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笙顾霆琛赠你一世情深 第474章我喜欢你啊

小说:时笙顾霆琛赠你一世情深 作者:桐哥 更新时间:2020-01-19 01:13: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是,就一年的时间,再仔细算是一年零七个月,他到欧洲不到四年的时间就快速的掌控了这里的经济命脉,所有家族都目瞪口呆,好似他有一种魔力让所有人信服。席太太,墨元涟是神,是一个有精神病的神,他偏执、他报复世界,这样的男人留在梧城一辈子都是一颗危险的定时炸弹,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引爆,他的心思一直无人揣摩。”

  就因为墨元涟是一个厉害的精神病者,就因为他让人忌惮,所以大家要剥夺他现在基本的生存权利,这些人又不是上帝,特别是席湛和蓝公子,他们凭什么要这样做呢?

  他们就不怕把墨元涟逼到鱼死网破?

  我真的不主张他们对付墨元涟。

  但我又有什么立场说呢?

  这事我得想个办法。

  想一个和平共处的方法。

  “墨元涟是真的厉害。”我道。

  除了这句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蓝公子又回到最初的问题,“你既然救他肯定有你自己的原因,那你信他吗?”

  我坚定道:“我信。”

  他答应过我不会主动对付席湛和蓝公子他们的,现在他们先动手而墨元涟他……

  我怕墨元涟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蓝公子莞尔,“那他对你有特别的意义,就像陈深在阿暖的心里一直有特殊意义。”

  他是笑着的,但听着莫名的惆怅。

  我摇摇脑袋说:“没有。”

  “既然这样你为何信他?”

  “蓝公子,你曾经暗恋暖儿吗?”

  我的这个问题突然,蓝公子有些发懵。

  他缓了许久回我道:“是。”

  我低声问:“有多少年?”

  “五年。”

  蓝公子初遇时就喜欢上了季暖。

  但是他从未告诉过她自己的情意。

  “是不是她说的话你都会在意?而且你不想看到她伤心难过,想看到她开心幸福?”

  “是。”他答。

  我继续说道:“我曾经暗恋过别人,知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心思,那是衷心的希望他好,不想看到他有一丁点的难过,只要他有任何的不开心自己的心里就是揪着的。”

  蓝公子拧眉,“所以你想说?”

  我郑重的嗓音道:“墨元涟暗恋我十四年,他答应过我,他说他不会主动对你和席湛发起攻击,但你们在南京如此逼他……”

  蓝公子一怔,“竟然十四年。”

  有些话尽于此,多说无益。

  希望蓝公子能了解到墨元涟对他们没有危险,希望墨元涟能平安的在梧城生活。

  季暖还没有回病房,我原本想过去看看商微,但刚到门口就看见季暖进来,她眼圈微红的挽着我胳膊问:“你们聊了些什么?”

  我了解季暖,我敢笃定她听见了我和蓝公子的那些话,她知道了蓝公子暗恋她五年的事,我突然也明白蓝公子刚刚是故意的!

  他知道季暖在外面偷听!

  不然以他的性格绝不会回答我!

  我突然觉得自己被当枪使了。

  我无语的望着面色愉悦的蓝公子说道:“没聊什么,我先过去看一下商微。”

  季暖叹息问:“这么快就要走了?”

  “商微那小子皮着呢。”

  我赶紧开溜到了商微的病房,刚推开门就听见他大大咧咧道:“谁啊?没见着小爷打手枪?有事在外面等着,等我爽过了再说。”

  我看见他正在吃橘子,但是却满口跑火车,我白了他一眼问:“最近怎么样?”

  听见我的声音他抬头说道:“我以为你都忘了我呢,怎么突然有时间过来看望我?”

  我说道:“说道来看看你。”

  “呸,还是顺道的。”

  我指了指门口,“那我走了?”

  “算了,顺道c7f109b4就顺道吧。”

  商微扔下手中的橘子烦躁的说:“给我找几个女人玩玩啊,我在这儿待的都发霉了。”

  他在这方面倒无所顾忌。

  我盯着他耳朵上戴的助听器,问他,“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我让姜忱给你联系。”

  “算了,这事还是我自己解决吧。”

  商微真是说起一出是一出。

  “对了,你见过云翳了吗?”

  ……

  易冷正在泡茶,听见其他同事招呼她端茶给里面的那位客人,她应了一声问道几号桌,同事回她道:“五号桌,里面靠窗那。”

  易冷端茶过去放下,随口问道:“先生你要吃点什么吗?我们家有甜品和咖喱饭。”

  说完她抬头望过去,当看见那双漂亮到犹如星辰般璀璨的眼眸时心咯噔了一下,她忙坐在他身边凑近盯着良久问:“庭子御?”

  易冷穿着茶馆统一的工装以及围着茶馆的猫咪围裙,一副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被口罩遮了大半的少年,此时阳光落在他的身上看的更清晰了,没有化妆,皮肤异常细腻。

  易冷突然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恍然大悟道:“我记得你了,你之前来过茶馆喝茶。”

  少年的脸藏在口罩下面的,他微微的笑了笑任由女孩肆无忌惮的挨着他的身体。

  少年开口道:“难为你想起了。”

  庭子御之前来过这个茶馆喝茶,因为他觉得这里安静,他在时笙问他要花的那天晚上他就想起了在时笙隔壁的易冷,倒不是她有多漂亮吸引的他,而是之前在茶馆见过。

  他能记得,因为她那天给他端完茶之后接到一个电话,她对电话里的那个人扬声说道:“我不需要,我有钱,你别拿这个诱惑我,你再提钱信不信我拿一张五毛的扔你脸上?对,你就值五毛,我也就开的起这个价,赫尔,姑奶奶现在打工可开心着呢!每个月三千五的工资月底还有一千块的余额!等我们下次见面我就把我存折拿给你看!”

  那天庭子御情绪特别低落,听到她说的这些话忍不住的笑出声,那是他那天唯一的快乐源泉,他那天奇迹般的在茶馆里待了一整天,那一天的时间庭子御都观察着易冷。

  是一个很热情的小姑娘。

  干活做事特别麻溜。

  还和自家老板开着玩笑。

  易冷缓和过自己心底激动的情绪,像个小迷妹似的问:“怎么突然来这儿喝茶了?我重新给你泡一杯好茶,吃不吃甜点?是我亲自做的蛋糕,嘻嘻,我感觉自己活在梦里。”

  庭子御笑着说:“你似乎很紧张?”

  “我当然紧张,我喜欢你啊。”

  她这话让庭子御心底微微泛起涟漪。

  哪怕他清楚她口中的喜欢只是对偶像的一种喜欢,他还是忍不住笑说:“我喝茶,不吃甜点,你去忙吧,等空了再过来找我。”

  易冷以为他在下逐客令,她赶忙起身道:“抱歉我不打扰你了,有事你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