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表叔画新妆 第14章014

小说:我为表叔画新妆 作者:笑佳人 更新时间:2020-01-28 17:55: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让美人、女儿都领略了他策马奔腾的英姿,曹廷安终于勒马,将女儿扶了下来。

  阿渔腿都是软的,一双小手抓着父亲的衣袍抖啊抖,兴奋又后怕。刚刚飞絮高抬前蹄往上跳跃的瞬间,阿渔的心都跟着它高高地飞了起来,比荡秋千荡到最高点的时候还慌。

  “瞧你这点出息,都随了你娘。”曹廷安单手撑住女儿,低声道。

  他的话似乎在责怪什么,但那语气反而有种宠溺的味道,阿渔疑惑地仰起头,就见父亲偏头望着朝这边赶来的母亲,眼里藏着一种她从未见过的温柔。

  更让阿渔惊讶的是,父亲刚刚说的是“都随了你娘”,而不是“都随了你姨娘”。

  阿渔从小就被母亲嘱咐要遵守规矩,就连私底下她偷偷喊娘都会被母亲再三纠正,所以阿渔从来都是本本分分地喊“姨娘”。印象中父亲对她提及母亲时也总是用“姨娘”,那么刚刚是父亲说错话了,还是有别的什么含义?

  阿渔还欲探究,曹廷安突然收回视线,同时也恢复了平时的冷峻威严。

  “阿渔,你没事吧?”

  江氏气喘吁吁地停在女儿身旁,担忧地上下打量阿渔。

  阿渔笑着摇摇头:“没事,爹爹一直都护着我呢。”

  虽然如此,江氏还是忍不住斜了眼那平时她都不敢直视的侯爷丈夫。女儿侧坐,他纵马去翻那么高的围栏,万一出事怎么办?他五大三粗的不怕摔,女儿娇小体弱,真摔伤了残了,她以后怎么过?

  “以后不许再这样了。”江氏低头替女儿整理衫裙,小声斥责道。

  阿渔习惯地答应了下来。

  曹廷安却挑了下眉毛,女儿怎样了?女儿什么都没做,胡闹的是他,所以江氏居然敢指桑骂槐?

  当着女儿的面他不计较,看晚上他怎么收拾她。

  “好了,回去吧。”将飞絮交给鲁达,曹廷安率先往前走去。

  阿渔挽着母亲的胳膊跟在后面。

  三人在半路分道扬镳了,曹廷安要去检查次子曹炯的功课。

  目送父亲走远,阿渔忍不住跟母亲说悄悄话:“姨娘,我发现爹爹只是长得凶,对咱们其实挺好的,对我就不说了,他居然还带您来这边看飞絮。”

  江氏轻声解释道:“他是怕我一直计较你收人家马的事。”

  阿渔又说了父亲那个短暂的温柔眼神。

  江氏怔了怔,她也想起她朝女儿笑的时候,曹廷安目不转睛盯着她看的样子了。

  “姨娘,您跟爹爹在一起这么久,难道爹爹就没做过什么让您觉得他对您很好的事吗?”阿渔突然非常好奇父母的感情,以前她怕父亲,母亲比她更怕,阿渔就没敢问过这些。

  江氏试着回忆,最先想起来的是第一

  次遇见曹廷安的时候。

  当时父亲病死,她无奈之下跪在街头卖身葬父,有钱的纨绔们争着调戏她,没人在意席子下的父亲尸身,直到曹廷安出现。曹廷安显然也是被她的色相吸引,但他没有在街头欺.辱她,没有在亡父前语出不敬。

  相反,曹廷安让人厚葬了父亲,墓碑、棺椁全是城里能买到的最好的材质。

  安葬好父亲,曹廷安将她带回了营地,过了父亲的七七,曹廷安才要了她的人。

  江氏很感激曹廷安,但曹廷安脸上狰狞的疤痕、他冷峻霸道的脾气都让她害怕,尤其是那晚惨痛的经历,都让她畏惧曹廷安的亲近。很快,她怀了女儿,孕期曹廷安就不要求她伺候了,那一年算是江氏认识他后过得最轻松的一年。

  等她随曹廷安回了侯府,吴姨娘开始在她耳边编造曹廷安的残暴事迹,于是江氏对曹廷安的畏惧越来越深,怕到曹廷安每次开口的瞬间她都要提心吊胆地聆听,这种情况,江氏怎会分析曹廷安是不是在对她好?

  唯一一次的触动,是女儿五岁那年生病发烧,她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守在女儿身边一刻都不敢闭上眼睛。女儿病得最重的那晚,曹廷安也陪在身旁,她实在难受,躲到屏风后面偷偷擦眼泪,一回头就撞到了他怀里。

  “别怕,有我在,阿渔不会有事的。”曹廷安抱着她,声音低沉有力。

  那一刻,江氏就像找到了依靠。

  “打听这个做什么?”江氏点了点女儿秀气的小鼻子,嘱咐她道:“晌午侯爷宴请徐五爷,等会儿你换身衣裳,兴许侯爷会叫你过去给徐五爷见礼。”

  阿渔眼睛一亮,今日徐潜会来?

  这下子,阿渔登时不再纠缠母亲讲故事了,一头冲进自己的跨院,准备好好打扮下。

  江氏好笑地摇摇头,真不懂女儿为何突然这么兴奋见到徐五爷了,就因为人家送了她一匹好马?

  不过话说回来,飞絮长得真是漂亮。

  回到屋里,江氏继续给女儿缝袜子。

  大概半个时辰后,曹廷安领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郎中来了,老郎中姓崔,乃京城贵妇圈里有名的名医,尤其擅长女子怀孕、生产这块儿。

  曹廷安并没有向江氏介绍这些,只让她戴上帷帽,乖乖地让崔老郎中把脉。

  崔老郎中望闻问切,

  仔仔细细地询问江氏的日常起居,连江氏有没有什么打发时间的喜好都问了。

  “姨娘身体安康,只是近日劳累了些,休息两晚便可。”问完了,崔老郎中委婉地道。

  帷帽之下,江氏脸庞泛红,劳累,当然是因为曹廷安回府后要的太勤。

  曹廷安没说什么,陪着崔老郎中往外走。

  到了前院,曹廷安再将崔老郎中请到厅堂,郑重地问道:“您可看出什

  么来了?”

  年近而立,曹廷安不想再娶个与女儿差不多大的小姑娘来当正妻,左看右看扶正江氏是最让他满意的选择,奈何这些年江氏都没有再孕,而姨娘扶正的条件之一便是育有男丁,如果哪个官员非要扶无子之妾做正妻,不但要罢官,还要进牢房。

  崔老郎中摸了摸胡子,道:“依老夫看,姨娘身体很好,多年不孕,应是有心结,无论男女,如果长期抑郁惶恐,都会影响怀孕。”

  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崔老郎中还给曹廷安讲了几个例子,譬如有位李娘子第一次出嫁遇到个恶婆婆,恶婆婆天天想方设法地欺负儿媳妇,李娘子身心疲惫,三年未孕,倒是深受恶婆婆偏心的小妾三年得俩。

  因为无子,李娘子被休了,被休之后,李娘子第二次出嫁了。这次她嫁的人家都是淳朴老实之人,李娘子日子过得舒心,连着生了两个大胖小子,人逢喜事精神爽,见过李娘子的人都夸她越活越年轻了。

  “竟有此事?”曹廷安听得有几分入了迷,原来生孩子还这么多讲究。

  崔老郎中提醒他:“侯爷仔细想想,姨娘怀四姑娘时与这些年的心情有何不同?”

  曹廷安微微眯了下眼睛。

  阿渔是江氏入住侯府之前怀上的,那时候没有吴姨娘吓唬她,她并不会敦伦到一半就哭着求饶命,后来回了侯府,江氏便越来越胆小了,有时候她太过紧张,以至于都无法成事。

  如果真因为这个,吴姨娘的罪岂不是又重了一层?

  曹廷安气得拍桌子。

  砰的一声,崔老郎中差点没坐稳,亲眼目睹了这位平阳侯活阎王似的的怒容,崔老郎中拍拍胸口,诚心劝道:“恕老夫斗胆,姨娘瞧着是胆怯之人,侯爷若想姨娘放宽胸怀,在姨娘面前便该温柔小意些,姨娘放松了,才有益于受孕。”

  曹廷安闻,深深地吸了口气。

  离开座椅,他朝崔老郎中作了一揖:“多谢老先生提点,他日本侯喜得麟儿,必定亲自登门道谢。”

  崔老郎中笑着表示不敢动,心中却想,您还是别去了吧,吓哭我的乖孙怎么办?

  提上医箱,崔老郎中健步如飞地溜了。

  曹廷安负手站在厅堂,默默寻思如何做才算温柔小意。

  站了不知多久,侯府负责传话的小厮了进来:“侯爷

  徐五爷到了!”

  曹廷安回神,专心去招待客人了。

  不紧不慢地来到前院,曹廷安抬头,就见刘总管正在引着徐潜往里走,徐潜呢,年纪轻轻却喜欢装老成,穿了一件深紫色的圆领长袍,面无表情的,像极了当年的徐老国公。

  徐老国公是天下武将心目中的大英雄,曹廷安七八岁的时候就特别敬佩徐老国公,觉得徐老国公又威武又俊美,跟书上说的武神仙似的。家里只知道

  花天酒地的老爷子却很是不服,一边揍他一边数落徐老国公的各项罪名,诸如比武时喜欢显摆枪法啊,诸如长了一张小白脸四处勾搭小媳妇这等一听就是编造的瞎话。

  徐老国公的长子徐演与他差不多年纪,模样不如他,战功也不如他,曹廷安总算替自家老爷子出了口气,没想到徐老国公过世之前还留下颗好种子,长出了徐潜这个徐小五。

  放眼镇国公府那么多儿郎,只有徐小五尽得徐老国公的真传,枪法好,脸蛋俊,脾气傲,又古板。

  “小五来了啊。”曹廷安十分亲昵地唤道,如待晚辈。

  徐潜抿了下唇,停下往里走的脚步,他态度冷淡:“不知侯爷请我过来,所为何事?”

  一副曹廷安没有正经事他马上就告辞的样子。

  曹廷安笑了笑,走过去,一手搭着徐潜的肩膀道:“阿渔得了你一匹好马,正好我那有杆好枪,你来试试手,看得上就当我送你的回礼了。”

  徐潜避开他手:“不必,飞絮是四姑娘抽中的彩头,并非礼物,侯爷若无其他事,恕我不多留。”

  曹廷安皱眉,刚要说话,余光中忽见一抹桃色。

  他疑惑地看过去,惊见小女儿阿渔躲在转角的走廊后,探头探脑的,目光相遇,小丫头慌不迭地缩回了脑袋。

  从徐潜的角度,看阿渔看得更清楚,小姑娘一身桃色衫裙,白生生的脸蛋水润润的杏眼,娇憨可爱。

  收回视线,徐潜径自朝曹廷安拱手:“告辞。”

  说完,他转身往外走。

  偷窥的阿渔见了,心中一急,一边露出身子一边脆声唤道:“五表叔!”

  徐潜脚步一顿,回头看去。

  阿渔赶紧快步跑了过来,桃色的衣摆与梨白的裙摆交叠又错开,令这威严的侯府正院都多了几分暖色。

  徐潜默默地看着跑过来的小丫头,好奇她有何事。

  曹廷安则沉声问女儿:“你来做什么?”

  这么漂亮的女儿,虽然年纪小,但也该藏着点了,不能随随便便地让随随便便的哪个外男见了。

  念头一起,曹廷安警告地看向徐潜。

  徐潜领会了他的意思。

  对此,徐潜只是冷冷一笑。

  这平阳侯

  未免太自傲了,真以为他女儿已经美到才十一岁就让男人失态发狂了?

  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