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表叔画新妆 第4章004

小说:我为表叔画新妆 作者:笑佳人 更新时间:2020-01-28 17:55: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曹廷安随女儿坐进了厅堂。

  对阿渔来说,这是父女阴阳相隔后的第一次单独相处。

  她忍不住凝望上首的父亲。

  曹廷安真的很奇怪,摸把脸,确定脸上没有什么脏东西,曹廷安看着女儿问:“阿渔不怕爹爹了?”

  阿渔摇摇头,认真地道:“以前是女儿不懂事,误会了爹爹,其实爹爹可好了。”

  曹廷安奇道:“你误会爹爹什么了?”

  阿渔犹豫了下,才低头,小声道:“小时候我生病,吴姨娘来看我,她以为我睡着了,悄悄跟姨娘说爹爹的事,她说,说爹爹在战场上杀人如麻,有次粮草断绝,爹爹先命人杀了马匹,马匹不够吃,爹爹,爹爹就让手下去抓敌兵……”

  这真的是吴姨娘说给她们母女听的,而且当时阿渔根本没睡着,吴姨娘就像说书的先生一样,绘声绘色地讲了这个故事。

  从那时候起,父亲在阿渔眼里就变成了一个会吃人的可怕将军。

  就算现在,阿渔也不知道父亲是真的那样做过,还是吴姨娘完全瞎编的。

  但不论如何,是吴姨娘、曹溋害她与母亲白白误会了父亲那么久,现在阿渔告她一状也问心无愧。

  说完了,阿渔紧张地观察父亲的神色。

  曹廷安脸色难看极了!

  从他认识江氏的时候,江氏就胆小怯懦,所以江氏生出一个同样胆小怯懦的女儿,曹廷安也没有太过奇怪,他只是不懂为何江氏跟了他这么多年还那么怕他,怕到动不动就哭着求他饶命,明明他只是稍微用了点力气,她也不像真的受不了的样子。

  原来是吴姨娘在搞鬼!

  曹廷安很少理会他那些女人,但这不代表他看不透吴姨娘乱嚼舌根的目的。

  “阿渔别听她胡说八道,爹爹打仗从来没有断过粮草,更不会做那等天怒人怨之事。”生完气,见女儿怯怯地打量自己,曹廷安迅速收起怒色,心平气和地澄清道。

  阿渔本就对吴姨娘的故事产生了怀疑,现在父亲亲口否认了,阿渔立即选择了相信,松了口气,她站起来帮父亲倒茶。

  曹廷安喝口茶,语气随和地问:“阿渔,吴姨娘还说过什么?”

  阿渔一时半刻也记不起来,刚要仔细回忆,厅堂门口一黯,阿渔抬头,看到了母亲。

  江氏今年二十八岁了,穿了一条白底绣青荷的裙子,身段纤细玲珑,莲步轻移,颇有弱柳扶风之姿。她不太喜欢打扮,乌黑如云的长发简单地用一根翡翠簪子绾了起来,姣好的脸庞素面朝天,只是她天生丽质,黛眉水眸,雪肤朱唇,竟比涂抹了胭脂还要明艳。

  不知为何,她眼圈泛红,飞快得瞥了一眼曹廷安,马上又垂了下去。

  曹廷安意味不明地哼了声。

  江氏攥了攥帕子,坐到了女儿身旁。

  阿渔看见这样的母亲,想到上辈子她跟母亲几乎一模一样的姿态,那父亲天天面对这样一对儿丧气的母女,能喜欢才怪。

  阿渔肯定要改掉一些习惯的,为了父母和睦,她也得帮母亲改了才行。

  “姨娘,刚刚在前院,大哥说明日带我们出去逛铺子,要给我们挑礼物呢。”阿渔离开椅子,笑着帮母亲倒了一盏茶。

  江氏惊奇地看向女儿,女儿不是很怕世子爷么,怎么笑得这么开心?

  阿渔放下茶壶,鼓起勇气走到曹廷安身后,仗着自己年纪小,她一边笨拙地帮父亲捏肩膀,一边用特别钦佩的语气对母亲解释道:“娘,我今日才知道爹爹与大哥都是咱们大齐的英雄,便是对战俘也十分宽厚,才没有做过吴姨娘说的那些事,吴姨娘是故意吓唬咱们的。”

  说完她哼了哼,一副娇憨的小女儿姿态。

  江氏瞪大了眼睛,这,当初吴姨娘特意嘱咐她们别传出去,女儿竟然当着侯爷的面抖搂了出来?

  “你,你听谁说的?”慌乱之下,江氏本能地问出了她最关心的问题。

  阿渔尚未开口,曹廷安冷冷瞪了过来:“怎么,你当真以为我吃过人?”

  江氏被他一吓,登时把一张诱人的樱桃小口抿成了闷葫芦。

  曹廷安气得看向一旁,蠢女人,她为何不想想,如果他真是那等凶神恶煞之人,当初怎么会将她从一群纨绔子弟手中救下来,还风风光光地替她厚葬了老父亲?

  厅堂里氛围冷到极点,阿渔背后出了一层汗,但还是硬着头皮替母亲辩解道:“爹爹,您别怪姨娘,姨娘是小地方来的,我年纪小也不懂事,吴姨娘说得头头是道的,我跟姨娘就糊里糊涂地上了她的当。”

  曹廷安正是明白这点,现在才愿意在桃院坐着,否则早走了。

  “摆饭吧。”拍拍女儿的小手,曹廷安吩咐丫鬟们道。

  小丫鬟们快步去厨房端菜了,阿渔坐回原位,努力忽视父亲脸上的怒色,轻声关心道:“爹爹,这次行军打仗,您一切可好?有没有受伤?”

  女儿甜濡的关切话语成功缓和了曹廷安的燥火,他又喝了口茶,盯着江氏道:“还好,侥幸没被胡人抓走,否则我吃了他们那么多兵,胡将还不将我碎尸万段扔进油锅。”

  阿渔:……

  她以前只知道父亲威武霸道,今日才知道父亲也很能说会道。

  江氏被丈夫讥红了一张脸。

  曹廷安就当她知错了,终于开始心平气和地询问女儿这半年的生活。

  父女闲聊,江氏一声不吭,不过瞥见女儿时不时的笑脸,而曹廷安居然女儿问什么他就答什么,十分地好说话,江氏第一次认真思索起女儿方才所说来。莫非

  真的是吴姨娘在骗她?可吴姨娘为何要编这种谎?

  江氏没有头绪。

  曹廷安知道她笨,因此饭后打发女儿回东跨院休息后,他板着脸将江氏叫到了内室。

  进了屋,曹廷安重重地一撩衣摆,坐在了床上。

  他面容冷峻,左脸的狰狞疤痕更为了他添加了几分戾气,像极了阴曹地府的阎王。

  江氏腿都要软了,哆哆嗦嗦地随时要跪下去的样子。

  曹廷安开始审她:“吴姨娘都编排过我什么?你给我一五一十地招来,休想替她蒙混过去。”

  江氏不敢,苍白着脸跪下去,一边攥着裙摆一边回忆起来:“吴姐姐,我刚进侯府的时候,吴姐姐说了很多侯爷与夫人的恩爱事迹,后来,后来她又开始讲侯爷在战场上的雷厉风行,诸如您,您虐杀战俘那些事。”

  曹廷安冷笑道:“你可知她为何要跟你说这些?”

  江氏不知,那时候她完全以为吴姨娘只是在说实话罢了。

  曹廷安揉了揉额头,一一剖析给她听:“后院的女人,耍那么多心机无非是为了争宠,你比她貌美比她年轻,她自知争不过你,便想办法让你主动避宠。她说我与夫人恩爱,是为了让你误会我对你没有多少感情,她把我说成凶神恶煞,是为了让你怕我,你怕了,自然不敢耍心眼争宠。”

  江氏难以置信地抬起头。

  曹廷安回想午饭前的扫兴,瞪着她道:“你那么抗拒跟我睡觉,是不是她也编排了什么?”

  江氏抿唇,垂着头道:“她,她说侯爷天赋异禀,我进府之前,曾有几个丫鬟、姨娘死在,死在侯爷的床上。”

  所以她怕他,怕到每次他过于激动之时,都要哭着求他饶命。

  “嘭”的一声,曹廷安一拳砸在了床板上。

  好个吴姨娘,为了打击江氏,她真是什么鬼话都敢扯!这么能编,她怎么不去写茶馆说书?

  虽然他确实算得上天赋异禀,但也没异禀到能杀人的地步。

  想到十年来他在江氏这边的败兴全拜吴姨娘所赐,曹廷安旋风似的往外走。

  江氏全身一抖,在曹廷安经过她身边时,她情急之下扑过去抱住了他的腿:“侯爷去哪儿?”

  曹廷安正在气头上,托着江氏走了两步才

  停下来,怒道:“我去杀了那长舌妇!”

  江氏心里咯噔一下,虽然吴姨娘编造谎骗了她与女儿十来年,但吴姨娘毕竟没有伤了她与女儿的血肉,如果今日吴姨娘因为她的泄密惨死,她岂不是间接害了一条人命?

  紧紧地抓着曹廷安的衣袍,江氏仰头,不安地恳求道:“侯爷,吴姐姐污蔑王爷确实有过,但她罪不至死,求侯爷看在二姑娘的份上饶了她一命吧!二姑娘才十三岁,她还没成亲,您若是杀

  了吴姐姐,事情传出去,往后二姑娘怎么嫁人?”

  曹廷安嗤道:“我的女儿,岂会愁嫁?”

  旁人来求娶曹家姑娘,看的是他的面子,与个姨娘有甚关系?只要平阳侯府不倒,他的庶女也能嫁进勋贵之家当正室。

  男人霸气十足,江氏只好改口道:“那请侯爷看在阿渔的份上轻罚吴姐姐吧,否则我怕阿渔钻牛角尖,把吴姐姐的死背在自己身上。”想到那情形,江氏的眼泪便落了下来。

  曹廷安最见不得她哭,她一哭,他就跟出门遇到下雨天似的,浑身不自在。

  而且她刚刚说的在理,为了女儿,他也不能直接杀了吴姨娘。

  “好了,那就罚她去寺里当姑子,给老太太抄一辈子的经。”曹廷安扶起江氏,改了惩罚。

  没有因为自己弄出人命,江氏好受多了。

  她一身白裙,长发凌乱,哭得梨花带雨,曹廷安鬼使神差地想到了初遇那一年。

  当时江氏在街头卖身葬父,虽然一身粗布麻衣却也掩饰不住她我见犹怜的美貌,曹廷安骑马经过,正赶上她被两个纨绔争抢,纤细瘦弱的女人蒲草一般无处可依,哭红的眼睛对上他,那里面只有丧父的悲恸。

  曹廷安不是没见过美人,但不知为何就在那一刻动了心。

  唰唰两鞭子,曹廷安抽开了两个纨绔拉扯她的毛手,直接将江氏抱到了马上。

  她被他脸上的疤痕吓到了,抖如筛糠。

  曹廷安搂着她的小腰,只问了一句话:“我替你厚葬父亲,你做我的女人,如何?”

  她望着老父亲的尸首,哽咽着点头。

  一晃眼十几年过去了,她一点都没变。

  喉头滚动,曹廷安用他拿惯刀枪布满茧子的大手轻轻地抹掉了江氏脸上的泪,低声喟叹道:“在你之前,我的那些女人,无论妻妾都是老太太替我安排的,只有你,是我自己挑的,懂了吗?”

  江氏面露茫然,懂什么?

  曹廷安忽然一句话都不想说了。

  不想动口,那就动手吧。

  曹廷安猛地弯腰,直接把江氏抱了起来。

  吴姨娘肯定要罚的,但他得先喂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