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春光这碗粥 第4章第4章

小说:让春光这碗粥 作者:这碗粥 更新时间:2019-12-31 00:14: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过了几天,寸奔来了。这是他第一次踏进掩日楼。

  二十正在外园。

  绣巾越来越多。

  那晚,她把大半的银两给了护卫。苏燕箐驱逐之意越来越明显,二十想再备些银两,为将来打算。

  这些绣巾,通过厨房的刘大娘售卖。

  刘大娘收了二十的绣巾,外出采购蔬菜时,转给摊贩。成交后,摊贩和刘大娘扣掉一半银两,剩余一半给二十。

  价格不高,积少成多。

  寸奔的身影出现在面前,二十停止了手里的动作。

  他站在离她三尺外的地方,转述说:“二公子要见你。”

  自那晚噩梦惊醒,二十就预料到了这一天。她平静地点头,指指未完成的刺绣:“能让我把这些收拾一下吗?”

  寸奔抬眼望了一眼天空。

  春末微热,她在太阳底下刺绣,腮若胭脂。他再看院落,春红已谢,不见绿木,让他想起儿时练武场的秃土。

  原来,过去一年半,她生活在这样的天地中。

  他退到了掩日楼外。

  二十收拾针线,转身进了屋。梦中残尸的景象在她脑海闪过。她想,如若真的喂鱼,也该体面些。

  她换了一件衣裳。相较她往常的衣着,这件石榴红裙称得上鲜艳了。

  二十走出房间,见到寸奔挺拔的背影立在院外。

  从前,三小姐身边有一位丫鬟心仪寸奔。丫鬟生得貌美,愿为他的妾室。

  三小姐讲给寸奔听。

  他委婉拒绝。

  三小姐来来回回,给寸奔说媒说了几回,都以失败告终。她说:“寸奔跟二哥久了,嘴也叼了吧。”

  貌美丫鬟和二十谈起此事,直说寸奔心里住了人。丫鬟问:“他莫不是……喜欢三小姐?”

  二十哪知寸奔的心思。

  这儿处处有主仆。主中有主,仆中有仆。逾越了,就叫妄想。

  ----

  二十跟随寸奔,来到崩山居。

  慕锦悠闲地坐在凉亭喝酒,端着的是拳头大的玉杯。

  二十踏上凉亭。

  他向她瞟了一个眼神。

  她一声不吭,在台阶处跪下。

  慕锦左手晃着玉杯,“小册子呢?找十五问过没?”

  “回二公子,是奴婢糊涂了。”二十和上回一样,额头抵住坚硬冰凉的地面,眼睛半闭,“原来在我酒醉时絮叨的人,不是十五。她其实毫不知情。”

  “哦?”慕锦两指捏碎了玉杯,看着她的那支木步摇,一字一句地问:“那是谁呢?”

  二十回答:“奴婢当时醉得迷糊,记错成了十五,却想不起究竟是谁。”

  玉杯碎片掉落了。

  慕锦问:“那是几月几日?”

  “三月初六。”她回得肯定。

  “寸奔。”慕锦将衣上沾到的碎片抚了抚,“吩咐下去,把三月初六和她见过面的全部杀了,鸡鸭猪狗都别放过。”

  二十听到寸奔毫不犹豫的回声:“是。”

  她掌心发烫,赶紧说道:“恳请二公子再听奴婢几句话。”

  慕锦挑起眉:“说。”

  “奴婢糊涂,认不清那人,只记得他说要将小册子交给别人,以此要挟我。如今尚未寻得此人,就算她死了,二公子的秘密一样暴露在外。”

  慕锦仔细聆听她的说话声,轻缓而有力,慌乱且镇定。他起身走到她的面前。她今日换了一支绛色珠钗。发黑,裙红,比墨黑的寸奔来得清亮。

  亮色映在慕锦眼里,他更加不快,抬脚踩上她的右肩膀,“横竖都暴露了,我又不在乎多死几个人。”

  二十吃疼,剧烈地喘了一口气。

  “我现在最想杀的人——”他凉凉地看她,调子拖长:“是你。”

  “二公子杀人……”二十的语速变慢了,思索着出口的话:“是盼事有所成,还是徒劳无功?”

  慕锦扯出了一抹笑:“何出此?”

  “灭口知情人,是为有所成。”肩胛骨几乎碎了一样,她咬紧牙关:“无辜者惨死,知情人藏匿他处,则徒劳无功。”

  “废话那么多,死就是了。”慕锦脚下施力。

  痛楚从二十的手臂传到指尖,她手腕处不自觉跳了下。

  寸奔右手的食指在这时曲了起来。

  慕锦突然侧眼看向寸奔。

  寸奔面上无波无澜,一动不动地站在亭台。

  异样光色在慕锦脸上一闪而过,他收回了脚。

  二十右肩搭在地上,歪歪斜斜。跪着的双膝丝毫不敢挪动。

  慕锦坐回椅子,浮出了笑意,“我们换一种温和的解决方法。”

  二十强撑着应声,竭力让自己出口的声音不那么悲鸣。

  “过来。”慕锦命令道。

  二十匍匐跪爬到他的跟前。

  他脚尖一动。

  二十忍不住缩了缩,生怕他再踩上来,她双肩就得废了。

  慕锦又看寸奔。

  寸奔必恭必敬地垂下头,见不到他的表情。

  慕锦瞟向二十,“你识字不?”

  她微怔,“不识。”

  他用折扇托起她的下巴,盯紧她的两片红唇。

  二十头部被迫抬起,背脊塌陷。她似乎听到了骨头错位的脆响。

  他的折扇向上提了提。

  凉意从下巴窜进面颊,她的牙关开始打颤。

  “那把舌头割掉就编不出谎了。”慕锦开心地笑了:“你该庆幸你不识字,不然,这双手也要跟着剁了。”

  二十赶紧缩起舌头,紧闭嘴巴。

  “寸奔,把她舌头割了,洗干净泡酒喝。”慕锦撤回折扇,展开轻摇。

  “是。”寸奔沉沉地应声,走上前。

  二十侧脸贴在地上,肩胛痛楚让她起不了身。“二公子……我还有话说。”

  慕锦说:“那就一边割,一边说。”

  “二公子,二公子,其实我不知道你的秘密。”二十去拽慕锦的衣袍。

  他踢开她的手,“牙尖嘴利,满口谎。”

  “二公子,我说的是真的……”这时,寸奔半蹲在她身侧,她睁大眼睛看向寸奔面无表情的脸,再转向慕锦:“那晚,那晚……你没说话,只拉着我上了床……”

  “嘘。”慕锦半弯腰,食指抵在唇上,“叫这么大声只会死得更快。”

  寸奔右手持刀,刀尖泛起银光,他左手钳住二十的下巴。

  她“啊啊啊”地叫了几声,挣不开他的力道。

  寸奔右手扬起。

  刀未到,二十的舌头已有霎时麻痹。

  慕锦忽然说:“对了。”

  寸奔的尖刀及时停住。

  慕锦用折扇拍了拍二十的脸,关切地问:“余生有何遗憾,说来听听。”

  刀光晃在眼前,她低声下气说:“二公子,我知错了。”

  慕锦充耳不闻:“过了今天,你想说都没机会了。”

  “二公子,我认错。”二十跪在他的脚下磕头。

  “没有遗吗?”

  “求二公子开恩。”

  寸奔的尖刀横在二十的耳畔,他双目眺望深潭对岸,说:“二公子,三小姐来了。”

  慕锦抬头,见到慕冬宁匆匆而来的身影。“好吧,我心善,见不得血光。”他站起来,“寸奔,灌她喝哑药。”

  “是。”寸奔右手收起尖刀,左手松开二十的脸。

  慕锦又说:“做得干净点,别被三小姐发现。”

  “是。”

  待慕锦走出亭外,二十方觉一身冰凉,汗涔涔的。

  寸奔掏出一小包药粉,倒入酒壶,轻轻晃了几下。再拿起玉杯,给她斟了半杯酒。他将酒推到她的跟前,平静地说:“二公子要你永远闭嘴。”首发..m..

  她看着酒杯。听见了他的话,又仿佛没听见。

  “你不哑,二公子不会放过你。”寸奔面沉如水。

  二十扶着椅子站起来,肩背歪垮向右。“会痛吗?”

  寸奔答:“不会。”

  她瞬间明白了他的话。

  寸奔执起酒杯,想要逼迫她。

  她主动接了过去。

  他眉目一沉,左移站在了她的前方,遮挡住外人可能投来的目光。推荐阅读sm..s..

  “我不想欠人情债。”二十轻声说完,以袖遮脸,仰头喝酒。

  接着她手一抖,碎了一个空杯。

  ----

  二十不能说话了,极少走出掩日楼。

  十五、二十两人轮番遭难,让其余女人跟着谨慎起来。

  十四收敛起心性,不再去花苑打架。

  得知此事的苏燕箐,笑了几声。她知道,掩日楼已成弃妇之地。花苑一个个婀娜多姿的女人,才是劲敌。

  苏燕箐第一个赶走的女人是小九。

  二公子遣散小九时,赠了一车的金银珠宝,足够她下半生衣食无忧。

  小九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走不出几丈,她又回来了。看着平日吵骂的一群女人,她的泪珠在眼眶中滚了滚。“我家住江州杏花巷,要是你们谁出来了,有机会来见见我。”说完,她又自抽嘴巴:“你们一定别出来,留在这里战斗到底。”

  小六拭着眼角,啜泣道:“一定的,我们会出去的。”

  小十欲又止。小九转身要走时,小十上前一步,拉起小九的手:“有件小事,我对不住你,你那件丝绸羽衣,是我……剪破的。”

  小九由悲转怒,再转喜。

  大霁国的男子多妻妾。民间有:大霁红颜乱不休。

  慕二公子的女人不比别人少,好在小打小闹,不伤及性命。此时,这群女人还有了几丝道别的不舍。

  小九和二十以前说话少,现在二十哑了,相对无。

  小九抿唇,抱了抱二十:“记住啊,我住江州杏花巷。”

  马车走了不远,小九掀帘,向众女人挥手。她笑中有泪。

  “什么人啊,临走了才来装姐妹情深。”小六哽咽道:“弄得我都不想她走了……”

  面前宽路窄巷,市井喧闹。二十有了向往,安静过日子就好,迟早会和小九一样离开的。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