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宠悍妻 第677章要下手了

小说:权宠悍妻 作者:六月 更新时间:2020-02-02 01:45: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瑾宁这几天都一直留意着李良晟。

  在行军的整个路程上,她都保持高度的警惕,精神也高度紧张,在这种心理状况下,她反而是不知疲倦的。

  李良晟今晚与长孙拔谈话,再到河边去,回来之后黄天进入了他的营帐内,她都看到了。

  黄天是他的副将,跟了他大概三年,此人十分懂得进退,没有传召,怎么会大晚上私自进营帐去?

  瑾宁双手抱胸,大概知道李良晟要做什么了。

  到如今才要对她下手,他确实也算能忍。

  长孙拔怕是早不耐烦了吧?

  这一路上,长孙拔看似对她十分恭谨,但是背地里不知道撺掇了多少坏话,长孙拔是个聪明人,很有危机感,不杀她,如何能安枕无忧?

  瑾宁伸伸懒腰,回了营帐内。

  她依旧和国公爷一个营帐,国公爷也还没睡,只是蜷缩在被窝里头,见瑾宁进来,他便坐起来问道:“去哪里了?”

  瑾宁坐下来,道:“去监视李良晟了,想必这两天就要动手,父亲你自己看着点儿。”

  陈国公眸子一沉,道:“你放心,我防备着呢。”

  瑾宁轻声道:“那好,睡吧,他们不敢在这里动手,因此在营帐里头是安全的。”

  陈国公嗯了一声,复又躺了下来,“算算日子,初三也快跟上来了。”

  瑾宁笑了笑,“初三叔来了就好,多一个人,咱们就多一分力量,靖廷距离我们不远,他知道李良晟大概是要动手了的,所以也在渐渐地收慢脚程等着我们。”

  到不了归州,李良晟就要动手的。

  翌日中午时候,大军停下来吃饭,初三叔就策马归队了,他一路奔波,风尘仆仆,可算是赶上来了。

  瑾宁让他先吃了一顿再说话,初三叔也不含糊,一口气两大碗饭,喝了一壶水,才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看着国公爷道:“事儿都处理好了,有件事,要请国公爷您节哀。”

  陈国公眸子不抬,淡淡地道:“什么事?”

  “老夫人和如夫人都没了,老夫人路上得了病,到了老家之后就不行了,老家里的人已经帮她办过丧事,至于如夫人她出了意外,也没了,请国公爷节哀。”

  陈国公沉默了一下,道:“嗯,知道了。”

  他脸上没有难过或者痛快之色,眸子是沉沉的灰色,但是,瑾宁能听到他轻轻地舒了一口气,仿佛是某些事情得到了解脱。

  之后继续赶路,初三叔在军中没有军衔,只以国公爷的随从行走。

  晚上大军停驻,吃了伙食之后,李良晟亲自来找瑾宁,说有些事情要和瑾宁说的,问瑾宁能否移步出去,瑾宁自是不去,推了李良晟。

  当晚,有值夜的军士禀报说昨晚夜里发现有敌人前来刺探,但是没有拿下,被对方逃去。

  李良晟命人带兵到附近搜索了一番,也是毫无发现,便叫人加强巡逻,免得再被敌人有可乘之机。

  下半夜的时候,一支冷箭不知道从哪个方向飞来,飞入了瑾宁和陈国公的营帐里头。

  瑾宁持剑追了出去,发现一名黑衣人矫健地往西面逃去,而刚好巡逻的兵士巡逻到了南面,瑾宁只得亲自追了去。

  这里即将抵达归州地带了,山多林密,地势很不好走,瑾宁没有带火把,趁黑追赶前面那黑衣人,有些吃力,追着追着,竟跟丢了。

  她停下来才发现自己追到林子附近了,深夜寂静,四周群山如同静默的野兽,有一种瘆人的黑沉从四面八方压过来。

  林子里也有一种危险的气息在流动,瑾宁盯着里头,仿佛那里随时都有暗箭从漆黑中飞出来。

  不过,瑾宁心里有数,他们不会用箭杀她,因为军营的箭都是有识认的,一两根可以少,但如果丢失得多,很快就会被人发现。

  在这空旷的地方要用箭射杀她,起码需要几百支才逼得她无法抵挡。

  她知道今晚李良晟会动手,李良晟傍晚的时候来找她,就是想引她出去,她不同意之后,闹了一场小骚乱,说有敌人潜入,造成确实有敌军过来打探敌情的假象。

  那么,这一支凌空飞过来的箭,就一定会让她以为是敌军,她必定会去追。

  方才她试图缓慢下来,但是黑衣人在她缓慢下来的时候,也减慢了脚步,似乎是在故意等她追上来,如今黑衣人消失,瑾宁便可以确定这里有埋伏。

  果然,她转了几个圈之后,便见林子里头飞出十余人,这些人,都没有身穿黑衣,是寻常便服。

  虽然都蒙着脸,但是从身形瑾宁就能看出两人来,一个长孙拔,一个黄天,其余的,应该都是李良晟或者长孙拔的心腹。

  李良晟没有来,在十余人里头,没有李良晟,但是至于他会否躲在别处偷偷看着,那就不知道了。

  十余人齐齐对瑾宁展开了夹攻,四面八方的长剑刺来,瑾宁冷然一笑,足下一蹬冲天而起,飞出了包围圈。

  这十余人里头,长孙拔的武功最高,他主攻瑾宁,其余的继续形成包围之势,断了瑾宁的退路,逼着她不管长孙拔出什么招式,她都必须硬接。

  瑾宁抛下长剑,取出软鞭,鞭子凌空抽起,卷住了长孙拔的长剑,用力一甩,长孙拔凌空而起,顺着她甩动的弧度飞过去,手中依旧握住剑,一挑一抖,剑从鞭子里脱困而出,他再一个窑子翻身,长剑直冲瑾宁的脖子而去。

  瑾宁向后弯腰,黄天的剑便刺向她的脑袋,她在地上一蹬,后弯的身子从黄天身侧滑了出去,避过两人的夹攻。

  夜风疾疾,吹得林子沙沙作响,天空只有黯淡的星光,月亮早就躲在云层里头,不见踪影。

  那黯淡星光下,瑾宁以一敌十三,挑了几人,虽然显得有些吃力,但是,并未落败。

  长孙拔见久攻不下,有些心烦气躁了,马上就要天亮,如果杀不了陈瑾宁,便会有人找过来。

  还有,陈国公和初三也会过来。

  他刚这么想,便见平原处有两道身影飞快地跑过来,他们手中都拿着剑,剑光在黑夜中泛着幽蓝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