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春光这碗粥 第52章第52章

小说:让春光这碗粥 作者:这碗粥 更新时间:2019-12-31 00:14: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二十闭上了眼。

  二公子就是这样矛盾的。一边柔柔按摩她的穴位,一边冷漠宣告她的结局。假如她一定背叛他,他为何又留她到现在?

  事情没有走到最后一步,二十从未预感自己这一根草会倒向哪里。

  假想,有朝一日他落魄潦倒,眉目染上颓色……她才想起一点半点,就止住了。她不敢想,也不忍想。

  她能活到现在,可见二公子脾气坏,但不是特别坏。毕竟是自己跟的主子,二十希望二公子可以飞扬一世,嚣张到底。

  不过,二十这些心底话,没有告诉告诉二公子。反正他自信狂傲,多她一句话,少她一句话,也无妨。他又不是她一个小小奴婢能打击的。

  二十闭眼享受慕锦的揉捏,舒服得靠在慕锦的手上。头也不疼了,昏昏欲睡。

  慕锦气不打一处来,“你这是默认自己是一株墙头草了?”

  二十睁开了眼睛,没有回应。

  他伸手托起她的下巴,“看着我。”

  她抬眼看他。

  “说你不是墙头草。”心底万分肯定她就是贪生怕死之辈,可又不知何故,每当形势有变,他就质疑她的忠诚,同时想听听她的立誓,哪怕是谎话,也能给他一个安稳。

  二十如他所愿,比划说:“我不是。”

  “为什么不说话?”他的手向下滑,在她的颈项游移。

  “哑巴更安全。”二十极力想装成不知情者,少说话,少暴露。万一太子得知她是伪装哑巴,也许就怀疑上她了。

  “你就是想和我对着干,是不是?”他的手停在她的锁骨处。就一道横骨,怎也平直得好看起来了。

  二十摇头,“我是顾全大局。”

  “你懂什么大局?笨死了。”换作别的女人,他让闭嘴就闭嘴,他让张嘴就张嘴。只有她,嘴上说自己多听话多乖巧,做的事没一件让他顺心。给她台阶,她都不知道走。这种笨女人,一辈子当哑巴算了。“该你表忠心的时候,跟闷葫芦一样。”

  她以前表得多了,没见他放在心上。二十就这么看着他,有了一个疑问。二公子和太子是弟兄,可长得却不相像。二公子说,他娘亲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他这是继承了他娘亲的美貌?

  慕锦见二十目不转睛,傻愣愣的,正想去戳她的额头,再鄙夷她一句笨。话哽在嘴边,忽然想起什么,他笑着,倾身向前。

  俊脸在眼前放大,二十这时才眨了眨眼。

  他捧起她的脸,问,“是不是觉得我风华绝代?都看痴看呆了。”

  二十长长地闭了闭眼,再比划说:“二公子,你长得和太子不像兄弟。”

  “小时候,我师父给我做过推骨术,骨相改了。也许有些我娘亲的样子,但也不会很像。”

  慕锦的师父,就是林意致。当年,林意致说,会给慕锦留一个前皇后的印象,没有完全推翻慕锦的骨骼。至于慕锦眉目神采,那是因为生性和皇上一样桀骜。林意致动得了骨相,却改不掉慕锦的心相。

  二十比划说:“二公子长这样,原来是捏的。”

  “有底子才能捏,像你这种,怎么捏也救不回来了。”

  嘴上的话说得顺溜。慕锦再仔细打量二十,她乍看平平淡淡,琢磨一番,越发有魅力。眉眼纤细,鼻尖秀巧,五官拆开的话,不见特色,合在一起就成了耐人寻味。

  大约……这是属于耐看的。从前平淡无奇,耐着性子看到现在,发现她的能耐了。

  原来,耐看是这么回事。

  ----

  第二日,雨停了。

  昨夜暴雨过后,嵊江江水上涨,冲上了两岸。东城门淹浸更为严重。

  寸奔施展轻功,经各家各户的瓦梁,回到了慕府。了解了相关情况,他又原路返回京郊客栈。

  “二公子。”寸奔说:“六姑娘、十姑娘、十四姑娘受了轻伤,修养便好。十五姑娘的手和腰烧得比较重。大夫说,受损的肌肤需要长时间的医治。”

  “嗯。去疤生肌的药材,无论多名贵,能用的都给用上。”慕锦在窗前,远望慕府的方向。

  “属下已经吩咐了。”

  “这火是如何烧的?”慕锦这么问,心底已有猜测。他的女人们没有家世、没有地位,没有利用价值。萧展不屑浪费心思在毫无价值的人身上,何况,萧展擅长暗杀,不会弄出这么大阵仗。还有谁记恨这些女人,慕锦一想便知。

  “关先生说,这事他有责任。”寸奔答:“属下停留时间不长,关先生没有详谈,待二公子回府,他再向你汇报。”

  “知道了。”

  “二公子,李石的身份已经查明。”寸奔回府时,接到了探子消息。“京城李氏染坊是有一名五小姐,名叫李石。但,有一座将军府也有一位五小姐。酷爱游历,前几日离京去听戏。她名叫李琢石,是当今太子妃。”

  慕锦问:“哪座将军府?”

  “和皇上一起大战百随的罗刹将军府邸。”

  “明白了。”慕锦笑起来,“太子不近女色,去年迎娶新妃无声无息。我以为这个新娘是太子抢来的,不宜声张。原来,结亲的是将军府的人。”

  寸奔冷声,“二公子,如此一来,罗刹将军即为太子所用。”

  “皇上登基那日,使计让罗剎将军交出了兵符。两位的战场情谊,就在那时淡了。”慕锦回眼,“见机行事。”

  “是。”寸奔顿了顿,说:“二公子,东城门大约要到午时才能排尽江水,我已安排马车,只要东城门一放行,即可启程。”

  “嗯。”

  慕锦闲来无聊,想拉二十去简陋的客栈走走。

  她不愿,比划说:“我给二公子缝制小礼。”

  二公子心喜,便不打扰她了。他独自走到了后山脚下。

  从房间出来的萧展,转眼见到了慕锦的背影。这里是京郊,既是萧展的地盘,办事更方便。他走下最后一级台阶。

  慕锦察觉到萧展的气息,略微沉眸。

  “慕公子。”萧展轻轻唤声。

  慕锦回头,一脸讶然:“展公子。”

  萧展说:“你我困在此地,也是缘分。那日在船舱得你邀约,品尝美酒,今日由我回请如何?”

  慕锦笑得轻佻:“酒逢知己,那我就不客气了。”

  萧展做出手势,“请。”

  二人在后山的长凳坐下。

  客栈掌柜呈上了一壶清酒。

  简陋客栈的淡酒,闻不到酒香。萧展尝了一口,说:“这都是民间小酒。”

  慕锦好奇问:“难不成展公子喝过非民间的小酒?”

  “是。和官场打交道,去过宴席。”萧展温温一问:“慕公子富甲一方,应该也结识了几位官家?”

  “我不爱区分民间或是官家。”慕锦端起酒杯,闻了闻,“我这人生活单纯,就是富贵。酒嘛,也应该单纯,好酒或者馊酒,无非两种。”

  “展某饮酒数年,听慕公子一席话,才茅塞顿开。”萧展笑,长眉舒展,“多年来,一直在搜寻刁钻的酒名,浓郁的酒香。归根结底,也无非好喝或者难喝。慕公子果然是单纯的性子,洒脱。”

  “哪里哪里,谬赞谬赞。”慕锦放下了手中酒杯。

  “说起来,我也有珍藏的好酒。”萧展说:“这趟行程,适逢我的生辰,于是藏了一坛‘翌日方歇’。这酒是庆祝之用,也当是庆祝你我相识之缘。”说完,萧展喊:“朱文栋。”

  “在。”朱文栋出来了,悄无声息,不知在旁站了多久。

  “去我房中拿酒来,我要和慕公子共同享用。”萧展看着慕锦。

  “是。”朱文栋返身上楼。

  慕锦俊脸挂一抹浅浅笑意。

  皇上只要喝了翌日方歇,便是酒醉一天一夜。皇上的儿子亦然。萧展饮不了几口,慕锦也是。

  萧展正是想用这酒来试探慕锦。

  朱文栋来得极快。不一会,他端着一壶酒,和两个酒杯,为桌上二人倒酒。“公子请。”手机端sm..

  慕锦看着朱文栋的手指,虎口茧子厚实,是执剑者。慕锦慢问:“展公子的生辰是何时?”

  萧展随口答:“明日。”

  “哦,展公子的年岁又大了。”

  “慕公子呢?生辰几时?”

  “腊月二十。”慕锦微笑,“每年这日,我大哥就为我办一场生辰宴。载歌载舞,美酒佳肴。我大哥是生意人,一年到头见不着几回,可就这一日,再大桩的生意,也不如我这弟弟的生辰宴。”慕锦话中有话。

  萧展冷然在心,笑在脸上。他清和地说,“我是独子。多年来走南闯北,听过许多兄弟义气的故事,可手足相残的也不少。艳羡慕公子有一好兄弟。”萧展顿了一下,“但我庆幸自己是独子。”

  “展公子是独子,那是不存在兄弟情谊。你我这叫什么呢?知己、知音……”慕锦住了口,“哎呀,我已经醉了,醉倒在展公子的美色里。话都扯远了,远了。展公子见多识广,别介意。”

  萧展执起酒杯,“无妨,我敬慕公子是随性之人。”

  慕锦看一眼酒杯。

  他的生辰日,不是腊月二十。离宫的那一刻,他强迫自己忘记了四皇子的生辰,记住了慕二公子的。

  记忆可以修正,宿醉的遗传却不得他法。大夫说,翌日方歇的宿醉,皆因皇上特殊体质。

  慕锦继承了这一体质,喝一两杯或许无妨。若是这半壶下去,恐怕就得说胡话了。

  ----

  一刻钟前。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得知东城门不可通行,二十有一上午的空闲。她在向阳城买了几捆多彩的绣线,这时无事,便想绣一条绢帕打发时间。

  才刚在绣帕勾勒图案,门外响起敲门声。

  “二十姑娘。”寸奔声音很低。

  二十放下针线和绣帕,前去开门。

  门前站着的是寸奔。他身后有一个略微驼背的男子。

  男子脚穿一双油靴,披一件沾雨的蓑衣,戴的雨笠上有几滴水珠。雨笠压得低,看不清他的脸,只见搭在笠边的手指瘦骨嶙峋。

  她疑惑地看向寸奔。

  “进去说。”寸奔将门推开了一些,低不可闻的声音在她耳旁穿过。

  二十机敏,退了两步。

  男子闪进了屋里。

  寸奔左右回望,四处无人。他进房,迅速地反身关上门。

  男子咳了一声。

  这声咳嗽在哪里听过。二十紧张起来。

  男子摘下了雨笠,一手握拳抵在嘴角,再咳了两下。

  二十惊讶,瞪大眼睛看着男子。

  男子气喘过来,笑了笑,轻声说:“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这是慕老爷的亲生儿子,真正的慕二公子——林季同。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