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春光这碗粥 第21章第21章

小说:让春光这碗粥 作者:这碗粥 更新时间:2019-12-31 00:14: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二公子递过来的这杯水,红里泛黄,黄里泛白,白里……

  颜色不重要。

  这是一杯,看着不像是解药,但是二十必须将其当成解药的一杯水。

  寸奔下药的那天,二十正因自己险些被割舌头而慌张,来不及留意药粉的颜色。回到掩日楼,她衣袖上沾的都是青绿水渍。

  毒药全部喂给了衣袖,这杯解药又如何是好?

  二公子的话不能光听,还得仔细琢磨其中的意思。他讲的话,关键不在割舌头这事,而在于,二公子说,想听“嗯啊”的声音。

  二十忽然明白了什么。

  静默中,她隐约听见扇子越转越快,在慕锦手上生起了风似的。

  方才,两人衣裳半褪。

  下床时,慕锦敞了一件丝袍。

  二十拢了拢衣服。她看一眼水杯,无意间将眼光向旁侧偏了偏,对上了他的衣襟。

  她正在失神,焦距定在那里,其实无景入眼。

  然而慕锦不这么想,见她直盯着他发呆,他三指扣住转动的扇子,用扇子挑开她的衣襟。“这样才公平。”

  他的话打断了她的思路。

  二十低头,执起水杯。

  “赶紧的,刚才的事没办完,后面很耗时间。”慕锦催促说。

  二十抬眼,指指自己的嘴巴,再将舌头往外伸了一下,又在嘴上比了一个铰剪的手势。

  慕锦渐渐和她建立了默契,问:“怕我割你舌头?”

  二十点头,把水杯放下。

  慕锦用扇子在杯沿点了两下。“我刚才如何说的?你伺候我,我心花儿开了,自然善待你。你这样一声不吭,我以前不觉得有什么,但我现在不痛快了,就得听你嘴里呼出一点什么来。放心,我舒服了,自然就放过你。”他别有深意地笑了笑:“毕竟,话本第十二页,你这嘴巴和舌头,日后大有用处。”

  话本第十二页是什么,二十早已不记得。她硬着头皮又端起了水杯。

  慕锦的折扇从她的下巴勾到耳朵,再回到下巴。

  二十觉得自己像是坐在铡刀边。她再执杯,双唇抿着杯缘。

  杯中水色越来越深,跟胭脂一样。

  说是解药,她不相信。

  二十以袖遮脸,跟喝毒药那日一样。

  接着,她手忽然抖了抖,杯子掉落,摔在地上,裂成了三片。她坐不稳,左晃、左晃、还是左晃,就要向左跌倒。

  慕锦迅速起脚,踢开了离她最近的一块碎片。

  二十从椅子滑到地上,两手交叠按住喉咙,眉心一皱,闭紧了双眼。她大口大口地呼吸,想说话,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她极其痛苦地伏趴在地。身子抖个不停,表情越来越难受。

  慕锦敛起所有表情,就这么看着她。

  过了好一会儿,她手上松了松,表情缓和过来。张了张嘴,仍旧没有声音。

  慕锦轻声问:“刚才喝下去了吗?”

  二十点点头。

  “还是不能说话?”他问得更轻。

  她抬头看他,慢慢地呼气,试图用喉咙发力。

  他眼睛亮了。

  她见到他眼里期待的光芒,终于发出了一声暗哑的“啊”。

  慕锦眉尖飞扬,“能说话了?”

  二十努力发声,出来的仍是哑嗓的“啊”,接着她又换了一个“嗯”。

  他笑了下,“其他的话说不出来?”

  “嗯……”像是嗓子有损,调子闷闷的,不清晰。

  慕锦将右手的折扇往左掌一拍,“极好,极好。我本想,你要是平日里开口说话,我免不了担心你会跟别人嚼舌根。如果你只在床上发声,那就两全其美了。如此这般,正合我意。”

  二十知道自己赌对了。二公子不是想让她说话。他允许她出口的只有“嗯啊”而已。

  慕锦将她抱到床上。“再喊几声,让我听听更悦耳的?”

  二十慢慢地张嘴,用力地发声,连串的“啊”是比刚才好听了。

  他将红帕盖起她的脸,不过没再堵她的嘴巴,而是低身在她耳边笑。“一会儿快乐些,我更喜欢。”更新最快s..sm..

  无需咬住牙关,二十放松下颚,身子也就不那么紧绷了。

  二公子的斧头砍伐过来,她终于能够如他所愿地出声。

  她的声音虽然略显沙哑,但二公子说:“恰如其分。不吵,也不过分安静。”他的嗓子此时也是低得沉底。

  巨斧劈波斩浪。

  小苗颠来倒去。

  到了深夜,慕锦问二十,吃不吃小笼包子。

  二十没有应声。她今日又是爬山,又是游水,到了晚上还被二公子折磨。

  有史以来最疲惫的一天。

  她不管他会不会赶她回掩日楼,沉睡在这床上不走了。

  ----

  二十夜宿崩山居的事,传到了苏燕箐的耳中。她拉上丫鬟嬷嬷过去掩日楼,上门找茬。首发..m..

  自从苏燕箐嫁过来,花苑和掩日楼的女人们越来越团结。小十远远见到苏燕箐走出泽楼,赶紧通知其他女人。

  十四那时正好在花苑,冷笑一声,往掩日楼走。

  肖嬷嬷和银杏一左一右跟在苏燕箐身后,像是护法一样。

  见十四一人走在路中间,还慢吞吞的。肖嬷嬷嘴角垂下,走快几步,上前呵斥,“好狗不挡路。”

  “我又不是狗。”十四头也不回,呛声一句。她不将苏燕箐放在眼里,也不像十五,被讽几句就中计。

  肖嬷嬷上前要抓十四的肩。

  被十四灵巧地躲过。她转身,叉腰道:“要打我奉陪。”

  自从二十得了慕锦的专宠,十四也看开了,起码二公子的眼睛从来没有在妻子身上停留过。而且,二十不会将众女人赶走。

  苏燕箐气得面色涨红。

  这里不比苏家。除了她陪嫁的奴仆,其他人不听使唤。尤其崩山居的,仿佛学起主子的狂妄,从管家到下人,看似客客气气,其实百般推脱。

  苏燕箐有时候想在那些狐狸精们的膳食里下药,然而,她的人连厨房都进不去。

  见到嚣张的十四,苏燕箐给银杏使了个眼色。

  银杏上前,“放肆!”她要扇十四巴掌。

  十四抬起一脚踢过去,“我告诉你们,这里是二公子的地方。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银杏受不住,后退两步,摔倒在地。

  苏燕箐讨不了好处,终于回了娘家。

  苏老爷这才知道,女儿嫁至慕家之后,备受冷落。他勃然大怒。

  那天,慕大公子正好在苏家商谈生意。

  慕大公子,名为慕钊。浓眉大眼,鼻唇极像慕老爷。看着就是一个谈判商人。慕老爷大部分的生意,交给了慕大公子。慕钊是罕见的财迷,赚钱是他唯一的爱好,乐此不疲。

  二公子负责慕家钱庄,是败家的架势。

  慕苏两家的联姻,得利的自然是慕钊的生意。他躲掉了亲事,没躲过苏老爷一顿训。

  原本早已谈好,月底之前,慕钊和苏老爷一起到官府,为苏家做嫁妆的那一座码头更换商号。

  但是,苏老爷听完女儿的话,正在气头上,劈头盖脸把慕钊当慕锦骂,更是拖延了两家的合作。

  慕钊这几个月在外奔走,没过问弟弟的亲事,这时才知道,自家弟弟竟然……至今没有洞房。

  慕钊虽然没有过问弟弟的亲事,但是妨碍到生意,他就无法坐视不理。

  他有一百石红木急需运到东周。

  如今,码头的货仓、船舶,仍挂着苏家的商号,慕钊出航拿不到官府的批文。

  如若是将货运至大霁国境,慕钊大可走官方通融。然而,东周入境严格,加上时间紧迫,于是慕钊立即找上慕锦。

  从崩山居向外望,慕钊见到东西二财,调侃说:“自从这两条鱼来了这里,你就有了同类。”

  慕锦问:“大哥今儿这么有空过来赏鱼?”

  慕钊开门见山地说:“为你的亲事而来。”

  这倒提醒慕锦了。他又忘记自己娶妻这回事。

  慕钊看弟弟的表情就知道,慕锦不上心。“爹让你娶她回来,是给供着养着。”

  “我这不让她在泽楼好吃好住,供着养着。”慕锦漫不经心的。

  “供着还得哄着。”慕钊说:“另外,我提醒你,处理女人的关系,最好的方法是雨露均沾,专宠是大忌。”

  这是慕大公子的经验之谈。他的爱妾正是因为被他过分宠爱才遭到陷害,失去了腹中胎儿。在那之后,晚上选哪个女人的房间,在慕大公子眼里也成了一门生意,需权衡利弊,计算得失。

  慕锦倒茶,“大哥,喝茶。”

  慕钊又说:“古人早有云,不患寡而患不均。你以前不是做得很好,为何成亲之后,将苏家小姐拦在门外?”

  见慕钊不喝,慕锦自己细细品茶。

  “我看苏家小姐也不像京城传闻中那么恶毒。你赶紧把人接回来,立即圆房。”慕钊以兄长的威严命令道。

  “圆不圆房,不能光跟我说。”慕锦低眼看了一眼下面,“还得问这儿的意见。”

  “你……”慕大公子的冰山脸,不仅裂了,而且呈现塌方之势,倒了约莫半座山。“出毛病了?”

  慕锦甩出一记眼刀子,“没毛病,而是没兴致。”

  “没毛病为何没兴致?”慕钊追问:“你难道对谁上了心?这更是大忌中的大忌。”

  慕锦失笑,“大哥多虑了。”

  “那为何专宠一人?”

  “好玩罢了。”慕锦轻摇长扇,“那女人爱唱戏,爱装傻,口是心非,阳奉阴违。”而且身段极妙。小小年纪开始当苦力,瘦归瘦,很有韧劲。

  当然,身段仅是一个好处,远不如一会儿胆大包天,一会儿胆小如鼠的场面来得有趣。

  慕大公子又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诫弟弟,“好玩,须得是你玩她,别玩着玩着,反而被她玩了。”

  “凭她?”慕锦哼笑,“再修炼一百年也不够跟我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