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春光这碗粥 第18章第18章

小说:让春光这碗粥 作者:这碗粥 更新时间:2019-12-31 00:14: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二十身形纤薄,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又是哑巴,跑不到哪儿去。

  于是,李婶忙自己的事去了。

  鲁农沉浸在成亲的喜悦之中,觉得不能将二十视为犯人,不再派人看守她。

  听着房外男人们粗鲁的叫喊,伴随几句荤段子,二十很是畏惧。

  李婶嘴上保证,鲁农是一个疼媳妇儿的汉子。然而,这座山寨男多女少,鲁农又是重兄弟义气之人。二十怕的是,到了壮汉们焦躁难耐的时候,鲁农牺牲妻子作陪。

  再者,这匪窝把守严密,上山、下山不如慕府方便。回家和亲人团圆,更加遥不可及。

  无论是慕府,还是匪窝,都不是她的归宿。

  自从知道自己可以逃去百随,摆脱奴役身份,二十不试一回,不会甘心。

  这份意念至今未减,尤其福寨的二当家劈出了一条捷径,二十更加按耐不住冲动。

  她在考虑,是等鲁农和她成亲之后,寻时机逃跑,还是今天就走。

  二十打开了门,悄悄观察外面的情景。

  大伙感染了鲁农的心情,欢声笑语不止。吊灯笼的,扛酒坛的。就连厨房的妇人,哼着不知什么曲子,放多了三倍的米。

  如今正是山寨不设防的时候。

  二十下了决定。

  李婶的房间不远处就是厨房。

  二十走过去,指指肚子,做了一个吃饭的动作,再捂住肚子,扁扁嘴,一脸委屈。

  李婶从忙碌中抬头,“饿了吗?”

  二十点点头。

  李婶向后一指,“饭菜没有,只有干粮。先吃几口,成亲日子可是好一阵子吃不上饭的。”说到最后,李婶暧昧笑了起来。

  二十拿了干粮,回到了李婶的房间。

  房间不大,只有一个柜子。

  二十在心底给李婶说了道歉,然后在柜子中翻找。

  她用剪刀剪掉过长的裙摆,再用针线,把小荷包和钱袋子缝在了衣兜。

  她有两种打算。一是从暗道到江州。二是,先在山林躲一阵,她小时候跟着爹爹翻山越岭,学过求生技能。等风平浪静了,她可以乔装成男子,直接走官道。

  最后,二十拿走了李婶的蜡烛。

  她假装上茅房,从后山溜走了。

  这一条“二当家之路”可真是好走。

  李婶说,二当家的乐趣就是钻研皇陵的奥妙,日日来回,他踩过的草路,小草枯成了苍黄,正好给二十指引了道路。

  正是黄昏,树林稀稀疏疏,像是上了一层胭脂红。

  二十折了树枝,用来探路。抬头时,见到前方草丛有一团东西。她立即停下了脚步,半蹲身子。

  她正想,会不会是野兽?

  那里响起男子的声音,“姑娘。”说完,他咳了两下。

  是人,二十放心了些。

  这条路,只有山寨的二当家走吧?

  李婶说,二当家每日会在酉时回寨。如果酉时不归,自有人沿路去寻。

  二十躲在那,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不知这二当家是不是和鲁农一样,以娶亲为乐。

  男子明白她的担忧,说:“姑娘,你别怕,我只是脚受伤了,摔倒在此。”咳嗽后的声音清润如徐徐晚风。

  二十直起身子,继续用树枝探路,走到了他的旁边。

  男子俯趴在树下,转头向她。他左脚卡在两根粗枝间,动弹不得。他费力地用双手撑起半身,面色非常苍白,说话带喘,“姑娘……能不能帮我抬一抬树枝。”喘完又咳。

  她迟疑。

  他说:“我不是坏人,不会伤你。”

  碎光落在男子的脸上,二十觉得他的眉目有些熟悉,一时半会想不起是谁。但十分温和亲善。

  再看他被树枝绊住的左脚,细碎的枝丫刺穿了他的皮肉,渗出斑斑血迹。

  男子又咳了咳,越咳越重。

  二十于心不忍,使劲地抬那根粗大树干。

  他咬牙,左脚往旁边拖去。

  她再度放下树枝,手指不小心被树皮刮伤了。她晃了晃手,又吹吹伤处。

  男子剧烈地喘了口气,趴在那里。“对不起,你的手伤得重吗?”

  二十摇头。也就是皮外伤。

  男子回眼,“谢谢姑娘了。”更新最快s..sm..

  她摇头。

  他问:“姑娘打山寨而来,是要往哪儿去?”

  她指了指自己的嘴巴,摆了摆手。

  他愣住,“姑娘出不得声?”

  二十点了点头。

  他眼睛在她的脸上停顿片刻,然后他深深一咬牙,翻身半坐半靠。光一个动作就像要了他半条命似的,他喘得厉害,好不容易缓过来,笑了下:“你不会是山寨派来找我的人吧?”

  二十摇头。怕鲁农追来,她不想久留,绕过男子就要走。

  他连忙唤住:“姑娘,前方无路。”

  她明明瞧见有路。

  男子解释说,“那是一座帝皇陵墓,阵法奥妙。我在此钻研多时,只破了一二。”

  见他面目和善,话音真诚,她停下了脚步。

  男子这时又坐了起来,靠在树边,他曲起右腿,右手搭在膝盖上,“姑娘,你因何进山寨的?”

  二十做出了一个双手被捆绑的动作。

  “难道是被劫到山寨的?”

  她点头。

  “真是一群莽夫……”男子低声斥责一句后,扬起笑意,“姑娘受惊了。我是山寨的二当家,待我这痛楚缓和一下,我跟你回寨,放你下山。”

  二十之前不知暗道的危险,这时倒是听了他的话。

  他的眼睛又往她脸上走,若有所思,才说:“姑娘天仓饱满,地阁朝归,田宅宫丰而广,是贵人之相。”

  二十自然不信。南喜庙前有一算命先生,也说她有贵气有福相。明摆着是嘴上忽悠的。她要是贵相,就不会倒霉到遇上二公子了。

  见她不信,他笑起来,接着又急促咳几下,才道:“我自幼学习八卦阵法,略懂相学。”

  她看他一眼。

  他知她仍不信。他看向前方的小路,“这座皇陵由国师封棺,设下重重陷阱。里面不知有多少寻访者的残骸。”

  他很是文雅,将“倒斗的”讲成“寻访者”。

  如此一来,通往江州的暗道,她这般小人物是走不过去了。这是远离二公子的一条捷径,得知此路不通,她不免有些沮丧。

  男子观察她的表情,问:“姑娘为何要去皇陵?”

  二十低下头。

  男子道:“算了,不说就不说吧。”

  他疼痛稍缓,从衣袖里拿出一樽小瓷瓶。他将药粉倒在左脚上,那一瞬间,他咬紧牙关,忍住了即将出口的痛呼。

  二十坐在旁边的草地,只盼这位二当家能放她下山。可千万别将她推给那些跟黑熊一样高大的男人。

  她又在想,不能走捷径到江州,那么下山之后只得走官道。如果不幸被二公子追上,她唯有编一堆理由蒙混他了。

  依过去的情形,二公子挺受她忽悠的。她骗他一回,他放她一回。不过,这般过活,整日提心吊胆的,就怕哪天骗不过二公子了。

  男子也在沉思,倏地低问:“你可知,大霁为何要迁都?”

  二十不懂这些皇城恩怨。她至今听过的,都是出自小十的口。

  男子像是自自语,“当年,凡是未成年被册封的太子,均夭折而逝。神官道出其因,是此墓陪葬妃子立下血咒。神官知其因,却未寻得破解之法。后来经高人指点,唯有迁都。”

  男子声音更低了,“浩浩荡荡迁都之后,也仍然逃不过命运。”

  男子叹气,抬头望向被密林遮盖的高空。

  他这么一抬头,二十猛然想起,他像谁。

  男子骨瘦,二十刚才认不出来。现在发现,他的眉目,和慕老爷十分神似。

  ----

  福寨藏于灵鹿山深处。

  二十那日听得淌水的声音,的确没错。入口处有一条名叫闩溪的河流。

  溪水没有不寻常之处,妙就妙在山涧地形。山峰像碗,倒扣在溪上。底下通行的是一道狭长山口。

  官兵剿匪,剿了这么多年,福寨立于不败之地,地势尤其关键。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山寨的独特地形。溪口一丈宽,六尺高,再多的人马,也只能一一列队入寨。

  慕锦一行人到了半山腰,停在溪边的空旷焦地。

  慕锦这是第一次到福寨,看一眼山口,他说:“倒是一座好山头。”山风习习,怡然舒心,他又说:“官府仁慈。本可将火药放于此处,炸成天崩地裂,地动山摇。不怕他们不出来。”

  可是来的匆忙,也没有火药。

  “先礼后兵。”慕锦转头,“寸奔,跟他们说,我是来要人的。谁敢喝那杯喜酒,就是提前跟阎罗王打了个照面。”

  上回寸奔过来,也是要人的。那时,十五正在二当家的房中。二当家不感兴趣,听得慕家人来了,赶紧送走了。

  寸奔下马,和寨口的守卫说明情况。

  守卫横起一道眉,迟疑地问:“你是说慕二公子?”

  寸奔冷冽地答:“是。”

  守卫赶紧回报。他不知,这劫回来的竟然是慕二公子的女人。

  二当家早有交代,别去招惹慕二公子。

  大伙儿不明白二当家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慕二公子还有三头六臂?

  大当家跟着说:“一切听二当家的。”

  于是大伙儿也认了。

  守卫回山寨禀报。

  当家们不在,鲁农身为头领,便是说话人。

  然而,山寨正乱成一锅粥。

  新娘子不见了,鲁农热烫的一颗心被浇成了透心凉,到处搜寻。

  李婶的声音夹杂在男人们粗嗓中,“我不知道她会跑啊!她还偷了我的衣服。”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听得二公子来要人。原本一把火烧起的鲁农,心中添上了几捆干柴。他绷紧了嘴,“又是那个慕二公子!”

  他迅速地扛起大刀。

  二十是他掳来的。不过,在马车上,他对慕二公子的女人没有深刻的印象。再见二十,她湿哒哒的样子,他也想不起来,她竟然是马车上那个畏缩的女人。

  说起这,鲁农嘴上骂骂咧咧,咒骂灰衣山匪。

  灰衣山匪那只手抓过二十,算是亲密接触了。可手筋断了之后,脑子的筋也跟抽了似的,浑然忘记那个女人是谁。

  鲁农不是怕事的。对方找上了门,他也坦然迎战。走之前,他交代说:“继续找人,那是我的新娘子。我的!”

  鲁农走路重,踏出了两道深沉的脚印。他没有走出峡口,站在边上粗喊:“居然敢寻上门来。”

  “区区匪窝,口出狂。”慕锦发出一声轻蔑的哼笑。

  鲁农双目圆瞪,“狂不狂,问问我的刀!”他披了那件新衣裳,没有任何绣线,极其简单。他一粗人,颜色对了就行。

  但这红艳,就足够让慕二公子碍眼了。慕锦左手往后,扬了扬自己的披风。绣金云纹,金贵华美,可把鲁农的新郎红衣比下去了。

  山风像是感受到了慕锦的意念,将披风吹得张牙舞爪。

  慕锦没有下马,轻飘飘地说:“她是我的女人。”

  “呸。”鲁农朝地上吐了一口痰,“我们这里的规矩,进了寨子,人就是我的。”

  白马,黑发,红篷。在一群肃杀的护卫之中,二公子宛若没有重量,只剩眉宇的凛冽。“自寻死路。”

  慕锦和寸奔不同。

  寸奔从小习武,内功深厚。

  慕锦起步晚,追求速成,走的是至阴至邪的路数,为的是夺命。比起寸奔,慕锦更像一个杀手。

  所以,寸奔曾说,二公子其实饶过二十很多次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