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春光这碗粥 第43章第43章

小说:让春光这碗粥 作者:这碗粥 更新时间:2019-12-31 00:14: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双双低了头,再抬起时,慕锦笑意淡了。

  二十敛起笑容。

  “遇上什么喜事了?”慕锦给二十倒了一杯水,“刚刚笑得这么开心。”

  二十跟着坐下,平心定气。

  慕锦好声好气地问:“晚上出不出去玩?”

  有一缕发丝掉在了二十的脸颊旁。

  他以前见到,从不给弄。现在不一样了,将她那一缕发丝别到耳后。

  冰凉指尖刮过二十的耳廓。她微微躲了躲。

  他收回了手,和声说:“向阳城的夜晚很热闹,这里很多外来人。戏班子几乎都是各地赶来。也有官爵商贾坐船到此听戏。这里白天是戏班子表演,晚上轮到路人集会。可以玩木偶戏,皮影戏,要有兴致,你上台去唱大戏也行。”

  二十看向他。二公子素来微扬的语调,变得平平缓缓,如同用另一座悬崖的巨石填满这一座悬崖。

  慕锦继续说:“这里有许多新奇有趣的东西,你平日里呆在府里,少有出来。这次难得的机会,我带你去逛逛。以后我们再去江南,北境,或者西埠关走一走。长了见识,人也跟着活泼。”

  她握起水杯。

  “你知道了我的许多故事,这是上天的安排。冬宁说的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只要你不背叛我,我一定留你性命。”慕锦笑看她:“你这双眼睛,跟一只受惊的小兔子。我于心何忍。”

  她再喝了一口水。一个三番五次将她丢到鬼门关的男人,大不惭地说出“于心何忍”四个字,又于心何忍?

  “如何?晚上一起去夜会?”慕锦柔声征求她的意见。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二十好半晌没有回应。

  二人同去听戏时,二公子还是张狂妄行的样子。听完戏,与甄妧妧聊了一番,回来则变成温润公子了。

  慕锦轻捏起她的脸,“说话,跟我说说话。”

  二十鼓起勇气,比划:“二公子,我今晚想早些休息。”她观察他的脸。以前听到这样的话,肯定又阴转晴了。首发..m..

  他微笑,说:“是我疏忽了,今晚你好好休息。”

  她感激地倒一杯水给他,比划:“谢谢二公子。”

  慕锦又说了一堆话。

  二十左耳进,右耳出。只是时不时看他一眼。

  想起了三小姐说过“相由心生”。

  二公子最逼人的,一直都是他的心相。生性狂傲,眉尾藏剑。现在将蜇剑硬生生弯成了拂尘。反而不如平日,俊得诡谲,俊得悖戾。

  二十今日思绪无法集中。听二公子柔风细雨地说话,她开始失神了。

  好不容易,二公子终于温柔够了,走了。

  二十骤然惊醒。刚才,慕锦捏起她的脸,她不觉得疼。她怀疑身处梦境,自己再狠狠地捏起。

  疼得厉害。

  不是梦。二公子真的中了邪。

  二公子的便宜,不占白不占。正好可以过一个清静的夜晚,二十欣喜不已。

  她不知道的是,慕锦才走出去,脸色就沉郁了。他说得口都要干了,她一句也没听进去。

  情情爱爱果然烦人。

  ----

  第二日,慕锦十分温柔,问二十要不要继续去哪里逛逛。

  二十比划:“想和杨桃一起,去看看哪里有女儿家的东西。”

  “哦。”慕锦仍然笑。这女人得寸进尺的性子,到底没有变。“杨桃。陪她去逛逛。她想去哪就去哪。她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她就是要把一条街买下来,我也答应。”

  二十看他笑意和煦。暗想:这邪门儿,一撞撞两天。

  昨夜不见二公子,今天白日也不见二公子。她感觉被幸运砸中了脑袋。

  二十与杨桃去了集市,想着挑些小玩意给掩日楼的姑娘。

  街边有一热闹的杂耍班子。

  大霁国的杂耍班子,一般是小个子的多,灵**轻。这一班子,竟有几名百随人。百随男子五官深,眉弓高,比普通的大霁男子高大。引得众人围观。

  杂耍班主说:“这几位百随男子,到大霁国呢,一是展示百随的杂艺。二呢,是过来讨个大霁媳妇的。”

  围观人群哄堂大笑。

  想起小九也是招了个百随夫婿,二十跟着笑了下。

  有人说:“虽然大霁女子多,但我们也是旱的旱,涝的涝。富贵人家哪个不是三妻四妾。我们穷的,一样有光棍。”

  一个粗嗓男子说:“你们可以收了失贞女子,反正你们百随开放嘛。”

  二十看了粗嗓男子一眼。长得肥头大耳的。

  有些女子失贞是无奈。二十便是。

  十五也是。生在青楼,困在青楼,除了卖身别无他法。

  杂耍有一名百随人说话了,口音重,讲大霁语比较生硬,他说:“女子失贞未嫁,错不在女子。是男儿没有担当。”

  人群里静了一下,不少男人嘘声四起。

  杂耍班主瞪了那位百随人一眼,向人群作揖:“抱歉抱歉,这人口无遮拦,敬请见谅。”

  道歉虽然出了口,围观的人群散了不少。

  杂耍班主又瞪过去一眼,说:“今天中午别吃饭了,你就说话说饱吧。”

  这名百随男子表演的是吃火吐火,吐出的火足有三尺远。正冲二十的方向。

  二十不知那是真火还是假火,火势凶猛,她连忙退了退。

  杨桃立即上前一步,挡住二十。她目光犀利,瞪着百随男子。

  百随男子惊慌,双手在空中一扫,火灭了。他问:“姑娘没事吧?”

  杨桃回头看二十。

  二十摇头。

  百随男子深深鞠躬,“对不起。”

  杂耍班主敲了百随男子的头,斥责道:“走这么前干嘛?吓到人了。”

  百随男子挠挠头,歉意笑笑,眼睛在二十和杨桃脸上溜了一圈,定在杨桃的脸上。

  杂耍班主连连道歉。“姑娘抱歉,没伤着吧?”

  “怎么是看着人喷火啊。”杨桃怒道。

  百随男子上前,又鞠躬:“姑娘,对不起。”

  杨桃悄声说:“二十姑娘,杂耍太危险了。你想看就退远点。”

  二十再退了两步。

  百随男子似乎想再上前,被杂耍班主揪回去了。

  一面之缘,二十记得模糊。模糊也没关系,她和他本无交集。

  晚上再出来,二十在嵊江遇上了这名百随男子。

  他惊艳杨桃的美貌,黝黑的脸上满面笑意。

  二十正在想,他意欲为何。

  他忽然上前求爱。

  二十知道百随民风彪悍,却没见过这么大胆的,他当众唱起了求爱歌谣。她怔在当场。

  杨桃皱眉,拉起二十的手,“二十姑娘,走吧。”

  慕锦说让二十随意游玩,他不放心,时近时远地跟着。他这时见到,有一高大男子挡住了二十的去路。男子张开双臂,嘴里在说些什么。

  江边嘈杂,听不清晰。越来越多路人围观那个男子。

  慕锦疾步而去,走得近了,听到了百随男子的歌谣。

  这首歌谣本是百随语,男子到了大霁,自己译成了大霁语。

  慕锦听到的是那一句:“我敞开胸膛,夜夜等你爬上来。”

  温柔的二公子,险些崩了脸色。心中重复三遍“温柔”,才挂上了浅笑。“杨桃,何事?”

  “二公子,我也不知道……”杨桃说完,低下了头。

  二十比划:“二公子,你听他在唱。”

  有耳朵的谁听不见他在唱,唱的难听,跟流氓一样。他拉过二十的手,“走,我们去江边走走。”

  二十和慕锦一起的时候,杨桃不得跟上。杨桃站在原地,正好百随男子的歌谣唱完了。

  他向她笑笑。

  她冷脸。见到前方同样被主子抛下的寸奔,她走了过去。

  ----

  慕锦陪着二十走在岸边,说:“以前从未将杨柳与女子对比,现在这么掐着你的腰,远望岸边的柳树,又细又柔。”

  二十很僵硬,不纤柔。她比划:“二公子,你这两日心情很好?”

  好什么好,当然不好。说这些牙酸的话,不过是因为女子爱听。还是床上那点事简单,话无需多说,却无比畅快。

  话本有讲,女人喜欢柔情蜜意。越是虚情假意,越是深信不疑。

  慕锦转眼看二十,说:“是啊,有一个问题困扰我许久。我想杀了你,不杀后患无穷。一直没有想通不杀的原因。我曾思前想后。我喜欢倾城美人,你不是。我讨厌聪慧女子,你却是。直到我看了皇上和前皇后的那一出戏,才明白,世间有一个延续了千年的传说。它没有缘由,来不见影,我甚至感觉不到它的萌芽。也不知谁在浇灌,有一天,它就长成了参天大树。我想要连根拔起,可它的根扎于脆弱的心底。我必须将自己的心掏出来才能斩断它。我斩还是不斩?”

  二十惊疑。

  慕锦知道,她被唬住了。看这目瞪口呆的样子,傻兮兮的。

  二十听求爱歌谣时,受了一击。慕锦的话,像是数道雷电劈到她身上。

  他这些话,二十该是不信的。

  但是,皎洁月光映照下,他的双眸真挚情长。二公子见了甄妧妧以后就性情大变。二十暗想,甄妧妧是不是习得西域蛊术?然后……蛊术出了岔子,对象错了。

  江边灯火不明,正经的姑娘家没几个会大晚上跑这里私会。

  二公子卸不下骨子里的妄为,肆意搂起二十的腰,在柳树边风花雪月。“你呢,对我如何?”他低柔询问。

  二十陷入沉思。

  二公子的问话就在眼前。十五的问话响彻在耳畔,“二公子是不是喜欢你?”

  别是成真了吧……

  那怎么办?回不成家了?

  不对,她知道了他的身世,天天游走在生死边缘,早没有回家一说了。

  看着嵊江安静的江水,二十乱糟糟的脑子忽然灵光一闪。

  如若二公子喜欢上了她,她就不会三天两头地跑鬼门关了。他是不是喜欢不要紧,这个中邪的喜欢就行。

  她比划:“二公子,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心也是你的。”这些难以启口的话,用手语讲出来,她脸不红气不喘。

  慕锦看着她。正常女子示爱,应该羞怯闪烁。大约如甄妧妧那样,红晕宛然,看他一眼,再目光游移,再看一眼,又再飘走。

  眼前这女人苍白的一张脸,眼也不眨一下,直勾勾盯着他。谁信她是在示爱。

  二十终于眨了眼,比划:“二公子以后别吓我了,我胆儿小。”

  “就你这胆儿,足够捅天了。”慕锦忍不住讽刺一句,说完才想起要温柔。

  二十偎依在他怀中。

  慕锦搂着她。

  她该明白,爱情比忠心更能保命。

  若不然,有一天,他终会杀她永绝后患。

  ----

  二人手牵起手,往别院走,似有万般柔情蜜意。

  有几位富贵人家的小姐,脸罩一层面纱。迎面而来,掀起长睫,向慕锦投去羞怯的眼光。

  每当这时,慕锦就转眼看向二十,为她扶金簪,为她理发丝。

  不知情的,以为这是一位深情款款的好夫婿。

  到了别院。慕锦倾身在二十耳边低问:“今夜我可以宿你房中吗?”

  二十可不认为,他躺她的床上是为了和现在一样,牵她的手,搂她的腰。

  她偷偷瞄他,二公子问话时,满脸温柔。她便比划:“我可以选择吗?”

  慕锦笑了笑:“两厢情愿,方有敦伦之乐。”

  二十正要摇头。

  “不过。”他又说:“相隔日子久,下次又要多几回。”

  她便算了。一晚几回着实累。她都喘不过气来。

  今日听了百随男子的话,二十更加坦然。反正和二公子纠缠,她也有美妙时刻,而且事后睡得更香。

  她和他商量,今晚一回就好。

  “嗯。”他应了。

  话本上说,适时亲亲女子,可助兴。慕二公子从来不亲。

  他这夜吃大白米团,津津有味。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