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春光这碗粥 第55章第55章

小说:让春光这碗粥 作者:这碗粥 更新时间:2019-12-31 00:14: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二公子好学不倦,尝到了亲吻的乐趣,叼住二十不放。

  左侧车轮滚过一个浅浅的水坑,二十倒在了窗棂边,慕锦顺势压上去。

  这时,马车驶过东城门,慢慢停了下来。

  城门士兵检查了寸奔的通行文,一名士兵笑起来:“原来是慕公子的马车。”

  慕府通行,多少都会塞点银两。久而久之,士兵们见到慕府名号就喜笑颜开。

  慕锦这才离开二十的唇。她唇瓣红红肿肿,生起了欲滴的艳色。他听不见那士兵在外说什么,搂住她,在她的脸上啄了两下。怎么就嫩得跟豆腐一样。

  二十不敢动,生怕那名士兵掀帘查看。二公子胆子也太大了,士兵说话,他充耳不闻,亏得寸奔应了几句。

  城门放行,马车驶入街道,市井喧闹越来越近。

  慕锦用拇指轻轻地抚摸二十的红唇。以前,他不知唇齿交缠有何乐趣,吃东西的嘴巴用来品尝女子的唾沫,他嗤之以鼻。

  直至今日,方知其趣味。这么亲了几回,二公子胸中郁气散了大半,低语说:“你这唇齿的味道,不觉恶心。这绢帕,我就勉为其难收了。下次,给我绣一个新的……哦,香的。”末了两个字说得云淡风轻。

  二十正想用手背拭唇。

  慕锦见她抬手,猜到她的意图。他拉下脸,恶狠狠地威胁说:“你敢擦试试?”

  二十深知,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二公子眼里有火捻在跳跃,她若是擦了,他肯定又会粘过来。再亲下去,嘴巴就要破皮了,于是她放下了手。

  慕锦戾色不减,“这是我第一回亲女人,你好自为之。”

  说得好像她很稀罕二公子的亲亲似的。他在她的唇上又啃又咬,磕到了她的牙,她牙根正疼呢。

  二公子双手捧起她的脸,相互搓揉,将她的五官揉成了畸形,说:“我又发现一个消气的好方法。以后你再惹我生气,我就咬你,把你嘴巴都咬破。”

  二十的脸皮真的被慕锦当成了面团。真是气死她了。给他绣了绢帕,还要挨训,又被欺负。

  跟在二公子身边,日日生闷气。他说他折寿,她觉得自己才折寿呢。

  ----

  回到了慕府。

  慕锦和二十走到路口,两人一南一北转身,一个往崩山居,一个向掩日楼。

  慕锦经过泽楼,向上瞥去一眼。

  楼上站着肖嬷嬷。她低头,见到慕锦,立刻行礼。在那张板起的四方脸,嘴角向下画出长长的一撇一捺,没有任何见到主子的礼仪。

  慕锦勾了勾嘴角,继续向前走。

  自从掩日楼失火,慕老爷派了两名家丁守在泽楼的门前,说是保护二夫人的安全。

  苏燕箐向慕老爷道了谢,吩咐银杏日日给家丁送饭送汤。

  这时,见到了二公子,两名家丁齐声喊:“二公子。”

  “嗯。”转过泽楼,慕锦上了桥。

  桥边护卫挺立如松:“二公子。”浑厚有力的声音和普通家丁那一句天壤之别。

  “嗯。”慕锦进去了。

  树上的关纯良和摇曳暗影融为一体,悄无声息地飞入窗里。

  寸奔关上了门。

  慕锦在长椅坐下:“掩日楼失火一事,烦请关老仔细讲讲。”

  “二公子。”关纯良撩起奴衣的长摆,单膝下跪,说:“老奴失责,甘愿领罚。”

  “怎么回事?”慕锦摆手:“关老起来说话。”

  关纯良没有起,抱拳说:“二公子走后不久,老奴发现,那名马房的探子和二夫人的丫鬟银杏有过接触。”

  “嗯。”慕锦猜得**不离十了。

  关纯良灰眉白须,抬起一双精光眼睛。“过了两日,二夫人说身子好转,出来走走,在慕府四处转悠,险些进了慕老爷的居处。被护卫拦下,她往泽楼的方向走到一半,又去了马房。我不方便跟过去。既是去了马房,二夫人应该和那名探子搭上了话。”

  慕锦敛眸看着手上的玉扇,沉思什么。

  “二夫人嫁至慕府,不如在苏家颐指气使,心中难免失衡。探子就是因此,才选中了二夫人当目标。”关纯良低头,说:“老奴万万没有想到,二夫人竟如此心狠。起火那晚,老奴刚歇下,听见掩日楼有凄厉的呼救,赶到时,有一个黑影匆匆离去。老奴目力有限,听那脚步声应是泽楼的人。老奴把十五姑娘扛出门外,另三位姑娘拉起十五姑娘,一起跑了。接着,老奴去泽楼偷听到了二夫人和银杏的谈话。火,的确是二夫人指使,想借烈火,让几位姑娘不死也伤。是老奴失责,本该盯紧泽楼,却疏忽大意了。”

  “嗯。”慕锦应了一声,问:“我爹那边如何?”

  “回二公子。”关纯良答:“老奴向慕老爷秉明了一切。慕老爷说,他不再插手此事,等二公子回来处置。”

  “你既然见到纵火之人,便是人证。这么一来,我休妻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慕锦翘起了腿,左脚搭在右边膝盖,慵懒地靠着长椅,“我早说过这女人娶不得。我爹觉得,苏燕箐只是自私自利,不至于大奸大恶。他真是低估了女人的心性。”

  关纯良皱眉,“老奴是想,二夫人是一府千金,何至于和那些无名无份的小妾过不去。”

  “我娘亲见过不少品行端正的女人,进去后宫也学会了尔虞我诈,心狠手辣。善行一时易如反掌,行一世却难如登天。何况,苏燕箐本性就谈不上纯良,一旦嫉恨成仇,杀人放火的事也不稀奇了。”慕锦转一圈玉扇,最后定在指间,“这女人我懒得见了。寸奔,文房四宝。”

  寸奔过来,答:“是。”

  “休书一封,让这位苏家小姐趁早滚蛋。”

  “是。”

  ----

  早些日子,慕锦将花苑给了苏燕箐。

  掩日楼毁了大半,几个女人挤在另一边没有波及的房间里。

  二十远远见到断壁残垣,焦急地向前跑。

  熊火烧尽了野草,没有花植的院落荒凉颓败。

  见到这般景象,二十才惊觉自己的不舍。

  这时,十四端着一盆水,从十五的房间推门而出。素来上挑的眉尾收紧了泼辣,“回来了,十五在里面。”十四轻淡的调子很是淡漠,其实一把铰刀插在豆腐心上。

  十五伤了侧身,这几日侧卧在床。她的右上臂和右腰满布灼伤的疤痕。从前白皙无瑕的肌肤,如今卷起了麻绳般的皱褶。皮肤如同被捆作一团。

  二十心疼不已,颤抖地伸手向十五。

  十五挣扎坐起,泪涟涟地说:“二十,你可回来了!”

  二十抚抚十五。万幸,十五这张妖妍的脸没有伤痕。

  十五双眸凄苦又悲伤,“我以后就要这么丑陋地过日子了……二十,我很害怕,我这样真不如死了算了。”

  “是吗?”十四重重地放下水盆,说:“要死趁早,别累我们照顾你。”

  “你——”十五再也忍不住眼泪,脸埋进二十的怀里了。

  “哎呀呀,十四你这嘴巴,说话也不会。”小十匆匆过来,故作轻松,“十五,十四是关心你,不好意思说。”

  十四绷起俏脸,“穿上了衣服,谁瞧得见你的伤?你挺直胸膛,跟从前一样是大美人。”

  “大家都知道,我身子被烧了……”十五生在青楼,长在青楼,除了一张艳脸、一具娇躯,别的她一无所有。毁容击垮了她的一切。

  “谁敢说你坏话,我给你打回去。”十四气冲冲地说:“何况,大夫说了,坚持医治,以后慢慢会好的。”

  十五抬头看二十,眼眶浸满了泪水,“二十,你一定帮我求求二公子,千万别赶我走。我不图什么,只要一个角落安生就好。离开了慕府,我不知道还能去哪里。我现在这么丑,连青楼都待不下去……二十,求你了。”

  二十拍拍十五的背。虽然二公子允许她开口,但萧展的出现,让她惴惴不安,不敢说话。

  “十五,你别怕。我们会照顾你的。”小十说:“要不是你的呼喊,我们也逃不出来,你这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们肯定不会丢下你的啊。二公子不要你,大不了我们偷偷把你藏起来——”

  “长能耐了。”慕锦轻飘飘的声音响起:“懂得合伙算计我了。”

  小十煞白了脸,连忙跪下:“二公子,是我失,我知错了。”她暗恼,二公子走路怎么没有声音似的。

  十四跟着跪地,说:“求二公子开恩。”手机端sm..

  二十按住了要下床磕头的十五,自己跪下了。

  “烦不烦,一天到晚就知道跪。”慕锦冷声命令:“起来。”

  三人这才敢起。

  他到了床边,低头看十五。

  十五伤处上了药,草霜色,如同糊了一层锅底灰。薄透的药膏遮不住纠捩的疤痕。她颤颤地看他,求饶说:“二公子……小十她就是胡说……你别——”

  慕锦截断了她的话,淡淡一句,“安心养伤。”

  十五愣了下,反应过来再度落泪,“谢谢二公子大恩大德。”

  慕锦没有过多情绪,转身走了。

  经过泽楼门外,苏燕箐楚楚可怜,唤了一声:“相公。”

  他心泛戾气。妾室众多的二公子,这是第一次后院起火。

  苏燕箐疾步向前,就要扑在他的怀里。

  他退了两步。

  苏燕箐险险稳住脚步,颇有哀怨,“相公,县衙定罪之前,尚可自辩,你听都不听我的解释,一封休书就断了你我夫妻情份。”

  慕锦撇嘴,鬼跟她有情份。但是,他进了泽楼,瞧瞧苏燕箐这场戏如何演。

  银杏为他斟茶,然后和肖嬷嬷退下了。

  苏燕箐拭去了眼角的泪珠,“相公,你误会我了。掩日楼的那场大火,和我没有关系。”说完,她想去抓慕锦的手。更新最快s..sm..

  慕锦自己玩扇子。

  扇子呼啦啦地旋转,苏燕箐缩回了手。

  他表情极淡,“哦,那晚,有一奴仆见到你丫鬟在掩日楼边鬼鬼祟祟。”

  “相公,我不瞒你了。”苏燕箐轻喘口气,似是鼓起了勇气,才说:“府里有奸细。”

  慕锦挑眉。

  “那名奸细是从镇南城追随你而来。你在镇南城捣了一间赌场,坏了他们的事。他们记恨在心,派人潜进府里是为了报仇。我……那名奸细威胁我,要我陷害你。我不答应,他就整了这一灾难,嫁祸于我……”苏燕箐哽咽不已,倒抽一口长气,又说:“而你……竟然上当了。”

  慕锦冷冷淡淡。

  “你离开这些时日,我无时无刻不是担惊受怕。可我又不知府里谁人可信,谁人有疑,只能等你回来再坦白。那晚,我心神不宁,银杏就去厨房炖煮安神汤。银杏在半路和一人擦肩而过。银杏留意到,那人正是去掩日楼。回来将事情告诉我,我立刻吩咐银杏,前往掩日楼通风报信,谁料……”苏燕箐闭上了眼,“晚了。”

  慕锦都想打哈欠了,“别这么造作。女人有什么把戏,我心知肚明。跟我玩这套,你真是不自量力。”有一个女人唱大戏时活灵活现,苏燕箐则非常碍眼。“念在慕、苏两家生意来往的面子上,我不断你手脚。”陷害有多种方式,对苏燕箐,他更倾向不见血腥的。

  他真的困了,起身要走。

  苏燕箐追上来,拉住他的衣角,“相公……”

  “嘘。”慕锦回头,一指点在她的唇上,轻声说:“这称呼已经不是你叫的了。以前,正妻的名份我给你留着。荣华富贵,你享之不尽。是你自己不懂得珍惜。休书给了,早点收拾东西滚。”

  “相公……”

  慕锦的眼光飘然而轻淡。

  苏燕箐强持镇定,“我嫁给了你,你冷落我至今,于心何忍?”

  “冷落。”慕锦笑意更深,“我那么多女人,哪一个没有受过我冷落?你嫁之前没去打听打听我慕二公子的风流史?我向来玩一个丢一个。”

  苏燕箐凄怨可怜,“我是苏家千金,和你门当户对。”

  “苏家千金怎么了?嫁过来不满三个月,本性暴露无疑。”慕锦倾身,伸手在她的脸颊旁刮了下,执起她的白玉耳坠,“瞧瞧,我从前的夫人丑陋成了什么样子?”

  “你休得辱我,我嫁过来一直安分。”苏燕箐不再落泪,怨气四溢,“你使计累我小病不断,缠绵病榻。你……如此狠心,叫我怎么咽下这口气。”

  “你咽不下就冲着我来,烧她们做什么?”慕锦直起身子,眼前的女人真是臭味熏天。“你是有意思,我冷落你,你百般讨好我。她们躲你都来不及,你反而动她们。你不就是欺软怕硬么。”

  “你在狐狸精那儿流连忘返,却忘记了我一颗真心。”

  “我明明白白告诉你,你这颗芳心碎一地,再也捡不起来了。我见多了你这样的女人,遇事从不反省自己,过错只在他人。掩日楼的女人除了比你漂亮,还有就是,她们经历的苦难比你多得多。她们日常就是吵几句,打几下。一旦谁遇险,都能设身处地为人着想。你委屈?你这是什么委屈?”慕锦眉眼如月,挂一抹轻佻。“我以前讨厌聪明的女人,现在有了不一样的看法,我讨厌自以为聪明的女人。”

  好比那个笨笨,以她的机灵,如若真要荣华富贵,早就随李家小姐陪嫁去了。她耍耍手段,绝对可以让自己和李家小姐平起平坐,甚至坐上正位。

  苏燕箐到底做惯了大小姐,装不了太久的可怜样,她高昂起头,“慕锦,你自己心狠手辣,凭什么要求女子善良天真?”

  “我没有的东西,才觉得稀罕啊。”慕锦开怀。

  离宫之前,慕锦的兄弟一定相残。后来,慕大公子给了他兄弟关怀。

  离宫之前,皇上的女人一定善妒。后来,慕锦将那些受尽苦难,仍然保存善意的女人收进房中。

  当然,不是谁都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那些萌生歹意的女人,一一被他送走了。

  慕二公子的后院,争斗从来不在女人之中。

  他的娘亲告诉他,这世上有些女孩,会将自己的才智用在救人,而不是害人。他在宫里没有见到过。善良的女人活不久,没被他遇到就已经死了。

  后来遇到了二十。

  一个胆子大得敢和他周旋的女人,一个诡计和良善并存的女人。他如何不好奇,如何不逗趣。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