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春光这碗粥 第71章第71章

小说:让春光这碗粥 作者:这碗粥 更新时间:2019-12-31 00:14: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村落里上来了两个青年。

  二公子和太子不一样。

  二公子的护卫多是俊秀的青年、美貌的女子。太子则选择平平无奇长相的人。从朱文栋到黑衣人。

  二公子喜好美色,恐怕是骨子里改不了的。可是再俊、再美的护卫,二公子见不到了。

  寸奔走了大约半个时辰。

  慕锦醒了。

  二公子正是狂躁时,一醒来就极具破坏力。

  一名护卫沉声说:“二十姑娘,你还是退避到外面吧。”

  其实不用他说,保命要紧,她脚下跟生了风一样地跑到外面。

  靠在一株修竹边,风吹竹响,沙沙沙沙。二十转身面向翠竹,像是面壁思过。

  隐约听到有打斗“呼哧呼哧”地响。

  听着听着,她倏地蹲下身子,抱起膝盖,把脸埋进去。

  寸奔去找的那位大夫,既叫神医,肯定医术高明。二公子这样子是暂时的。

  里面安静了,二十用衣袖擦了擦眼睛,站了起来。

  慕锦体弱,打不过护卫。但是脾气还是要发的,将护卫训了一顿。

  其中一个护卫出来说:“二十姑娘。”他停顿了,欲又止。

  二十回眼。

  护卫继续说:“二公子饿了,二十姑娘方便的话,能不能给二公子煮个饭或者面?”

  二十连忙点头。

  这边派来的,没有一个女暗卫。男的个个都不会做饭,寸奔请了山下村落的大婶,早中晚过来煮饭。

  二公子不满意大婶的厨艺,挑三拣四,这几天来来去去,已经换了四个大婶。

  走了的大婶告诉其他人,这儿住的那个病美男,脾气暴躁得很,动不动就摔碗摔盘子,哧哐哧哐的,而且嘴上说要杀人。

  于是,没人上山做饭了。

  今天寸奔唯有自己去买菜。

  二十简单地和面,下了油盐,撒上葱花,再调了一杯西埠关的酱料。

  一碗香喷喷的面,被护卫端到了慕锦的跟前。

  二十站在门边,不敢靠近,偷偷探头看着。

  二公子恼火:“为什么不点灯?”

  护卫愣了下,正想回答,二十急急地冲了进来。她向护卫摆摆手。

  二公子脾气本来就差,失了心智以后更加喜怒无常。两名护卫多少对二公子有所顾忌,寸奔又不在。二十担心,二公子得知自己双目失明,一时无法接受,将这座竹屋都给拆了。

  她试探地开口说:“二公子,今晚烛灯用完了,暂且将就一晚上吧。”

  慕锦转头向她,眼底诡异的妖红已经褪去,但也变得暗淡无光。“你是谁?”

  “二公子,我是掩日楼的二十。”二十闷闷地回答。

  话音刚落,慕锦黑漆漆的两颗眼珠子牢牢锁住她,隐泛戾气。

  护卫警觉:“二十姑娘,快逃。”

  慕锦勾出一记冷笑,避开了护卫的擒拿,脚下迅捷地闪到二十的面前。明明眼睛已经看不见,但他直勾勾地盯她。

  二公子的杀气清晰可见。她连滚带爬地想往外走。

  慕锦伸出一脚,正好踩住了她的裙子。“谁派你过来冒充她的?自寻死路。”

  二十怔住,求饶说:“二公子,我没有冒充,我就是掩日楼的二十。我……”她没有带号牌,向护卫示意了一下。

  护卫垂手附和说:“二公子,她确实是二十姑娘。”

  慕锦笑意更冷:“那个女人不会说话,你是什么东西?”

  “二公子……”二十跪起,扶住慕锦的手,“二公子,我原来不会说话,可是,可是……嗓子现在好了。”

  慕锦回握她的手,扣住她细瘦的手腕。那个女人很瘦,可眼前握住的更瘦,成皮包骨了。他从她的手腕继续向上到肘,到她的手臂,再到她的肩。沿着肩,顺着颈,捻住她的耳根,再勾勒腮骨,掐住她的下巴。

  那个女人吃好睡好,下巴圆润。这尖细的下巴不是她。

  二十不敢动,因为二公子随时可能将她的骨头给捏碎。

  慕锦的确是想杀了她,可有一阵清雅气息自这具身体飘来。像一个香喷喷的仙女。

  他松了手,退了一大步,鼻尖的香气淡了,他又勾起狠戾:“胆敢冒充那个女人,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另一护卫冲了进来。

  寸奔有交代,二十如果死在了这里,二公子就彻底无治了。

  那护卫迅速地抵住了慕锦袭向二十的那只手。

  二十又躲到了竹林里。她捂上耳朵,不去聆听慕锦和护卫的打斗。

  二公子不是从前的二公子,不认识她也无可厚非。哪怕两人在床上共眠过多少个夜晚,如今她不当哑巴了,他就不认得她了。

  二十握着竹子使劲摇了摇,“啊……”

  这么发泄一声,她又重重地叹气。

  过了一会儿,一名护卫过来了:“二十姑娘,二公子请你过去。”见她不大相信,护卫接着说:“二公子吃完了那碗面,说要见你。”

  二十眼睛亮了亮,二公子是不是已经从汤面中尝出她的手艺。

  她脚步轻快了些,到了房间敲敲门,讨好地唤道:“二公子。”

  两个护卫紧随其后。主子时不时发疯,他们跟着提心吊胆。

  慕锦听到她的声音,抬起了头。脸上风平浪静,前一刻要取她性命时的凶煞仿佛另有其人。

  一天里,二公子有那么一时半刻是清醒的,但大多时候讲胡话。

  慕锦问:“那碗面是你煮的?”

  “是。”看着二公子没有焦距的眼睛,二十像是尝到了晒干辣椒的滋味,又辣又酸。

  她不想沮丧。二公子身处险境,她不能哭丧脸,败坏他的心情。越是困难,越不能哭泣放弃给上天瞧不起。

  “像我娘亲的味道。”这时的二公子像是正常的。

  “二公子喜欢就好。”二十看了看身后两个护卫。

  一个护卫点点头。

  她这才缓缓地走向二公子。

  慕锦皱了下眉,伸手在前摸一下,“天这么黑,为什么就是不开灯?”

  看来二公子也不是完全清醒。二十回答:“明天就下山买烛灯回来了。”

  慕锦抬了抬手。

  她顿住了脚步,身子后仰,唯恐那一只手断了她的命。

  然而,二公子只是扶了扶自己的额头,“明天我还要吃这碗面。”

  “好的,一定给二公子送上。”这样就有希望活到明天了。

  慕锦又问:“为什么我在床上睡这么久,也没有力气?”

  二十左手抓右手,抓得指甲扣进了掌心。她笑盈盈地说:“明天我给二公子煮两碗面,吃饱了……”她咬了咬唇,使劲地眨眨眼,挤掉了脱眶的泪水,“二公子吃饱了,就可以健步如飞。”

  “你是不是美人?”

  反正二公子也看不见,她就权当自己是了。她应声:“是。”

  “如果你是个丑八怪,我就一定把你杀了。既然是个美人,留着给我煮面。”首发..m..

  “谢谢二公子。”

  虽然黑天不亮灯,但慕锦倏地擒住了二十的手腕。

  两名护卫十分紧张,互视一眼,正想上前,却见二公子将二十拉到了床边。“坐。”

  二十听话地坐下。

  他的下巴枕在她的肩上,低闻她的颈项。这几天他一直在寻找这一阵香气。

  那个经常用“二十姑娘”来欺骗他的大骗子,带了许多的香囊过来。茉莉的、牡丹的、海棠的,烦燥得不行。药汤就更臭更苦了,美其名曰安神助眠,简直荒谬。

  身边女子柔顺的发丝穿过他的指尖,镇定了慌乱已久的心。他闭上眼,双手揽住她的腰。平复了躁动。体内那一阵一阵想要冲破经脉的真气渐渐缓了下来。

  两名护卫识趣地背过身去,只用耳朵留意二公子的动静。

  过了一会儿,慕锦抬头问:“你是谁?”

  二十回答:“我就是二十啊。”

  “胡说,她不会说话。”他抓起她的手腕,强调说:“她也没有这么瘦。”

  她绞尽脑汁,回想自己有何特质是二公子记忆尤深的。灵光一闪,她说:“二公子,还记得你身边唯一的笨笨吗?”

  他问:“你知道?”

  “我就是啊。”二十笑:“我很笨的,不笨的人怎么会被抓走呢。所以我就是笨笨,唯一的笨笨啊。”

  “你不是。”他冷然:“笨笨是我的人,你什么身份敢自称笨笨?”

  他扣住她手腕的力气在加重。她不敢说话了。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几天慕锦经常昏睡,脑子非常混沌。他在焦急地寻找一个人。弥漫几重黑雾的未知领域,他一个人在迷路,在徘徊。直到现在,迷路的那一座深渊渐渐有了轮廓,前方尽头有一个薄薄的身影。

  正要向前奔跑,多日的疲惫却袭上心头,慕锦拉着二十躺下,将脸埋在她的肩上睡着了。

  寂静的山林听得见清风,听得见落叶,更听得见二公子渐渐平和的心跳。

  二十虽然不知道走火入魔的医治方法,可是,平心静气肯定比气急雷霆来得舒坦。

  护卫察觉二公子气息平稳,走出了房间,二人站在门边不远处。

  过了许久,慕锦醒了,手上箍住二十的腰,问:“你是谁?”

  二十惊醒。她佩服自己,躺杀人魔的怀里也能睡着,而且舒舒服服。

  她向外张望。四处无人,似乎只剩她和一个随时可能狂性大发的男人。

  二十抬头看慕锦,撒娇说:“我是二十啊。”

  他冷漠反驳:“你不是。”

  “……”

  “她不会说话。”

  有理讲不清。她只好换一个别致的称呼,“二公子,我是笨笨啊。”

  “自己说自己笨,那你是挺笨的。”

  她不反驳。

  慕锦勾起她的秀发,又问:“你为什么不说话?”

  “……”因为二公子说了,二十不会说话。会说话的就不是二十。

  慕锦沉默片刻,又恼火了:“你到底是谁?有什么资格睡在我的床上?”

  二十连忙起身,又被他扣住不放。他关切地问:“天这么黑,你没有烛灯,要去哪里?”

  二十所有的闷气都消散在这句话里。她笑了笑,偎依向他,“二公子,我哪里都不去。”

  “哦。”他不甚在意似的,然而手上紧了紧,几乎掐进了她的腰里。

  她告诉他:“我怕黑。”

  他讥嘲她:“没出息。”

  “又怕冷又怕饿。”冻了十来天,饿了十来天,掉了好几斤肉。

  慕锦又想讥笑一声,却倏地住了口。仔细想了想,冒出一句:“为什么不怕我?”

  “我怕……”怕他六亲不认送她下地狱。

  “那你为什么不跑?”

  “因为你是二公子。”二十窝进他的怀抱,“二公子,你好暖和啊。”

  “哼。”一脸不情愿,但是二公子任由她把他抱得紧紧的。

  游荡于深渊的他,终有力量浮上了岸。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