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表叔画新妆 第19章019

小说:我为表叔画新妆 作者:笑佳人 更新时间:2020-01-28 17:55: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阿渔回到自己的小跨院,先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

  洗完澡,阿渔懒懒地靠到躺椅上,宝蝉、宝蝶分别搬来一把小凳子,坐着帮她擦干头发。

  “姑娘这半天去哪了?”宝蝉好奇问,“姨娘也没见到人。”

  阿渔一边想象父母此时正在交心,一边笑道:“陪侯爷说话去了。”

  宝蝉、宝蝶都很意外。

  阿渔没有多说什么。

  宝蝶心细些,想了想,她轻声道:“其实这样挺好的,侯爷常来看姨娘,可见姨娘在他心里占了一席之地,只要姨娘能放宽心伺候侯爷,说不定还能给姑娘再添个弟弟呢。”

  宝蝉却没有好姐妹的信心,这些年姨娘伺候侯爷的次数还少吗,可姨娘就是怀不上,如今姨娘也快三十了,女人啊,年纪越大越难孕,她是不敢做姨娘母凭子贵转正做侯夫人的美梦了。

  阿渔闭着眼睛听两个丫鬟嘀咕,心里却想到了从父母那儿偷听来的话。

  母亲不孕,真的是因为太怕父亲了?

  居然有这么奇怪的事,那她嫁给徐恪三年却一直都没有怀孩子,莫非也是因为害怕?

  只是母亲怕的是枕边人,她怕的却是婆婆容华长公主。

  “好了,姑娘可以起来了。”宝蝶突然出声,打断了阿渔的思绪。

  阿渔笑笑,站了起来。

  换身衣服,再算算时间,她已经回来半个时辰了。

  父母应该聊得差不多了吧?

  急于知道二人这次交心的结果,阿渔充满期待地先去了母亲那边,发现母亲还没回来,再看窗外夜色已经笼罩了下来,阿渔想了想,没再往外跑,坐在母亲的堂屋等着。

  “姑娘还没用饭吧?”江氏身边的丫鬟灵芝端来一碗茶,笑着问。

  阿渔摇摇头,道:“我等姨娘回来一起吃。”

  灵芝不禁朝侯府正院的方向看了眼。

  下午她也在那边伺候的,姨娘待在屋里,她就站在院子里,所以当姑娘离开,当侯爷进去,当里面传来姨娘熟悉又与以前不太一样的声音,灵芝便猜测今晚姨娘大概要宿在正院了。果不其然,一番恩爱过后,侯爷单独出来嘱咐她,叫她先回来,安排姑娘自行用饭,明早再来请安。

  灵芝才回来,姑娘就过来了。

  只是,她该怎么跟姑娘解释这件事呢?毕竟姨娘从来没有在侯爷那边留过夜。

  当阿渔放下茶碗,灵芝也编出了借口。

  “姑娘,姨娘守了您一下午,我回来的时候她还在睡呢,侯爷怜惜姨娘,不许我们打扰姨娘休息,这会儿天都黑了,或许姨娘要一觉睡到明早了,姑娘还是先用吧。”

  说完,灵芝紧张地观察小主子,若是姑娘不信,她

  只能假装跑一趟了。

  但阿渔信了,不但信,还由衷地希望经过这一晚,父母的相处会变成另一种样子。

  .

  翌日天未亮,阿渔还在酣睡,曹廷安却要上朝去了。

  可习惯了带兵打仗的平阳侯,这个早上对上朝充满了抗拒,他不想披星戴月地去听一群朝臣叽叽歪歪,只想躺在暖呼呼的被窝里,只想抱着自己的小妇人享人间极乐。

  “阿萝,给我生个儿子。”

  心里话已经说过了,江氏的反应也像他期待的那样柔媚了很多,听着她动人的声音,曹廷安不禁哑声道。

  江氏轻轻咬唇,她也想要儿子呢。

  本来都想求他快去上朝的,念着儿子,江氏便继续随他胡闹了。

  于是,这个早上,文武大臣们都到齐了,建元帝也派大太监来宣布进殿了,就在排在最末的两个臣子即将跨进大殿之时,他们身后,突然传来了蹬蹬蹬的脚步声。

  那声音不小,后面几排的臣子不约而同地往后望。

  大殿前是长长的台阶,只见尊贵的平阳侯曹国舅以后提着紫色朝服衣摆,一手随着攀登台阶的矫健步伐飞快地前后晃动着,武将就是厉害,都四十左右的老男人了,一口气爬到顶,竟然脸不红气不喘的。

  低阶官员们纷纷点头示意。

  曹廷安哪有心情理会他们,匆匆地站到了武官一列第三的位置。

  他入列了,所有的大臣们也都站稳了。

  大太监一扬浮尘,扬声宣布皇上驾到。

  文武大臣同时跪拜。

  建元帝昨晚睡得不错,神采飞扬地坐到了龙椅上,视线在下面一扫,笑道:“众卿平身。”

  哗啦啦的,衣袍声响,大臣们都站了起来。

  建元帝看向曹廷安:“听说今日国舅是最后一个到的?”

  迟到被点名了,曹廷安摸了摸脑袋,出列道:“回皇上,微臣休了三日假,前三日每日都睡到日上三竿,今天便也睡过头了,险些误了早朝大事,还请皇上恕罪。”

  建元帝仔细瞧了瞧他,颔首道:“不错,经过这三日休整,国舅气色果然好多了,朕心甚慰。”

  曹廷安咧嘴笑,心中却想,老子气色好是因为有美人陪伴,才不是休

  假的功劳。再说,他辛辛苦苦在外面打了大半年的仗,建元帝却只放他三天假,现在建元帝还好意思提?

  建元帝非常好意思,摆摆手示意曹廷安归列,他往后看了看。

  徐潜也是武官,与曹廷安同列,但他年纪尚轻,便是战功不俗建元帝也不好让他升官升的太快,所以徐潜与曹廷安中间还隔了七八个人。

  建元帝今年四十五了,徐潜是他的亲表弟,可自从徐潜出生,建元帝就

  把小表弟当半个儿子看了。

  “徐卿休息得如何?”建元帝慈爱地问。

  徐潜:……

  他很不喜欢建元帝的这种态度。

  站在曹廷安一侧的镇国公徐演却抿了下唇。

  他也是建元帝的表弟,但因为都是同龄人的缘故,他少年时容貌、才情都胜过建元帝,先帝经常夸赞他,夸得越多,建元帝就越不待见他,待建元帝在母亲的扶持下登基,做了龙椅的皇帝表哥,对曹廷安都比对他好。

  就连建元帝赐婚给他的公主妻子,都是曹廷安看不上的。

  他垂着眼帘,听那位一母同胞的年轻五弟淡淡地道:“微臣睡得很好,谢皇上关怀。”

  徐演面露讽刺。

  有一个事事偏心自己的母亲,有一个把自己当儿子栽培的皇帝表哥,还有被一群同辈人羡慕的大好年华,换成他,他也高枕无忧。

  .

  男人们开始忧国忧民了,平阳侯府一家之主的房间里,江氏急忙忙梳好头,乘着夜色偷偷回了自己的桃院。

  “姨娘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听到轻轻的叫门声,守门婆子难以置信地跑过来,一边系衫子一边震惊问。

  江氏只能苦笑。

  昨日她完全是被曹廷安强留下的,做出了姨娘留宿家主正房的僭越事,今日若不早点回来,万一白日被人撞见,传出去侯爷不怕被人诟病,她得替女儿着想。

  没有哪个勋贵人家愿意娶一个生母不安分的庶女进门。

  “今日之事,不得对任何人提。”进了门,江氏罕见地肃容交待道。

  守门婆子赶紧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