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春光这碗粥 第57章第57章

小说:让春光这碗粥 作者:这碗粥 更新时间:2019-12-31 00:14: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慕锦将二十推到了床上。

  夏日炎热,床上铺了一层玉簟,通透如灿黄琉璃。二十莹白的肌肤,垫在玉簟之上,明晃晃的。

  自从二十来了癸水,慕锦就修身养性,过上了清寡的日子。夜夜抱她在怀,燥动不是没有,偶尔醒了,他忍不住捏捏她的脸,又再揉揉她的手,借此来纾解心中火气。

  忍到今日,已经是凭着二公子极端的克制。他本想,回到慕府,将掩日楼的姑娘好好瞧个仔细。见是见到了,美也是美的,他却不怎么提得起兴趣。他就当是远行奔波,淡了心性。今夜,原本寻欢作乐的场面,他觉得百无聊赖。

  回来见到这个女人,起了兴致。他拉起二十的手,问:“女人家的东西,干净了吧?”

  二十点了点头。

  慕锦笑了,低头亲她一口,“真乖。”

  他将她的点头理解为迎合。然而,二十只是觉得,横竖不过一觉,公子想睡就睡是了。

  这一晚,慕锦将绢帕盖上二十的眼睛。盖了片刻,又扯下了。他用掌心捂住她的双眼。她闭眼。透过薄薄的眼皮,他感觉到她眼珠子在轻微颤动,他松了手。

  二十双眼紧闭,紧得连鼻梁都皱起。

  他捏起她的双唇,再啄一下,然后将绢帕扔到一边。

  好半晌,没有帕子盖下,她偷偷睁开一只眼。

  他逮到了,笑说:“以后别盖了。”

  少了帕子绢帕的遮掩,惶惑的反而是二十。也许是害怕二公子深邃的眼神,也许是害怕自己的迷蒙,总之她两眼一闭,眼不见为净。

  到底是契合的二人,嘴上该念的,该哼的,她都有。

  思及她癸水的痛苦,慕锦这一晚没有漏进去。以防万一,他双指扣住了她的一个穴位,轻轻按揉。

  她腿上一麻,像是被什么小动物咬了口。

  他说:“明天不用喝避子汤了。”

  二十放心地枕在他的肩上。二公子嘴上喊打喊杀,可是二人越来越亲昵的同时,她觉得他越来越体贴了。崩山居地势优越,冬暖夏凉,而且玉簟清润。二十迷糊中生起寒意,缩进他的怀里寻求温暖。

  “夏天你还怕冷?”慕锦梳起她的长发,漫不经心地问:“这座京城你走过多少?”

  二十摇了摇头,没走多少,偶尔去一趟南喜庙。慕府没有禁足,不过,一日三餐厨管按时送饭,要是错过了,不好t意思再跟厨房要。她都赶回来吃饭。

  慕锦料着,她眼界小,见识浅。“明天我带你到京城走走,这里也有戏楼,有茶楼。哦,还有赌场。不过,这里的赌场和岭洲不一样,规矩多,我不乐意去。”

  二十点点头。也不知听进去没有,他说什么她都点头。连他的问话也是。

  慕锦知道,她八成是要睡了。他拍拍她,“明天想去哪儿玩?”

  二十睁开眼,比划说:“求签。”

  “什么签?”

  “平安符。”

  “给谁求?”这才是慕锦关心的。

  二十诚实地答:“二公子。”二公子平安,她们这群女人才可以无忧无虑。所谓擒贼先擒王,保平安当然也是先保主子的。

  慕锦正想出讽刺他不信签文,话到嘴边,拐了个弯。这道弯挑起一记上翘尾巴,勾进了他的心底。尾尖挠得他痒痒,痒得睡不着了。

  也许是因为今晚只做了一次,余兴未了,所以他有一股冲动,和她飞出窗外,赏花赏月,吟诗作对。

  想起她大字不识一个,作罢。他搂紧了她:“睡吧。”

  ----

  第二日,二十换上了一件艾绿长裙。束起盈盈一握的细腰,跟摇曳柳枝一样。

  这正是先前慕锦让裁缝房赶制的新衣裳。大红大紫是艳色,这黄啊绿的也煞是抢眼,裁缝师傅就一起做了。

  二公子见着她这一身,闪过微妙的小情绪。他怀疑她这颜色在含沙射影。

  二十抬头向他,浅绿衬得她肤白如玉。

  他问:“这两日,新绣的东西好了没?”

  二十比划说:“忙着照顾十五,顾不上。”这是原因之一,二来,是懒。当然,这个不可以告诉二公子。

  慕锦撇了撇嘴。堂堂二公子,三番五次地向姑娘家讨东西,实在丢颜面。他克制隐忍,唯有用即将到来的平安符,缓解得不到香囊的不愉。

  出了慕府大门。

  慕府门前这条路,一边通往街道,另一边是尽头。多是府里的人通行。走上街道,南喜庙在往右的方向。

  然而,二公子大步一拐,去了左边。

  二十急走两步,追了上去,她张望周围路人,将手指藏在袖下,轻轻扯他的衣角。

  慕锦侧头。

  她指另一边:“求签是在那里。”

  “先带你去吃东街的小笼包子。”慕锦一把抓住她的手,十指交握。不过,这里是京城,他握了一下就放开了。“冬宁说,那一口鲜汁,慕家厨房做不出来。”

  二十松了口气,她以为二公子不痛快,罚她不吃早饭。她稍稍慢下脚步,和他拉开了三尺的距离。首发..m..

  两人一前一后,到了小笼包子店,在角落坐下。

  慕锦看着对面的二十。他昨天仔细观察扈盈盈,依然国色天香。眼前的女人也许是新鲜的另一类型。那就权当他的审美没有退步,而是进步了。

  二十咬下去一口包子,香浓汤汁流在嘴里,十分烫口。她张张嘴,一抬眼,见二公子双目炯炯如艳日,直盯着她。

  她垂下眼,赶紧将口中的包子咽下。

  慕锦笑了,拿出她送的那一条绢帕,轻轻为她擦拭嘴角,“我今天明白你送这帕子的意义了。”

  不是她送的……是他强要的,要了又不稀罕。二十自己接过帕子,擦了擦嘴,之后折叠起来,比划说:“二公子,我洗干净,再还回给你。”

  “嗯。”慕锦提醒:“记住,一定要还。”

  这帕子本来就是二公子不要的。当然,二十没敢说,连连点头答应。

  从前,二十和十一去南喜庙,直来直去,不做停留。今日陪二公子闲逛,这儿看看,那儿走走。

  二公子笑问:“你缺什么没有?”

  缺钱。二十眼巴巴看着他。

  他无情地拒绝了,“没门。”

  到了一条南街的小道,灰瓦红砖的店铺忽大忽小,街道跟着时宽时窄。慕锦介绍说,这是村落自建的小铺。

  说这话时,两人走过一间豆腐坊。

  门前有两个青年,灰蓝粗衣的那个在擦桌,白衣青年生得高大,正在搭棚子。

  豆腐坊挂的招牌有“西埠关”三字。

  慕锦问二十:“你们西埠关的豆腐有什么特色?”

  二十摇头。没什么特色,豆腐是大霁江南的才鲜美可口。

  灰蓝青年见两人脚步有所停留,连忙吆喝说:“又香又甜的豆腐脑。”他露出一口白牙,笑看二十,“姑娘,吃豆腐吗?”

  这位青年有西埠关的口音,二十很是亲切,回望过去。

  男子额上系一条同衣色的汗巾。看清了二十的五官,他露出讶异之色,盯紧她不放。

  慕锦上前半步,侧身挡住了灰蓝青年的视线。

  灰蓝青年眨了下眼睛,说:“姑娘,你……”更新最快s..sm..

  慕锦的眸光利如刀。

  灰蓝青年住了口,拍了拍白衣青年,“哥,这姑娘长得很面熟啊。”

  白衣青年搭好了棚子,跳下木凳,看了过来,“咦?”他十分惊讶,又带着迟疑:“徐阿蛮?你是徐阿蛮吗?”

  二十怔住了。

  灰蓝青年嘿嘿笑起来:“我也觉得她长得像……徐阿蛮。”

  眼前的两个青年,二十记不起。对方认得她,何况还有西埠关口音,肯定是同乡。

  白衣青年拍了拍自己的胸,“我是大东,他是小东。记得吗?我们住同一条街,小时候一起玩过捉迷藏的。”

  听到名字,二十想起来了。这么多年过去,三人都已长大,她认不得二人模样也正常。

  灰蓝青年,也就是小东,走上前说:“你长得跟你娘很像,我就说面熟嘛……”可她身边的男人一直冷冰冰地盯着兄弟两,怪瘆人的。

  遇上儿时玩伴,二十又惊又喜,她?想说话,无从说起。

  小东问:“你爹到处在找你,你以前不是在江南打杂吗?”

  听到家人的消息,二十更是手忙脚乱,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又握拳在嘴边,学林季同咳几下。

  大东拿起汗巾擦脸,问:“你是受了风寒,嗓子不舒服?”

  二十点头。

  “哦。”大东信了,再问:“你什么时候到的京城啊?”

  她到京城好几年了。她比了一个手势。

  “哎。”小东笑起来:“我们在这儿有一年多了,没碰上过你,今儿真是巧。”

  确实是巧,若不是陪二公子出来,二十根本不走这一条路。她想打听一下家人的情况……可是,二公子笑意盈盈,眼里不见和善。既然大东小东在这儿开豆腐坊,那她以后独自过来打听也无妨,今日就陪二公子了。

  这时,屋里走出来一个中年女子,同样的,挂一条汗巾在肩上,她见到四人站在摊前,说:“大东小东,赶紧招呼客人啊。”

  “娘。”小东回头,“娘,我们遇见徐阿蛮了。”

  “徐?……阿蛮?”中年女子定睛打量二十,“真是啊,跟阿丽长得好像。”

  阿丽正是二十娘亲的名字。中年女子名叫张翠花,嘴巴说了一句,就接起下一句:“真是,长成大姑娘了,这衣服真漂亮。你爹找你好几年了。”

  听到爹娘的消息,二十激动不已。

  “哦哦,要不进来坐?”张翠花热情地招呼,“坐,进来吃一碗豆腐脑。”

  二公子哪看得上豆腐脑这种东西,二十这么想着。

  慕锦却走了进去。

  见他一身鲜衣,还是丝绸布料,张翠花赶紧拿自己的汗巾,往椅子上擦了擦,“坐,坐。”她扬头:“大东小东,赶紧上两碗豆腐脑。要大碗的。”

  “好嘞。”两个青年爽快地应声。

  二十猜不出二公子的心思。刚刚见张翠花用汗巾擦凳,二公子脸色隐约有变,却还是坐下了。二十怕的是,一回府,二公子让她赔他这一身衣衫。

  “这位公子……”张翠花看着慕锦的俊脸,“相貌堂堂,衣着不凡,是京城贵人吧?”

  二十点点头。

  张翠花继续问:“是阿蛮的……?”

  二十指指自己的喉咙,向二公子做了一个手势。这种问题,当然二公子回答才好,给他显摆显摆他奴役她的地位。

  然而,二公子展开玉扇,逍遥自在地扇风,没有说话。

  张翠花看着眼前年轻男女的表情,猜测,“莫不是……这位是阿蛮的公子?”

  二十赶紧摇头。

  二公子却说:“正是。”

  二十想,二公子恐怕误会了。张翠花口中的“公子”二字是夫婿的意思,不是二公子以为的“主子”。

  “啊……”张翠华连连惊叹,“阿蛮真是好福气,找了这么一位俊俏公子……你爹娘知道得多高兴啊。”

  二十面无表情地在桌底下踢了慕锦一脚。

  他移了移腿。

  二十再踢过去。

  这女人吃了豹子胆了?慕锦飞去一记冷眼。

  “二公子。”二十比划说:“她误会了。她说的公子是——”

  “这位公子,你和阿蛮完成了婚配没?”张翠花擦着桌子,眼睛直向慕锦,没有留意到二十的手语。

  二十看着慕锦,连连摇头。

  慕锦笑,“尚未娶亲。”这话也是真的,他刚休了妻,正妻之位空了。

  “下个月,我有西埠关的亲戚过来,正好让他传信回去给阿蛮爹娘。”张翠花热络地说:“仪式啊,要有双方父母在场。没有父母祝福的亲事,多少坎坷些。”

  二十拍拍张翠花的手肘,连连摆手,无声地用唇语一字一字说:“我是她的丫鬟。”

  “丫……丫鬟。哦……”张翠花大笑:“我以为,这是找了这么俊俏的夫婿呢。坐吧,坐吧,我去给你们盛豆腐脑。”

  慕锦刚才没看到二十的唇语,问:“跟大婶说什么?”

  二十比划:“说你我的关系。”

  “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

  侍寝二字是不方便对外公开。其实,二十算不上是他的妾室,名不正不顺,讲出来是不大好。慕锦问:“你想要名份?”

  什么叫她想要,她才不想要。

  “反正我妻子也休了,你要的话——”

  二十摇头,“我不要。”

  他的笑意瞬间冻结,“为什么不要?”

  她比划说:“我配不上。”

  慕锦冷哼,“你很有自知之明。”她说的极有道理,她是配不上。可这道理该是他不要她,而不是她一脸嫌弃。这女人,一不贪财,二不贪色,连他的身份地位也不贪,真是不识抬举。

  小东听了张翠花的打趣,正在遗憾二十已有婚配,竖耳再听慕锦的话,他乐了。小东无视慕锦难看的脸色,走到二十的身边。“徐阿蛮,你长大了,可比小时候更漂亮。”他左手使劲地擦拭二十面前的桌板,笑得憨憨。

  慕锦险些掀起桌板。他的女人漂不漂亮,与这黄毛小子何干?

  哪怕她只是二公子的丫鬟,那也是二公子的人。二公子才戴完十一给的绿头巾,心中更加失衡。二十向小东摇了摇头。

  还是年长的大东识趣,见那位富贵公子像是从阴曹地府而来,卷有阴风,他赶紧拉走了弟弟。

  慕锦看着二十:“你这样的女人,也有众星拱月的一天。”

  “哪及二公子。”二十比划说:“二公子是天上皎月,凡人高不可攀。”

  高不可攀什么意思?这不就是两人距离遥不可及吗?

  二公子的脸更黑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