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厨妃 第1249章 鹦鹉学舌

小说:异世厨妃 作者:凤浅轩辕彻 更新时间:2020-01-01 09:30: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好,那你先选吧!”小太子倒是大度。

  小世子走到其中一只鹦鹉面前,看着那只颜色斑斓的鹦鹉,忍不住伸手逗弄,谁料那鹦鹉脚上的脚环忽然松了,鹦鹉飞起来在小世子的头上啄了两口,吓得他连忙抱着头。

  “走开走开,臭鹦鹉!”小世子抱着头喊道。

  长公主连忙跑过来,一面护住儿子,一面把那只鹦鹉赶走。

  那鹦鹉飞起来,直接停在了小太子的肩膀上,嘴里还在喊道:“陛下万岁!陛下万岁!”

  大监连忙跪下道:“陛下恕罪,这只雄鸟性子调皮些,冲撞了世子,还望陛下恕罪!”

  小世子拍了拍自己的头上落下的羽毛,忍不住指着那只鸟喊道:“臭鹦鹉,你给我等着!”

  皇甫烈阻拦道:“好了小世子,既然这鸟儿选了大燕小太子,你便选另一只吧!”

  那只停在小太子肩膀上的鹦鹉还在不停地说着:“陛下万岁,陛下万岁!”

  小世子拿到的那只雌鹦鹉却一直不开口,任他怎么逗弄都不肯开口。

  “喂,你会不会说话!?”那鹦鹉照旧不理小世子,便是连鸣叫也不肯。

  小世子见这个鹦鹉怎么都不愿开口说话,心内有些气馁道:“这鹦鹉连话都不会说,我怎么让它学舌啊,这一把我分明就输了嘛!”

  小太子见到小世子有些泄气,小声对肩膀上的鹦鹉道:“嘿,小世子心情不好,你这么开朗,去哄哄他呗!”

  那鹦鹉竟然就像能听懂人话似的,径直从小太子的肩膀上,飞到小世子的肩膀上站着,口中依旧喊道:“陛下万岁!陛下万岁!”

  小世子见那只鹦鹉飞到了自己肩膀上,顿时开心得不得了,笑道:“舅舅你看,这鹦鹉选的是我!”

  小太子说:“这鹦鹉本来就是选你的,它刚才是想停在你的肩膀上,没想到把你吓到了,既然它选你了,那把你手上那只鹦鹉给我,好吗?”

  小世子看了看手上那只从进来就不曾开过一声口的鹦鹉,又把它递给小太子:“好吧,那这只鹦鹉给你了,只是它好像不怎么说话,这几天你要多训练训练了。”

  小太子接过那只鹦鹉,说:“谢谢。”

  小孩子之间的矛盾,还真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啊!之前还剑拔弩张的两个小孩,现在居然这般和气了。

  司空圣杰说:“你看,我就说小孩子的事,他们自己会解决的,不用我们大人插手。”

  轩辕彻白了司空圣杰一眼,说:“这就是师弟放任两个小孩打架不管的理由吗?”

  司空圣杰抱着手说:“夜儿又没吃亏,再说了,不打不相识嘛!你看他俩现在,不是快要握手和了?”

  轩辕彻还想说什么,却被凤浅笑着的打断道:“好了,我看你们两个,跟那俩小孩也没什么差别。”

  凤浅说着,走到儿子身边,蹲下来,捏了捏儿子的脸蛋,说:“夜儿今天表现很好,晚上想吃什么,朕给你做。”

  “方才的枣泥酥就很好吃!”

  “那是我家灵厨做的,你要是喜欢吃,我叫她做了送去你那儿。”小世子在一旁插话,说完这话他又好像怕被误会似的,又补了一句,“谢谢你把鹦鹉让给我。”

  “不客气!”

  ……

  一行人回到华阳宫,小太子把鹦鹉笼子放到一边,外面宫人来报:长公主府送了一盘枣泥酥来。

  “这位大秦的小世子,表面上看起来张扬跋扈,倒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凤浅这么说着,吩咐人把枣泥酥拿进来,“正好我们要吃晚饭了,夜儿,你看,小世子给你送枣泥酥来了。”

  小太子正要过来掀开食篮,凤浅在他手上拍了一下,说:“先去净手。”

  从前自己这儿子可是很知礼的,如今见到这枣泥酥,连洗手都忘了,可见这枣泥酥味道定是很不一样。

  趁着小太子去洗手的过程中,凤浅偷偷从食篮里面拿了一块枣泥酥,放到嘴里细细品味,这手艺竟然跟自己的十分相像,难怪能馋到小太子。

  而且这味道尝起来也很熟悉,只是凤浅一时想不到,到底在何处尝到过这个味道。

  正当凤浅陷入思索时,轩辕彻走进来道:“我可从没见过哪个做娘亲的,偷吃儿子的点心的。”

  听到轩辕彻的话,凤浅连忙把枣泥酥又重新放回去,站起道:“嘘,我只是想看看能让夜儿这么惦记的枣泥酥,味道究竟有多好。”

  “那现在尝过了,觉得味道怎样?”

  “味道自然是极好的。”凤浅说着,把食篮的盖子重新盖好,“没想到长公主府内,还有个厨艺高超的灵厨啊!”

  “灵厨不灵厨的,先放到一边儿吧!”司空圣杰从外面走进来道,“我们只有三天时间,要让那只哑巴鹦鹉会说话,小凤儿可有什么主意?”

  “怎么就成哑巴鹦鹉了?”凤浅哑然失笑。

  原本放在桌上的鹦鹉似乎在抗议似的,发出几声“呜呜”的鸟叫声。

  “还好还好,能叫出声来,还不算完全的哑巴。”司空圣杰说着,走道鹦鹉面前,用以食物,想诱鹦鹉开口。

  可是这鹦鹉就只叫了方才的两声,就不再发声了。

  轩辕彻也看着鸟儿,说:“先别着急,可能这鸟儿乍换了环境不适应,所以不愿发声。”

  凤浅说:“之前的那只鹦鹉原本就不错,夜儿怎么忽然想着要换鸟呢?”

  轩辕彻笑道:“那只鹦鹉虽然活泼,看着也伶俐,但是那是只雄鸟,桀骜难训是肯定的,夜儿应当是知道,自己是制不住那只鸟的。”

  “那现在这只呢,倒是不见桀骜难训,但是这也太温驯了吧,怕是一棍子都打不出三个屁来了!”

  轩辕彻和司空圣杰都被凤浅这句突然冒出来的俏皮话逗笑了。

  小太子遵照母后之命,净了手,从外面一路小跑进来,看到父王和大叔都在笑,也顾不上问他们因何发笑,只是走到凤浅面前,伸出手给她看:“母后你看,我洗净手了!”

  凤浅看着那双刚洗过的小手,白白嫩嫩的,打从心里喜爱。

  “好了,用膳吧!”说完,凤浅吩咐左右宫人把晚膳端上来。

  小太子迫不及待地打开长公主府送来的食篮,从里面拿起一个枣泥酥,看了看,问道:“这块枣泥酥怎么缺了一块啊?”

  “这个……”

  凤浅不知道说什么时,只听见轩辕彻和司空圣杰又是忍不住一阵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