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春光这碗粥 第41章第41章

小说:让春光这碗粥 作者:这碗粥 更新时间:2019-12-31 00:14: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寸奔和杨桃无处可去,在客栈角落喝茶。

  一双男女容貌非凡,掌柜的、店小二、路过的,免不了看多几眼。

  二人无动于衷,从不交流,自己喝自己的。

  客栈掌柜送了一盘爆炒花生,一粒都没有动。

  店小二过去给倒茶,哈腰问“客官,是花生不合口味吗”

  寸奔和杨桃也没有说话,一人夹了一粒花生。

  “香。”寸奔说完也没再吃多一粒。

  红日平西,霞满仙城。

  寸奔放下了银子,离座向外走。

  杨桃一声不吭地跟在后面。52ggdco

  两人走远了,客栈掌柜才说“刚开始以为是夫妻,后来觉得像敌人。走了才知道,原来是主仆啊。”

  到了药铺。

  寸奔看一眼杨桃。她毕竟是姑娘家,独自去买避子药方,终有不妥。他说“你在此候着。”

  “是。”护卫也有阶级。杨桃仅是一名暗卫。换句话说,寸奔是她的主子。

  寸奔进去抓药,没一会儿就出来了。他递给杨桃,“回去客栈煎给二十姑娘。”

  杨桃恭敬地接过“是。”

  二公子暂时没有延续子嗣的想法。皇室血脉,尤其慎重。临行前,二公子特别交代寸奔,别忘了避子汤的药方。

  这边,慕锦和二十方歇。

  外面轻巧的步子传进慕锦的耳朵。他下床,穿了衣裳走出房间。他和杨桃说“去客栈厨房煲药,伺候她给喝了。”

  “是。”只有和二十说话的时候,杨桃才像一个开朗的丫鬟。平日里,她是阴肃的暗卫。

  岭洲的湖光山色,慕锦没兴趣了。“寸奔,安排一艘船,明天一早去向阳城。”

  “是。”寸奔领命而去。

  操劳一番,二十又乏又困,听戏也泡汤了。

  慕锦宿在她的房中,环住她的身子,像抱了一只猫似的。“你妙就妙在这具身子。”因为弱,因为娇。他每每在撕裂与克制之间徘徊,炙热难耐。

  二十犯困,腻在他怀里。

  他不知想起什么,忽地感叹,“我的心就是太善良了。”

  听了这话,二十眼皮懒得掀。虽好虽妙,但是,如果别这么耗费体力,那就更好更妙了。

  慕锦很有精神,拍拍她的背,“给你一个抱着我睡的机会。”

  不想要行不行应该不行的。二十的手搭过去。正要入睡,又被他拍醒了。

  “抱紧一点。”松松垮垮,像是他强迫她抱似的。

  于是,她狠狠地抱住他。

  慕锦又说“你不是倾城美人。我疼你这么几回,你该谢恩了。”

  她点头感恩,迷迷糊糊的。

  他这才满意,“睡吧。”

  今日寸奔所,都有道理。

  当今皇后是太傅之女,朝中根基深厚。萧展当上了太子,詹事府的人自然也是她的人马。

  当今皇后锱珠必较。是贵妃时,被称为贤妃。

  贤她个头就是了。

  前皇后去世,皇上对贤妃心有间隙,虽然立她为后,却迟迟不立太子。

  这些年,萧展极力拉拢人脉。到了成年,百臣进谏。皇上才册封太子。

  皇上多疑,萧展同样也是,父子之间颇多猜忌。如若萧展知道,四皇子仍然在世。恐怕,又会掀起一阵风波。

  慕锦早忘了萧展的模样,两人素来不合。慕锦幼年走过的鬼门关,少不了贤妃的诡计。

  皇室兄弟之间的亲情,远没有慕锦和慕钊来得深厚。慕锦珍惜“慕二公子”的生活。

  慕锦轻拍二十的背。他记得,以前他的娘亲就是这样哄他睡觉。

  日子太平,宠她也就宠了。

  将来如有万一,再适时舍弃吧。

  雾气缭绕的岭洲,朦朦胧胧,不见烈日。

  连带的,二十也是迷迷糊糊,在船舱睡了一路。

  直到靠岸在向阳城码头。

  再如何没精打采,二十也谨记,千万别再摔倒了。

  万里清空,明净夏日。这就是向阳城。不远的路边,有两株高大的紫荆树,繁花已谢。葱绿的嫩叶尽情伸展。

  二十下了船,一下子变得精神起来。

  向阳城是出了名的戏曲之都,每年春夏两场雅戏赛。

  大户人家听戏,有些就是让雅戏赛组请戏班子。

  二十对游山玩水兴趣不大,反而乐于听各种江湖轶事,于是,慕锦改道至此。

  向阳城不止戏剧繁荣,说书人、皮影戏、木偶戏也在此扬名。

  这里的集市和京城大不一样。卖的多是戏服戏妆,玩偶面具。正是适合给掩日楼的姑娘们捎几个小玩意。

  二十也是新奇,走三步停一步。怕追不上慕锦,不敢多看,缓慢地向前走。

  慕锦怎会不知她的小心思,她一双眼睛停在小玩偶上,流连忘返。他上前拉起她,“走的时候,你再过来看看买什么东西。”

  她立即跟上了他。

  长长的嵊江岸边,摆的是一个个戏剧台子,吹拉弹唱,好不热闹。

  大霁东西南北的奏乐,五花八门。江南的悲情,霁东的优美,西北的高亢嘹亮。首发..m..

  走过几个戏台,慕锦耳根疼了。听一出戏可以,这么接二连三地,实在聒噪。他不耐地问二十“想听哪一出戏”

  二十也懵懵的。

  四人又向前走了一会,忽地,二十听见了西埠关小调,她抬头向前望去。

  岸边柳树旁,有一个小小的戏台。西埠关小调有鼓,有埙。比起战乐,这一出戏添了一把琵琶,韵律更有风情。

  慕锦转了下长扇,说“去那边。”

  这里戏演了大半。

  四人落座,仔细一听,才知,台上演的是当年罗刹将军和皇上在西埠关大战百随的一幕。

  饰演皇上的小生,画妆唇红齿白,很是俊艳,唱道“大霁山河,四方奉贺”

  这是二公子爹爹的戏。二十如坐针毡。

  慕锦执扇轻摇,笑意浅浅。

  寸奔看了慕锦一眼。

  杨桃不清楚慕锦身世,只管听戏。

  西埠关长大的二十自然听过这一段战史。

  皇上年轻气盛,罗刹将军骁勇善战。然而,驻军数百日,军营粮尽援绝了。

  西埠关的老百姓为国捐米捐粮,这才有了攒沙阵胜仗。

  这时,台上演到了皇上向老百姓鞠躬的一幕。

  慕锦转眼,将戏班子的人逐一打量。最后,将目光定在了弹琵琶的小姑娘身上。

  那一个瞬间,小姑娘对上了他的眼睛,又迅速地移开了。

  戏台在沿江尽头,许多人被前方奏乐包围,走不到这里。而且,西埠关小调是战乐,不如其他戏曲悠扬华美。仅有七人坐在这里听完了。

  落幕了。

  戏班主上台喊道“下午的是当今圣上与前皇后邂逅的一幕戏。请各位继续捧场,谢谢了。”

  二十低头,不敢向慕锦那边看。

  上午,他的爹爹被编成了戏角。下午的,连他的娘亲也成了戏中人物。二十不知,慕锦是否又要生气。

  戏班主下台答谢。到了四人跟前,作揖说“我们自西埠关而来,唱的是家乡独有的战乐。多谢四位捧场,多谢,多谢。”

  慕锦向戏台看了一眼,问“你们戏班子的,都来自西埠关”

  戏班主点头,说“正是,我们这是头一回到向阳城。这里不爱战乐,极少西关戏班。”说到这,戏班主腼腆笑笑。

  难得遇到老乡。二十看向戏班主的眼睛扑闪扑闪起来。

  这一幕,正好被慕锦见到。若是二人独处,他就要去捏她的嘴角了。他手指微动,克制住了。

  弹琵琶的小姑娘也走了过来,福身,说“皇上和前皇后邂逅的故事,姑娘家多喜欢。还请姑娘下午捧捧场。”

  听不听,由二公子决定。毕竟这是他爹和他娘的故事。

  慕锦看着小姑娘的脸,和二十说“我以为西埠关就你这么小小的。没想到,也有其他姑娘不高不壮。”

  小姑娘夹在其他高挺的西埠关女子中间,更加娇小。

  她听到慕锦的话,面上一红。顿了下,看向二十问“原来你也是西埠关的呀。”

  二十点点头。

  戏班主笑了“真巧,真巧。诸位下午务必捧场啊。”

  琵琶姑娘笑起来,说“是啊,姑娘,下午过来听听吧。前皇后也是西埠关的人,我们那儿,到处都有她的传说,可神奇了。”

  慕锦撇了撇嘴角。不就是嫁给了皇上有什么神奇的。

  琵琶姑娘说“我和前皇后在一个县,我从小就听她的故事长大的。”

  慕锦看着她。

  她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侧头抬眼看他,又迅速低头。脸上红晕未散,不知是刚才那一朵,还是又飘起新的。

  慕锦淡淡地问“一个县”

  琵琶姑娘抬起了头,说“是的,前皇后是舞长县的,我也是。我和前皇后同一个姓呢,姓甄。”

  慕锦目光闪了一下,“你们县的姑娘,和西埠关其他女子差得较大。”

  琵琶姑娘看他一眼,再移开,转向二十。“也不是。地势靠北的女子就壮些,前皇后是南边的。”

  戏班主说“我们班子就她一矮个子。”

  这时,台上有一人喊着“甄妧妧。”

  “哎。”琵琶姑娘应了声。

  戏班主说“妧妧,你先去忙吧。”

  临走时,甄妧妧看了慕锦一眼。

  慕锦也在看她。

  甄妧妧转身向戏台走去,脸上红云朵朵,像是被艳阳晒的。

  客栈人来人往。免不了有听墙角的。

  慕二公子这回不住客栈了。

  慕老爷友人在这有一幢别院。老人家爱听戏,每年春夏时间才过来。

  雅戏赛在下月,别院空置,便邀请慕锦住上几日。

  别院已有人打扫干净,换上了新鲜的床褥。

  慕锦到这儿,自然和二十同住一室。

  寸奔和杨桃的房间在另一侧。杨桃虽说是丫鬟,其实除了上船下船扶几把,平日里作用不大。

  慕锦和二十说“晚上你可以尽情地嘶吼了。”

  有不详的预感。二十比划说“二公子,我白日要游玩。晚上可不可以睡个好觉”

  船舱里,二人的手语教学又上一层楼。二十都能举一反三,自创手势了。反正就二公子听,他懂就行。

  慕锦质问“我跟你睡,你还不乐意”

  二十哪敢说不乐意,唯有暗自苦恼。

  慕锦说“憋太久,我自然时间长些,做多几回。现在每晚同住,不折腾你那么久了。”

  早听说纵色之人体虚亏损。二公子这般的,怕是时日不多了。手机端sm..

  这体虚也许传染给了她。一见到床,她就想躺上去。

  吃了午饭,二十又要休息。

  才要上床,慕锦问“去不去听戏”

  她比划“听什么”

  “你家乡的。”

  二十以为,二公子不喜欢去听自己爹娘故事。“二公子想听,就去。”

  “什么我想,你自己没想法吗”

  她想法可多了,可也没胆子说出口。

  “在哪不能睡跑来玩,你一天到晚就知道睡。”

  说得对,在哪不能睡,凭什么他就要在她的床上睡。

  二十生出一股闷气。她爬上床,将脑袋埋进了被子里。在里面挤眉弄眼,咬牙切齿。实在忍不住,还握拳捶了几下被子。

  见她半趴在床上,慕锦问“你在做什么”

  二十连忙扯下耳环,丢在被子里。她跪坐起来,表情麻木,比划“我耳环掉被子里了。”

  他上前抖抖被子,接住耳环,还给她,“走,听戏。”

  二十又埋进被子捶打。

  慕锦就这么看着,“你又干什么”

  她从被子里出来,头发稍稍凌乱,脸上一片平静,下了床。

  慕锦双手捏起她的嘴角,“刚刚在被子里做什么”

  她比划“我耳环又掉了。”

  他伸出食指,将她的嘴角往上勾,“小骗子回来了是不是”

  不是。二十没有表情,任由他将她脸蛋拉扯。

  “擀面杖断了。”他就爱看她蹬鼻子上脸的样子。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