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表叔画新妆 第12章012

小说:我为表叔画新妆 作者:笑佳人 更新时间:2020-01-28 17:55: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平阳侯府的马厩分为前后两排,第二排养的是主子们的爱驹。

  曹炼亲自帮阿渔挑了一个干净宽敞的马棚,并交代其他马倌,凡是与飞絮相关的问题都要听鲁达的话,否则飞絮出事,他会重罚。

  在平阳侯府,除了曹廷安,曹炼的话便是最管用的。

  马倌们顿时都高看了鲁达一眼,绝不会把鲁达当新来的小倌欺负了,而且就凭鲁达那健壮的身躯,也没有人敢欺负。

  长兄这么重视她的需求,阿渔越发为前世自己的蠢笨而后悔,固然吴姨娘、曹溋有错,可她与母亲居然被骗了十几年,就说明她们真的很愚昧,完全忽视了父亲、兄长的所作所为。

  “大哥,我是不是特别笨?”离开马厩,阿渔沮丧地问。

  曹炼奇怪地看她:“为何突然这么说?”

  阿渔瞅瞅兄长,攥着手道:“大哥明明对我很好,我却觉得大哥冷酷可怕,以前还一直躲着你。”

  曹炼下意识地想赞同妹妹,是很笨啊,他们是兄妹,哪有妹妹怕哥哥的?

  可仔细一回忆,曹炼忽然发现,他其实并没有对妹妹多好。妹妹怯懦胆小,他会皱眉嫌弃,会自觉离她远点免得她拘束,却从来没有试图改变妹妹,没有在妹妹躲他的时候主动找上去,告诉她不用怕。

  现在妹妹来找他帮忙,他能帮,所以才痛痛快快地答应了,尽了一个哥哥应尽的责任。

  “阿渔不笨,是大哥平时对你不够关心。”伸出手,曹炼摸了摸妹妹的脑袋。

  那是一种亲人之间才有的温馨。

  从未体会过这种兄妹情的阿渔突然想哭,怕被兄长笑话,她掩饰般扑到了兄长怀里,抱着他道:“大哥很好,是我糊涂,以后我再也不怕大哥了。”

  小妹妹都会撒娇了,曹炼笑了笑,扫眼飞絮所在的马棚,他主动问道:“阿渔要学骑马吗,大哥教你。”

  阿渔立即仰头,高兴地说:“想!”

  小姑娘杏眼是湿的,曹炼微微诧异,随即一边抹掉妹妹眼角的泪珠一边提醒道:“那就这样定了,不过你得先做几套马装。”

  阿渔点头:“嗯,爹爹回来我就跟他说。”

  曹炼这才想到,妹妹是庶女,江氏是姨娘,除了应有的衣裳份例,母女俩想做衣裳只能让身边的下人缝,没有资格直接动用侯府的绣娘。而如今侯府内院由二婶母赵氏打理,赵氏素来不喜阿渔,阿渔要做马装,只能同父亲商量。

  这样算来,堂妹曹沁、曹沛都有婶母撑腰,他的两个亲妹妹似乎要委屈很多。

  虽然嫡庶有别,但在曹炼心里,庶出的两个妹妹可一直都是排在嫡出的堂妹前头的,至少不会比堂妹差。

  “这点小事,不用找父亲,我现在就让人叫绣娘过来。”曹炼说到做到,马上

  让丫鬟去把绣娘带到他的院子,顺便让人去请另一个妹妹曹溋。

  “如果阿溋也想学,我一起教你们。”曹炼非常公允地道。

  阿渔乖巧地嗯了声。

  她是抵触曹溋,但兄长也是曹溋的哥哥,阿渔可没想要独占哥哥的宠爱。

  两刻钟后,曹溋比绣娘先过来了。

  十三岁的曹溋,比阿渔高了半头,身段也有了少女的婀娜玲珑,一袭白裙不施粉黛走进来,目光怯怯地望向曹炼,一副担心兄长因为吴姨娘迁怒她的模样。她的眼圈是红的,不禁令人猜测昨晚她是不是一直在伤心地哭。

  曹炼一怔,再看坐在旁边的阿渔,忽然有种两个妹妹是不是换了身份的错觉。

  “大哥找我有事吗?”低下头,曹溋弱弱地问。

  曹炼真的不喜欢妹妹们露出这种姿态,以前的阿渔现在的曹溋,他都不喜。

  但作为兄长,他又不能斥责,尽量回避见面便是他的对策。

  喝口茶,曹炼简单解释道:“阿渔想学骑马,你要一起吗?”

  曹溋闻,震惊地看向阿渔。

  阿渔微笑。

  曹溋想学,想争取她该得到的那份宠爱,奈何生母刚被赶走,她若点头,兄长会不会觉得她太无情?

  没办法,曹溋只好违心地摇摇头,小声道:“不了,我怕高,大哥教阿渔就好了。”

  就在此时,两个绣娘匆匆赶来了。

  曹炼想了想,道:“也好,不过你也做两套马装吧,将来想学了我再教你。”

  曹溋暗喜,感激地道谢。

  就这样,绣娘分别给阿渔、曹溋量了尺寸。

  忙完了,也该用午饭了。

  阿渔、曹溋一起朝兄长告辞。

  姐妹俩要同行很长一段路,阿渔不想跟曹溋说话,带着宝蝉慢慢走,曹溋却有话问她,故意慢慢吞吞地走在阿渔身边:“妹妹,大哥怎么突然想教咱们骑马?”

  宝蝉有心炫耀,眉飞色舞地说了自家姑娘在镇国公府的好运。

  曹溋虽然没见到飞絮,但也猜得到那是一匹绝世好马。

  她嫉恨地攥紧了手帕。

  如果不是阿渔母女告状害了她的母亲,今天她

  肯定也随曹沛去了徐家,如果她也参与了抽签,飞絮可能就是她的!

  心里恨,曹溋嘴上却强扯出一个笑:“那真是恭喜妹妹了。”

  阿渔回了一笑。

  曹溋话题一转,突然拉住阿渔的手,牵着阿渔往远处走了十来步,离丫鬟们远了,她才难过地问道:“阿渔,昨日爹爹从你们那过来后,朝我娘大发脾气,还将她发落到了庄子上,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阿渔知道,曹溋是在怀疑她与母亲背地里告状了。

  可就算这是事实,曹溋、吴姨娘坑人在先,曹溋有什么资格来质问她?

  状是她告的,阿渔自然不会承认,也不想让曹溋怀疑母亲,便疑惑道:“爹爹走的时候神色如常,并不像生气的样子啊,是不是你姨娘不小心得罪爹爹了?”

  曹溋不信,审视地打量阿渔。

  阿渔杏眼迷茫,一副天真无辜的模样。

  曹溋认定阿渔在装傻,气都要气死了,但眼下她有求于人,只能咽下恼恨,拿起帕子抹抹眼角,泪水便泉水似的涌了出来,抓着阿渔的小手道:“阿渔,那是我娘啊,我实在没有办法了,爹爹最喜欢你,你替我娘求求情吧,只要我娘能回来,以后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义不容辞。”

  她抓的太紧,阿渔手都疼了。

  “好,我去试试。”阿渔先答应道。

  曹溋眼睛一亮:“真的?”

  阿渔点头,心里却想,桃园里面的事情,便是她在父亲面前绝口不提,曹溋也不知道。

  反正她是不可能替吴姨娘求情的。

  终于摆脱了曹溋,阿渔如释重负,脚步轻快地回了桃园。

  江氏这才知道女儿得了一匹好马。

  与曹炼的高兴、曹溋的羡慕相比,江氏心中很是不安,劝女儿:“那么好的马,徐五爷肯定是想送给几位公子的,叫上你只是客气罢了,你怎么能真要了人家的马?”女儿只是庶女啊,平白得了远超她身份的好东西,江氏怕女儿因此招惹祸患。

  阿渔想到徐潜揉她脑顶的亲昵动作,信心十足地道:“姨娘放心吧,五爷才没那么小气呢。”

  江氏黛眉紧蹙:“你跟他又没见过几面,怎知他小气不小气?”

  阿渔解释不清,干脆撒娇:“我就知道,反正飞絮是我的了,您就别管了!”

  说完,怕母亲继续唠叨,阿渔一溜烟地跑了。

  江氏追到门口,对着女儿的背影长吁短叹的,这孩子,要么就太胆小,要么就太大胆,真是叫人操心。

  一个人用了午饭,饭后江氏去找女儿,想再劝一劝,结果阿渔一听她的来意,直接钻到被窝里去了,气得江氏轻轻地打了那鼓鼓的被团一下。

  那边曹廷安在外面做客归

  来,喝得有了六分醉意,回府后直接来了桃园。

  丫鬟们在堂屋待着,看到侯爷都要行礼。

  曹廷安以为江氏在歇晌,示意丫鬟不用出声,他放轻脚步朝内室走去,挑起门帘往里一看,却见江氏坐在窗边的桌子旁,低着头在做衣裳,可她的手没有动,呆呆地对着手里的料子,不知在想什么。

  曹廷安咳了咳。

  江氏猛地抬头,一副见鬼的模样。

  曹廷安跨进来,放下门帘问:“怎么没睡?”

  浓浓的酒气在小妇人的闺房飘散开来,江氏连忙放下针线,恭顺地去伺候曹廷安宽衣。男人的外袍宽大厚重,江氏得踮起脚尖才能够到曹廷安的肩膀。察觉曹廷安在看她,视线如火,江氏一慌,下意识地想转移他的心思。

  “侯爷,我有一事,总觉得不妥。”转到男人背后,江氏略微放松地道。

  曹廷安奇道:“何事?”

  江氏便娓娓道来。

  挂好衣袍,江氏一边给曹廷安倒茶一边说出自己的想法:“我觉得,还是将那马还回去比较好,就算徐五爷诚心送阿渔,这礼也太重了。”

  曹廷安冷哼:“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他算个屁爷,如果我没记错,他比炼哥儿还晚出生几个月。”

  男人又狂了,江氏好心提醒道:“他是皇亲,您尊重点。”

  曹廷安就不尊重,瞪着眼睛道:“他皇亲,我还国戚呢,该尊重也是他尊重我。”

  阎王似的平阳侯,不瞪眼睛都够吓人了,一瞪眼睛真是死人也能吓活。

  江氏战战兢兢地放下茶碗,低下头,不吭声了,小脸苍白苍白的。

  曹廷安见了,终于意识到他已经不在酒桌上了,身边是个娇滴滴的小妇人,不是那些五大三粗的同僚。

  喝碗茶润润口,曹廷安思忖片刻,顺着江氏的话道:“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不过马都带回府了,再还回去太难看,这样,他是用枪的,我的兵器库正好有把好枪,回头我让人给他送去,算是替阿渔还礼了。”

  江氏更不安了,偏头道:“都怪我没教导好阿渔,害侯爷破费。”

  曹廷安皱眉:“阿渔很好,是你瞎担心,我的女儿,收他一匹马算什么?”

  又开始狂了。

  江氏识趣地闭上嘴。

  曹廷安也懒得再计较这些,坐到床上,叫她:“喝多了,头疼,你帮我捏.捏。”

  江氏听话地走过去。

  曹廷安靠在床头,闭目养神,江氏跪在一旁,举着两条细胳膊伺候他。

  捏着捏着,曹廷安突然搂住她往下一倒。

  酒意助兴,帷帐里顿时一片春色盎然。

  事毕,曹廷安餍足地

  睡了,江氏看着男人脸上可怖的疤痕,再想到女儿,她遗憾地摸了摸肚子。

  她想再生个儿子,将来女儿好多个倚仗,曹炼、曹焕毕竟与女儿隔了一层。

  只是,这些年曹廷安明明来的很频繁,为何她却一直没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