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春光这碗粥 第90章第90章

小说:让春光这碗粥 作者:这碗粥 更新时间:2019-12-31 00:14: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越往西北,山林越消瘦,只见光秃秃的挺立树丫。

  长啸的西风简直要将苍天都给掀掉。

  没有入西埠关之前,徐阿蛮搓着手,跳了跳,和慕锦说“到了我的家乡,二公子就可以见到比京城更高阔的晴空了。”纵然寒风瑟瑟,她脸上也洋溢了归乡的微笑。

  慕锦用自己的手给她暖手“嗯。”西北的房子不及京城的密集,自然是高爽而辽阔。

  商队停在山边歇息。

  徐阿蛮张开双臂,站在黑空之下,乌沉沉的云朵仿佛能将这具玲珑身子吞噬。她笑喊“西埠关,我回来了”

  慕锦手指勾动眼睛上帕子,顺着声音走去“可别跑了。”经过乌漆麻黑的这些日子,他耳力极尖。

  “哦。”她回来了。

  在酒馆和周觅海说完那一番话,徐阿蛮不再比较二公子比寸奔更为出挑的是什么。

  她欣赏二公子蔑视皇权时的傲气,欣赏他颠连潦倒时的沉着,欣赏他肆意张扬时的潇洒。

  这就是一个不是大善人的二公子才有的。

  徐阿蛮被慕锦的披风裹起“二公子,我们真的会经过我的家门吗”

  “当然。”慕锦为她取暖“不过,只能暗中给你家安排,让他们过一个好年。”

  “嗯。”对于徐家来说,过一个好年已经是温暖的日子了。

  “来年春天,我们会在百随过年。之后局势安定了,我再上门拜访你的爹娘。”慕锦由始至终,也没有将“提亲”二字讲个明白。

  徐阿蛮笑了笑。心知肚明就好了。

  入了西埠关,商队一行人越裹越厚。

  呼呼的北风将领头的商人的脸颊吹得像腊梅一样。这一行人中,他的大霁语讲得最为流利,说“我们已经入了关,离百随很近了。百随比这儿还冷,你们大霁江南的丝绸裹不住暖,最好在这买几件毛大衣。过境百随之后,很长一段路都是西北风。”

  这晚,商队夜宿客栈。

  四人去了集市,添置衣物。

  西埠关多少有些口音,徐阿蛮在京城多年,口音变了不少。拐一拐弯,却又找回了家乡的感觉,她的笑声越发爽朗。推荐阅读sm..s..

  这时,慕锦转向李琢石“李姑娘,你对于西埠关的风土人情是否满意”

  寸奔早和李琢石说过,慕锦会给她一个安身之处。过了酆乡,就不是大霁国土了。李琢石即将离开。她说“只要是大霁,我躲在东,或者躲在西,都很满意。”

  慕锦说“按照商队的行程,我们后天就要过境。这两日,我会给你安排妥当。”

  李琢石问“慕公子,我是皇上的女人,你给我安排,就不怕再犯欺君之罪”

  慕锦轻飘飘地回“我已经是朝廷钦犯,砍一次头,或是砍两次头,又有何区别。而且,我是看在小蛮的面子上。”

  李琢石一路见慕锦和徐阿蛮偶尔拌嘴,偶尔相拥,她相信慕锦是因为徐阿蛮的原因才出手相助。

  李琢石抱拳“慕公子,我曾经对你颇有成见,是我的错。我们李家人恩怨分明,你的恩情,我铭记于心,日后定会报答。”

  “李姑娘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是报答了。”慕锦说“对了,我要提醒李姑娘。你既是皇上的女人,出门就别自称本名本姓了。我给李姑娘一个新的身份。”

  李琢石沉默了片刻,说“我想,如果慕公子志在权位,恐怕皇上无法这么轻易地坐上龙椅。”她就算再蔑视慕锦,这一路行程,也明白慕锦的人脉之广。

  慕锦笑“皇上不是一个暴君,他留给后人的,更多的会是政绩。他一定可以为大霁建立盛世繁荣。一如先皇。”

  既然慕锦无意夺权,为何又收揽这么多的护卫。李琢石没有询问慕锦,而是悄悄问了寸奔。

  寸奔说“以防万一。若是没有一列护卫,二公子连命也保不住。”

  这话说完过了一个多时辰,李琢石明白了这个道理。

  四人回程的途中。

  徐阿蛮和慕锦手牵着手,说“二公子,到了这里,我好想我的爹娘,我的弟弟妹妹。”

  “嗯。”

  “我想和他们说话,但是我成了逃犯,他们知道了一定很担心。”徐阿蛮叹了一声“只能远远地见一眼了。”

  深知她的思乡之情,慕锦说“连累你了。”

  “二公子,你终于会说这句话了呀。”先前还将朝廷钦犯这一名号当荣誉似的。

  “哼。”

  寸奔和李琢石跟在后面,和那对打情骂俏的男女拉开了一段距离。

  寸奔寡。

  李琢石也无话。

  寒风漫漫,街道冷清,没几个路人,两边的铺子关门关得早。

  徐阿蛮说“二公子,我们也回去吧。晚上风好大,怪冷的。”说话的时候,几缕长发抚在她的脸颊。

  慕锦伸手,拨去了她凌乱的发丝。

  徐阿蛮笑起来。以前不觉得,现在才知道二公子的“动手动脚”是一份亲昵。

  在一个瞬间之后,慕锦抱住了徐阿蛮,眼尾轻轻向后扫。

  寸奔停下了脚步,轻声说“李姑娘,有刺客。”

  李琢石细听“人数还不少。”

  大约有十几人,步子十分轻巧。皆是蒙面黑衣,疾速奔来,锋利的剑尖折出了月光的残酷。

  李琢石喃喃说“会不会是朱文栋的手下”

  “不管是谁,反正冲我们而来的。”寸奔执剑“李姑娘,刀剑无眼,你到旁边避一避吧。”这说的是客套话,他知道,她一定会迎战。

  果然,李琢石上前一步“既是冲我们而来,我岂有不迎战的理由”

  刺客没有不伤女子的原则,冷眼看着面前的两人。

  两人穿的都是男装,其中一个似男似女。

  寸奔有意将黑衣人引开,攻势极为凶猛,逼得黑衣人连连后退。

  在李琢石的眼里,徐阿蛮手无缚鸡之力,一直是一个无辜的局外人。于是,李琢石跟着寸奔一起,将黑衣人逼离这一条街。

  黑衣人察觉了寸奔的意图。

  慕锦要活捉,其余皆可杀。几个擅长生擒的黑衣人,飞回了慕锦那边,剩下的牵制寸奔。

  对手少了,寸奔反而不敌,开始向李琢石的方向后退。

  李琢石狠狠地踢向和自己交手的黑衣人,想去给寸奔解围,却被他那边窜来的两个黑衣人缠住了。她的武功不及寸奔,又被多名黑衣人围攻,节节败退。

  混乱中,有谁向李琢石击了一掌。

  她顿时气血翻涌,四肢像是被卸了力,脚下一软,倒了下去。

  黑衣人正要一剑刺去。

  寸奔及时以剑格挡,叫唤“皇妃。”

  黑衣人听见这一句,连忙收起了剑。

  地上的李琢石面色苍白,双唇微抖,她连指尖都没了知觉“我”艰难地吐出这一个字,她脑袋一歪,不省人事了。

  黑衣人面面相觑,就怕这是真的皇妃。主子说了,皇妃一定要毫发无伤。

  杀手习惯杀人,而非救人。毫发无伤的任务,比活捉慕锦更难。

  寸奔手指探向李琢石的鼻间。然后他冷眼瞥向黑衣人“你们杀了皇上的妃子。”

  黑衣人是在搜寻皇妃,画像有,名字有。可李琢石做了乔装,和画像上的模样有差别。而且月色朦胧,黑衣人接到的命令是捉拿慕锦,哪想到还有一个皇妃。

  李琢石不知是生是死,黑衣人想上前抢人,直击寸奔。

  寸奔一跃而起,离了李琢石几步。

  为首的黑衣人仔细端详她的样貌,虽有皱纹、有胎记,但五官的确是皇妃。

  他赶紧查探她的呼吸。

  没了

  他想给她把脉,被寸奔一剑横过“休得再碰皇妃的尸体。”

  黑衣人咬牙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李琢石。

  皇妃死了,他们也活不了。今晚的任务已经失败了

  说回慕锦这边。

  被黑衣人拦住时,慕锦拍了拍徐阿蛮的背,安抚说“别怕,有我在。”

  刺客的长剑将月光斩断,碎裂的幽光在徐阿蛮眼前闪过。她慌得闭上眼。

  街道上,几人拉成了细长的影子,这些影子灵巧的闪现,寂静的夜中,长剑和长剑相碰的尖锐,将啼叫的鸟儿都吓跑了。

  徐阿蛮觉得自己飘了起来,有风在耳边呼呼地过。她脚不沾地,只靠慕锦紧扣她纤腰的手而转动。她在害怕,但知道自己不可以让二公子分心,于是紧紧地咬住了唇,将所有生死的恐惧,咽回自己的肚子里。

  过了一会儿,四周安静了。她才探了探头。

  安静是安静,不过,眼前有五个黑衣人挡住了前方去路。

  徐阿蛮不自觉地抱紧了慕锦。二公子脸上蒙有一张帕子,这无疑告诉了刺客,他有眼疾。在这样生死的关头,是不是要呢喃一句但求同年同月同日起死想归想,她没有说话。

  慕锦先开了口“徐小蛮,我还欠了你一件事。”

  这是临终之了吧。她眼眶有些红了。

  “在岭洲赌场,被两个粗莽大汉抢了风头,我心有不满。今晚,终于可以了却这一遗憾了。”手机端sm..

  徐阿蛮“”有什么事,能不能等安全的时候再说。

  慕锦轻轻扯下了蒙在眼睛上的帕子,晚风吹起帕子的一边,再拂过他的眉梢。

  月光落下,一双清眸明净澄亮。

  徐阿蛮怔怔。蒙了许久的朵朵桃花,乍见竟这般迷人心窍。

  慕锦弯起笑,他上前,将她护在身后,轻蔑地看着那几个黑衣人“不自量力。”

  说话间,慕锦如鬼魅一般,潜到一个黑衣人的跟前,飞起一脚,再抢了黑衣人的剑。“我不喜欢用剑。因为一旦我用剑,杀人就轻而易举了。”

  “小蛮,闭上眼。”他手腕轻巧,执剑上挑。

  徐阿蛮听话地紧紧闭上眼睛,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周围除了风声,就是剑鸣,以及黑衣人的惨叫。

  后来,又安静了。

  慕锦一双手牵起了她“本想让你见识见识本公子的威风,又怕你晚上噩梦。”

  “二公子,你杀人了吗”

  “没有,让他们跑了。”

  徐阿蛮这才睁开了眼睛。

  慕锦又说“跑了才好。”放跑刺客,才能将皇妃的消息传回给皇上。

  徐阿蛮仰头“二公子,你武功很高吗”

  “嗯。”面对她的崇奉,慕锦谦虚地应了一声。

  “有多高呀”

  “走火入魔之前,练到了第七重。再修心法,突破了第九重。”

  她不懂这些,问“和寸奔比呢”

  “不分胜负。”

  “好厉害啊。”徐阿蛮的眼神不一样了,亮晶晶的。连语气也不一样了,喜滋滋的。

  慕锦“”

  敢情在她心里,是因为寸奔厉害,他才跟着厉害。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