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春光这碗粥 第48章第48章

小说:让春光这碗粥 作者:这碗粥 更新时间:2019-12-31 00:14: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那我现在可以杀你了吗?”慕锦问。

  二十猛地抬起了头。

  慕锦敛起了所有的表情,眼珠子黑压压的,光一个眼神就扼紧她的心跳。

  二十摇头,比划说:“二公子,我没有背叛你。”说着,她又想要下跪磕头。

  慕锦及时伸出一脚,抵住了她的膝盖,”不是跟你说过,别动不动就下跪。”

  二十弯着身子,不敢直立,长睫颤颤地抬眼。

  二公子以前的杀气是张扬的。现在十分沉滞,隐藏得极深。

  今日之事,说或不说,衡量得失在太子和二公子的权势上。她如果将太子的真实身份泄密,就是违抗圣旨。

  先不说二公子会不会护她。就算是护,无论二公子曾有过如何尊贵的地位,如今只是一介草民,怎么斗得过太子。民不与官斗。太子说的是让她保密身份,没有其他条件,她只要不说,就是听话了。

  她确实没有背叛二公子。

  慕锦眉泛刀锋,盯着她,冷冷地问:“你今天和他们独自谈了什么?”

  二十抿了抿唇,比划说:“二公子,我没有讲你的事。”

  “你是不是至今都不知道,‘忠’这一个字如何写?”慕锦走上前,逼近她,“我说过,其他知情者是我的心腹,但你不是。你的忠心无法令我信服,我如何留你性命?”话和她讲过多少遍了,她怎么就还没有对他死心塌地。

  两人距离过近,二十感觉到的不是以前搂抱的亲昵,而是步步逼人的严寒。

  她的犹豫,慕锦怎会看不出。他萧冷的眼底烧不动怒火,只剩无尽的冰川。他另一手挥起,房门“砰”地关上。

  二十吓了一跳,哀求地看他,比划说:“二公子,我真的没有背叛你。”

  慕锦嗤笑一声,“我凭什么相信你?”

  二十委屈了。昨天夜里,二公子时不时抚抚她的肚子。她虽然半梦半醒,但浸染到一阵暖意。本以为,二公子可以让她放心了。

  谁知,她刚在太子那里受了欺负,回来又得受二公子的气。

  她走到今天这种境地,全是因为这些贵人们管不住嘴。她一个小丫鬟,都知道谨慎行,守口如瓶。

  这些贵人自己兜不住事,却一个个过来恐吓她,威胁她。那些话又不是她想听的,她以前当小丫鬟,日子再辛苦也踏踏实实。谁乐意成日伺候阴晴不定的男人。

  可再委屈,受气也得自己憋紧。

  二十咬咬牙,比划说:“二公子,对方也和你一样威胁我。我小命一条,不是死在你手上,就是死在他们手上。”她越说,那阵气越难憋:“我要是不跟你说,活不过明日。我要是跟你说了,被对方知道,也活不过明日。”她怎的就这么倒霉呢。

  二十少有如此面容,似有无尽哀怨,万般无奈。和惊惶胆怯的可怜不一样,现在更像是诉苦。

  他问:“他威胁你?”

  二十点点头,比划说:“就跟你现在一样。”

  慕锦冷笑:“哦,这是对我不满。”

  她摇头,刚才鼓起的勇气又缩了回去。可怜巴巴地低着头。

  他看到了她小巧的鼻尖,平和的细眉。“他威胁你什么?”

  她比划:“和你一样,要杀我,还要杀我家人。”

  “讲后半句就好了,可以省略前半句。”慕锦凉凉的调子。

  二十心想,不就和二公子一样吗?威胁的手段、语气,如出一辙。

  慕锦坐下了,指间把玩长扇。

  她用余光偷瞄他。二公子似乎没有刚刚生气了。她走上前,想示忠。

  他不耐一句:“别碰我。”

  二十赶紧后退几步。

  他更加不耐。他说别碰,没让她滚。她离这么远做什么,真是见着就来气。“过来。”

  二十走上前。

  慕锦质问:“你是谁的人?”

  她比划说:“二公子的。”

  “那你在外面受了威胁,应该怎么办?”

  她能怎么办?他们不就是看她没有背景,没有家世,就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奴婢,才欺负她。

  慕锦长呼一口气,隐忍暴躁。“你说你,一天到晚挖空心思想要对付我。跑到外边了,就笨得跟什么似的。”

  二十怯生生地看他。

  “再问你一次,你是谁的人?”

  她再次比划说:“二公子的。”

  “那你在外面被别人欺负了,是不是该找我告状?”

  好像有些道理,二十点了点头。

  “他怎么欺负你?”慕锦说:“一五一十地告诉我。”

  她看他一眼。

  “不说的话,我立刻就把你的心挖出来。”慕锦的扇子抵住了她的心口。他得不到的东西,宁愿毁了也不让别人得到。

  利器隔着衣服渗出冰凉。二十咽了咽口水。说实话,在二公子这里,死里逃生多了,她也不敢说了解二公子的脾性,她始终没有得到免死金牌。

  “说还是不说?”慕锦的扇子往里用力,这已经是明晃晃的威胁了。

  心口有轻微的疼痛,她赶紧点头,比划说:“二公子,我告诉你。”

  慕锦没有收回手,仍旧抵着她的心口,说:“贪生怕死。”

  这不就是他拿捏她的弱点吗?她要是不怕死,她才懒得伺候他,早自绝登天了。她如实答:“李姑娘的公子有一个大身份,他威胁我万万不可不要泄密,否则,就要杀我。”

  “什么大身份?”

  “他是……是……”

  慕锦又给扇子施力了,“是什么?”

  太子和四皇子是兄弟,似有隔阂。二十不想牵连到更大的纷争里。得罪二公子,来来去去仍是平民生活,如若卷入皇室内斗,那是分分钟掉脑袋的事。

  可是。

  她忽然想到,太子出现,是一种不详的预感。万一是冲着二公子来的……倘若她不说,二公子恐怕会陷进被动局面。

  于是,她立即卖了萧展。“他是太子。”

  她站在了他这边。但这是为了保命,或者别的?慕锦没有把握。他看着她,问:“还有吗?”

  二十摇头,比划说:“没有了,我不想听。是一不小心听到的。没办法。”她哀求他:“二公子,你千万别泄密,要是被太子知道了,轮不到你杀我,我已死在他面前了。”

  这女人今天居然学会顶撞了。慕锦挑眉:“李石一看就意图不轨,你自己乐呵呵的,又收玉佩又听戏。你有这遭遇,不是活该吗?”

  “可是,若是我见李姑娘就逃,岂不更令人生疑。二公子要隐瞒身世,应该是一如往常,佯装不知。我既然不知,自然就不知李姑娘来历不明,不知她意有所图。她来了我就见,不躲不避。否则,她一定以为我知道什么。”二十比划说:“二公子你知道李姑娘别有目的,为何不拦住我出去?你不也希望,我能自然地去见她,消除她的疑心。”

  “你有时候很笨。有时候,又不那么笨。”慕锦收回了扇子,“不,你还是笨,太笨了。”

  二十闷声不吭。

  “笨死了。”慕锦捏起她的脸颊,“在外面被别人欺负了,也不知道到我这儿来告状。”居然就那么听萧展的话,连自己主子都想瞒。

  慕锦看一眼她的腰间。这趟远行,她没有佩戴腰牌。他问:“你的腰牌排第几?”

  二十比了手势:二十。

  “别二十了。我给你刻一个新的,笨笨。”慕锦三指捻起她单薄的腮肉。“我的女人只用数字排号。这个笨笨是独一无二的。讲好听的,就是唯一。懂吗?笨笨。”

  她讨好地握住他的手。

  他捏得起劲,“以后再被别人欺负,知道怎么做吗?”

  二十点头。不过,又比划说:“太子有权有势,我害怕。”

  “怕什么怕。有权有势了不起吗?太子之位,那是我不要才轮到他。”慕锦顿了顿,“你说你是不是笨笨?”

  二十瞄着他。她又从鬼门关回来了,二公子似乎不生气了。

  “我发现了,你惹我生气,我就欺负你。欺负了气也消大半。”他看着她的脸。怎捏成歪脸也觉得她变好看了。“你是不是也发现了?”

  二十摇摇头,她不知道。

  慕锦又捏她的脸颊。“你不知道?”

  她不敢摇头了。

  “再问你知不知道?”

  她只好点头。

  “你终于知道了?”

  她重重地点头。

  “所以,你是想让我欺负你,才整天惹我生气,是不是?”慕锦另一只手也捏起她另一边脸颊,“是不是?”

  二十两边脸颊鼓包包的,继续点头。

  慕锦说:“一天到晚被你气。有你在,我折了多少年的寿。”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是不是可以放她回家?她心里这么想,不敢问。

  他忽地抱起她,一把丢到床上。

  二十连忙摆手,她的癸水还没结束。

  “我知道。”他按住她,跟着躺下,“你气死我了,罚你陪我睡一觉。”

  她乖乖躺着。谢天谢地,又在二公子手里捡回一条命。

  慕锦翻身压住她,看着她的眼睛,再问:“你真的没有和太子说不该说的话?”

  二十点头。

  “如果他再以死要挟呢?你会不会为了保命出卖我?”

  她连连摇头。

  “小骗子。”明知她屈服是因为怕死,日后一定是大患。他仍然留了她的命。他刚刚说她活该。或许,他才是活该。“抱着我睡。”

  二十抱起了他。

  慕锦说:“杀你的心,我一直都有。”

  她心底泛凉,手上一软。

  他将她的手放回他的腰上,“抱也不知道抱紧点。”

  二十抱紧他,耳边听着他鸷狠狼戾的话。

  “杀你的方式,我想过无数。”慕锦抚抚她的长发。

  她闭上了眼,缩在他的怀里。

  “让东西二财把你吃掉,是比较轻松的。”慕锦轻轻拍着她的背,像是在安抚,然而嘴上出口的话却是:“倘若火烤。看你,细皮嫩肉的,烧起来一定有一股浓香的味道。撒上酱料,就当给东西二财添点美味。”

  “我也想过,寸奔将你一剑封喉,让你走得痛痛快快,无忧无虑。可那终究解不了我的恨。给你喂毒、逼你上吊。哪一种方式死去,多少都带着惋惜。”慕锦说到最后,语气也是惋惜的。

  二十僵直身子,一动不动。

  慕锦掐起她的腰,“我想来想去,死在我的手里,才是你最终的归途。瞧瞧你这柳腰,我早就想拧断了。你这清瘦的手腕,还有这纤细的颈项。”他拨动二十颈背的头发,喃喃细语:“我闻到一阵不知什么样的香气,无法形容,可能是地狱的甜味。还有你这活灵活现的眼珠子,我想仔细钻研。”

  二公子能不能别说话了。二十听得发怵。

  “杀你的心,从来没有间断过。我有这么多让你惨死的方法,你却至今安然无恙,说明什么?”

  她摇头。

  慕锦叹气,“我心善。”

  二十无以对。

  慕锦话题一转,“他只是告诉你他的身份,没有别的?”

  二十摇了摇头。

  “明天你去听一场戏。”

  她现在不想听了,生怕又听到一些什么不该听的。只盼这些不可说的贵人们,能各自把各自的秘密藏好。

  二十分了神,手上的拥抱变松了。

  慕锦反过来抱住她。“笨笨,你怎么长得这么瘦?”

  她不抱他了。

  “你叫什么名字?我又给忘了。”

  她想要翻身,慕锦扣着不让。“叫什么来着?哦,阿蛮。”他用鼻子碰了碰她的脸颊。“徐阿蛮。”

  这还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

  “笨小蛮。”

  二十:“……”

  “小笨蛮。”

  二十:“……”

  ----

  二十听了慕锦的话。第二日,又去茶楼听书。

  李琢石住的客栈,就在茶楼附近。知道二十喜欢听戏、听书,她无事可做,也过来了。

  萧展不爱这些唱戏的、说书的。无非是编故事。

  尤其一些皇城秘史,讲得头头是道,其实都是捕风捉影,谣惑众。但这座城除了听戏,没有其他景色。

  何况,李琢石不在,他一人在客栈无所事事。

  萧展想会会慕锦。

  慕锦终日不出门。

  萧展看了一眼二十。

  二十知道他的身份以后,见到他就一脸畏怯。坐在他的旁边,她手指不自觉地颤抖,低头喝茶时,鼻子都像要磕到茶杯里去了。

  萧展问:“你家公子出来游玩,为何总让你一人出门?”

  杨桃不知萧展的身份,见二十惊惶,杨桃跟着装作怯懦。她轻声说:“我们家公子这两日水土不服。先歇着了。”

  二十点点头,下巴一不小心磕到了杯子上。

  萧展再问:“主子不舒服,小妾不伺候?”何况,这女人昨日才吓破了胆,今日竟然还敢来听戏?

  杨桃说:“姑娘也颇有不适,伺候不了。我们家公子赶我们出来。”

  萧展细想杨桃的话,明白了。

  **为不祥之物。有些主子若在病中,避讳癸水女子。

  台上说书人,这日讲的是东周太子的艳史。醒木一拍,说书人说:“那晚,东周太子夜宿青楼,招人非议。青楼女子的姣好身段,将东周太子迷得七魂丢了三魄。”

  邻桌有两男人,吃花生,喝小酒,听说书。兴起时,跟着摇头晃脑。

  过了一会儿,男子甲忽然说:“说起东周太子夜宿青楼,我想起来。我们大霁太子的成年礼,不也是在青楼度过的。”

  二十听到“太子”二字,不仅手抖,身子也微微晃了晃。

  萧展眼色一暗,无声地端起茶杯。

  男子乙一拍大腿,想起来了。说:“咱们太子和东周太子不一样。素闻大霁太子温文尔雅,修身养性。宫里亲近的是太监。浮绒香嘛,京城第一大青楼。经验丰富的女子,教导教导生疏的太子。人之常情,常情。”

  茶不好喝。萧展放下杯子,发出重重的一声“砰”。

  说话的两名男子看他一眼,又继续聊二人的。

  男子甲嘿嘿笑说:“大霁太子也是潇洒,去一回青楼,人尽皆知。却没将浮绒香给拆了。”

  “太子气量大。”男子乙说。“读书人能跟咱们一般见识吗?”

  “那是。”男子甲附和说:“太子心胸广。”

  “京城传开了。”男子乙压低声音:“太子不近女色多年。终于成人了,抵不住妖艳女子的魅惑,食髓知味,大战了三百回合都不止。”

  萧展手中的杯子“啪“地一下碎了。

  二十偷偷瞄了瞄李琢石。

  李琢石神色如常,像是在听台上的戏。嘴角浮一朵浅笑。

  二十想,李姑娘上回说正在舍弃,或许已经舍弃一半了,于是听太子的成年礼,也无波无澜。

  萧展凌冽地看向二十。

  若是二十不知萧展是太子,这些仅是远在天边的皇城野史。可因为她知道萧展的身份,听到的便是眼前人的故事。推荐阅读sm..s..

  她表情再正常,他也觉得她是在讥笑。他寒声说:“听够了吗?”

  二十连连点头,赶紧放下杯子。

  李琢石平平淡淡:“这出太子的戏没讲完,听得好好的。”说的不知是东周太子的,还是大霁太子的。

  萧展冷眼扫向二十。

  二十仓皇地向萧展行了一个大礼,匆匆离去。她一路惊慌,有时回头张望,生怕萧展追上来。直到走进别院,关上了门。她才弯起了嘴角。

  刚才太子黑脸的样子,像是受到了极大的羞辱。

  二十指尖捂嘴,藏不住笑。

  二公子真是太坏了。

  慕锦转过走廊,见到的便是窃笑不已的二十。

  月季花下,如一只偷腥餍足的猫。

  “笨笨。”慕锦笑了笑。

  寸奔没听清,以为二公子叫的是“奔奔”,他头皮发麻,正想这声该不该回应,却见二公子盯着前方的二十。

  幸好,二公子叫的这一声“奔奔”不是他。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