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表叔画新妆 第1章001

小说:我为表叔画新妆 作者:笑佳人 更新时间:2020-01-28 17:55: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凤阳城。

  西北的初秋晴多雨少,日头明灿灿的,没几天就把枝头的大柿子染上了一层金红色。

  阿渔坐在临窗的暖炕上,对着院子里的柿子树泛口水。

  去年她随徐潜来凤阳城赴任,来的晚了些,柿子都被参将府的下人们摘光了,只剩光秃秃的一颗柿子树,今年阿渔看着柿子树慢慢长出嫩芽,看着柿子树开花结果,看着那花生米大小的柿子慢慢变得比她的一个拳头还大,终于盼到柿子要熟了,阿渔就越来越等不及了。

  各种瓜果里,阿渔最喜欢柿子了,熟透的大柿子,或是撕开一个小口子哧溜哧溜吸甜甜的果汁,或是剥了皮整颗放到碗里一勺一勺地舀着吃,那滋味,传说中的琼汁玉液也不外如是。

  但厨房的王嬷嬷告诉她,落霜后的柿子才好吃,现在还涩呢。

  所以阿渔只能继续等。

  丫鬟宝蝉挑开帘子进来,看到主子守在窗前的馋猫模样,不禁嘟嘴抱怨道:“姑娘就知道惦记那些不要紧的,给五爷提亲的媒人都快踏破参将府的门槛了,也没见姑娘着着急、上上火,哼,您也不想想,五爷真的娶了妻,您连这参将府都不好住了,哪还有柿子吃?”

  阿渔脸一红,慌乱地扫眼门口,确定没人听到他们主仆的话,她才低声斥道:“胡说什么,五爷娶妻与我何干,我为何要上火?”首发..m..

  宝蝉难受,冲动道:“姑娘这是真心话还是碍于礼法敷衍我的?若是真心话,我都替五爷心寒!是,姑娘以前嫁了六公子,得喊五爷一声叔,可姑娘别忘了,四年前六公子早将您贬妻为妾了,新进门的六太太更是容不下您,才进门就谋害您的性命,若非五爷出手相救,奴婢与姑娘早一起摔死在山崖下喂狼喂狗了!”

  阿渔低下头,细细密密的睫毛遮下来,藏住了她眼中的情绪。

  宝蝉见她这逃避的样子就难受,眼圈都红了:“姑娘刚嫁进徐府时,五爷就屡次替您解围,当时我只当五爷君子坦荡行事公允,可经过这四年,我算是看明白了,五爷心里早就有姑娘了!姑娘是六太太,五爷将那份心思埋在心底,姑娘不是六太太了,五爷把您当宝贝疙瘩护着,走到哪儿带到哪儿,绝不让你受一点委屈!姑娘不开窍,始终把五爷当恩人看待,五爷便始终以礼相待,可姑娘啊,您的心真的是铁做的吗?五爷都三十了,一把年纪连个暖房的人都没有,您就不心疼?您就真不明白他是为了谁?”

  阿渔脑袋垂得更低了,露出一截细长的雪白脖颈。

  二十二岁的她,虽然嫁过人却毫无妇人该有的端庄稳重,娇滴滴怯生生的,依稀还是平阳侯府那个未出阁的四姑娘。手机端sm..

  想到主子这许多年的遭遇,宝蝉心软了,爬上炕,跪坐在主子面前,握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问:“姑娘,您跟我说句实话,五爷为您做了那么多,您当真一点都不心动?”

  徐潜修长挺拔的身形浮现面前,阿渔眼睛亮了,又暗了,苦涩地道:“我,我怎配得上他。”

  她都嫁过人了,曾经显赫的娘家也早已败落,而徐潜年少有为,值得更好的姑娘。

  宝蝉气道:“什么配不配得上,五爷如此待您,说明他根本不在意那些,否则他早娶那些高门贵女了。”

  阿渔隐隐明白宝蝉说的在理,可,徐潜从未越雷池一步,她能怎么做?主动问他?

  阿渔一见他就紧张,不可能那样做的。

  宝蝉坐为旁观人,非常明白两人的症结在哪里,主子胆小不敢表态,五爷君子,误会主子不愿意,便也不敢在语举止上流露出什么。

  “姑娘,您若真想试探五爷的心意,我有个办法。”心中一动,宝蝉欢喜地道。

  阿渔抬头,疑惑地看着她:“什么办法?”

  宝蝉凑到她耳边快速嘀咕起来。

  阿渔听得双颊通红,扭头道:“不行,我……”

  宝蝉攥住她肩膀,哀求地道:“姑娘啊,我的好姑娘,五爷都三十了,您就当怜惜怜惜他,成了,从此您与五爷双宿双飞恩恩爱爱,不成,您也可以用醉酒糊弄过去,往后安安心心地惦记您的柿子,奴婢也绝不再多半句嘴。”

  阿渔还是不敢,但架不住宝蝉再三撺掇,晕晕乎乎的,她就应了。

  .

  傍晚的时候,徐潜从军营里回来了。

  宝蝉一直在前院候着,终于见到人,宝蝉笑着道:“五爷,今日是我们姑娘的生辰,姑娘不想热闹,可奴婢觉得生辰乃一年就一天的喜庆日子,擅自让厨房整治了一桌好菜,五爷若有空,来后院一起吃吧?”

  徐潜朝后院看了眼,她恪守礼节,从未主动邀请过他。

  “是你自己的主意,还是你家姑娘的意思?”手指拂过袖口,徐潜冷声问。

  宝蝉忙道:“是姑娘的意思,姑娘说那么一桌好菜,她一个人吃太浪费了,五爷早出晚归,才该吃顿好的补一补。”

  徐潜明白了,一边往前走一边道:“好,我稍后过去。”

  宝蝉喜滋滋地去了后院。

  阿渔紧张极了,今晚的事,说好听了是试探徐潜的心意,说难听了,就是勾引。

  阿渔从来没有勾引过谁,尽管一些人总是骂她狐媚子。

  忐忑不安,好像没过多久,徐潜就来了,高高大大的参将大人,才站到堂屋门前,就把一片夕阳都挡在了外面。

  阿渔攥了攥帕子,低着头起身,朝他行礼:“五爷来了。”

  她穿了一件碧荷色的褙子,一张小脸白生生的,双颊微粉,仿佛荷花池中水灵灵的一朵粉白花苞。

  挺勾人的姑娘,偏她眉目怯懦,一副很怕被人吃了的样子,便让徐潜明明有那个心,却不好踏出那一步。

  收回视线,徐潜颔首道:“叨扰了。”

  阿渔实在是慌,徐潜一落座,她便吩咐宝蝉摆饭。

  一道道菜肴依次摆上来,足有八道,最后一道酒香扑鼻,正是酒酿丸子。

  徐潜意外地扫了旁边的阿渔一眼。

  据他所知,阿渔沾不得半点酒,否则一滴便醉,难道这菜是专门为他准备的?

  菜齐了,宝蝉领着两个小丫鬟退了下去。

  阿渔默默地夹着眼前的三样菜,不知是今晚的计划让人心慌意乱,还是那淡淡的酒香影响了她,阿渔双颊明显地发烫,手中筷子都快拿不稳了。

  徐潜注意到了她的异样。

  察觉他的目光,阿渔一咬牙,用勺子舀了个酒酿丸子,细嚼慢咽地吃完了。

  徐潜慢慢停下了手中竹筷。

  酒酿用的是米酒,饶是如此,阿渔也醉了,目光迷离地看向徐潜,只觉得那里竟坐了两个他。

  眨眨眼睛,阿渔软倒在了桌子上。

  徐潜下意识地站了起来,才要扶她,想起她对他的惧怕,徐潜迅速收回手,朝外喊人:“宝蝉!”

  宝蝉就在耳房门后躲着,手攥着门板,假装没听见。

  阿渔被徐潜清冷的声音唤醒了几分意识,宝蝉的窃窃私语再次响在耳边,阿渔脑海里一下子着了火,那火烧得她难受,也烧毁了她最后的顾虑。

  宝蝉说得对,徐潜年纪不小了,如果成了,她就好好地跟他过日子,如果不成,她便带着宝蝉离开,免得将来新妇进门,她留在这里碍事。

  “五爷……”阿渔软绵绵地唤道。

  顾不得去找宝蝉,徐潜立即来到她身边,关切地问:“阿渔,你怎样了?”

  他凤眸幽深,犀利得似能看穿她的心事,阿渔闭上眼睛,无力地道:“我头晕,烦请五爷扶我回房。”

  她气若游丝,仿佛随时要睡着的样子,着实惹人怜爱。

  徐潜再看眼空荡荡的院子,忽然冒出一个猜测。

  她不能沾酒,却故意沾了,她素来守礼,今日却主动请他扶她,宝蝉那丫头更是不见踪影。

  难道,她终于明白了?

  念头一起,徐潜喉头滚动,一把抱起了醉倒在桌子上的小女人。

  他的肩膀宽阔结实,他的手像是会喷火,只是那么抱着阿渔,阿渔就受不了了。

  还要继续演吗?

  罢了,都到这个地步了,索性豁出去了。

  靠在徐潜肩头,阿渔偷偷睁开眼睛,对上男人俊美冷峻的侧脸。

  她手心冒汗,笨拙地亲他的耳垂。

  徐潜浑身一僵,停了下来。

  他缓缓扭头。

  几乎同一时刻,阿渔慌得用手挡住了眼睛。

  徐潜声音又潮又哑:“阿渔,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阿渔知道,她在勾引他。

  但她说不出口。

  徐潜太了解她的性子,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用掉了她所有的勇气。

  他只需要确认一件事。

  大步流星地跨进内室,徐潜毫不怜惜地将阿渔放在床上,攥住她想掩面的小手,徐潜喘着粗气问:“阿渔,我是谁?”

  阿渔杏眼湿漉漉的,里面水淋淋的,快被他吓哭了,颤着音回答道:“你,你是五爷。”

  没醉就好,没把他当老六就好。

  徐潜指指自己的耳朵,盯着她的眼睛问:“为何亲我?喜欢我?”

  阿渔都要羞死了,他居然还要问!

  手动不了,阿渔闭上眼睛,樱唇也闭紧,一副打死也不说的样子,只有脸蛋红得像醉酒海棠。

  徐潜目光变深,随手扯下帷帐,整个人便扑了过去。

  ……

  这一晚徐潜都没让阿渔睡上多久。

  直到外面天亮了,徐潜必须去军营了,他才终于罢休。

  阿渔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最后的意识,是徐潜抱着她承诺:“月底休沐,咱们便设宴成亲。”

  说完,他又来亲她。

  阿渔抱着被子滚到了床里头,才躺好,马上就睡着了。

  累得不轻,这一觉阿渔睡得特别香,也睡得特别满足。

  徐潜喜欢她,比她预料得还要喜欢,他说,月底他就要光明正大地娶她。

  睡梦里,阿渔甜蜜地笑了。

  “阿渔快醒醒,你爹爹要回来了,你怎么还在睡懒觉!”

  耳边传来久违的熟悉的声音,肩膀也被人用力摇来摇去,阿渔茫然地睁开眼睛。

  女儿总算醒了,江氏松了口气,赶紧哄道:“快起来快起来,侯爷都快到门口了!”

  阿渔呆呆地看着头顶的母亲。

  就在此时,两个丫鬟端着水急匆匆跨了进来,其中一个正是宝蝉,只是此时的宝蝉梳着双丫髻,脸蛋肉嘟嘟的,分明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与后来那个满面愁容、老气横秋的宝蝉简直判若两人。

  “我的小祖宗哎,您怎么还躺着,不怕侯爷了?”

  对上主子震惊的目光,宝蝉直接挤开柔弱得仿佛雨后娇花的江氏,弯腰将阿渔硬拉了起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