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表叔画新妆 第16章016

小说:我为表叔画新妆 作者:笑佳人 更新时间:2020-01-28 17:55: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送走徐潜,曹廷安重新回了正房。

  江氏已经到了,神色不宁地守在女儿身边,看见丈夫,江氏第一次忘了害怕,急着问道:“侯爷,阿渔的身体到底怎么回事,为何会闻闻酒气便醉倒?”

  曹廷安本来是想审审江氏的,如今听了江氏的话,他也不用问了。

  想想也是,江氏不喝酒,女儿小小年纪更没有饮酒的机会,别说江氏,便是女儿应该都不知道她是这种特殊体质。

  屏退下人,曹廷安拉着江氏坐到女儿身边,低声转述了郎中的话。

  江氏听愣了,世上竟有这等奇事?

  曹廷安看眼女儿熟睡的笑脸,肃容对江氏道:“女子有这种体质,极易被人利用,有些话我不便对阿渔说,等阿渔醒了,你好好跟她解释其中的利弊,叮嘱万万不可将此事告诉他人,更不能在外饮酒或旁观他人对饮。”

  江氏紧张地心都揪了起来。

  她是女人,更加明白这种体质的危险,倘若哪个男子对女儿有非分之想,那对方连迷药都不用准备,直接用沾酒的帕子醉晕女儿便是。

  “侯爷放心,我知晓厉害。”江氏目光坚定地道。她命苦,家中贫寒父母早逝,为了安葬父亲不得已出卖姿色,成了曹廷安的姨娘。但女儿不一样,女儿虽然是庶女,却是勋贵之家的庶女,以曹廷安护短的霸道脾气,女儿一定可以嫁位好儿郎为妻。所以,江氏绝不会因为自己的疏忽而让女儿陷入险境。

  捧起女儿的小手,江氏轻轻地亲了亲。

  她这样,曹廷安就又想到了女儿当年病重时的情形。

  猜测女儿要睡上一阵,曹廷安不禁将江氏拉到了怀里。

  江氏大惊,一边紧张地盯着女儿一边不安地挣扎:“侯爷,您别这样,阿渔随时可能会醒。”

  曹廷安失笑,搂紧她道:“你把我当什么?别动,我只想好好跟你说说话。”

  江氏没他的淡定,如果让女儿瞧见她与侯爷现在的样子,江氏便再也没脸见女儿了。

  “您先松开我。”江氏低头坚持道。

  曹廷安无奈,只好松开了她。

  江氏立即起身,迅速转到了曹廷安背后,垂头道:“侯爷想说什么?我听着呢。”

  曹廷安叹口气,转过身,看着忙不迭往后躲了两步的小妇人道:“阿渔的事暂且不要紧,但为你号脉的崔老郎中跟我说了些你的事。”

  江氏意外地看着他。

  曹廷安瞄眼她的肚子,扯谎道:“你多年未孕,我随口问了他一句,崔老郎中医术高明,通过早上的望闻问切已然知道你的问题所在。”

  江氏脸色大变,水眸里一片担忧,难道她的身体不好了,所以一直都怀不上?

  曹廷安默默地观察她,意识到江氏很想再怀个孩子,也就是说她愿意再给他生个孩子,曹廷安心情大好,冷峻脸庞上却丝毫不显,十分严肃地道:“他说你身体安康,只是常年畏惧于我,致使心绪不宁,难以受孕。”

  他还讲了崔老郎中说的两个例子。

  江氏目瞪口呆。

  曹廷安忽然皱眉,审问她道:“说,除了吴姨娘瞎编的那个,你还怕我什么?”

  威猛的武将突然发难,江氏腿一软,本能地跪了下去。

  扑通一声,吓得才醒不久正打算听听父母私密话的阿渔浑身一抖,险些露馅儿。

  送走徐潜,曹廷安重新回了正房。

  江氏已经到了,神色不宁地守在女儿身边,看见丈夫,江氏第一次忘了害怕,急着问道:“侯爷,阿渔的身体到底怎么回事,为何会闻闻酒气便醉倒?”

  曹廷安本来是想审审江氏的,如今听了江氏的话,他也不用问了。

  想想也是,江氏不喝酒,女儿小小年纪更没有饮酒的机会,别说江氏,便是女儿应该都不知道她是这种特殊体质。

  屏退下人,曹廷安拉着江氏坐到女儿身边,低声转述了郎中的话。

  江氏听愣了,世上竟有这等奇事?

  曹廷安看眼女儿熟睡的笑脸,肃容对江氏道:“女子有这种体质,极易被人利用,有些话我不便对阿渔说,等阿渔醒了,你好好跟她解释其中的利弊,叮嘱万万不可将此事告诉他人,更不能在外饮酒或旁观他人对饮。”

  江氏紧张地心都揪了起来。

  她是女人,更加明白这种体质的危险,倘若哪个男子对女儿有非分之想,那对方连迷药都不用准备,直接用沾酒的帕子醉晕女儿便是。

  “侯爷放心,我知晓厉害。”江氏目光坚定地道。她命苦,家中贫寒父母早逝,为了安葬父亲不得已出卖姿色,成了曹廷安的姨娘。但女儿不一样,女儿虽然是庶女,却是勋贵之家的庶女,以曹廷安护短的霸道脾气,女儿一定可以嫁位好儿郎为妻。所以,江氏绝不会因为自己的疏忽而让女儿陷入险境。

  捧起女儿的小手,江氏轻轻地亲了亲。

  她这样,曹廷安就又想到了女儿当年病重时的情形。

  猜测女儿要睡上一阵,曹廷安不禁将江氏拉到了怀里。

  江氏大惊,一边紧张地盯着女儿一边不安地挣扎:“侯爷,您别这样,阿渔随时可能会醒。”

  曹廷安失笑,搂紧她道:“你把我当什么?别动,我只想好好跟你说说话。”

  江氏没他的淡定,如果让女儿瞧见她与侯爷现在的样子,江氏便再也没脸见女儿了。

  “您先松开我。”江氏低头坚持道。

  曹廷安无奈,只好松开了她。

  江氏立即起身,迅速转到了曹廷安背后,垂头道:“侯爷想说什么?我听着呢。”

  曹廷安叹口气,转过身,看着忙不迭往后躲了两步的小妇人道:“阿渔的事暂且不要紧,但为你号脉的崔老郎中跟我说了些你的事。”

  江氏意外地看着他。

  曹廷安瞄眼她的肚子,扯谎道:“你多年未孕,我随口问了他一句,崔老郎中医术高明,通过早上的望闻问切已然知道你的问题所在。”

  江氏脸色大变,水眸里一片担忧,难道她的身体不好了,所以一直都怀不上?

  曹廷安默默地观察她,意识到江氏很想再怀个孩子,也就是说她愿意再给他生个孩子,曹廷安心情大好,冷峻脸庞上却丝毫不显,十分严肃地道:“他说你身体安康,只是常年畏惧于我,致使心绪不宁,难以受孕。”

  他还讲了崔老郎中说的两个例子。

  江氏目瞪口呆。

  曹廷安忽然皱眉,审问她道:“说,除了吴姨娘瞎编的那个,你还怕我什么?”

  威猛的武将突然发难,江氏腿一软,本能地跪了下去。

  扑通一声,吓得才醒不久正打算听听父母私密话的阿渔浑身一抖,险些露馅儿。

  常年畏惧于我,致使心绪不宁,难以受孕。”

  他还讲了崔老郎中说的两个例子。

  江氏目瞪口呆。

  曹廷安忽然皱眉,审问她道:“说,除了吴姨娘瞎编的那个,你还怕我什么?”

  威猛的武将突然发难,江氏腿一软,本能地跪了下去。

  扑通一声,吓得才醒不久正打算听听父母私密话的阿渔浑身一抖,险些露馅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