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是我难言的痛 第421章泪如泉涌

小说:爱你是我难言的痛 作者:酒卿悠玥 更新时间:2019-12-30 19:16: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气到后半夜开始下起雨来,淅淅沥沥的。

  很快一阵凉意袭来。

  林帘晚上喜欢开着纱窗睡。

  所以很快雨随着沙窗飘进来。

  林帘感觉到了凉意,但让她更凉的是心。

  她在做梦。

  她梦见了她和湛廉时的第一次见面,然后一切都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从不熟悉到熟悉,从不爱到爱,一年的时间,她的心里满满的都是他。

  然后,在这一年里,她把自己所有的爱都给了他,结果换来的是惨痛的代价。

  那个代价告诉她,不要妄想。

  妄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眼泪从林帘眼角滑落。

  她睁开了眼睛,眼里都是泪意。

  她梦里的最后一幕是她躺在金色夜晚的那一幕。

  她的孩子离她而去,她的生命在一点点流逝。

  手落在肚子上,平坦如初。

  可为什么,她还能清楚的感受到这里的跳动。

  她的孩子……

  她那被无情剥离的孩子……

  一瞬间,林帘泪如泉涌。

  巴黎下了整夜的雨,到第二天早上也没有消停的迹象。

  林帘早早起床,收拾好去公司。

  不过她眼睛和平常不一样,很红,还有红血丝。

  林越也很早来,甚至比林帘都还要早。

  她这么早来不是自己自觉,而是她整夜没睡。

  她完全睡不着。

  一想到那块面料,林越这心里就跟无数根针一样在扎着自己。

  林帘走进设计室,看见林越在里面,一点都不惊讶。

  这两天她很积极。

  “林越,早。”

  她出声,声音却不似平常的温柔,而是沙哑。

  她感冒了。

  林越听见林帘的声音,整个人都抖了下,然后站起来,拿着面料的手下意识背到身后,紧张的看着林帘。

  她真的不敢跟林姐说面料坏了的事。

  可她又不得不说。

  林帘听林越声音不对,看向她,“怎么了?”

  不止声音不对,脸色也不对。

  而她这一看着林越,林越愣了。

  “林姐,你……”

  林越赶紧过来,看着林帘的脸。

  林姐脸色好差,眼睛也好红,跟哭过了一样。

  里面还有红血丝,好像几天晚上没睡觉一样。

  “林姐,你怎么了?”

  林越着急了。

  林姐这模样看着好吓人。

  她好担心。

  林帘低头,没有对上林越多视线,把放柜子里,说:“没事,一点小感冒。”

  说完咳嗽起来。

  “咳咳……”

  听见她咳,林越赶紧把面料放桌上,说:“你吃药了吗?”

  怎么就感冒了呢?

  是不是这段时间太累了?

  “吃了,我还带了感冒药,你不用担心。”

  林帘稳住咳嗽,喉咙却还是发痒,她拿过杯子,去接水。

  林越立刻说:“我来!”

  便把她手里的杯子抢过,去给她接水。

  林帘眼神柔软,转身看放在桌上的面料。

  很快,她脸色凝了。

  桌上的面料有一块缺口,不大不小,刚好一个手掌大小。

  林帘立刻把面料拿起来,仔细看。

  她没有看错,这块面料正是她要做下一件衣服的内衬,非常重要。

  而且这个面料供应商那边极少,好不容易才出来这么完整一张。

  她收到这个面料的时候特意跟林越说了,一定要仔细,小心。

  因为量不多。

  可为什么她跟林越嘱咐了还会出现这样的一块缺口。

  林帘眉心拧紧,情绪上涌,她再次咳嗽起来。

  林越端着水站在前面,她是把水接好了的,可走过来的时候看见林姐拿着面料在看,她不敢过来了。

  现在林帘咳嗽,林越反应过来,立刻拿着水过来。

  “林姐,快喝水!”

  林帘拿过水杯把水喝了。

  喝了热水,她咳嗽终于止住。

  但是因为咳嗽,她整张脸都红,一双眼睛也变得莹润。

  林帘把面料拿过来,看着林越,“林越,怎么回事?”

  她吩咐她的事她从来都做的很好,极少犯错。

  尤其是这种她一再叮嘱的事,林越从没错过。

  但现在,她犯错了。

  她需要知道原因。

  林越低头,紧张,不安,愧疚,全部在这一刻涌上来,她眼睛红了,“林姐,我……”

  “对不起!”

  林越一下九十度躬身,林帘拧了眉心。

  “林越,我不是要你道歉,而是我想知道原因,为什么这快布料在我着重叮嘱你后你还会犯错。”

  这不是她。

  她必须知道原因。

  林越咬唇,眼眶变红,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n

  bsp; 她强忍着心里的负疚,说:“林姐,我……是我自己不小心弄坏的!”

  她不可能说是安丽弄坏的,她只能说自己。

  尽管她不愿意说,但这锅她必须背。

  一切都是她的错!

  林帘没说话。

  她唇抿紧,头隐隐作痛。

  好一会,她说:“你去忙吧。”

  把面料收了起来。

  她有许多话想对林越说,但现在她感冒了,情绪会受到影响,到时候说话也会受到影响。

  她不想带着不好的情绪去说林越。

  林越听见林帘这句话,心凉了。

  林姐生气了。

  真的生气了。

  林帘把那块布料收了,便拿起手机给供应商打电话。

  出现问题后,便要解决,否则事情永远做不好。

  林越看着林帘打电话,那脸上的疲惫让她更是愧疚。

  都是她。

  都是她。

  她非但没有帮林姐,还给林姐惹了麻烦。

  她真是太过分了!

  “赵经理,我是林帘,我要的那块布料还能再做吗?”

  “能是能,但需要时间,怎么了林小姐?”

  “就是这面料我做的时候不小心弄坏了,我想问问还有没有,或者重新做,需要多久。”

  “这样啊,重新做是可以,但可能需要半个月这样。”

  “半个月?”

  林帘握紧手机,“赵经理,能快点吗?一周?一周可以吗?”

  赵经理叹气,“林小姐,这面料我们没再做了,要做的话很麻烦,没有半个月不行。”

  “我能不能加钱?就是让工人们加一下班?我多付三倍的钱,让大家辛苦一点,帮我做一下。”

  “这……我去跟下面的人商量一下。”

  “好的,麻烦你了赵经理。”

  “没事,我这边商量好了再给你回电话。”

  “好。”

  林帘挂了电话,心始终紧提着。

  离林总说的一个月越来越近,半个月是不行的。

  必须在一周内把这面料送来。

  想到这,林帘拿过计划案开始更改。

  林越看着林帘,她坐在椅子上,边咳嗽边忙碌,她好难受。

  真的好难受。

  时间过的很快,一上午过去,到下午的时候,林帘收到邮件,说要开会。

  她拿着笔记本去了会议室。

  可当看见走进会议室的人,林帘脸色变了。