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春光这碗粥 第67章第67章

小说:让春光这碗粥 作者:这碗粥 更新时间:2019-12-31 00:14: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李琢石照常吃饭,就是对萧展不理不睬。她在床上躺累了,开了窗透气。见到萧展信步走来,她关窗回到床上,侧身背向他。

  初时,萧展尚能保持面上的温润。不一会儿,就会敛起笑意,动用威胁的手段。

  李琢石软硬不吃,他说他的,她闭眼睡觉。他的威胁没有底气,他还要依靠将军府的兵马,哪敢对付她。

  萧展忍不了多久就会走出她的房间。

  才到书房,朱文栋来报:“太子殿下,别院里的黑衣人神秘惨死。”

  “神秘惨死?”刚在李琢石那里受了气,萧展本就没有好脸色,听到这一消息,他的眉尖生硬地覆坠。

  “是。”那些是朱文栋辛苦训练的暗卫。少了几枚棋子,朱文栋眼里流出狠恶。“几个死于一剑封喉。另外的则是头骨碎裂。”

  萧展冷问:“查出是谁了吗?”那一座别院,本是困着二十。杀手因何而来,萧展已有猜测。不过,他万万没有想到,慕锦居然敢派人擅闯太子的地盘。

  “臣失职,对方没有留下蛛丝马迹。”朱文栋说:“来者武功高强,且心狠手辣。臣揣测……是慕锦那支隐藏的护卫。”

  “简直无法无天了。”萧展猛地拍桌,“朱文栋。”

  朱文栋上前:“臣在。”

  “彻查此事。”萧展身上罩了杀气,吐字冰寒:“如遇阻拦,格杀勿论。”

  “是。”朱文栋领命而去。

  萧展起身,想去李琢石的房间,走了几步,脚步生生地停住了。他贵为太子,在她面前和颜悦色,已是善待了。要他在她面前倾吐心底的愤怒,他万万做不到。

  萧展坐了回去。他很久没有受挫,哪怕和皇上斗智斗谋。有时,皇上逼近几分,萧展也会在下次将自己退后的几步走回去。一来一回,其实,双方打成了平手。

  慕锦是何许人也?哪怕他真的是四皇子,现在也只是民间平民。

  慕锦屠杀别院,等于得了宣战的先机。

  萧展的胸口如同梗了一根鱼刺。他常年的浅笑,早已消散。他需要一个宣泄的途径。

  “清流。”他喊了声。

  “在。”清流连忙答应,进去书房。

  萧展也要杀戮一番。“安排一下,我明天去围场狩猎。”

  清流躬身:“是。”

  ----

  太子去围场的消息,传到了丁咏志的耳中。

  丁咏志立即通知了慕锦。

  二十生死未卜,慕锦听到“太子”二字,眼底就有一团火焰从黑暗的深渊上升。

  丁咏志极少见到二公子阴狠的模样。二公子也真是,凡事爱走极端。要么是满不在乎,要么是郑重其事。

  虽然丁咏志知道,人一旦走上极端,就拉不回来了。但他仍然劝说:“二公子,太子终究是太子,若是没有万全之策,恐怕……”

  “此事因他而起。他将我的小妾独走,为的就是逼我出手。”慕锦说:“如果我可以牺牲一个小妾,继续当我逍遥的二公子,我一定不会贸然行事。”问题出在,慕锦无法牺牲这一名小妾。

  萧展误打误撞的捏住了慕锦的把柄。

  丁咏志叹了一声气。他本来的悲喜交杂,现在应该是悲大于喜了。

  ----

  萧展由一众侍卫护送,骑马而来。

  远远见到入口前的人,萧展拉了拉手里的缰绳,扬起手。

  “停下。”朱文栋回头说。

  侍卫们齐齐勒马。

  围场前的侍卫早已不知所踪。

  慕锦拦在围场的门前。白衣白马,黑眸黑发,五官和皇上不一样。可是萧展总是时不时从中见到皇上的神态。

  两方人马相互伫立。

  还是萧展有礼貌,他微微一笑,说:“慕公子,这么巧,又见面了。”

  慕锦没了往日的调笑,冰眸看着明黄衣袍的萧展,“我的人呢?”

  萧展讶然,装傻问:“慕公子这话什么意思?”

  慕锦勾起一抹冷然:“我的人呢?”

  这一记上钩,像极了皇上。萧展扯了扯嘴角,隐现厌意,“我猜的没错,你果然是那个谁。”那个谁,无需明说。双方心知肚明。

  这时,慕锦身下的骏马扬了扬蹄。

  马嘶声像是一支号角,朱文栋上前,半个身子挡住了萧展。

  寸奔笔直坐在马上,面无表情,只是执剑的手紧了紧。

  萧展摆出太子的威严,轻斥:“敢闯皇家围场,你真是胆大包天。”

  “我的人呢?”慕锦问。

  萧展看眯起了眼。真被苏燕箐说中了,哑巴女人是慕锦心上的小妾。越是接近真相,萧展的脸色越是下沉,想起李琢石为了那个哑巴女人,和自己冷战数日。

  区区一个女人,就可以让慕锦沦陷,这哪有半分萧家男人的气势。这般懦弱的对手,萧展从来都不屑一顾。在此之前,萧展有想和慕锦叙旧,此时没了心情。他轻声和朱文栋说:“杀。”

  朱文栋拔剑,一群侍卫军跟着摆出了迎战的架势。

  一时间,马蹄声起,长嘶不止。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慕锦那边的十几名护卫,个个面无表情,睁一双没有情绪的眼睛,定定看着侍卫军。

  先动手的是朱文栋,伴随一声清脆的剑鸣,林道两旁飘落几片绿叶。他从马上飞起,直奔慕锦的门面。

  寸奔旋身飞空,用剑鞘拦住了朱文栋的长剑。

  朱文栋少有表情,这时盯紧寸奔剑鞘上的狼纹,忽然牵动起不常动的脸颊,笑说:“实不相瞒,我等这一刻等了许久。”

  寸奔懒得细想朱文栋话中的意思,把剑向上一抛。利剑感知了主人的意图,轻松地脱鞘。

  朱文栋如愿以偿,终能和寸奔一较高下。

  慕锦扬起马鞭,骏马向前疾跑。

  有几名侍卫军下马,齐齐上前,出剑阻拦。

  骏马长嘶,从禁卫军的头顶一跃而过。

  就在禁卫军要返身保护太子的时候,那一群一动不动的护卫终于有了动作,上前挑选自己的对手。

  慕锦骑马到了萧展的跟前。

  萧展狩猎马甲的鳞片在阳光下划出道道利光。他不再伪装温和,而是冷冽地看着慕锦:“你今天是不要命了。”

  “我的人呢?”慕锦继续问。

  萧展冷笑:“你输了。”

  “我的人呢?”慕锦来来去去,问的只有这一句。

  “妇人之仁是大忌。”萧展怜悯地说:“萧澹,你输了。”

  这从接到信使的那一刻起,慕锦就一直心神不宁,对萧展问了几句,仍然没有得到二十的消息。慕锦失去了耐性,手里的长扇画了一个圆,飞身冲向萧展。

  四皇子走了以后,萧展开始跟皇家禁卫军头领习武。皇后当时想的是,如果皇上一直不肯退位,有功夫的太子在逼宫之时更有魄力。平日随皇家禁卫军出行,萧展少有与敌交手的机会,动作稍稍比慕锦慢。不过回神之后,萧展立即反击。

  慕锦又问:“我的人呢?”

  萧展心底涌出一股突如其来的怒意。苏燕箐的话成了真,萧展更是不快,万般质疑,当年群臣称赞的多谋四皇子,如今因为一个女人而失了判断。

  这一对兄弟,皆有满腔的怒火,萦绕在心口。

  萧展以剑横住慕锦的玉扇,呵斥说:“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胸无大志。和那些好色的昏庸君主无异。”

  慕锦漠然,旋转了扇间的暗器。锐利的尖刺差点划上萧展的脸颊。

  萧展俯仰闪避。眼睛又见到一道暗光。堂堂四皇子,武功路子竟然和见不得光刺客一般奸险狡诈。萧展越见越有火:“你沦落至此,便再也配不起四皇子的身份。”

  倒是可笑,这话像是恨铁不成钢。

  眼见太子面露怒容,连连后退,和寸奔缠斗的朱文栋以为太子不敌慕锦的攻势,正要脱身,却被寸奔横剑阻拦。

  寸奔手里的剑如流水般自如,如烈风般狂啸。

  朱文栋心中大骇,寸奔年纪阅历不及他,武功却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朱文栋厉声问:“你师承何人?”

  寸奔不语。这是他的事,无可奉告。

  二人的缠斗,寸奔稍占上风。

  慕锦和萧展之间,同样是慕锦进,萧展守。“我的人呢?”慕锦只重复这四个字。

  萧展退到林边,忍无可忍对二十的厌恶,冷冷两个字:“死了。”

  二十的生死,一直是一个问号。太子别院里没有搜到二十,慕锦侥幸想,也许萧展把她藏到了宫中……也许,萧展另有其他不为人知的别院。

  萧展的一句话,正正揭露了慕锦不敢设想的局面。二十死亡,是一个完全可以存在的真实结局。

  擒人数十日,萧展没有向慕府发出任何的挑战。要么她没有用处,要么……她人不在了。虽然她有些小聪明,只要逮住机会一定会求生为主。但是,萧展不会轻易地被她的大戏糊弄过去。

  她逃命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慕锦执扇的手无力地垂下了。

  从慕锦木然的眉眼窥得一丝裂缝,萧展靠在树干,气定神闲继续说:“苏燕箐和我说,哑巴小妾可以牵制你,我就将她抓了。然而,你没有动静,她是一个哑巴,吃得又多,我不乐意养一个没有用处的女人,也懒得再送回去,就把她杀了。”除了最后一句,萧展前面说的都是事实。若不是李琢石插手,他的确已经杀了二十。

  慕锦乱了。接连奔波,夜晚不眠,他都撑了过来。萧展的一句话,却崩碎了慕锦多日来紧紧绷着的一根弦。

  气急攻心,经脉里有几股猛烈冲力的气流在滚动、在奔跑,想要冲破束缚,破体而出。慕锦上乘的武功,这时反而成了最大的反噬,因为他已经无法心平气和了。

  慕锦抬眸的刹那,萧展沉下了心。慕锦这般屠杀的气势如同一个麻木不仁的杀手。

  萧展还想说什么,忽然见到慕锦消失了。首发..m..

  接着,慕锦已窜到了萧展的跟前,握起萧展手里的剑,反手一推,剑刃刺进了萧展的腰腹,再捅了个穿。

  鲜血直流的萧展也是活该,他以为慕锦失了心神,就稍稍松懈了。

  “太子!”朱文栋挨了寸奔一刀,才得以来到萧展的面前。

  慕锦转眼,另一只手探向朱文栋的肩颈,

  趁这个空档,萧展连退数步,捂住受伤的腰,不敢拔剑。他喘了喘气,发现面前的慕锦很不对劲,眼角、嘴角不受控制地牵扯,脸上有几条青筋,忽隐忽现。扭曲的五官,苍白的脸色,衬得一双眼眸漆黑无光。

  朱文栋挡不住慕锦的杀气,唯有防守为主。

  寸奔大感不妙。“二公子。”但是寸奔唤不回慕锦的理智了。

  邪功反噬,慕锦走火入魔。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