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春光这碗粥 第94章百随之行

小说:让春光这碗粥 作者:这碗粥 更新时间:2019-12-31 00:14: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比武赢了,香囊也有了。

  天气这般晴朗,慕二公子这般痛快。

  寸奔再推波助澜一把“二公子,属下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每回寸奔这么说,慕锦知道不是好事。上回这种口气,还是补药一事。“若是我不想听的,就别讲了。”

  “此事本该由徐姑娘告诉你比较妥当。”但是,寸奔也知道自家主子是什么别扭性格。恐怕徐阿蛮做了这一个香囊,也不知道二公子心里真正在想什么。

  慕锦笑了“我相信你不会乱说话。”

  “当初给属下缝制香囊的姑娘。”寸奔停顿,像是故意吊人胃口。

  慕锦仍在笑,手里晃着徐阿蛮送的香囊。人是他的,心是他的,寸奔不过是曾经一点小小的心动,没什么好介意的。慕锦心底正告诉自己。

  寸奔停顿得够久了,才说“当初给属下缝制香囊的姑娘,名叫荷花。”

  慕锦“”荷花是谁总之,不是小蛮。

  寸奔继续解释“这个名叫荷花的姑娘和徐姑娘一同在裁缝房”更新最快s..sm..

  慕锦哪里听得进去,旋风一般卷走了。

  寸奔住了口,看着二公子的衣角消失在门边。他仰头望天空。没想到,二公子暗地里与他怄气呕了这么久。

  慕锦几乎是飞进了房中。

  徐阿蛮猛地一瞪眼。原来二公子也有和寸奔一样的轻功。她刚才懒洋洋靠在炕上,要睡不睡的,这时坐直了身子,才想说话,就被慕锦一把抱住了。

  她惊愕“二公子。”炽烈的情绪向来不属于二公子,他是云淡风轻的,除了在床上,其余时间都有些克制,最多就是捏一捏,揉一揉,这样突如其来的相拥,像是中了邪。她以为发生了什么事,问“怎么了”

  过了一会儿,慕锦若无其事地放开了她,又是若无其事“没什么。”

  徐阿蛮看他一眼,没有多问。她近日总是困乏,醒了没一会儿,又想睡了“二公子,我先睡一会儿。”

  慕锦皱眉“你一天到晚怎么总是睡觉。”以前也睡,来了百随睡得更多了。

  “在这里没什么干啊。”有时候发呆发着,她也困了。在大霁时,干活、煮饭,人勤快,精神足。逃亡到百随,什么也不用干,她天天躺着越睡越多。她有时感叹,自己这莫非就是丫鬟命一享福就嗜睡。当初在南喜庙,算命先生说,她和李琢石都是富贵命。如今一个逃亡出国,一个驻留军营。但是,又不能说不是吉签。

  慕锦用手背贴了贴徐阿蛮的额头。没有发烧。

  徐阿蛮打了一个哈欠,眼皮直打架,说“二公子,我真的很困,先睡了。”说着就躺回了被窝。

  他问“最近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她摇了摇头“没有。就是懒,没事干,只能睡觉了。”她怕他担心,又说“二公子,我没事,睡睡就好了。”

  “嗯,睡吧。”慕锦把被子给盖好,看了看窗外的北风天。

  她是不习惯这么寒冷的天气,才整天躲在炕上睡觉吧

  三个年轻人足不出户。

  身强体壮的刘大爷看不惯年纪轻轻就懒惰成性。

  那天,女主人走出房间。

  大爷连忙过去,念叨几句“夫人,你们从大霁到百随,就是为了在这儿睡觉的”

  被这么直白一说,徐阿蛮赶紧问“我们不知道杜鹃城有哪里好玩的呀。听之前的领队说,这里没有冬景可看,要等春天花开了才漂亮。”

  “哦,他们说的是冬季景色。你到一座城,不光是看景,还得入乡随俗嘛。”大爷指指天“雪停了,明天是杜鹃城的庙会日。那边有酬神、竞技,可热闹了。杜鹃城虽然冬天没有看头,但有吃的、有玩的,你们总不能在离开杜鹃城的时候,别人问起这儿好玩吗你们什么也不知道,因为你们天天在睡觉。”

  说得极有道理,徐阿蛮都不好意思了,于是跑去问了慕锦。

  慕锦也觉得该带她出门了,再睡下去又要变成嘟嘟了。“雪停了,去逛逛吧。”

  晚上,慕锦问寸奔“明天出不出门”

  出门的话,则会招来热情的百随姑娘。百随不比大霁,那些姑娘就不知道含蓄二字如何写的。

  “明日我乔装出门。”来到杜鹃城,寸奔第一次觉得自己走在街上像一只待宰的肥猪,周围许多屠夫磨刀霍霍。

  大爷说,追求寸奔的姑娘最近走了几个,留下的大约三四个比较执着的,其中一个长相十分妖艳。

  凡是貌美的女子,和寸奔站一起都很是般配。寸奔俊俏,但是气质低调,他可以陪衬任何美貌的姑娘。

  慕锦则不一样,长相如他的性格般张扬。他可以笑若桃花,也可以眉泛冷锋。这座城,只有那些特别有征服欲的姑娘才喜好狂放不羁的男人。

  这一天,寸奔做了伪装,慕锦成了三人之中最为出色的一个,手上牵着一个裹得跟熊一样的女人。

  徐阿蛮戴了一顶厚帽子,蒙了一张大口罩,只露一双眼睛,还因大风半眯着。

  慕锦沿路也招姑娘家的注意,但极少遇到从上而下、从左到右的打量眼光。这边的女人不好这一口。

  慕锦懒得管那些姑娘,他走几步,就转眼看徐阿蛮。

  她穿得厚实,羊毛大袄包得圆呼呼的,他看着就想将她搂在怀中使劲揉捏。他捏了捏她的脸“以后我们冬天都到百随来吧。”

  徐阿蛮抬眼“为什么”百随在大霁的西北边,冬天冷太多了。她从前在西埠关也没见过这么早就下雪的。

  慕锦说“你这样穿好看。”好看极了。这时不像小松鼠,像一只小白熊。

  徐阿蛮“”她今天出门的时候,感觉自己手笨脚笨,居然还好看了

  继续走了这么一段路,她觉得好久没有出门,脚步也重了。她拉了拉慕锦的手“二公子,我们离庙会还有多远啊”

  “大概再走一刻钟就到了。”慕锦停住了脚步“怎么了”早上,她欢天喜地说要逛庙会,现在一张小脸也垮了。

  她说“有些累了,不太想走。嗯也不是不太想走,就浑身没劲。”

  “那就不去了。”慕锦回头向寸奔“我和她先回去。你去请一个大夫过来。”

  “是。”寸奔立即转身而去。

  徐阿蛮想说什么,猛然泛起恶心,连开口的力气都没了似的。她拖着缓慢的步子往回走“二公子,我真的好累呀。”以前她哪敢喊累,现在有什么说什么,蹬鼻子上脸。连大爷都说,她的大霁相公看着散漫,但和百随男人一样疼娘子。

  慕锦拉起她的手“我背你回去。”

  她爬上他的背,枕在他的肩,嘟哝说“二公子,我以后可能当不成小丫鬟了。”因为她变懒了。

  慕锦说“那就当主子。你想要丫鬟伺候,也可以找一个。”推荐阅读sm..s..

  “再说吧。”徐阿蛮不想有太多人横在自己和慕锦之间。寸奔是识趣的心腹,不该打扰的时候,他绝不出现。要是多一个小丫鬟,就不一定了。她可不想和二公子只能躲在被窝里说悄悄话。

  她双手搂紧慕锦的脖子。没想到,有朝一日可以蹭在二公子的背上,像是普通的一对夫妻。她弯了弯嘴角,闭上眼睛

  寸奔领了一个大夫过来。

  大夫给熟睡的徐阿蛮把脉,然后起身恭贺“恭喜,夫人这是有喜了。”大夫笑呵呵的。

  有喜慕锦“”

  寸奔又难得地在主子脸上见到了绝妙的表情。

  慕锦怕吵到徐阿蛮“大夫,借一步说话。”

  领着大夫到了偏厅。

  慕锦又没声了,低头走了神。

  寸奔只好代主子询问“多久了”

  大夫说“从脉象上看,有月余了。”

  那就是在逃亡路上怀的了。慕锦低声嘟哝“怎么怀上的”每回之后,他都给她按穴排出,怎么还能怀上。看来,这宫廷避孕之法也有疏漏。

  这句被大夫听见,他愣了一下,看看慕锦,再看看寸奔,一时不知床上睡的女子是哪位的夫人。大夫捋捋长须“这就要问二位了。”

  寸奔立即解释“那是我家公子的夫人。”

  大夫这又转向慕锦“初孕女子嗜睡很正常,不必担心。”

  “大夫。”慕锦脸色有些复杂“这需要如何照顾”

  “夫人除了嗜睡,有无其他不适”

  “经常乏力。”

  “有无反胃恶心”

  “暂时没有听她讲起。”

  “我给夫人开几剂安胎药。”接着,大夫又说了些平日的照顾。

  慕锦听两句,明明记住了,又怕记岔了。他叮嘱“寸奔,你记下。”

  “是。”寸奔看二公子额上有了汗,立即凝心静听。

  大夫交代完就走了。

  慕锦在椅子边站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要坐下。又差点坐空了。

  寸奔唤一声“二公子。”

  慕锦缓缓说“我有计划,在百随玩一段时间,接着过境到东周。东周靠海,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海。”

  “二公子,徐姑娘是现在有喜了。”不是一直有喜。“将来也可以和二公子游历四国。”

  慕锦支额,又失神了。

  寸奔想起一事“对了,二公子。属下请大夫回来时,收到一人送来的大霁信件。关于皇上的。”

  慕锦这才坐直了“大霁国君如何了”

  “两国通信迟缓,这一封皇上登基礼毕的信件,今日收到,已是大典过后一个月了。”

  “萧展到底肩负天下责任,无法和我一样撒手不管。”

  寸奔斟酌问“二公子,李姑娘一事,你真有把握”

  “罗刹将军非朝廷武官,萧展想与之结盟有其他方法,凭他的傲气,不是基于某些心思,不会屈尊降贵迎娶民女。”慕锦说“不过,我没有十成把握。六七成左右,所以才赌一把。等封后大典再看萧展的反应。”

  “是。”

  慕锦抬眼“大夫交代的你都记下了”

  “是。”

  “感觉这是一件比当朝廷钦犯还棘手的事。”慕锦表情凝重。打打杀杀,他不在话下,照顾孕妇就一无所知了。

  “寸奔,去请一个人过来照顾。”说完,慕锦起身“算了,此事非同小可,我亲自去请。”

  “二公子,你我都走了,谁照顾徐姑娘”寸奔上前“二公子,莫慌,徐姑娘只是有喜了,没有生病,也没有受伤。”

  慕锦若无其事地说“我没慌。”

  寸奔看一眼主子,不说话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