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春光这碗粥 第53章第53章

小说:让春光这碗粥 作者:这碗粥 更新时间:2019-12-31 00:14: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真正的慕锦,也就是后来的林季同,在八岁那年,险些被一场风寒夺去性命。

  京城大夫束手无策。

  慕老爷打听到上鼎城有一名神医,妙手回春。于是携子前去寻医。

  林意致接待了一位自宫中而来的密探,策划的正是四皇子假死离宫一事。不巧,被登门拜访的慕老爷撞了个正着。

  密探要处死慕老爷。

  “没想到神医和皇后是故友。”慕老爷先开了口:“神医,我和皇后有过数面之缘。皇后……更是我的救命恩人。”

  林意致拦住了密探的刀,上下打量慕老爷。

  慕老爷继续说:“当年,我运红木到西埠关,中了百随商人的奸计。红木被盗,我和几位弟兄困在沙丘荒漠,无水无粮,唯有等死。皇后那时还不是皇后,名叫甄月山。”

  听到皇后的名字,林意致有些失神。

  “她路过沙丘,救了我和弟兄一命。我当年是一个黄毛小子,要了姑娘的闺名和信物就走了。后来成了京城第一商贾,我回西埠关寻人,才知,她被宫里的人捡走了。”末了,慕老爷声音略低。

  “你叫什么?”林意致厉声询问。

  “慕飞勋。”

  “居然是你……”

  “她……和神医说过我?”

  “说过,说有一个叫慕飞勋的偷了她的发簪。”

  “……”慕飞勋澄清:“发簪是我问她要的,不是偷。”

  林意致说回正题:“我不医人。瞧那个皇上,我救他一命,他反而将我困在这座山谷。你若是寻医,免谈。不过——”慕飞勋的儿子和四皇子差不多年纪,林意致心生一计。“你要有其他想法,我方可挽救。”

  慕飞勋鞠躬,“万事可商量。”

  林季同昏睡了过去,脸颊瘦得凹进一块,小肚子微弱地起伏着。

  林意致上前,给林季同把了脉,他蹙眉说:“你送得晚了。你胆子也大,敢带一个半死之人,千里迢迢从京城赶到这里。就不怕他死在半路?”

  慕飞勋的手指颤了颤,“他在大夫调养之后,已有好转,这次受了风寒,才病情恶化……”

  “那些庸医,给他的进补??不过是为他吊一口气。”林意致松开了林季同的手腕。

  慕飞勋说:“我儿命运多舛,求神医施救。”

  “我是大夫,不是神仙。”林意致摇头。

  “神医有何条件,我万死不辞。”慕飞勋说完,想要跪下磕头。

  林意致伸手挡住,“你辞或不辞,关系不大。真的送得晚了。”

  慕飞勋在生意场上能会道,这一刻抖了抖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擦拭眼睛的湿润,“神医……真的没有一线生机了?”

  “我没有办法。但是——”林意致转头看着林季同。

  慕飞勋双眼睁大。

  林意致说:“后山有一座药池,是我师父在世时所建,用来刺激将死之人。药性谈不上温和,不知对你孩子是否见效。”

  “除此之外……”

  “别无他法。”林意致见惯了死亡,平平静静,“浸浴七日,有好转才有希望。”

  “谢谢神医。”慕飞勋握着林季同的手,刚拭去眼角,又忽地掉下一滴泪珠在林季同的手背。

  ----

  上天眷顾。林季同熬过了这七日,不再终日昏迷不醒。

  林意致呢喃:“这可真是奇迹。”

  “我儿可是有救?”慕飞勋追问。

  林意致再给林季同把脉,摇头。“难说,我只能尽力。”

  “皇后当年给我的信物,我至今留存家中。”慕飞勋坐在林季同旁边,看着儿子熟睡的小脸,说:“这么多年了,偶尔有惦记。只是没料到,她成了皇后,过得也不愉快。”

  “路是她自己选的,活该。”林意致话中有恨意,凶猛乍起,又再化为遗憾。“月山的身子熬不住了。她担心自己走了,儿子也得跟着去。四皇子年纪小,虽然懂事早熟,可哪斗得过太傅和贤妃。皇上要以大局为重,维系群臣均衡,护不了四皇子周全。月山想施计让四皇子假死离宫。”

  林意致走到窗前,“皇上知道,我是月山故友,勒令我终生不得出城。皇上年年派人到药谷查探,四皇子长期藏这里也不安全。月山希望,能寻一户平民人家将四皇子养大。你在京城,和皇宫相近。四皇子从宫中到慕府,路途短,可以掩人耳目,暂避一段时间。不过……”林意致看向林季同,“这孩子,我无法保证他能活几时。他离不开药池,是否要浸泡终生,还是要看他的造化。”

  “我明白神医的意思。”慕飞勋起身道谢:“我不求别的,只盼我儿有健康的身子。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火。只要他活着,父子总会团圆的。”

  “慕飞勋,你话说得简单,你是否能待四皇子如亲生儿子?”

  “当然。”

  “你现在说的话,作不得数。”

  “我是生意人,生意人凭的是信誉。就当我们谈的是一桩生意,我慕飞勋赌上我的信誉,一定护四皇子周全。”慕飞勋抚着林季同的额头,“我儿离不开这山谷,可我得带一个人回去,好让大儿子和三女儿放心。只要我儿健康,我也就无忧了。大霁国土,他到哪里,一样是我的儿子。”

  “如果你真的答应,我就让密探回复月山。”

  慕飞勋点头,“抛开我儿的病情,皇后曾救我一命,我应该报答她的恩情。”

  计划定了。

  甄月山花了大半年的时间,才在宫中寻到一名信得过的老宫女。甄月山放火烧了太子的宫殿,让老宫女将四皇子藏在大木箱,交给伪装成戏班的慕飞勋,背出了宫。

  又过了半年,慕飞勋和慕锦一起前往上鼎城。

  这是慕锦和林季同第一次见面。

  林季同早熟,因为身体孱弱,终日躺在房里看书。书读得多,思想广阔。

  慕锦早熟,因为在宫中见惯了尔虞我诈。

  林季同从慕飞勋口中得知,四皇子的母后即将骨化形销。他体会过娘亲去世的悲伤,瘦小的身子靠向慕锦,稚嫩地安慰几句。

  林意致和慕飞勋在讨论皇后的结局,慕锦一脸冷峻和漠然。林季同的安慰反而是伤口上撒盐了。

  这天晚上,林季同泡完了药浴,走回楼里。

  慕锦半靠在岩石上,仰望月空欣赏风景。

  林意致明日即将为他做推骨术,从今以后,慕锦将不复现在的样貌。

  林季同拢了拢宽大的衣袍,站在岩石下,仰头问,“你会惋惜你的长相吗?”他太瘦,身形像是小了慕锦几岁似的。

  慕锦低头,反问:“你会惋惜将来见不到家人,天天要在这里熏药吗?”

  林季同摇摇头,“我要是不在这儿泡药浴,很快就会死,一样见不到他们。”

  “我要是不改变样貌,以后被人认出来,不仅我会死,连同师父、你家人,都会死。”慕锦年纪轻轻,说起生死风轻云淡。

  “经历过生死,荣华富贵已是云烟。”林季同腼腆一笑,“我爹是好人。我大哥每年生日都会到我的房门前,跟我说生辰快乐。我小妹……听我爹说,长得很是讨巧。我怕把病传染给她,从不让她靠近。以后,他们就是你的家人了。我拜了神医为师,改名叫林季同。”

  林季同不明白,慕锦为何要等皇后去世了再离开。后来看到慕锦偷偷落泪,才知道,慕锦要在这里流尽伤心泪,才能鼓起勇气去当二公子。

  二人分别时,九岁的林季同脸上有了些血色,说:“好好待我小妹,尽一个当哥哥的责任。”

  慕锦应了,说:“你爹会过来看你的。”

  “以后也是你爹了。”林季同笑起来,说:“没听爹说吗?要把你当亲生儿子,严加管教。”

  慕锦深深看向林季同,“我也会过来看你。以后,我就是慕锦了。”

  听到自己的名字为他人所用,林季同喘了喘气,“你以后还是别来了。”

  慕锦正要上马车,林季同拽住了他的衣角,问:“你叫什么?”

  “萧澹。”慕锦回眼,“我娘亲说,‘澹’有淡泊之意。如你所,一切皆是云烟。”

  林季同笑了。

  这几年,两人见过几次。林季同问:“是否善待我小妹?”

  慕锦答:“十分善待。”

  林季同又说:“可别将魔爪伸向我小妹。”

  慕锦笑:“我只收苦命善良的美人。”

  一年多前,林季同离开了药谷。他咳嗽气喘不止,但身子硬朗许多。他想去大霁南北走走。

  林意致叮嘱徒弟,如有不适的征兆,一定记得回来。

  结果,林季同昏倒在灵鹿山的小路上,被福寨大当家捡去,当上了二当家。早听师父说,大霁皇陵阵法奥妙,如能破解血咒,或许以后皇宫就没那么多血腥了。林季同起了兴致,终日研究皇陵。

  他这趟出来,没有告诉慕锦。他以为自己过的是林季同的人生,和慕锦毫不相干。

  没想到,遇上了萧展的探子。

  林季同思前想后,决定去慕府见慕锦。慕锦却出游远行了。慕二公子行程随性,林季同只能静待他的归来。

  林季同侥幸地想,既然慕锦如此闲情逸致,那么太子应该没有查到他。

  今日,鲁农在慕府门前见到寸奔回来,赶紧通知了林季同。

  林季同到慕府打听慕二公子的去向,遭到了拒绝。鲁农冲动,觉得门卫的语气不中听,上去就要抡拳。

  门卫嚷嚷要报官。

  林季同生怕闹大,引来围观,无奈出示了信物,“求见慕老爷。”

  慕老爷这时才知,林季同竟然到了京城。

  二人来不及父子情深。慕老爷说:“太子和四皇子在京郊客栈逗留。”

  林季同因为激动而泛红的脸颊,又苍白了回去。“我没想到,太子已经找上他了。是我的错……我太鲁莽了……”

  “不怪你。”慕老爷拍拍儿子的肩,“寸奔回报,太子仅是怀疑。小心应对即可。”

  “萧澹身上就有两个证据。”林季同咳了咳,说:“一是遗传自皇上的醉酒,不可饮翌日方歇;二是遗传自前皇后的鼽嚏,鼻子进水则窒息。同时拥有这两种特殊体质的人,唯有四皇子。萧澹和太子相处多一刻,就多一分危险。如今暴雨成灾,万一……太子将酒醉的萧澹扔至水中,那么身份就暴露无遗了。”

  林季同越说越凝重,“我这就去京郊客栈,将师父的解酒药和通鼻丸交给萧澹。”

  慕老爷说:“稍安勿躁,四皇子不会轻易掉进陷阱。”手机端sm..

  “不,此事因我而起,我坐不住。就怕万一。”

  慕老爷又说:“我派人送药去京郊,你别来回跑了。”

  “这解酒药和通鼻丸,仅是暂缓萧澹的症状,药效过了,可能更加痛苦。我是大夫,得看着他。”林季同说完就出了慕府。

  鲁农背起林季同,一路蹚水到了京郊客栈。

  ----

  客栈走廊,寸奔遇到了端着酒坛和酒杯的朱文栋。刚吃完早膳,怎么就喝起小酒?寸奔再看朱文栋的动作和脚步,是个练家子。

  寸奔有了些揣测,正要找二十给二公子解围,又撞上了从侧门翻墙而来的林季同。

  寸奔跟在慕锦身边,和林季同见过面。双方知道彼此身份,寸奔立即将林季同带到了二十房中。

  林季同顺过呼吸,说:“太子是从我这里查到了线索,才怀疑的。”

  二十明白了。二公子曾说,棋局有意外的人出现。这意外……原来是二当家。

  “二十姑娘。”寸奔正色道:“二公子身份牵连甚广。如有闪失,宫里的,宫外的,一个也跑不掉。虽然皇上原谅了前皇后的使诈,可朝廷复杂,皇上有时也无可奈何。”

  二十点点头。二公子可千万别在太子面前说胡话。她接过解酒药,急匆匆出去了。

  走廊边,朱文栋守在通往后山的出口。

  二十转身上楼,到了客栈房间的走廊,她倚在栏杆处,俯看后山的酒桌。

  慕锦执起酒杯,正要入口,就见到了她的身影。

  她多么庆幸,二公子瞎编了一套只有二人才明白的手语。她比划说:“有解酒药。”

  萧展侧眼看过来,问:“慕公子的小妾,学的是哪家的手语?”

  “哦,穷乡僻壤地方的。”慕锦一饮而尽杯中酒。

  萧展执杯的手没有动,看着慕锦的脸。

  “展公子?”慕锦看向萧展的酒杯。

  萧展温和一笑?,也饮尽了那杯酒。

  二十焦急,二公子再几杯就要醉了吧。她近不了他身边,怎么办?

  一转眼,她见到了客栈掌柜的小狗。

  ----

  慕锦和萧展一起喝了两杯。

  二人变得有些安静。

  萧展稳了稳思绪,正要开口说话,听见一阵狗吠的声音。

  二十惊慌地在走廊疾跑,身后跟着一只呲牙的小狗。

  走廊边的朱文栋伸臂一挡,“不可——”

  话没说完,二十低腰,从他的臂下钻了过去。

  朱文栋厌恶女人,以及狗。偏偏她过去以后,小狗也追了过来。他将小狗踢开,不理会小狗的吠声,迈开大步要去捉二十。

  二十翻下栏杆,直奔慕锦的方向。

  萧展恶意地伸出一脚,绊倒了她。

  眼见二十就要跌个狗吃屎,慕锦接住。两人的手在一瞬间擦过,她手里的药丸滚到了他的掌心。

  慕锦满面怒容,呵斥:“不懂礼貌的女人,给我滚出去!”

  二十爬起来,可怜巴巴地比划了一堆。

  他不耐烦地挥手:“什么鬼东西?”

  她赶紧跪地求饶。推荐阅读sm..s..

  慕锦拎起她的衣领,向外一丢,“还不滚?”

  二十委屈地拭着眼角,踉踉跄跄地跑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