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春光这碗粥 第10章第10章

小说:让春光这碗粥 作者:这碗粥 更新时间:2019-12-31 00:14: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闲着也是闲着,慕锦和尚书之子相约游玩。

  二公子这样的还能交到朋友,实属难得。尚书之子是兵部尚书的独生子,名叫丁咏志,就是小六口中,遇上山匪顾不上十五的那位。尚书之子在京城的风评尚可,然而众女人觉得,能与二公子为伍的,必不是善茬。

  埋汰尚书之子的话,只敢躲在花苑讲。

  慕锦这回挑了小十和十一陪伴。

  仆人到掩日楼传消息。

  十一怔了一下。

  十四讶然,“竟然不是二十?”

  二十立即退了一步。要是二公子能把她抛之脑后,那就谢天谢地了。

  十一抿抿唇,柔柔一笑:“好。”

  前些日子,十一过着寡淡的生活。

  十四笑问,是不是下半辈子要出家当尼姑了。

  十一当时不予理睬。

  近日来,她的双眸越发明亮,鲜意怒放,素裙换成了水色鲜衣之后,活脱脱一株含苞牡丹。

  这可羡煞了众女人。

  小六偷偷地问十五,“十一用了哪家的胭脂水粉?竟然回到进府时的年轻模样了。”

  二十注意到了十一的变化,想不起从何时开始。等发现时,十一的眉角挂满了小女人的娇俏。

  联想到十一那天在寺庙里说的话,二十有了些猜测。她将答案藏在心底。

  慕锦和丁咏志去了郊外。

  小十很久没有服侍过二公子,出发前,趾高气扬地炫耀:“二公子说,和我一起欣赏美景。”

  回来了,小十左手握拳,捶打小腿肚,右手拍打左肩。哪还有早上的气势,还能喘口气就不错了。她打了一个哈欠:“没什么风景,就是灵鹿山那座没几丈高的瀑布。丁咏志的妻妾在水边生了个炉子,他坐那钓鱼呢。二公子独自回马车休息去了。”

  任何不寻常的举动,由慕二公子去做,就见怪不怪了。

  小十继续说:“我和十一没办法呀,唯有跟着一起烤鱼。丁咏志的火候没控制好,差点把我衣裳烫了个窟窿。好,烤完鱼得回来了吧,丁咏志不!逼着我们和他的妻妾一起爬山,见我真的喘不过气了,才让我下山。丁咏志比二公子可恶多了!”

  末了,小十低下声,“听说……山匪的老窝就在灵鹿山。幸好……这回没碰上他们。”

  十五被劫的遭遇,众人心有余悸。

  这趟出游还有一收获,那就是小十和十一抬回来一个木桶。桶里装了七八条鲜鱼。肥美的鲜鱼堆在一起,甩甩尾巴,给绊住了,相互丢白眼。

  小六好奇地问:“为什么你们要抬这东西回来?”

  “公子非要我们抬回来。”十一满脸无奈:“说平日我们跑动太少。放风筝那天,二公子不太满意……”

  众女人面面相觑。

  “这么多,送到厨房去,我们今晚就吃鱼吧。”小六说:“哎,尚书家的公子武功不高,钓鱼还是挺能的啊。”

  “不是他的功劳。湖中有一个洞口,这些鱼是从那儿冲上来的。”小十沉吟片刻,又说:“我爹爹跟我讲过,三十几年前,大霁的皇城是江州。当年修建的帝皇陵墓,听说藏在灵鹿山深处。翻过灵鹿山不就是江州了嘛。早些年,盗墓猖獗,陵墓的宝贝都没了。水底有一条通往江州的暗道,里面的夜明珠也被扒走了。今天见到的瀑布洞口,我猜……是不是就是这暗道?”

  “要去江州……”十一笑了,“官道就有两三条,哪还用潜水底走。”

  小十伸了伸懒腰,“是呀,只有鱼儿走了。”

  ----

  过了几日,二公子又有了花样。他召花苑和掩日楼的女人分成两队,组一场蹴鞠赛。

  这可苦了众女人。她们在慕府衣食无忧,就是有从前干过苦力的,现在都懒散了,除了女人间吵闹,她们没有别的消遣,更甭提跑来跑去踢蹴鞠了。

  话虽如此,面对温柔浅笑的二公子,谁也没有胆子诉苦。

  唯一敢违抗二公子命令的二十,已经成哑巴了。

  二公子体恤众女人的雪白肌肤,直到太阳落山时,才开场比赛。

  女人们毫无章法,踢不到球,反而绊了自己。除了懂点拳脚功夫的十四,其他不爱走动的女人,踢的哪是蹴鞠,无非志在参与,逗乐二公子罢了。

  正巧,慕三小姐经过花园,听到了惊慌的喧闹声。

  “啊!小六,这边,给我!”

  “啊啊啊!踢不到!”

  “天,它自己跑了,跑走了。”

  “快追啊!”

  花园许久没有这么热闹过,慕冬宁停下了脚步。

  眼前飞扬着五颜六色的襦裙,声声尖叫极为相似,一时间分不清谁在跑,谁在踢。可谓是群魔乱舞。

  见到纳凉的慕锦,慕冬宁明白怎么回事了。她叹气,移步到凉亭,“二哥。”她每回求情时,就像这样拉长尾音,又委屈又娇气。

  从她进来花园的那一刻,慕锦就弯起了笑。“冬宁,过来欣赏美景。这才叫养眼。”余光不小心扫到二十。

  二十无法出声,在场外当候选。夕阳斜斜烤下来,霞光映在她的背上,素裙亮如金穗。

  他撇嘴,低不可闻地说:“唯独这个,搅乱了一锅粥。”

  慕冬宁也看到了拭汗的二十,劝道:“二哥,她们都是你的枕边人,你想这一出折腾她们,干嘛呀?”

  他说:“多活动,床上机灵点。”

  慕冬宁羞了脸。

  慕锦刚才是随口一说,见她面红,他收敛起轻浮的姿态,倒了杯茶,递给她:“最近常来我这儿?”

  慕家三位晚辈,二公子在西,大公子向东。三小姐的明昼阁居中,只有她的院落小径可以通往东西两个方向。

  慕锦说的不止今日,还有那天慕冬宁去掩日楼的事。“二哥,阿蛮她……”慕冬宁顿了顿。

  徐阿蛮这个名字,在二十进了掩日楼以后,就没人叫过了。慕锦不知道阿蛮是谁。因此,慕冬宁改了口,“二十的嗓子怎么了?”

  慕锦扫了二十一眼,“声音被猫叼走了吧。”

  慕冬宁央求道:“给她请个大夫吧。”

  慕锦说:“不碍事,死不了。”

  “二十以前是我的丫鬟,我很喜欢她,希望二哥也善待她。”

  “原来她真是丫鬟。”难怪了,这长相也就丫鬟命。

  慕冬宁禁不住蹴鞠场的尖声喊叫,坐了一会儿就离开。

  凉亭没有清静多久,苏燕箐闻声而来。

  也是古怪,她见自家丈夫的次数,还不如二十见的多。

  赶走小九以后,苏燕箐受了一场风寒,接着又咳嗽了半个月。

  那个名叫银杏的丫鬟抱怨说:“泽楼风水有问题吧。”

  肖嬷嬷呵斥一声:“别胡说。”

  银杏红了眼睛,“小姐大病小病,接连不断。老爷至今都没有质问慕家,恐怕惦记着慕家的钱庄吧。”

  “小不忍则乱大谋。”肖嬷嬷说:“现在应该先让小姐养好身子。再说了,小姐受了风寒,老爷质问起来,倒霉的是照顾小姐的你和我。”

  银杏噎了一下,又说:“这么久了,姑爷就来看了小姐两回,除此之外,整日沉迷那群狐狸精。”

  肖嬷嬷冷笑:“狐狸精年纪大了、老了,迟早要走的。”

  今日,大病初愈的苏燕箐被喧闹声吵醒。热闹的蹴鞠场,无疑在她的心火上添了一把柴。

  苏家小姐排场大,一群仆人跟着,才踏进园子就引人注目。

  慕锦正眼都不甩。

  她脚尖踏入凉亭,“相公好雅兴。”

  他啜一口清茶,“夫人的身子恢复得如何了?”

  “已无大碍。”苏燕箐先是看一眼妖娆多姿的众女人,移眸见到场外的二十,她勾起无声的冷笑。

  苏燕箐制得住当面的闲蜚语,可“口”这一字,乍看围得严严实实,四面八方透的全是风。苏燕箐蔑视掩日楼失宠的女人,可如今,哪个不是背后讥嘲她。

  归宁那天,苏燕箐一来顾及面子,二来保护慕锦,没有告知父母,她被慕二公子遗弃在新房的事,她盼着有朝一日,二人琴瑟和鸣。

  此时那位郎君,笑里冷峭,问着:“夫人要不要下场比一比?”他不在乎妻子的想法,也没有留下任何承诺。

  火烧胸腹,苏燕箐险些崩了表情。

  奔跑的小六左脚绊右脚,摔了一跤,“呀……”她跌成了四脚朝天的糗态。手机端sm..

  苏燕箐转向慕锦,“不了,我玩不来这种粗鄙的追逐打闹。”

  慕锦搁下茶杯,慢条斯理地说:“比赛是我组的,夫人说的粗鄙,莫不是将我也算进去了?”

  她在他身边坐下,拂开他肩上的黑发,“相公是大户商家,开些下人们的玩笑,并不过分。”推荐阅读sm..s..

  “她们可比下人矜贵。”慕锦闪开她的手,抬眉一笑:“红颜难求。”

  苏燕箐看向二十,“这位红颜……”停顿片刻,没听他接话,苏燕箐又道:“相公别有兴致。”

  慕锦定定看着苏燕箐,“没想到,夫人才嫁过来没几天,就要骑到我头上了。”

  苏燕箐脸色骤变。

  银杏急了,插话道:“姑爷,小姐她……”

  慕锦飞了杯盖过去,“我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奴婢知错。”银杏连忙退至亭外。

  肖嬷嬷瞪了银杏一眼。

  银杏低头,噤若寒蝉。

  慕锦说:“自己去领罚吧。”

  苏燕箐辩驳:“相公,银杏是一时——”

  “你有空——”慕锦终于正眼看她了,“就回泽楼好好管教丫鬟,这儿风大,别让丫鬟闪了舌头。哦,夫人也不乐意观看比赛,好走不送了。”

  苏燕箐没料到,慕锦连台阶都不给她。但是,她坐定了,纹丝不动。说到底,她才是慕锦的第一夫人,慕家万万不会和苏家交恶。

  二十汗津津的,手指挑了挑黏在脸上的发丝。无意间,她向亭中望去一眼。那双夫妻的对峙,凭苏燕箐的表情,二十猜到了些许。

  正是这时,慕锦向她招了招手。

  二十顿感不妙。

  见她不动,慕锦挑了眉。

  于是,二十听话地过去了。

  慕锦一把拉住她,抱到腿上,亲昵地在她耳畔吐气。

  这下,不仅苏燕箐目光阴狠,连其他女人看二十的眼神,也有了异样。

  二十僵直身子,听着他的话。

  他说:“我讨厌聪明的女人,尤其是像你这样。该聪明的时候,装傻充愣。该糊涂的时候,又精明得跟鬼一样。”

  他的呼吸吐在她的颈间,她觉得更热了。

  “你啊……”他在她的小尾指处捏了捏,勾着一抹坏笑:“偷听我的秘密,我恨你恨得牙痒痒的。成了我的宠妾,我夫人也将你视为眼中钉。我等着看,看你的下场有多惨。”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