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春光这碗粥 第95章百随之行

小说:让春光这碗粥 作者:这碗粥 更新时间:2019-12-31 00:14: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床边,慕锦给徐阿蛮拨开了发丝,指尖停在脸颊。

  他和她正是温馨期,若有选择的话,他希望二人在三年或者五年之后才生孩子。既然孩子来了,就要更改逃亡计划了。她不宜长途跋涉,他决定在百随定居一两年。

  徐阿蛮睡的时间很长,长得足够慕锦回神。

  她睁眼向他笑“二公子。”睡醒了,好像力气又回来了。

  “嗯。”慕锦云淡风轻地说“你个笨笨,自己的身子如何也不知道。”

  她坐起来,“寸奔请的大夫来过了吗”

  “嗯,来过了。”他很平淡。手机端sm..

  她狐疑他的语气“大夫如何说”

  “大夫说,你有喜了。”慕锦若无其事。

  徐阿蛮目瞪口呆。

  “莫慌。”慕锦说“既来之,则安之。”

  “怎么怀上的”当时二公子可是说好的,他有宫廷避子术,讲得天花乱坠,可保他一夜几回都安全无忧。她就没有再喝避子汤。从大霁到百随舟车劳顿,月事迟迟没来,她觉得是疲惫所致。哪里料到,是二公子这个祸害精。

  慕锦才正想酝酿温情的一刻,被这么一问,他淡淡地说“天晓得。”他还想知道呢。

  徐阿蛮抱起了被子“我们还没有成亲,就生孩子了这一前一后的顺序反了。”她心底觉得自己仍是一个待嫁姑娘。

  “跟你爹娘求亲一事,要缓一缓了。”慕锦考虑“要不,我和你在百随办一场亲事”

  徐阿蛮摇了摇头,“还是要我爹娘在场才算办亲事呀。”得到爹娘的祝福,她更加心安理得。

  “那只能以后再办了。”慕锦说“我妻子的名份肯定是你的,时间早晚而已。这里的人都以为你是我明媒正娶的,背地里不会有闲话。”之所以这么说,是怕她过不去未婚生子这道槛。

  徐阿蛮忽然用食指抵住他的脸“二公子,你不会突然不要我吧”

  他笑着承诺“不会。”

  “哦,就信你一回。”徐阿蛮双手交叠,按住了自己的肚子,刚才的惊诧一下子没了,生起了微妙的欣喜“这里面,有我们的骨肉了”

  “嗯,我们的骨肉。”从前,慕锦没有传承的想法,他是皇室子弟,不可轻易留下子嗣。如今他算是被逐出了皇族,和平民丫头传宗接代,又有何妨。

  天生的母子牵绊使然,徐阿蛮接受了上天的惊喜,笑得合不拢嘴了,忍不住问“二公子,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我希望生一个女孩。”慕锦伸手,覆上了她的手背,“我娘亲小时候告诉我,她想生一个女儿。”

  公主远比皇子快乐,快快乐乐地长大,找一个称心如意的驸马爷。

  慕锦“可惜她生了一个儿子。我要是个女儿,我娘亲也许能活得更久一些。”

  “我们就生一个女儿吧”徐阿蛮笑得弯起了眼。

  “嗯,儿子也行。你生的就好。”慕锦说“不过,我要书信回上鼎城,找师父问一问,有没有万无一失的避子方法。”佳人在怀,他血气方刚,又不想给徐阿蛮喝寒凉的避子汤,万一再突然怀孕,这得要生到什么时候。

  “哦。”徐阿蛮抚抚自己的肚子,一个小孩子,长大想她,也像二公子。该是一个漂亮的丫头

  这一座院子是租的,慕锦本想住到明年春天就走。

  计划有变,慕锦让寸奔到城里问问,有没有富人家的楼阁别院想要出售。

  房子要大,园林也要有。等徐阿蛮的肚子大了,就在自家赏景。

  接着,请了一个会讲大霁语的中年大婶,姓陈。

  陈大婶生过三个孩子,有儿子、有女儿,清楚孕期的一切日常。更新最快s..sm..

  银两给的多,陈大婶心知这家是贵人,照顾徐阿蛮的起居很是细心。除了日常三餐,以及安胎药,陈大婶每晚炖煮补汤。

  徐阿蛮变“嘟嘟”的日子就这样开始了。她的脸蛋显而易见地变圆,身子慢慢地丰腴起来。

  慕锦将大掌搁在她的肚子上“不许欺负娘亲。”再揉揉她的脸“嘟嘟。”小脸蛋儿长了肉,捏起来格外有劲儿。

  爱捏就捏吧。徐阿蛮自顾自睡觉。

  半个月之后,城郊一个嗜赌成瘾的公子哥,为筹赌资,变卖了一座别院。

  慕锦极快地接手了,退了这一院子搬进去。

  过了不久,寸奔收到了大霁皇帝封后的信件。

  慕锦笑问“皇后娘娘是谁”

  寸奔说“就是皇上的皇妃。”该是正在军营的李琢石。

  慕锦抬起眼“这么说,我可能赌中了。”

  “二公子,皇上的意思是,假装李姑娘人在皇宫,赐她后位”寸奔再看信中“但,选秀一事也在进行。”

  “从大局出发,新帝为巩固势力,应该将这一个后位留给更加有用的党羽,但他还是给了离宫的李琢石。这样一来,群臣如何信服,皇太后肯定也会施压,将来纳了妃,谁不想争抢这空无一人的西宫之后”慕锦啧啧有声“皇上的日子可不好过。”

  “没想到,皇上立一无人后位。”明明可以延期封后大典。

  “萧展对李琢石的确有一些小心思。只是不知轻重如何。”

  “二公子,现在我们怎么做”

  “萧展骗我一回,这个仇我还是要报的。”慕锦说“待小蛮生产再说。”

  过年了,追求寸奔的姑娘们走得差不多了,妖艳姑娘也回家过冬了,

  这一个妖艳姑娘,眼睛里藏有轰轰烈烈的故事。

  徐阿蛮有些惋惜,告诉寸奔“那个跟妖精一样姑娘,是最后一个走的。”

  寸奔问“徐姑娘说的谁”

  “妖精一样的姑娘,最美的就是她了。”

  “不记得。”寸奔不是羞涩腼腆,而是他真的不曾望那姑娘一眼。不止那一个姑娘,其他的也是。

  徐阿蛮“”是了,寸奔眼里只有二公子。

  少了叽喳的姑娘家,刘大爷进出别院,有些寂寞。他一边扫地,一边直“寸奔公子比百随的严冬还要刺骨。”

  其实也不算。在徐阿蛮眼里,寸奔是一个从不发脾气的温顺绵羊,一点也不刺骨。

  刘大爷说“我们过冬了,穿上大袄身子就暖和。可是寸奔公子啊,他刺的是骨,刺的是心。心底缺了一个洞,嗖嗖地进风,穿再多的大袄,盖再厚的被子都捂不热了。”

  这倒也是,寸奔对一切姑娘都没有兴趣。

  徐阿蛮问过慕锦。

  慕锦算计得好“寸奔一人正好给我们带孩子,我可以跟你去到处走走。”

  徐阿蛮“”孩子还没生,孩子他爹已经在计划丢下了。

  春天,杜鹃城的花儿开了,别院的园林春花遍地。

  身子的不适越来越多,孕儿的喜悦越来越浓。徐阿蛮心里和孩子说话,感觉肚皮里的娃儿跟着在动。

  慕锦将她的肚子当成了真正的人,每日对她的圆肚子讲四书五经。连徐阿蛮睡过去了,还在低喃。

  炕上被窝,一个即将当爹的,一个还没出生不知男娃女娃的,常有悄悄话。

  徐阿蛮腿部的肿胀下不去,由慕二公子亲自为她按腿。

  从皇宫到慕府,四皇子的显赫,二公子的富贵。慕锦养尊处优这么些年,这是第一次伺候人。

  圆滚滚的肚子已经六个月大了。徐阿蛮垫高了脚跟,半靠在床头,静静地看着慕锦。

  她不知道,自己的眉眼有没有成为娘亲的样子。二公子越来越温和,看这圆肚子的眼神像极了一个慈父。

  慕锦手下轻捏,说“你要听陈大婶的,不要只躺在床上睡大觉。”

  “嗯。”徐阿蛮懒懒地应声,好一会儿像是感知了他的心情“二公子,陈大婶给我讲了她生三个孩子的故事,我听完了,一点也不害怕。我被照顾得这么好,没事的。”

  慕锦说“我娘亲在皇宫,宫女太监一大群人,伺候得可好。”

  “可是,照顾我的是二公子,伺候甄皇后的却不是先皇。”徐阿蛮笑说“陈大婶说,孕中女子思虑过多则会郁结难愈,若有不快之事,一定不要藏在肚子中,这是给孩子添堵。可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快。我相信,二公子以后一定对我好的,逃犯也有回去的一天。”

  慕锦“什么都别想,以后有我在。”

  “二公子,你也别想太多。是我怀了孩子,这几个月怎么你比我更愁眉苦脸。”她笑嘻嘻的。

  “谁愁眉苦脸了”慕锦横她一眼。

  徐阿蛮学着他,轻轻捏起他的脸,“就你这张脸。”

  “徐小蛮,我这辈子少有惧怕的时候,哪怕我是朝廷钦犯,与一国之君为敌,我也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若只有我和寸奔两人,我们当一辈子的朝廷钦犯都无所谓。只有你,才是我害怕的。”

  甄月山在生产时大出血。这段时间,慕锦看着徐阿蛮,时有心神不宁。甄月山爱儿子,将生子时的痛苦忘得一干二净。但那些宫女太监,都曾亲眼目睹,大盆大盆的血水从甄皇后的房中递出。

  近日,慕锦总将房中女子想成了他的女人。他说“和你讲这些,徒增你的烦恼了。”

  “陈大婶说我身子健康,又还年轻,一定顺顺利利的。”当丫鬟这么多年,徐阿蛮对世事看得很开。“这几个月你瘦的比我胖的快,你才是思虑过度。”

  接下来的几个月,慕锦梦中偶尔还有血水。

  这事之所以比当朝廷钦犯更棘手,因为生子这一道关,唯有徐阿蛮独自煎熬。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