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月明星稀,冷风肃杀。

  谭府院子当中,谭柏生以及一众家丁都围绕在陈不凡的身边。

  他们都有些奇怪地看着陈不凡。

  只见陈不凡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也没有让他们准备一些朱砂啊,黑狗血什么的。

  要知道之前来这里帮忙驱鬼的那些和尚道士无一例外都让他们准备了一大堆的东西。

  看着宛如苍松傲立的陈不凡,谭柏生等人心里不由有些打鼓了。

  “陈道长……你不需要我们准备一些东西,开个法坛什么的吗?”谭柏生问道。

  陈不凡呵呵一笑道:“不用,那些都只是一些微末手段,我师父说了,茅山一脉,修身修己,自己本身就是法坛,不需要那么多东西。”

  谭柏生苦笑一声:“不愧为九叔弟子,与其他一些歪门邪道果然不一样。”

  话虽这样说,但是谭柏生心里的疑惑更多了。

  “好了,时间到了,我该进去了。”

  “待会儿,无论你们听到任何动静,都不许进去看。”

  陈不凡淡淡说着。

  “哪敢,哪敢啊,我们跑还来不及呢,怎么敢进去看。”谭柏生说道。

  陈不凡点了点头,然后走进正堂,咚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了。

  正堂之中冷冷清清,十分的yin冷,尽管陈不凡有茅山术法傍身,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陈不凡四处看了看,双手环抱。

  “好了,看也看了,都出来吧。”陈不凡笑道。

  他话音刚落,只听得咔嚓一声。

  天落惊雷,正堂之中yin风乍起,鬼哭狼嚎。

  迷烟阵阵,只见一道雪白的身影出现在正前方。

  赫然是一个女鬼。

  此女鬼姿色天然,花容月貌,眉如柳絮,唇如点朱,眸含秋水,端得是倾国倾城啊。

  哪怕是陈不凡,见惯了后世无数美女,在看到这个女鬼的刹那也有些jingyan。

  同时他忍不住摇头叹息。

  如此美貌,只可惜是个女鬼啊。

  陈不凡顿了一下道:“人居阳宅,鬼住yin曹,姑娘你何必将yin阳都gao乱了呢,听小道一句劝,早早离开,重新投胎做人,这才是正道啊。”

  女鬼看着陈不凡冷笑了一声:“我gao乱了yin阳?那是他先gao乱了经纬,他把房子盖在我们家族坟地之上。”

  “你说被人压着怎么会舒服呢?而且他将房子压着我们,阻断了我们前往yin司的路,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陈不凡呵呵笑道:“他gao得你不舒服,你也不应该弄得他一家不得安生啊。”

  “我一个人?他压着我全家了,我爷爷,我奶奶,我父亲,我母亲,还有我弟弟。”

  随着女鬼说话,厅堂当中一大家子鬼一下子全都出现了。

  霎时间,厅堂之中冷若冰霜,连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凝滞了。

  看着这满屋子的鬼,陈不凡眉目一凝,之前他还以为只是一个凶一点的鬼,没想到竟然是一大家子的鬼啊。

  尽管如此,陈不凡也丝毫不惧。

  “你是来帮他的吗?”女鬼道。

  陈不凡摇了摇头道:“我不是来帮他的,而是来帮你们的,这里跟本不是你们该待的地方。”

  “哼,你和他们就是一丘之貉,但是那又如何,之前他请来的那些和尚道士,还不是被我们给打出去了。”

  女鬼话音刚落,只听得一声凄厉惨叫,处在陈不凡身后的女鬼的爷爷的手猛然shen长,那尖锐的鬼爪散发着森森寒光直接朝着陈不凡的脖子抓了过来。

  陈不凡不动如山,就在鬼爪马上就要抓到他的时候,他从布兜当中掏出了一张紫符,这是一道紫雷符,威力不是很大,但是对付普通的鬼怪绰绰足够。

  紫雷符一出,贴在了女鬼爷爷的手上,顿时紫电流转,一下子将女鬼爷爷给包裹住了。

  啊!

  女鬼爷爷一声惨叫,扑通一声栽倒在地,瑟瑟发抖,根本就站不起来。

  而也正因为如此女鬼一家子一下子怒了,齐齐朝着陈不凡冲了过来。

  看着这气势汹汹的一大家子,陈不凡的脸一下子凝了下来。

  方才他之所以用威力稍小的紫雷符就是想给这一家子一条活路。

  虽然这一家子很凶,但是毕竟还没有害过人命,说白了,这件事的起因还是因为谭老爷占了人家的坟地而已。

  但是陈不凡没有想到,这一家子竟然如此不识抬举。

  “既然你们不识抬举,那就怨不得我了。”

  陈不凡手握剑指,横于xiong前,口中念念有词。

  “神兵火急,雷起东方,紫薇星辰,五行造化,听我号令,急急如律令,五行神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