020-02-02 01:45: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靖廷却仿佛石雕一般看着他,丝毫不为所动,冷冷地道:“真是笑话了,是你要死的,又不是我们杀你,横竖你也是要死,让我们看看痛快一下怎么了?你当初不也是眼睁睁地看着瑾宁死吗?不,我说错了,你就是刽子手,杀了瑾宁,杀了你们的孩子。”

  “我没有,我原本不想这样的。”李良晟力竭声嘶地吼着,面容狰狞,“你懂什么?是母亲的意思,是长孙嫣儿的意思,我已经杀了长孙嫣儿为她报仇了,都是她们。”

  靖廷竟笑了起来,笑得讽刺悲凉,“李良晟,你知道吗?瑾宁在我心里头比任何都重要,任何人要伤害她,我都会用命去抵挡,我若不死,就无人能伤她分毫。你如果心里头念着半分夫妻之情,就不会容许任何人伤害她,你不仅没有做到,反而连同其他人来一起谋夺她的性命,她死了还要往她身上泼脏水,我听瑾宁说过,她愿意原谅你,她能说出这句话,你可知道她是咬着牙吞着血说的?可你竟然连承认都不敢,好,你说在京中的时候,是你母亲和长孙嫣儿的主意,那自京城往归州这一路呢?你对她几次下杀手吧?是你的意思吗?”

  李良晟握拳,眼睛通红,“你懂什么?”

  “我确实不懂,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我是做不出来的。”靖廷冷冷地道。

  李良晟也冷笑起来,“是的,你清高,你仁义,从小父亲就说你宽仁无私,你不会做坏事,你心里只有朝廷百姓,可你现在有什么权利来指责我?她不是你的谁,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只要我不写休书,你们就永远是狗男女。”

  “你喜欢怎么认为都可以。”靖廷也有些压不住怒火了,“那如今你可以死了吗?我在这里等着。”

  李良晟咬牙切齿地道:“我真恨我从小没有好好练武,否则今天我武功比你高的话,我就可以杀了你,我这辈子都没试过这么恨一个人。”

  “你现在开始练也不迟,等你练好了,再来杀我就是。”靖廷不耐烦地道。

  若不是怕横生枝节耽误他与瑾宁回家,谁愿意管他?

  李良晟捡了一块石头扔他,怒道:“你走!”

  靖廷侧身避过,石头落在他后面的草地上,发出噗地一声。

  靖廷以为他住了手,没想到他竟然又连捡了两三块扔过去。

  他这辈子都没试过打中过靖廷,这一次例外,第三颗石头砸在了靖廷的额头上,鲜血流出。

  靖廷面容阴沉了下去,血流下来,更显得阴郁冰冷,李良晟怔了一下,看着他流着血逼过来,竟吓得马上退后一步,脚步不稳,踉跄了一下跌在了地上。

  然后,他竟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一边哭还一边骂:“是你自己没躲开的,你怪得了谁?你不要过来,父亲以前说过,我是你弟弟,你要保护我,可你从小就没有保护过我。”

  靖廷是想上前揍他一顿的,但是看他哭得连鼻涕都流出来了,真是可笑又可恨,心头也是又好气又好笑,“你哭什么?我还没揍你,你哭什么?”

  李良晟却仍是在哭,“你揍我,我不得哭吗?”

  靖廷擦了一下血,蹲下来看着他,“李良晟,你能有点出息吗?你杀人都敢了,你还怕我揍你?”

  李良晟坐在地上,双手抓了一把泥,也没敢扔过去。

  靖廷冷冷地道:“哭是不管用的,你素来骄傲,哭不怕丢了你的面子吗?你春风得意的时候,管过谁?理会过谁的感受?我自小没有保护你,是因为你从来不被人欺负,只有你欺负别人,刚来侯府的时候,父亲让我把你当做亲弟弟看待,我确实这样做了,否则怎会容忍你一直挑衅?你以为我真是怕养母骂我吗?是我一直在让着你,可你不知足,你要天下人都捧着你,让着你,有今日,是你害死你自己,与人无尤。”

  他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今天你要死便死吧,横竖我已经在此耽搁了这么久,也不差这一时半会的。”

  说完,靖廷转身走了。

  李良晟怔了许久,看着他的背影,心中又怒又羞愧,竟一时不知道如何自处。

  他怎么就在陈靖廷面前丢了面子?

  靖廷回了去,瑾宁在营帐里头暖脚,见他回来,问道:“他干什么了?”

  “寻死。”靖廷道。

  “死了没?”瑾宁哦了一声,并不意外,抬起头看他的头,“你受伤了?怎么回事?”

  “小伤,天气冷已经止血了,不碍事,至于他嘛,我回来的时候没死,不知道这会儿死了没。”靖廷脱了军靴,把双脚伸进被窝里头,和她暖在一块,神情甚是自得。

  “真不用处理吗?”瑾宁凑过去看了一下,确实只是损了皮肉,不大碍事,便罢了。

  靖廷用一只手抱着她,“李良晟哭了,坐在地上撒泼,如今看他竟没这么讨厌。”

  “讨厌还是讨厌的。”瑾宁不认同他这句话,“只能说……恨他不是要紧事而已。”

  “是啊,恨他也不是那么的要紧了。”靖廷笑着道,眉目里满满的高兴,“快点回到京中,我们就能回家了。”

  “我迫不及待带要见他。”瑾宁也是欢喜得要紧,对比起这里的乱局和厌恶的人,还是回家看孩子要紧,仇报不报有什么重要吗?

  爱一定是可以胜过一切的。

  “不知道可长大了些吗?”靖廷道。

  “真恨不得我回去,还是我刚生完他的时候。”瑾宁向往地道,在孩子出生之后的每一刻,她都不想错过,若是同步的话,孩子如今都已经三个月多了。

  三个月,一百个日夜,她是怎么煎熬过来的?

  之前遥遥无期,如今知道归期,心里却觉得度日如年。

  两人头挨着头,肩膀挨着肩膀,一直说着孩子的各种,仿佛孩子的一生,都在他们嘴里说得过完了。

  之后,两人相视一笑,都觉得对方痴傻。

  两人拥抱入睡,明日,最慢后天,怎么也会抵达京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