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是我难言的痛 第428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说:爱你是我难言的痛 作者:酒卿悠玥 更新时间:2019-12-30 19:16: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站起来,周围的气息也跟着变化。

  不过,设计室里并没有冷意,而是一股安静。

  从湛廉时身上流露出来的安静。

  林钦儒皱眉。

  他这样子看着似一点都不担心,但细看又不是那么回事。

  他看不懂他。

  湛廉时起身便离开了。

  他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看林越,就好似戏散场,他便也离开了。

  林钦儒看着湛廉时离开,眉头紧皱,没说话。

  看着湛廉时消失在视线里,林钦儒看向坐在地上大哭的林越,头有些痛。

  林越是杰森亲自跟他说的人,他相信杰森,自然的也相信他妹妹。

  而林越来ak后确实做事不错,是棵好苗子,所以他把她安排给林帘,做林帘的助理。

  但没有想到她会犯这么大的错,让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做。

  林钦儒捏着眉心,让自己先冷静。

  而林越坐在地上什么都没有想,只有哭。

  她现在唯有哭才能释放她的情绪。

  湛廉时走进电梯。

  电梯直达到ak地下停车场,他上车,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把一个消息放出去。”

  林帘以为自己会睡不着,然而并不是,她躺到床上没多久便睡了过去。

  这一睡便是第二天手机闹钟响,林帘好了很多,虽然还有些不舒服,但比起昨天来她精神很好。

  洗漱换衣服,林帘去了公司。

  只是没想到她刚到设计室,设计室的门便大打开,似特意等着她来一样。

  林帘顿了下,走进去。

  昨晚她对林越说的那番话,这一晚上她应该是想清楚了。

  却没想到,她走进设计室,等在里面的人不是林越,而是林钦儒。

  看见林钦儒,林帘整个人怔住。

  昨晚她来公司拿钥匙,林总在公司,那个时候应该是十点这样,不早了。

  而现在,她出门的时候是七点,现在七点半不到。

  林总这么早?

  林帘对于林钦儒这么早来是真的没有想到。

  而林钦儒听见林帘声音,看过来,然后说:“林帘,过来坐。”

  林钦儒脸色不大好,眉头一直皱着,似有什么事。

  见他这副模样,林帘心也是紧了。

  她走过去,坐到林钦儒对面,看着他,“林总,你说。”

  林钦儒看着她,她脸色比昨天好多了,声音也没有那么哑了,但气色却始终不那么好。

  她还生着病,没好。

  然而他却不得不告诉他昨晚所得知的事。

  “林帘,待会我说的事我希望你有个心理准备。”

  林帘听他这么说,又看林钦儒凝重的脸色,双手握紧,“好。”

  她做好准备了。

  “你的设计被泄露了。”

  林帘一下凝住,两只手紧的

  骨节发白。

  设计泄露……

  为什么?

  她整个人凝了五秒,然后看着林钦儒,一双眼睛无比冷静,“为什么?”

  她要知道原因。

  以及,是怎么被泄露的。

  林钦儒看着她脸色,她很冷静,但她的冷静下藏着多少慌乱,愤怒,他却能感觉得到。

  “这件事说起来有些复杂。”

  “那就长话短说。”

  林帘极快的说,然后看着林钦儒,眼睛静的吓人。

  林钦儒顿了两秒,说:“昨晚我……”

  他把昨晚林越来公司说的话,以及他之前调查安丽的事都说了,包括他后面让保安调监控,看设计室里的事,全部一五一十,事无巨细告诉了林帘。

  而说完后,他双手交握,沉重的看着林帘,“对不起,我该告诉你安丽去了瑞思。”

  他告诉了她,然后她告诉林越,她们也就不会被安丽所骗。

  可他没说,所以酿成了今天的大祸。

  尤其在看见林越带着安丽来,安丽拿着手机把她的设计全部都拍进手机的那一刻,他整个人怒了。

  他恨不得立刻就把安丽抓来,把她的手机拿走,把里面她拍的东西都删了。

  可他不能那么做。

  他告诉自己冷静,然后坐在设计室里,一晚上都在想解决方案。

  然而不管他如何想解决方案,对林帘来说都是伤害。

  林帘坐在那,整个人似没了灵魂,眼睛看着一个地方,动也不动。

  林钦儒想说话,但看到她这般,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自责,愧疚,却都无法弥补对林帘的伤害。

  林帘看着前方,脑子里却涌起很多画面,尤其是这几天林越的反常。

  她后悔了。

  她明明就看出了林越的反常,她却给林越时间,让她主动告诉自己。

  可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时间给你。

  你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你怎么改变都改变不了。

  她后悔,痛苦。

  林帘眼眶发热,眼睛逐渐湿润,她赶紧抬头,快速眨眼。

  林钦儒看着她这般,说:“你别着急,我有想办法,我绝对不让安丽把你的作品变成她的,相信我!”

  林帘摇头,极快的说:“我没事。”

  然后站起来,看着他,“林总,你昨晚应该没休息好,你回去吧,好好休息,设计稿的事我自己想办法。”

  她的作品,她的心血,她不会就这么白白让人给偷了的。

  林钦儒看着她红红的眼眶很担心,但面对她眼里的坚强,他再多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好,你有事给我打断,或者有任何想法,你都可以跟我说。”

  林帘笑了下,说:“我会的。”

  明明就很难受了,她却还在找。

  林钦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拍拍她的手臂,离开了。

  他想她需要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林钦儒一走,林帘便坐到沙发上,手捂住眼睛。

  瑞思。

  安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到底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