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春光这碗粥 第83章第83章

小说:让春光这碗粥 作者:这碗粥 更新时间:2019-12-31 00:14: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徐阿蛮这边和李琢石讲完,正想该用什么理由让二公子带上李琢石。

  才出来瞎编了几句,二公子就同意了,表示理解“哦,同是天涯沦落人,一起上路也无妨。”

  徐阿蛮双眸一亮。说不定,走火入魔的治疗正是剔除了二公子的佞邪,所以他越来越好说话了。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李琢石冷眼瞥向慕锦“这只是二十姑娘的提议,我需要考虑考虑。”

  慕锦靠在门上,面向她,却又没将她放在眼里。“李姑娘,我既是皇上的眼中钉,就不在乎给他多钉几颗钉子。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我可以给小蛮一个面子,和你化干戈为玉帛。”

  徐阿蛮看他一眼。这面子可大了。

  慕锦“你要是愿意跟我们一起游山玩水,我自是欢迎。当然,我也不强人所难,你如果拒绝,今日之事就当没有发生过。我们没有见过你,你也没有见过我们。你慢慢考虑,我们还会在京城多待几天。小蛮,回去了。”

  既然官兵追捕的不是朝廷钦犯,慕锦就大摇大摆往外走了。

  李琢石始终看不惯慕锦的傲气。萧展是太子时,也不如慕锦这般目中无人。

  慕锦这个性,倒是和罗刹将军口中的年少先皇,十分相像。

  那,萧展的温润又是像谁

  李琢石连忙将思绪从萧展的名字中抽离,说“二十姑娘,逃命不是游山玩水,还是要三思。”

  “谢谢李姑娘。”徐阿蛮笑笑“我是二公子的贴身丫鬟,他是逃犯,我也只好跟着逃了。”

  “相比之下,我觉得慕锦的那位随从更加可靠,你日后遇上什么危险,记得跑到他的身边。”李琢石可不认为,慕锦这样的绣花枕头,可以在危难之际挺身而出。

  “嗯。”徐阿蛮同意李琢石的话,寸奔是一个完美的男人。二公子则缺点太多了。

  “你真的不和我一起走吗”

  这句话本来徐阿蛮想问的,结果被抢先了。她回答“二公子行刺太子,有我的一份责任。二公子是为了救我才走火入魔。他身子虚弱,一定要有人照顾着。”当然,如果二公子不是逃犯就最好了,毕竟她真的怕死。

  朱文栋当时送萧展回来,说的是,慕锦图谋帝位,趁皇上生病之时,在宫外围场将太子一军。

  朱文栋没有提及徐阿蛮。

  李琢石担心萧展的伤势,那时不曾细想朱文栋的话。如今她才想明白,萧展挟持徐阿蛮,是为了逼慕锦。

  但这岂不是证明,徐阿蛮在慕锦心中颇有地位

  李琢石“慕锦是为了你受伤”

  “是啊。”虽然难以置信,但因为是寸奔所,徐阿蛮就信了。

  一怒为红颜,真是只有在民间长大的四皇子才会做的事。若是萧展,怕是要将前因后果算计一遍。

  思及此,李琢石苦笑了一下。

  道了别,她看一眼慕锦和徐阿蛮相偕离去的背影,再抬头看美不胜收的清空,心念一动,“稍等。”

  她喊出了这两个字,又词穷了一阵,才问“你们有没有办法带我一起出城”

  慕锦停住了“我既然邀请你加入我们,自然有一条后路。”

  “好。”李琢石改变了主意“我跟你们一起走。”

  “寸奔,把你的长眉毛给她贴上。”慕锦拍了拍徐阿蛮,“你的大黑痣还在不在”

  “在。”正在徐阿蛮的嘴角。

  慕锦问“李姑娘穿的可是道士的衣服”

  “不是。”李琢石离宫前就换了男装,之后套上道士服。先前的那件道士服,已经被她埋在了土里。

  慕锦“换完装,我们就离开。”

  先皇的葬礼浩浩荡荡。禁军开路,旗仗、奏乐紧随其后。

  历代君王驾崩,新帝会从宫中挑选嫔妃一同陪葬。但先皇有令,不得再活埋妃子。于是,葬礼仅有皇太后随行。

  从京城到山下,沿途有麦田、稻穗、玉米,一路黄里透红。这是丰收的秋日,也是先皇统治之下繁荣的大霁国。

  上了山,雾色缭绕,混沌的乌云浮浮荡荡,突然下起了雨。

  萧展在表面上是一位孝子。比起那位不知流亡何方的四皇子,萧展尽足了孝道。

  但他又是心不在焉的。

  今日早上,从宫中出发时,他鬼使神差地向前方跪地的和尚道士扫了几眼。其中一个身影让他颇为介意。正要细看,神官提醒他“皇上,先皇该启程了。”

  萧展压下了这一份惊疑。那人不会是李琢石,只是相似罢了。她该是好好地留待在宫中。

  想归想,他吩咐朱文栋,回去查探李琢石的去向。

  朱文栋轻功回宫,又再轻功回来禀报“皇上,皇妃不见人。”

  不见人那就去找。萧展差点向朱文栋说出这句,是耳边的哀乐让他回了神。

  若是在葬礼上捉拿那个道士,则是对先皇大大不敬。随着老百姓越来越拥挤,这就是逃跑的大好时机。

  萧展立即命令朱文栋,封锁城门。

  朱文栋退下去安排了之后,很久没有再回复。

  萧展一直在等待朱文栋的出现。

  “皇上,小心地滑。”听见清流这一声提醒,萧展才知道,原来下了雨。这雨,上了山没多久就下了,他没有察觉。

  这一场葬礼很是突如其来。突然上山了,突然下雨了,突然封棺了。萧展犹如灵魂出了窍,听着和尚的呢喃,他被不知谁请到了陵墓边。或许是清流,或许是神官。

  萧展回眼,哪里都不见朱文栋。他仰望雨中的天空。

  李琢石走了也好,她个性刚烈,忍不了皇城的三宫六院。与其两人反目成仇,不如

  “就这么去吧。”皇太后哽咽不已。

  对,就是这句话。“就这么去吧。”萧展重复了一遍,却不是向着先皇的棺木。他低眼观察脚下的山泥,闻不着雨后的芬芳,只见泥泞的洼地。

  下了山,雨就停了。萧展无需再表现他的孝道,收起了伪善的笑意。

  没有人知道皇上在气什么,连萧展本人也不知道。

  从大局考虑,李琢石的离开其实是一个和平的结局。皇帝纳妃是天经地义的事,但她一定责怪他始乱终弃,他也一定厌恶她打滚撒泼。

  她不告而别,反而是一种体贴。

  然而,他是一国之君,谁敢在一国之君的地盘不告而别

  萧展找遍了李琢石的所有房间,不见任何书信。

  薄情寡义的女人,连只片语也没有给他留下。同样,也没有带走什么。

  萧展和清流说“她当我这座皇宫是客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清流一脸惶恐,跪下请罪。

  萧展失笑“平身。”

  清流起来了,却不敢再看萧展愠怒的龙颜。

  萧展封锁了李琢石离宫的消息,对外说她生病了。

  皇太后不见李琢石过去请安,勃然大怒,一状告到了清顺帝的跟前。

  萧展温和地解释“太后,皇妃身子抱恙,这几日正在休息。”

  “皇上,先皇念及罗刹将军的战功,赐他一世兵王的名号。但他早已不为朝廷做事,养出来的女儿是一个山野丫头。”皇太后诸多不满“以前,李琢石是太子妃,不给哀家请安,找借口说要为皇上办事,哀家就随她了。如今她成了皇妃,每回过来还一脸不情不愿的样子。皇上,西宫后位要三思啊。”手机端sm..

  “太后。”萧展淡了笑意“朕的后位早已许给了她。一诺千金,也曾是太后对朕的教诲。”

  皇太后极为不悦。

  萧展懒得再理,去了御书房下棋。

  一盘又一盘的棋局,都是和局。正如他和李琢石。

  皇宫的蓝天空荡荡的,空得高阔,也空得寂寥。萧展招来朱文栋询问,李琢石现在还有没有用处。

  朱文栋如实回答“皇上,她手上有罗刹令,可以调动罗刹将军的兵马。但她是女儿家,难道还能造反不成”

  “逃跑也是造反。”萧展这一句话含在嘴里,低不可闻,仅有他自己听见。

  “先皇的兵符已经传给了皇上,就算罗刹将军不满女儿遭受冷落,可皇上有大霁的精锐国君,何以为惧而且”朱文栋顿住了。

  萧展看着棋盘“继续说。”

  朱文栋“而且,皇妃对皇上情深似海,就算她受了委屈,也不会起兵造反。”

  萧展这时抬了眼,“难道朕对她用情不深”

  朱文栋噎住了。皇上表面对李琢石温柔和悦,这是因为皇上仍是太子时,没有兵权。若要逼宫,唯有依靠先皇纵容的罗刹将军培养起来的罗刹军。一旦兵权在握,皇上又哪还看得上小小的罗刹军。

  总而之,李琢石已经没有了用处。

  “朕以为朕表现得足够深情了。”萧展看着棋盘的白子,喃喃说“原来还没有骗到她吗”

  李琢石在竹林走了一遍,观察这座山的山势。从玉器店的暗道通往竹屋的小路,她记得明明白白。

  寸奔依然在准备出逃的路线。何时走,怎样走,如何乔装,如何蒙混,下一座城的落脚处在哪,都没有向她隐瞒。

  李琢石疑惑。这些大事小事,究竟是慕锦的授意,还是随从替主子安排的计划

  寸奔避而不答。

  几人中,徐阿蛮是一个听令者,负责煮饭。

  村里大婶准时上山给徐阿蛮烧热水。

  对此,徐阿蛮解释说“二公子不让我碰凉水了。”

  李琢石讥嘲“黄鼠狼拜年。真心疼你的话,哪会差遣你在厨房做事。”

  “因为二公子喜欢吃徐姑娘煮的饭菜。”寸奔从慕锦房中出来,回了这么一句。

  慕锦正在房中泡药浴。

  李琢石到了山上才知,慕锦的眼睛受了伤。凭他睥睨天下的气势,她哪里猜得到这是一个瞎子。

  过了三天,李琢石才问“你们就这么相信我觉得我不会将你们的藏身之处泄露给皇上”

  慕锦惬意地晒太阳“小蛮说你是个好人,我暂且相信。”小蛮小蛮,叫惯了也顺口得很。

  “逃命的应该是我们三个。她只是一个弱女子,为何不送去安全的地方过平静的日子”

  慕锦哼道“我的女人轮不到你来安排。”

  “我和你才是皇上的目标,何必牵扯无辜的人进来”李琢石说“她是一个局外人。”

  “她是我的女人,不是局外人。”

  李琢石和慕锦八字不合,说不了几句,她就去竹林练剑了。更新最快s..sm..

  慕锦向徐阿蛮伸出手,等到她的手放在他的掌心,他握紧了“你可别想跑,跑了我就打断你的双腿。我们一人一张轮椅,双双把家还。”

  “哦。”徐阿蛮敷衍应声。这些威胁在她眼里和纸老虎一样。况且,她没有想跑,毕竟放不下又瞎又瘫的二公子。

  “跟着我的确比较凶险。”他亲了她一口,“这是你的命。要怪,就怪上天让你遇见了我。”

  “是,一切都是上天的错。”她懒得和他计较。

  他笑着把她拉到了怀里。

  李琢石收起剑,进来见到院中男女相握的手。

  萧展牵过她无数次,却不曾十指交缠。

  徐阿蛮是一个拖累成朝廷钦犯的小丫鬟,不过,总有几个瞬间,李琢石很是羡慕徐阿蛮。

  慕锦时常揉捏她的小脸蛋,又粗鲁地为她添衣保暖,再对她的厨艺赞不绝口。

  就这么不经意想起了萧展,李琢石执剑的手紧了紧“慕公子是不是想策反我起兵,造反皇上若是如此,你恐怕要失望。”

  “李姑娘多虑了。我没有造反的计划。”慕锦狡黠一笑“你只管逃跑就行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