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表叔画新妆 第8章008

小说:我为表叔画新妆 作者:笑佳人 更新时间:2020-01-28 17:55: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镇国公府的府邸占地之广,在整个京城的勋贵圈算得上头一份了,足见徐家的显赫。

  但若论起祖宗,徐家原与曹家一样,是个靠战功封侯的将门世家,曹、徐两家在京城的名望不相上下,直到上一代才拉开了距离。

  阿渔的祖父碌碌无为,全靠祖荫享福作乐,幸亏生了曹廷安这个好儿子,才稳住了曹家的地位。而徐恪的祖父、徐潜之父徐老国公却是百年难遇的将才,十五岁随父出征便立下了头等功,意气风发,其人更是当时京城第一的美男子。

  如此英勇又俊美的男人,自然有无数闺秀为其倾倒,当中身份最尊贵的便是武德公主。

  武德公主天生神力,虽然长了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却喜欢舞刀弄枪,那年徐老国公立功归来,帝王设宴,就在宴席之上,武德公主突然提出要与徐老国公切磋。

  两人就这么打了一架。

  徐老国公秉着怜香惜玉的君子情怀没有使出全力,结果被武德公主一枪.刺穿了裤.裆。

  所有围观此次比武的达官贵人都笑岔了气,徐老国公看着潇洒离去的武德公主,尴尬之余,竟因此动了心。

  后来,徐老国公如愿娶到了武德公主,夫妻恩爱,若遇战事便一起出征,乃百姓们口中赞不绝口的英雄夫妻。

  再后来,武德公主之兄先帝继位,武德公主便成了武德长公主。

  等到先帝过世时,皇城大乱,三位一母同胞的亲王联合起来威逼太子让位,太子势单力薄无力反抗,关键时刻,武德长公主与徐老国公率兵镇压三王,拥护太子继承了皇位。平乱之后,为了感谢姑母武德大长公主,顺利登基的建元帝下旨将徐家的侯爵提升成公爵,新赐镇国公府。

  徐家的风光一时无两。

  徐老国公死后,武德大长公主为了怀念丈夫,开始自称徐老太君,而她,便是徐潜的母亲。

  宫中没有太后,现在还能让建元帝低一低头的长辈,只有徐老太君一人了。

  她在镇国公府的地位可想而知。

  上辈子徐潜几次替阿渔说话,容华长公主都选择忍让,便是忌惮徐老太君,否则她这个建元帝的亲妹妹连丈夫镇国公都不怕,又何必怕一个年纪跟她儿子差不多大的五小叔?

  “三姐姐,咱们先去西院还是先去给老太君请安?”

  马车快到镇国公府了,阿渔小声问曹沛。

  镇国公府分为东西两院,东院住的是徐老太君以及她亲生的儿子们,分别是镇国公、徐二爷、徐五爷三房,西院住的是徐老太君的两个侄子,即徐三爷、徐四爷两房。曹沛的母亲徐氏与徐三爷、徐四爷是亲兄妹,不过三兄妹父母早亡,是徐老太君亲自将她们养大,与亲生一般,因此东、西院感情深厚,浑似一家。

  曹沛笑道:“先去给老太君请安。”<

  p>

  阿渔偷偷地开心,先去东院当然好,徐潜就住在东院。

  说话间,马车停在了国公府门前。

  徐氏是徐家唯一的姑太太,徐老太君最疼她,她回娘家,守门的下人们都笑脸相迎。

  得知国公夫人容华长公主去了老太君的松鹤堂,徐氏便领着三个孩子们直接去那边了。

  今日的松鹤堂一如既往地热闹。

  徐老太君共有两个儿媳妇、两个侄媳妇,无论心里怎么想,是单纯为了孝道还是想巴结徐老太君,明面上四个媳妇都很孝敬徐老太君,得空就过来陪徐老太君说话。女人一多,你说一句我说一句,想不热闹都不行。

  “老太君,姑太太来瞧您啦!”芳嬷嬷挑开帘子,笑着对主位上的徐老太君道。

  至此,屋里的欢声笑语总算暂时落了下来。

  徐老太君笑眯眯地看向门口。

  徐氏、曹溋、曹焕都是常客,当阿渔走进来,徐老太君慈爱的眼中终于露出一份诧异,小丫头瞧着面善,可一时半会居然想不起来是谁了。

  容华长公主等四个媳妇也都稀奇地盯着阿渔。

  但对阿渔来说,这里面的长辈都是熟人,有慈爱待她的,有处处挑剔的,有单纯看热闹的,也有跟着容华长公主刻薄待她的。

  饶是做足了心理准备,再次看见盛装打扮华贵过人的容华长公主,阿渔还是忍不住往堂姐曹沛身后躲了躲,紧张地垂下眼帘。

  她这么一躲,徐老太君终于想起来了,这是曹廷安那个胆小怕人的小女儿。

  再瞧瞧阿渔,徐老太君暗暗感慨,小姑娘性子不够大方,但那模样真是好,放眼京城,反正她找不到能美过阿渔的。

  “阿渔给老太君请安。”跟在曹沛后面,阿渔规规矩矩地行礼。

  徐老太君同时朝两个小姑娘招手:“过来,都过来给我瞧瞧,这是哪来的两个小仙姑啊。”

  曹沛甜甜地笑,阿渔眉眼羞涩。

  徐老太君分别抱了下两人,一抬头,见萧焕东张西望的,她好笑问:“焕哥儿找谁呢?”

  曹焕马上道:“五舅舅呢,我想五舅舅了!”

  二夫人笑道:“你五舅舅,还有你表哥表姐们都在练武场呢,焕哥儿快去吧!”

  萧焕立即往外跑。

  阿渔咬唇,她也好想去。

  不约而同的,曹沛也露出了同样的神情。

  徐老太君就笑:“你们小姐妹也去吧,今日有热闹看。”

  曹沛:“嗯,等会儿我们再陪您说话。”

  说完,她便叫上阿渔一起走了。

  二夫人看着阿渔的背影,奇怪地对徐氏道:“一阵子没见,四姑娘瞧着

  开朗了许多。”

  徐氏知道她想打听曹家是不是有什么秘闻,但她素来不喜乱嚼舌头,只是微微一笑:“孩子一天比一天大了,懂事了。”

  姑太太嘴严,二夫人有些失望,转而提到阿渔的母亲来:“四姑娘小小年纪便如此美貌,她生母江姨娘肯定也是个美人,听说很得平阳侯宠爱。”

  容华长公主哼了声:“再宠又如何,生不出儿子,这辈子也别指望扶正。”

  本朝妻子有过可以被休或贬为妾室,妾室德行出众育子有功,亦可在正室去世后抬成正妻。

  曹廷安贵为国舅,不少官员都想把女儿嫁给他做续弦,可曹廷安一直未娶,京城渐渐便传出他有抬妾为妻的意思,而且都猜是传说中美貌过人的江姨娘,只是江姨娘没有儿子,曹廷安还缺个名正顺的理由。

  容华长公主嫁给丈夫徐演之前,曾经偷偷向曹廷安示爱,可惜被曹廷安无情拒绝了。

  容华长公主这才赌气地嫁给了身份贵于曹廷安的徐演。

  虽然年少的感情早淡了,但容华长公主仍然不甘心曹廷安居然有眼无珠看不上她,她始终记着这笔账,连曹廷安偏宠的女人都要恨上一笔,若非江氏姨娘的身份等闲出不了侯府,容华长公主早找机会去欺负一番了。

  当然,她与曹廷安的陈年旧怨少有人知,至少容华长公主是这么以为的。

  二夫人却听出了容华长公主话里的一丝酸气。

  她期待地看向婆婆徐老太君。

  徐老太君懒得听这些闲话,吩咐丫鬟去取叶子牌,她要打牌。

  .

  镇国公府的练武场比花园占地还大,外围一圈专门修了跑道,供府中的老爷公子们跑马。

  徐潜这次出征,从北关带回来三匹极品骏马,最好的那匹献给了建元帝,剩下两匹一匹自留,另一匹他准备送给马术最精湛的侄子。

  东西两院一共六个侄子,今日便是六位公子为了骏马一较高下的日子。

  三场比试,第一场比骑马,第二场比骑马射箭,第三场比打马球。

  每场比试都计分,三场总分最高的赢得骏马。

  阿渔与曹沛姐弟气喘吁吁地赶过来时,第二场比试刚刚结束。

  世子爷徐慎暂且领先,亲弟弟徐恪徐六排第三。

  徐恪是最先发现阿渔等人的。

  他立即朝这边跑了过来,凤眸惊喜地看着阿渔:“阿渔,你今天真好看!”

  十四岁的徐恪一身玉色长袍,眉目清朗,秀挺如白杨,少年郎还没学会太多的甜蜜语,夸起人来简单质朴,却也真挚。

  可阿渔不是为了他才打扮的。

  努力忘掉她与徐恪的那些回忆,阿渔视线一转,终于看到了徐潜。

  如果说徐恪还是少年,十九岁的徐潜已经算是壮年了,或许是上过战场的缘故,徐潜明明比世子爷徐慎年少一岁,身上却多了一种沉稳肃杀的凛冽之气,如今站在一群子侄面前,他都抿着薄唇,十分严肃的样子。

  阿渔紧张地等待徐潜看过来,好从他的眼神判断他是否记得。

  可徐潜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们一眼,视线似乎都没在她脸上停留就收回去了。

  是没看到她,还是不记得了?

  阿渔情不自禁地朝徐潜走去。

  此时此刻的她,就像被徐潜摄了魂一样,眼中看不见其他人。

  “阿渔?”徐恪疑惑地攥住了她的手腕。

  阿渔猛地醒了过来。

  “阿渔,你没事吧?”曹沛也担忧地问。

  阿

  渔这才意识到,在旁人看来,她与徐潜并不亲近,今日她若突然去找徐潜,太过反常。

  摇摇头,阿渔急中生智,指着徐潜身边的高大骏马道:“那马好威风啊,我想靠近了看。”

  原来只是看骏马看入了迷,曹沛松了口气。

  徐恪则直接道:“走,我带你去看!”

  说完,他便好哥哥似的拉着阿渔朝自家五叔,不,朝五叔身旁的骏马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