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表叔画新妆 第18章018

小说:我为表叔画新妆 作者:笑佳人 更新时间:2020-01-28 17:55: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8章

  徐潜不想扶阿渔。

  他不敢自称君子,但他从未做过轻薄女子之事,刚刚他见这位四姑娘昏倒在地上,本想唤醒她,未料小姑娘醒来后竟把他当色中饿狼看待,满眼警惕。

  难道他长得很像那种人?

  虽然现在阿渔暂且相信他了,可一旦他去扶了,万一无意中碰到她什么地方,她会不会认定他存了非分之想?

  瓜田李下,还是避嫌为好。

  “男女有别,我不便碰你,你再等等,若见到丫鬟仆妇,便说你不小心摔倒的。”

  徐潜毫不客气地拒绝了阿渔,说完便走了。

  但他并没有走远。

  小姑娘长得貌美好欺,镇国公府年轻的公子们多,小厮们也经常来往花园做事,徐潜无法保证侄子与小厮们都是老实人。

  走到拐角,徐潜隐匿在一片翠竹后,从他的角度能看见阿渔周围的一切,旁人却看不见他。

  阿渔并不知道徐潜在暗中守着她,贪吃醉酒落得如此下场她已经很惨了,刚刚开口求人又被人冷脸拒绝,阿渔又窘迫又害怕,眼泪便泉水似的往外冒。

  哭了会儿,阿渔咬牙试着坐起来,拼尽了所有力气,也只是勉强靠到了旁边的花树上,其余的再也做不了了。

  孤零零地坐在那儿,想到堂姐发现她不见了肯定会来寻她,徐琼可能也要来的,如果让徐琼发现她偷吃果酒,徐琼一定会笑死她。最可怕的是,现在她手脚无力,万一最先发现她的是个色胆包天的坏人呢?

  阿渔越想越后悔,越想越觉得随时都会遇到危险,左右看看,阿渔虽然没有哭出声,肩膀却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暗中观察的徐潜见了,长眉紧锁,最终还是走了出去。

  高大的男人身影朝她而来,阿渔抹把眼睛,才发现是徐潜去而复返了。

  看着徐潜冷冰冰的脸,阿渔既想再次哀求,又怕再被他拒绝,于是想说不敢说,水漉漉的杏眼里全是委屈。

  徐潜忽然觉得,她哭成这样,全是他的错。

  “还要我扶吗?”停在她面前,徐潜绷着脸问,免得神色缓和了,她还以为他高兴能占她的便宜。

  就像濒临溺水之人抓到了船舷,阿渔哽咽地望着他:“要!”

  她说的那么急,仿佛怕他会反悔一样。

  徐潜便俯身下去,低声道:“我也不便抱你四处行走,旁边就是假山,我先带你过去,等你恢复力气了再离开。”

  阿渔连连点头,只要能避免被人发现嘲笑或欺.辱,徐潜带她去哪儿她都答应。

  徐潜这才分别捏住她一条胳膊,硬是将人提了起来。

  这样的动作使得两人身体接触的地方最少,但徐潜必须非常用力才能让阿渔站起来,阿渔在侯府也算是娇生惯养的,一身皮.肉比豆腐还嫩,被徐潜这么一捏,她双肩就像被两个超级大的螃蟹钳子夹了一样,火.辣辣地疼。

  阿渔疼,但她不敢嫌弃眼前的

  五表叔,便只是白着脸,眼泪无声地往下掉。

  实在是忍不住了。

  反正她一直在哭,徐潜看见也没想到是自己弄疼了人家,等阿渔一站直,他便迅速松开左手,只用右手捏着阿渔的一条胳膊:“这样能走吗?”

  他还没说完,阿渔身子就失去平衡东倒西歪了。

  徐潜不得不重新用双手“扶”她。

  可这样走会很慢。

  徐潜也不想被人瞧见他与阿渔在一起,不想被人误会阿渔是被他欺负哭的,因此他干脆转到阿渔身后,双手分别掐住阿渔一边腋窝,像举小孩子似的将阿渔举离了地面一尺左右,与此同时,阿渔的后背与他的前胸也保持了同样的距离。

  “你走不了,只能这样。”

  徐潜低声道,随即大步举着阿渔朝假山走去。

  阿渔刚刚是肩膀痛,现在则变成了腋窝疼,徐潜的双手转眼就从大钳子变成了大铁叉。

  终于被徐潜放到假山丛中一片隐秘的山洞的地上,阿渔双臂宛如脱臼,酸痛难忍。

  “我去外面守着。”没有多看阿渔,徐潜马上退到了山洞之外。

  阿渔背靠假山洞壁,默默地哭成了泪人。

  不知过了多久,阿渔惊惧地发现外面太静了,静得就像没有人。

  “五表叔?”阿渔止住眼泪,望着洞口问。

  一道影子出现在洞口,外面传来徐潜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何事?”

  阿渔高高提起的心落了下去,捏着衣襟道:“没,没事,您不说话,我还以为您走了。”

  徐潜岂是那种而无信之人?

  沉默片刻,徐潜疑惑问她:“你为何会喝酒?喝了多少?”

  山洞里阴森森的,阿渔就想多听听徐潜的声音给自己壮胆,便难为情地说了自己馋酒一事。

  徐潜愕然。

  小六的果子酒他才喝过,根本没什么酒味儿,她居然也会醉?

  若非亲眼看见她双颊通红不省人事的样子,若非小六送酒时两个侄女与外甥女都在场,徐潜都要怀疑是她在撒谎,又或是小六故意在送她的果酒里加了一些下三滥的东西。

  “看来你酒量太差,以后别再偷喝了。”徐潜以长辈的口吻嘱咐道。

  阿渔乖乖地保证:“以后再也不喝了。”

  .

  当时阿渔只觉得徐潜这个五表叔好心又正直,威严又粗鲁,现在重新回忆一番两人的第一次私下接触,阿渔竟品出

  了一丝甜味儿。

  她一直都很好奇徐潜到底是何时喜欢上她的,会不会就是那天的接触让他开始注意她了?

  “阿渔,你笑什么?”

  苦口婆心嘱咐了女儿半天,发现女儿居然在偷笑,江氏疑惑道。

  阿渔一心二用,多少听了一点,此时马上道:“我笑姨娘想太多了,谁会故意灌我喝酒呢。”

  江氏皱眉,盯着女儿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总之以后你不许沾半滴酒,更不

  能泄.露出去。”

  成功转移了母亲的注意,阿渔赶紧保证自己会听话。

  “姨娘,我想睡会儿,你出去陪爹爹吧。”或许是因为闻了太多酒气的缘故,阿渔依然不太使得上劲儿,懒洋洋躺下去,困倦地道。

  江氏替女儿盖好被子,柔声道:“睡吧,你睡着了我再走。”

  阿渔沉浸在与徐潜的回忆中,很快就睡着了。

  江氏看着女儿安睡的小脸,又喜欢,又忧心忡忡。

  曹廷安在门外站了很久,才悄悄离去。

  .

  阿渔一直睡到了黄昏,醒来发现母亲趴在不远处的桌子上,闭着眼睛,似乎睡得不太.安稳。

  阿渔不想打扰母亲,轻轻地穿上绣鞋,不声不响地出去了。

  走到堂屋,阿渔一抬头,就见父亲从门外跨了进来。

  “爹爹。”阿渔笑着唤道。

  小女儿气色红润,曹廷安很欣慰,扫眼内室,低声问:“你姨娘呢?”

  阿渔乖巧地替母亲说话:“姨娘照顾了我一下午,这会儿累得睡着了。”

  曹廷安知道,他等了江氏一下午,可她一直都没出来。

  阿渔有心撮合父母,杏眼一转,笑着往外走:“我先回房洗脸,晚点再来向爹爹赔罪。”

  说完,阿渔脚步轻快地跑了。

  曹廷安失笑,女儿何罪之有?

  人走了,曹廷安想了想,去了内室,进屋就见江氏枕着胳膊趴在桌子上,面朝床榻。

  这样看,娇小纤细的她也像个孩子。

  孩子都让人操心,瞧瞧,那么大的床,她怎么不陪女儿一起睡?亲母女还见外什么?

  曹廷安摇摇头,放轻脚步走过去,弯腰,像抱孩子一样轻而易举地抱起了江氏。

  江氏微微蹙眉,在被曹廷安放躺在床上的瞬间,醒了。

  睁开眼睛,头顶就是曹廷安带着狰狞疤痕的脸。

  江氏心一紧。

  认出这是他的床,江氏马上看向里侧。

  “阿渔回房了。”曹廷安收回手,坐在床边道。

  江氏听了,立即就要坐起来:“那我过去看看她。”

  曹廷安却按住她肩膀,习惯地板起脸:“她有丫鬟伺候,不用你看,安心躺着。”

  江氏无法心安,却不敢拒绝。

  浑身僵硬,她斜眸看向最里面的床板。

  曹廷安反应过来,叹了口气:“曹家世代习武,我从小跟将士们混,脾气难免暴躁些,比不上那些文雅书生。”

  江氏睫毛动了动。

  曹廷安回忆女儿与崔老郎中的话,心一狠,握住江氏的小手,跟她掏心窝子:“我粗人一个,当年见你长得美就要了你,我都要你了,那肯定是喜欢你,喜欢就想天天跟你睡觉,可你总是哭,你一哭我就心烦,一烦脾气就暴,最后竟害你怕我怕到了骨子里。”

  江氏心头轻颤,他怎么突然说这些了?

  曹廷安无意识地捏着她的手,自自语般地继续道:“阿渔跟你说的我也听见了,我也想了一下午,是,吴氏背后诋毁我固然有错,但归根结底还是我不好,没有好好地哄过你,如果我对你够好,你又怎会害怕?”

  在江氏听来,这就是曹廷安的道歉了。

  她受宠若惊,不由地反握住男人的大手:“侯爷千万别这么说,侯爷替我厚葬父亲,又给我容身之地,让我不必为一日三餐发愁,不必被纨绔子弟当成玩物,我真心感激侯爷。”

  怕归怕,她从不觉得曹廷安亏欠她什么。

  “我不要你感激,我只要你别再怕我。”曹廷安抬起头,凝视小妇人的眼睛道,“我要你像其他女人对待丈夫一样敢说敢笑,敢敢怒,我要你把我当丈夫倾慕而非畏惧,我要你心甘情愿替我宽衣解带而非夜夜如同受刑。”

  江氏愣住了。

  这是曹廷安第一次跟她说这么多的话。

  “侯……”

  曹廷安却刹不住了,像是要把憋了十几年的话一股脑都说出来。

  他抓住江氏的手,黑眸如火:“跟我睡觉就那么难受?这么多年难道你就从来没有快活过?”

  江氏被他掌心的温度烫到了。

  她眸如惊鹿,曹廷安突然疯狂起来,猛地压住了她。

  如果她真的不曾快活,现在他就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